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教教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很奇怪,雨夜清冷,再加上渾身溼透,可贏貞身體並沒有感覺到一絲寒冷,反而覺得全身舒暢,呼吸也變得悠長,

    他並沒有注意到,淡淡的水氣正悄無生息的從他的衣衫上蒸發。

    仙桃洞周圍,此時也不再是一片死寂,

    淅淅瀝瀝的雨聲,洞內角落裡爬蟲的聲音,夜鳥的蹄叫聲,小動物在林間奔跑躲雨的聲音,源源不斷的傳進贏貞腦海,匯聚成一幅鮮明的畫卷。

    ‘自己的聽力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與昏迷前的萬籟俱寂不同,此刻贏貞只感覺這深山中充滿了生機。

    有了小動物們的陪伴,他的內心也不再感到孤獨害怕,

    而眼下自己又有了新的身份,贏貞試著在懷中摸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與身份有關的東西。

    一塊鎏金令牌,一封信,一包油紙裹著的醃肉,幾張銀票,還有一些散碎銀子,這就是全部。

    人證物證都在,穿越已成事實。

    ‘呵呵,不出預料,我果然是穿越了,”贏貞搖搖頭,苦笑一聲。

    手裡的令牌呈長方形,巴掌大小,上有獸吞,拿在手裡沉甸甸的,手感也十分圓潤,不知道是不是由純金打造,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著兩個篆字:光明。

    贏貞搞不清楚,這算是哪個部門的令牌,“光明”二字又什麼意思?

    依照自己目前的裝束來看,頗像是古代的風格,可是古代衙門的牌子不都是刻著什麼司,什麼府嗎?

    從令牌上找不出什麼線索,贏貞重新將它揣進懷裡,拿出信封,

    信箋是啟封的,也就是說已經看過了,裡面有一張對摺兩次的宣紙。

    宣紙上面是漢字,字體為楷書,贏貞也都看得懂,不過他還是被驚訝到了。

    紙上字數不多,卻是蒼勁俊秀,筆走奇峰,一撇一捺如刀鋒流轉,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霸氣,就連贏貞這個書法門外漢,也覺得信上的字極為賞心悅目。

    其上內容是:

    “魔教教主贏貞親啟,

    看到這裡,贏貞眉頭一皺,

    ‘怎麼?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叫贏貞?還是什麼魔教教主?這麼說,那枚光明令,是魔教令牌?’

    帶著疑惑,他繼續閱讀信封,

    “教主少年英識,睿智過人,弱冠之年便已雄峙天下,若一心向善,引魔教於正途,然天下之幸也,

    剛者易折,柔者長存,教主霸凌寰宇,威壓江湖,視人命為草芥,三年來,共殺人一萬三千八百六十有一,五州震盪,天下共憤,孩童聞教主之名而夜不敢啼,

    葉某雖肉身凡胎,卻也存悲天憫人之感,特邀教主一會,

    八月十五,明鏡湖畔,翹首恭迎教主大架。

    ------天璣閣,葉玄。”

    ‘呼~~~”

    贏貞手持信封,長出了一口氣,這封信上所蘊含的信息足夠多,他低頭又重新閱讀幾遍,這才將信合上。

    根據信中字裡行間內容,他也算是摸索出了一些答案。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想必就應該是和自己同名同姓的魔教教主,既然是教主,那武功一定是非常高了,但是好像是位邪惡的大反派,殺了一萬多人,我的天,這也確實是夠狠的。

    這位來自天璣閣的葉玄反倒像是一個正派人物,八月十五,明鏡湖畔,大概就是單挑的時間和地點。

    ‘這個世界也用陰曆?教主,天璣閣?葉玄?江湖?這似乎是一個武俠世界?’

    ‘那麼現在又是什麼時候呢?沒到八月十五,還是已經過了八月十五?’

    如果與葉玄的決戰已經結束,再聯想到這位教主上山時候那股費勁的樣子,剛到飛來石就昏死過去,難道說,他已經輸了?

    ‘唉~應該是這樣,要不然堂堂教主,誰能把你傷成這樣?這個叫葉玄的既然敢挑戰,想必也不是一般人。’

    贏貞搖了搖頭,又拿出那幾張銀票,

    存根正上方寫著「延慶通寶」四個字,想必應該是年號,

    右側兩行小字,由上到下寫著:存青州府正大錢莊足銀壹萬兩整,延慶叄年陸月拾肆日。

    ‘嚯~一萬兩,數額不小啊~’

    再看其他幾張銀票,兩張三千兩,兩張兩千兩,還有一張一千兩的。

    ‘這麼多錢,這位教主一直貼身存著?這是有多守財?’

    贏貞笑了笑收起銀票,打開油紙包,醃肉特有的香味飄了出來,折騰了半夜,他也餓了,三口兩口就把醃肉給解決了。

    填飽了五臟廟,贏貞陷入沉思,

    如果自己真的是穿越在一個邪惡大反派的身上,前景可不容樂觀呀,畢竟我可不會武功啊?

    拒目前的情況判斷,這應該是一個武俠世界,自己身為殺人如麻的魔教教主,沒有武功傍身,只怕難以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下去。

    ‘唉~武功……’,

    就在這時,贏貞忽然感覺有些異樣,腦海中不知何時,竟然浮現出一座黑漆漆的洞府。

    ‘嗯?這是什麼?’

    贏貞神識一動,洞府的兩扇大門朝內打開,

    跟隨著自己的意識,贏貞進入洞府之中,

    洞內正中央的一張石桌上,原先看到的那盞蓮燈此刻就擺放在那裡,只是燈中已經沒有了火焰,黯淡無光。

    洞壁四周牆上,掛著大大小小十幾幅卷軸,不過大多數已經是殘破不堪,有的甚至只剩下了一塊角。

    洞內光線昏暗,但贏貞卻看的很清楚。

    神識又在洞府內觀察一遍,牆上卷軸共有十二幅,只有三幅是完整的,

    贏貞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除了三幅完整卷軸之外,其它損壞的卷軸上,竟纏繞著數不清的魂魄,

    之所以認定是魂魄,是因為這些青色煙霧中,贏貞竟然看到了他們的臉,耳邊還隱隱聽到聲聲淒厲的尖叫,就好像他們在控訴著什麼。

    ‘搞不懂,搞不懂~’

    嬴貞不再理會這些,分別來到三幅完整的卷軸前,

    只見上面繪滿了各式各樣的人體圖案,在經脈,竅穴,五臟六腑之上還勾勒著絲絲縷縷的線條,一旁標註著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

    一幅名為【本心納物】,

    一幅名為【小氣象訣】,

    一幅名為【大通天手】,

    ‘這是三種功法?’

    贏貞頓時眼睛亮了,

    ‘就說嘛,身為教主,沒點武功像話嗎?’

    他現在整個心神完全被這三幅卷軸吸引過去,目光痴迷,細細品讀起來。

    第一幅【本心納物】,是一套玄之又玄的感應功法,講究以身心溝通天地,與周邊環境共鳴,

    練至圓滿之後,可目透牆壁,十丈聞針,甚至能夠短暫的預知危險,就像是一個雷達一樣。

    品讀之時,贏貞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身體內忽然多出一股溫熱的氣息,正自動的隨著卷軸中標註的經脈遊走,所過之處一片通達。

    這種感覺愜意舒適,贏貞不自覺的閉上雙眼,盤膝打坐,呼吸之間真氣周天運轉,

    漸漸的,各種清晰的聲音傳進耳中,像畫面般生成在他的腦海。

    ……

    “有人看到那個大魔頭進了霧隱山,武林各方人馬已經向這裡趕來,你們把眼睛都給我擦亮了,若是得了那魔頭的首級,朝廷和天璣閣都有重賞。”

    “門主放心,贏貞魔頭已被刀皇他老人家擊成重傷,就憑咱們現在的人手實力,殺他易如反掌。”

    ……

    山腳下,二十餘人手持各式兵器,正朝著贏貞所在的位置搜尋而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乾長生
作者 蕭舒
前世縱橫商場,患絕症不甘而亡,卻被一尊藥師佛像,帶到武學昌盛世界的金剛寺,重生在一個種藥和尚身...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