第二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二十四歲的生日我是在湘江邊度過的,買了一個雞腿堡,一杯可樂,還有薯條若干,吃飽了就躺在江邊歪頭睡著了。后來感覺到脖子里好像有人撒尿一樣熱乎乎的,一激靈就醒過來,于是看見幾個光屁股的小鬼指著我看把戲一樣又笑又叫。我低頭一看,媽呀,半杯可樂潑水墨畫一樣在身上畫開了地圖。又甜又香的可樂從脖子里流向肚皮,就像洗了個可樂浴,我跳起來又羞又怒指著那群小P孩子,喉嚨卻打結一樣一句話也說不出。頭發蓬亂,衣著骯臟,再加上一副惱羞成怒指手畫腳的潑婦相,這就是我生日那天的真實寫照。

    我重新坐下來開始思考人生,四周陽光燦爛,微風微醺,身上,臉上落了一層細細的灰塵,好像在曬日光浴。我這一生有過無數次反思人生的時候,可是沒有一次有那次那么悲涼。二十四歲的我,一個人在外地,性格孤僻又倔強,沒人疼沒人愛,守著一個電腦就是我的全部世界,我想我的一生怕就要這么完了!

    我望向遙遠的江面發現幾艘船游弋在江面。那時候平靜無風,那副動態的美景無形中有一種毫不紊亂的優雅。讓我想起那首有名的詞“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明明知道每一個人最終的宿命的結局都是虛空,可是大家還是在不遺余力地你爭我斗。名宅,名畫,名山,名水反復嗤笑著欲把它們據為己有的人們,你方鬧罷我登場,可是窮其一生精力,雙目一閉的時候也會醒悟這些都會是別人的,那又何必。我看到過有錢的,有權的,有子有女有老婆舍不得死的人,但是大限來的時候,也是腐尸一具。我們醫院的臨終服務工人像抬貨物一樣丟上運尸車,看到這樣的場景,我會覺得死了的人與我們就是兩個世界。

    我在泌尿外科也搶救過幾次病人。不管是生前怎么風光的人,死的時候都是一個樣子。面色灰白,一雙眼睛瞪得老大,呼吸急促,嘴巴張得像個魚嘴一樣。我們在一邊急沖沖地扎壓脈帶找血管。這個時候是最能考驗護士穿刺水平,一針扎不中。N多眼睛看著你,再扎一針不中,你就等著死吧。病人家屬,醫生的目光會殺死你。腎上腺素,呼三聯等都用上去了,然后按壓三十分鐘沒有反應,那就徹底宣告完了。醫生對家屬說,你們把人帶走吧。然后我們護士收拾現場,拔吊針,撤除心電監護,每當我把這些東西從病人身上弄走的時候我的心里會很亂,覺得人生的最后一幕大家都在做戲。躺在病床上的人面如死灰,毫無知覺。如果他有在天之靈的話,也會想,反正都是要死的了,還這么折騰我干嘛,給誰看呢!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有更為優雅的安排,我要死得寧靜,安詳毫無牽掛。我不要醫生,護士,也不想在醫院,我從骨子里怕了那地方,但愿有好心的孝順兒孫把我抬到郊外,看看天上的云,吹吹微暖的風。當無數花叢,草堆里數不清的精靈在我身邊跳躍,歡送我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我會想到,也許,當我出生的那一天,也是它們護送我來到這個世界。當然,這一切也許還太早,因為我還年輕,我沒有經歷過愛情,沒有經歷過真正的人生五味。后來我才明白,經歷以后,以前最單純的時候最令人懷念。經歷以后我們會狡詐,會奸猾,會懦弱,會逃避。在二十四歲那個時候,我不那么想。我覺得人生有N種可能在前面等著我,我有無數的機會去創造驚喜,在這之前我只需要耐心地等待和守候。

    那天我上晚班,和責任護士霞霞病房交完后,還不是很餓,想起Q嬉皮笑臉地說他也沒有吃飯,讓我叫的時候幫他叫一個,他說他來數錢。有人請吃飯沒什么不好,雖然吃得是盒飯寒磣了點。我心安理得洗完手,拎起話筒,撥了一串電話到食堂:“喂,食堂吧,有什么菜啊!”

    里面一個大嗓門很熟悉的聲音,我從來也不知道長得什么模樣,一句話沖口過來:“菜都有,雞,魚,蛋,肉,小菜。不過要送晚點兒!”

    霞霞一撇嘴:“食堂的菜外號又叫‘人參果’,叫一次等三千年,催一次等三千年,等他們送來正好還有三千年。信不信,送來的菜還熱乎著呢,就看你有沒有那么長的命等!”

    我說:“我倒不怕餓,就怕那中邪的,呆會吃不到飯就來煩我。”

    果然還不到二十分鐘,信號燈就顯示23床。Q的液體早輸完玩了,我也沒管他,帶上毒麻鑰匙去點麻醉藥。我在心里計算,5,4,3,2,1,果然不出所料,然后有人在敲治療室的門:“幽靈護士,我好餓啊,你有沒有幫我叫飯啊!”媽的,餓鬼上身了你,中午又不知道多吃點。我把門打開,伸出個頭去:“去去去,忙著呢!餓的話先吃點別的,再啰嗦的話用84灌你!~”

    Q笑瞇瞇地說:“謝了,你還是自己留著宵夜。我和朋友出去吃火鍋,寶貝你要我給你帶點什么?”

    該不是又是那個嗜酒如命的人才吧,上次Q出去和朋友喝酒,把病房吐了一地。我想起他后天就要動手術了,趕緊一把抓住他:

    “我告訴你,不準再喝酒了。不然手術不好做。”

    這時信息燈響了。是46床的王大爺。哇,好像他的最后一瓶藥還沒有配。我趕緊把頭縮回去找注射器配藥。等我急沖沖地提起配好的藥走出治療室。Q還沒有走,他用一種很曖mei,很狡黠的神色盯著我看。我渾身發毛,趕緊低頭看自己護士服,扣子有沒有扣錯,是不是有很多血跡。然后他嘿嘿一笑說:“剛才你說不讓我喝酒,是不是很擔心我啊?恩,寶貝是不是有點喜歡我了。”

    操你--------親愛的!我狠狠瞪他一眼,趕緊換藥去了!這種孔雀!老天怎么不使雷劈了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