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坐在米羅咖啡的二樓一個靠窗的位置,那天下著雨,透過玻璃窗,街上的行人像一個個蘑菇一樣游離不定。在我們這里,雨天的同時,必有霧氣蓬勃而生,所以外面看起來就是一副江南煙雨圖。Q穿著一件白色風衣遠遠地從我們醫院那邊走過來,撐著一把古舊的黑色雨傘,像民國時候的翩翩公子。我很那么快認出Q自己也很奇怪,后來覺得應該是他體型的緣故,高大而挺拔。

    在我盯著他走近的同時,心里想著他會不會往上看。這個人的想法和行為都很古怪,專門做別人想不到的事情。他會在手術前一天和護士MM約會,誰知道會不會在手術臺上和醫生姐姐調情呢。男人的風liu也需要水準的,性命攸關的時候,很多男人會喪失色欲,而Q,我想當然認為他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liu的杰出代表。我看著他走到門口,收了傘,然后的每一秒,我的心開始砰砰亂跳,然后想到,每個女人思春的心理都應該和我一樣吧!

    Q看到我的時候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眉毛眼睛都彎彎的,一口整齊的牙又白又亮。我笑瞇瞇地告訴他我已經叫東西吃了,他一愣,然后搖搖頭坐下,微笑著拿起菜單,點了兩份咖啡。

    Q的白色已經半濕,頭發,眉毛都籠著一層水氣。我雙手捧著桌前的檸檬水,一雙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他。他一揚眉,說:“你是不是還擔心我的手術啊?”

    笑話!我沒職業病到那程度。這一句話倒是把我心中那種隱隱不安的感覺驅走了。Q就是Q,一個欠罵而且無聊的家伙。我淡淡地看著他,剛才籠罩在他身上的仙氣已經消失,我也不需要客氣,說,不手術,難道打算把自己人道毀滅!他搖搖頭,說:

    “NO,寶貝。早上上廁所不小心把石頭解出一塊。劉主任說不用做手術了。”

    哈,這尿還真是尿得及時。我感到意外,但是仍然佩服這小子的好運氣。不敢說就像六合彩中頭獎,但是三獎四獎綽綽有余。我說,那不是準備出院了?他笑一笑,說可不是,在醫院住院就和坐牢一樣。然后,他繼續說,前女友想跟他和好,明天會來接他出院。

    這樣的話在我聽來不啻于是平地起驚雷。你們都和好了我們還玩什么,我站起來拿起包就走。他緊跟著也出來了。他把我拉住了,說我們是好朋友,永遠都是。他承認對不起我,不該說要和我玩又殺出個女朋友來。但是他解釋說,他沒有辦法拒絕他的女朋友,那個女孩子十九歲跟了他,為他墮過胎。雖然一時糊涂背叛了他,可是她已經知道錯了。他應該給她一個機會。我說,是這樣的話,你也用不著道歉了。和她好好過日子吧!如果沒有這檔事我們玩玩也無妨----------不過沒有關系,我還會遇到別人,還會有玩的機會。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啊。他也笑了起來,把傘舉在我的頭上,說,我們真是有緣無分,這樣吧,我希望你遇到一個更有趣的男人,陪你好好玩玩。但是我們還是朋友,對不?

    我們站在雨天里,凌亂飄搖的雨絲淋濕了大半身。我的頭發已經濕透了,像打了摩斯一樣緊貼著腦袋,白色羊毛衫緊貼著身體,有點冷。Q說的話雖然很自私,但是也不無道理。如果一個女人很愛你,另一個女人想和你玩,是我我也選前面的一個。這樣的想法讓我心安,所以,我用和解的口氣說,算了,我不生你的氣了。天氣很冷。我先回去了。

    他仍然拽著我,一張白里泛紅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眉頭卻皺得緊緊的。我往回抽了抽手臂,說,我沒有帶傘,呆會雨大了就回不去了。他仍然不放,我說,你還想干嘛?他說,沒事,陪你走走。然后我們就順著街道向附近的一個小公園走去。走了一會,他的手臂搭在我的肩上,再一會兒,他想低頭吻我,被我狠狠踩了一腳。

    我二十四歲的時候以前,除了和一個筆友通過兩年熱辣辣的書信,對愛情沒有任何概念。那一天,Q對我說,我們永遠都是朋友,然后一起到附近的那個公園里面散步。那一天,雨下得不小也不大,人物,景物,迷蒙地遮掩在一片云霧后面,有種似幻似真的感覺。后來雨停了,新鮮的太陽如同剛出爐的面包,焦黃的陽光照著大地,散發著香噴噴的味道。我知道我和他是第一次,也許是最后一次約會了。我低著頭向前走,可是怎么也想不到,那色狼居然低頭吻我,往回走的時候,我心里不太高興,他的眼睛也像狼一樣恨恨地盯著我,我知道他很不服氣被我踩了,從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勢就知道這一腳不輕。對于這件事情我不愿意解釋也不后悔,后來我們走出了公園大門,我沒說再見就一直往醫院走去了。

    Q說,我是一個膽小而自私的女人。在那種情況下被親一下也沒有什么。我們互相愛慕,就要分手了,難道不應該給彼此最后一點溫存嗎?我說把他當朋友,說原諒他的話都是假的,在我心里,說不定一直在嫉恨他的女朋友而不肯原諒他。所以說嫉妒的女人最可恥,永遠只考慮自己而不顧及男人的感受。這點男人比女人好多了,他知道前女友跟過別的男人了,但是他仍然愿意原諒她,因為他愛她。這樣的話一聽起來我就知道是瞎扯淡。我說,你既然答應和她和好了,還對我動手動腳干嘛。他說,那不是動手動腳好吧!我說,不是動手動腳就是非禮落!他嘆了一口氣,說算了,你骨子里也是一個馬列主義老太太,不和你玩了。不玩就不玩,我沒有說話。我們走出公園門的時候,招呼也沒有打,我就回去了。我要趕回去睡覺,晚上還有夜班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