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看來我是穿越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人呢?人都去哪了?’

    山道上,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這一刻,全都消失不見。

    更奇怪的是,就連周圍的景象都變了。

    腳下平坦的路面長滿了青苔,石壁斑駁,盡顯滄桑,

    就連天色,也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昏暗下來。

    空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用來形容此刻情景再合適不過了

    嬴貞渾身一陣顫抖,冷汗不自覺地冒出體外,他可從來沒經歷過這麼詭異的事情。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有人嗎?有人嗎?”嬴貞環顧四周喊道。

    有人嗎~

    有人嗎~

    有人嗎~

    聲音在群山間不住迴響,更添贏貞的恐懼。

    時值國慶假期,嬴貞獨自一人來到這素有“觀此山,則天下無山”美譽的黃山遊玩。

    他姓嬴,華夏上古八大姓之一,

    單名一個貞字,貞者,吉也,

    父母希望他一輩子都能逢凶化吉,這就是嬴貞名字的來歷。

    誰知道剛才只不過是在半山腰的休息區打了個盹的功夫,醒來的時候一切都變了。

    驚駭之下,他恍惚瞥見,遠方一座山勢平緩的峰頂上,有一點亮光忽明忽暗,在這愈發昏暗的天地間分外明顯。

    ‘那地方好像剛才去過,應該是飛來石所在的位置。’

    空無一人的群山之中,這點亮光無疑給贏貞帶來了一絲希望。

    他想也不想,掉頭回返,朝著飛來石所在的山峰尋去。

    此刻光線不佳,嬴貞全神貫注的盯著腳下崎嶇山路,確保邁出的每一步都能踏穩。

    一路向下,才不大一會,贏貞就覺得腳下的路有點不太對勁。

    ‘這條路不對啊?樣子好奇怪!’

    狐疑間,他停下腳步審視周圍,

    如今他腳下的臺階造型古怪,能看出人工鑿刻的痕跡,但每一階又形狀各異,有的連半隻腳掌都容不下,而有的地方兩階之間竟相隔一米多寬。

    石階上遍佈青苔,呈現出一片墨綠色,似乎已經好久沒有人從這裡走過。

    嬴貞頓時心亂如麻,如此破敗的山道,根本就不是自己上山時候走的那條路,更像是存在了很久很久。

    天色越來越暗,視野越來越差,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睡了一天?封山了?’

    這一刻,出於對未知的恐懼,贏貞徹底慌神了。

    “踏~

    踏~

    踏~”

    寂靜深山,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嬴貞陡然一個激靈,趕忙貓下身體,躲在林木間的暗處,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心臟則不受控制的砰砰直跳,感覺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突然出現的聲音,怎能讓他不害怕?

    昏暗中,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的一片樹林中,正蹣跚的邁著步子朝山下走去。

    ‘有人?’

    嬴貞本能的想要出聲叫住對方,卻又忽然頓住。

    ‘眼下的情形處處透著詭異,安全起見,還是不宜現身。’

    ‘偷摸摸的跟著他好了。’

    嬴貞喉結一動,嚥了口唾沫,身體開始緩緩移動,躡手躡腳的綴上那道黑影。

    ‘這個人是誰?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他會不會知道下山的路?’

    嬴貞緊張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這麼始終與那道人影保持一定距離,足足走了大概五里的下山路。

    緊接著,山勢一轉,迎面出現一座坡勢平緩的山峰,那道人影沿階而上。

    嬴貞心裡犯嘀咕,

    ‘那人好奇怪,身形雄偉,個頭看樣子足有1米8,怎麼登個臺階這麼費力?’

    嬴貞一路跟著對方發現,那道黑影步履蹣跚,每邁出一步,都好像用盡全力,隔一段還要停下了喘口氣。

    嬴貞也不敢跟的太緊,同時四下張望,看看能不能找到指示下山路經的引導牌。

    不過,他失望了,好像周圍沒有一樣東西能看到現代的痕跡。

    偶遇一處倒塌的破敗木屋,但觀其質地構造,跟現代工藝完全不同。

    ‘現在來不及想這些,先想辦法離開這裡再說。’

    隨著越來越接近峰頂,贏貞隱約觀察到就在峰頂背後,隱隱有忽明忽暗的亮光傳來。

    ‘難道上面就是飛來石?這個人也是要去那裡?’

    此時天色已黑,一輪半月高掛穹頂。

    藉著月色,嬴貞才不至於在這崎嶇的山道上踩空。

    ‘既然前面有亮光,先去瞧瞧再說。’

    嬴貞深知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慌亂,他盡力讓內心能夠保持平靜,但身體上的反應還是很真實的,汗水早已經將衣服浸溼,額頭的冷汗也直往眼睛裡鑽,整個神經都是緊繃著的。

    這時候,前方黑影已經沒入峰頂不見,

    嬴貞不敢聲張,離開上山石階,繞到一側的樹林中,繼續向上摸進。

    離亮光的地方越來越近,

    嬴貞趴在一簇亂草叢內,撥開一道縫隙,將峰頂上的光景盡收眼底。

    一塊奇異的巨石矗立在峰頂之上,石壁斑駁,偶有藤蔓攀附在上。

    看形狀,果然就是飛來石。

    飛來石下還有一處隆起的山體,質地應該是花崗岩,巖下有一小洞,洞頂上刻著三個篆體:仙桃洞。

    就在洞口外,擺放著一盞蓮燈,蓮燈的模樣與寺廟中擺放的香火燈別無二致,燈火在山風中不停搖曳,火苗時強時弱。

    ‘難道亮光的來源就是這盞燈?那又是誰放在這裡的?不對呀?這山中的冷風可不小,這盞燈竟然沒被刮滅?’

    只見那道黑影搖搖晃晃的走至燈盞前,他似乎體力已盡,再也堅持不住,撲通一下摔倒在地上,吹的燈火微微盪漾。

    嬴貞一下愣住了,眼瞅著整個山裡就對方和自己兩個活人,而那人此時已經昏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還是先救人吧,’

    嬴貞鑽出草叢,小心謹慎的來到飛來石下。

    地上這盞燈造型古樸,像是由黃銅澆築而成,渾然一體,燈口為八角蓮花狀,奇怪的是,燈內無油,也沒有燈芯。

    ‘真是一件比一件奇怪啊,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來不及思索這些,贏貞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黑衣人身上。

    藉著燈光,嬴貞這才看清,此人渾身罩在一件黑色大裘之下,長髮披肩,至於面貌,因為他背對自己,所以看不清楚。

    “喂~喂~你醒醒~”

    嬴貞小心的拍了拍此人後背,見對沒有動靜,於是準備將他的身體翻過來,

    就在這時,一旁蓮燈內突然火光大盛,一道紅焰飛舞而出,火龍吐舌般哧溜一下鑽進贏貞胸口。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贏貞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覺得胸口一痛,一股滾燙的氣息湧入體內,全身血液一下子猶如沸騰起來,熾熱的體溫直衝腦海,

    嬴貞兩眼一翻,向後栽倒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

    昏迷中的嬴貞意識逐漸恢復,他能感覺得體內火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涼意。

    他緩緩睜開雙眼,淅淅瀝瀝的雨點落在他的臉上,天空依舊昏暗。

    嬴貞雙手托地坐了起來,入目所見,雨霧濛濛,

    “這是怎麼回事?”

    嬴貞又掃視周圍,

    飛來石還在,仙桃洞也在,

    ‘那個黑衣人呢?那盞燈呢?’

    這時候,嬴貞忽然覺得自己身上有點不對勁,低頭一看,他愣住了,

    現在的他,內穿一件黑金色的貼身長袍,腰繫黑金緞帶,外罩一件黑羽大裘,總之,全身都是黑的。

    “這不是那黑衣人的裝扮嗎?怎麼穿在我身上?”

    嬴貞似乎明白了什麼,下意思的摸向自己頭頂,

    ‘長髮?’

    ‘我.......我這是......穿在了那個黑衣人身上?’

    雨還在下,嬴貞渾身已經溼透,下意識的產生避雨的念頭,

    他茫然的站起來,躲進身後的仙桃洞,盤膝坐在地上。

    思考良久,綜合自己以前看過的一些小說,他大概明白了眼下的狀況。

    ‘唉~看樣子自己,應該是穿越了。”

    嬴貞迷茫的看著洞外的細雨,靈魂三問不斷在腦海中縈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赤心巡天
作者 情何以甚
(《赤心巡天》實體書已在全網發售。) 上古時代,妖族絕跡。近古時代,龍族消失。神道大昌的時代已...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