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斬殺劉付,立王威! 4/5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間緩緩流速,一晃三天。

    三天的時間裡,魏琊白天練武,晚上看書,平均只有兩個時辰的睡眠時間,很累,但也得到了很多,武功已經恢復一大半,一挑五十不是問題,也對這個世界熟悉了不少。

    這個世界很雜亂,雖然語言基本一致,但文字卻不一樣,比如一個“劍”字,魏國是九筆,而一些其它國家卻是十八筆,三筆等等,雜亂不齊,各國都有自己的文化,都有自己的文字,跟前世古代戰國時期沒兩樣。

    “王上,劉公公讓咱通知您,該去王宮迎接未來王后了!”一名太監從外面走進來提醒道。

    魏琊放下手中的書,輕輕點頭應道:“哦,知道了!”

    三天時間過去了,大婚的日子也到了。

    太監依舊站在一動不動,魏琊忍不住皺起眉頭道:“怎麼了?”

    “額....您要沐浴更衣!”太監再次提醒道。

    魏琊微微一愣,忍不住拍了拍腦袋,都忘記大婚的步驟了,隨即便離開了藏書閣,在一些侍女的服侍下,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大紅冕服,冕冠也換成了紅色簪冠。

    今天就是要紅,整個王宮都掛滿了紅球,畢竟這是一國之君的大婚,儘管這個王上是個傀儡,但也不能潦草行事。

    古代大婚,特別是貴族王族,禮儀繁多,魏琊先去太正殿閱冊、寶(冊封憑證),按立後儀冊立,搞完這一道,再去王宮正門迎接王后,原本這種事,國君是不用親自迎接的,派箇中書謁者令(掌內宮導引、接待、典儀等)去迎接就行,但李光和張傳合夥起來,說什麼國君親迎會怎麼怎麼好什麼的,諸多大臣也都是跟狗一樣狂點頭。

    沒辦法,魏琊暫時是傀儡,只能點頭照辦!

    走了一段路程,來到王宮正門,此時的正門,站滿了眾多臣子,眾臣子見到魏琊,便齊齊對著魏琊行了一個作輯禮,然後將手放回,看向宮外,彷彿在等什麼。

    這些大臣的動作在魏琊眼裡,完全就是無視自己啊,自己堂堂一個國君,都特麼站在這了,竟然一個個看外面,彷彿把自己當做空氣了。

    “唉!”魏琊無奈一嘆,乖乖的站在正門中央,靜靜的等候。

    一個時辰眨眼就過,劉付派去迎親隊還沒有回來,一個人影都沒有。

    繼續等!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迎親隊還沒有回來...........

    時間飛速流逝,一晃太陽落山,夜幕即將降臨,迎親隊還沒回來,等了起碼五個時辰,正門一起等候的大臣都已經坐在地上了,而魏琊始終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不少大臣心中暗暗佩服這個新王上,似乎並沒有流傳的那麼不堪。

    一個國君,足足等候了五個時辰,卻不驕不躁,不急不慢,穩如泰山,實在不是常人可以辦到。

    殊不知,這個國君心裡已經將張傳、李光、劉付三人的祖宗十八代罵翻了,他站著倒是不酸,畢竟在前世,犯錯站崗又不是沒站過,主要是憋屈!

    “喇叭叭!喇叭叭”

    “咚!咚!鼓!咚!”

    就在這時,遠處隱隱傳來喇叭吹湊聲和鼓聲,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一群穿著紅服的太監、家丁吹著喇叭,打著鼓,扛著八臺紅鸞大轎!

    “哈哈,來了,來了!”

    “終於來了,我的腰啊!”

    與魏琊一同等候的大臣見迎親隊終於來了,紛紛笑臉逐開,站成整整齊齊的一排一列,讓出一條路,這時,站在中間的魏琊,格外的注目。

    劉付、李光、張傳三個人騎著馬,滿臉通紅的走在迎親隊前面,一看這三人滿臉通紅的樣子,就知道喝醉了酒,搞不好就是因為他們在喝酒,才拖到現在。

    劉付三人見魏琊站在中間,不由面面相覷,“哈哈!”三人齊齊一笑,笑意中充滿嘲笑的感覺,魏琊聽到這些笑,格外的刺耳,拳頭不由握緊,怒火幾乎湧上心頭!

    “王...王上啊,臣罪該萬死啊...一不下心,喝醉了,耽誤了時辰...還...還望見..見諒啊,哈哈哈!”

    劉付騎在馬上,神情充滿嘲笑和輕視的笑著,李光和張傳兩人也露出令魏琊不爽的笑容。

    “是可忍,孰不可忍!”魏琊咬著牙低喝一聲,伸出手向駐守宮門的侍衛腰間摸去,“刷!”的一聲,侍衛的青銅劍被魏琊抽了出來,再縱身一個大步,抓住馬匹的韁繩,借力一躍,揮動長劍,“呲!”的一聲,一道血液濺射而出,剛好濺在李光和張傳二人的臉上。

    劉付感覺喉頸一疼,下意識伸手摸過去,只見摸出一手的血,“你.你..敢.殺..殺我..呃..”劉付一臉的不相信,話還沒說話,就兩眼一翻,渾身無力的栽落馬下。

    “阿!”

    眾臣被嚇了一大跳,不由後退一步,李光和張傳兩人也傻愣愣的摸了摸臉上的血,充滿震驚,一時腦子空白,暫時緩不過來。

    “王上,這...這”一名大臣嚇的不知道說什麼,魏琊聞言,一步步走向那名大臣,語氣冰冷道:“他不該死嗎?”

    “該,該,該死!”

    “對,對,該死該死!”

    眾大臣彷彿被魏琊的王霸之氣唬住了,連連出聲點頭。

    “中常侍劉付,因醉酒耽誤大婚時辰,罪該萬死!”魏琊冷冷說道。

    眾大臣齊齊低頭,不敢多說一個字,連李光和張傳二人都默不作聲,也被唬住了,見到這幅場景,魏琊有些後悔,後悔自己早該如此,這群大臣乃至李光和張傳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厲害,自己稍露手段,就被嚇住了!

    看來對付這些人,隱忍可以,但該暴發的還是還要暴發!

    “來人,將屍體處理乾淨,大婚照常進行!”魏琊冷不丁的嘟了一眼身旁驚恐的侍衛,隨即便轉身走向王宮。

    待魏琊一走,眾大臣面面相覷,臉色都有些難看,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巴掌,剛才說什麼該死,李光和張傳二人臉色更是氣的發青,但又無法發洩,同時也有些心悸,剛才魏琊殺劉付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怕,太冷血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唐第一世家
作者 晴了
  鄉鎮醫院的技術骨幹穿越到了貞觀八年,成為了初唐大惡霸程咬金的三兒子。   那時天很藍,李...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