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風流人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入夜,趁著皎潔無暇的月光,陳子龍攜著廚房特意備辦下的供果酒菜,凌勵帶著香案紅燭來到后花園草亭外。布置停當后,兩人向北京師方向跪拜以求“天子”作證,互換八字、立誓為盟,結成異姓兄弟。陳子龍長凌勵一歲,是為兄,凌勵自稱年方二十,自然為弟。

    遠處,陳母和嫣兒姑娘遙遙觀看。待亭中兩人禮成后,竟然奏起了琴瑟以為祝賀。

    說起書畫來,凌勵就算不曾專門修習國畫也算相通,可是這古樂嘛,就是七竅通了六竅,惟余“一竅不通”。只是聽得那琴聲奏出的曲子古意盎然,卻始終不如現代的樂曲來得親切。他暗自道聲“慚愧”,心想二位是對牛彈琴了,卻靈機一動想起后世的“女子十二樂坊”來。那不是以中國民間樂器演奏現代樂曲嗎?

    胡思亂想之際,樂聲已停,陳母尤氏和嫣兒姑娘已然來到亭內。月光下,只見陳尤氏隱隱含笑,看著結義兩人微微頷首道:“我兒今日得凌公子為義弟,日后當兄弟同心,共謀一個好前程。切不可再同以往,風liu于秦淮勾欄,自甘墮落了。凌公子,以后老身稱你作勵兒如何?”

    凌勵此時還不能完全猜測到陳母刻意拉攏自己的原因,不過這種拉攏卻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忙向陳尤氏長揖一拜道:“勵兒見過伯母。”

    如此乖巧之人怎么能不引人喜歡呢?

    只見陳母欣然伸手托住凌勵下拜的胳膊,又拿出一個物事來道:“今日倉促了些,勵兒,這個就算伯母給你的見面禮了。日后只要你兄弟們二人同心協力,伯母和你師父自然會為你作主。成家立業尚且不說,揚名天下、享譽南北,成為一代宗師也未嘗不可。”

    話說到這里凌勵有些明白了,敢請是自己的義兄陳子龍還有讓他母親不放心的地方,讓作為兄弟的自己幫襯著一些。這也是慈母愛子之心深切的緣故,值得敬佩啊!看著面前的中年美婦,接過一方清涼滑膩的精美玉佩,凌勵不禁想到自己在另一世界的父母,感概之情油然而生。

    “謝伯母厚愛,勵兒自當與兄攜手共進,生死不渝!”凌勵凜然正色道,顯示出無比鄭重的態度來,為他的話也加碼幾分,讓人不得不相信這話是出于真心。

    嫣兒姑娘突然在陳尤氏耳邊嘀咕了兩句,只見陳尤氏愛憐地白了她一眼,然后望向凌勵道:“陳家待嫣兒一直如女兒,老身也有意等子龍娶妻后,擇日將嫣兒配之為妾,勵兒自可以兄嫂事之。方才嫣兒有事卻恪于禮不方便說,現在話已說明,嫣兒,你就自己向勵兒說吧。”

    蔡如嫣頓時鬧了個大紅臉,躲在陳尤氏后面露出半邊臉來猶豫了一下,又嬌羞萬狀地走出來道:“嫣兒想請凌公子作畫,不知……”

    凌勵正在嫉妒陳子龍的艷福,心里暗罵著:你這家伙馬上要娶妻,這里又定了妾,真是好命,左擁右抱齊人之福啊!老子卻孑然一身,早知道把女朋友一起帶著出來寫生,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

    “當然可以,都是一家人,嫣兒姑娘不必過于客氣拘束了。等為張家小姐畫過以后,凌勵必竭心盡力為嫣兒姑娘畫上一幅肖像。”

    陳子龍在一邊含笑看著,見自己家里人對義弟頗好,也是感慰在懷。見未來嬌妻一臉喜色,突然想到錦上添花,討嫣兒歡喜的辦法來,忙道:“如今我兄弟將入南山門墻,再無門派規矩拘囿,不如今后讓嫣兒向宜世多多討教繪畫功夫如何?”

    嫣兒終究是十五歲少女心性,一聽忙拍手歡笑應是,俏臉正如春風中綻放的海棠一般。

    “也好,尤家以書畫立世,陳家以宦海為途。如今我兒該當繼承陳家家風,在科舉場上謀個功名,也可告慰你父在天之靈。嫣兒今后終歸是你的人,能夠學尤家書畫和勵兒的奇技也是好事。就看勵兒的意思了。”

    陳尤氏打了個好算盤。她知道兒子陳子龍對書畫涉獵甚淺,前途是考取功名,不可心有旁騖再學自己的工筆畫技,所以也悉心在向嫣兒傳授畫技,也算把尤家畫技傳進了陳家。現在兒子這么一說,那不是說以后陳家的媳婦也能夠擁有凌勵的神奇畫技了嗎?而且,只要凌勵愿意教授嫣兒,自己也可以在旁邊學習一二,說不定也能找到門道。

    凌勵卻沒有想這么多,見陳子龍的目光中有懇請之意,就一口應承下來道:“嫣兒姑娘不嫌棄,凌勵正好也討教一些工筆花鳥人物的技法。”

    如此四人皆大歡喜。

    眼看夜深,陳子龍拉了凌勵回東廂。因為新結拜兄弟,兀自還有些興奮,兩人又說了一陣子話才各自回房休息。

    凌勵的房間在陳子龍的隔壁,躺在床上睡不著的他看著窗外瀉進的銀白月光,聽著隔壁陳子龍細微的鼾聲,想著這半個月來的際遇,竟然是越發沒有睡意了。

    莫明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跟網絡小說上寫的穿越時空大概一樣吧?只是穿越到一個只在書本上約莫知道一些的社會,萬般的不便徒然而生,差一點就潦倒于街頭了。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不能回去那就只能在這個世界活過這一輩子了。自殺什么的根本不用考慮,那種方式是膽小鬼的行為!不過凌勵很害怕自殺時會出現的痛苦,甚至害怕想到這個死字。不想死就只能活,還要活得更好!

    也許搞藝術的人都有風liu的天性,就如同陳尤氏怪責兒子的流連勾欄一樣,凌勵也跟陳子龍一般的秉性。話也說回來,人不風liu枉少年吶!如果是在兩天前,凌勵絕對不會去翻起花花腸子,那時候連填飽肚子都是問題,還能想別的?飽暖才能思*!現在,似乎面前有了一條金光大道,有數不盡的金銀等待自己去賺取;目前又成為陳府的當然長期客人,不愁吃喝住宿;身上有了尤萬松贈與的三十兩雪花銀和幾片金葉子,勉強算得是有些錢的人了!加上剛才被嫣兒姑娘那番迷人風情一挑逗,哪有不想七想八的?那估計凌勵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男人了。

    想想自己那個世界,一個著名畫家有多威風啊!說說陳逸飛先生吧!身價以千萬美金來計算,一幅畫就能賣的十萬美金。與這位大家相比,自己的優勢可是得天獨厚的!在這個時候,估計除自己之外還沒有一個中國人會畫油畫,就算放眼世界,自己也算是一個獨特的存在了。十七世紀,莫奈先生還沒有出世,著名的《日出印象》更是不見蹤影,那么世界繪畫藝術影響最大的印象畫派自然不存在了!由此衍生出來的現實主義的表現手法,更是領先于目前主宰歐洲的學院派畫法。恰好,作為二十世紀的美院油畫系高材生,自己在這里就是領先的這種人!

    哇!在世界畫壇上王霸天下!興許幾百年后的蘇富比拍賣行里,自己的畫作可以拍出千萬美金以上的天價來!

    呵呵,這樣一算,還真得在這個世界多娶幾門媳婦,生一窩兒子出來不可,要不以后這些價值連城的畫留給誰?

    想一想,娶多少女人呢?反正這個社會又沒有絲毫的限制。只要有錢,就可以象皇帝那樣搞個幾千美女來大被同眠!

    不行不行!不能想了,再想就忍不住要泄火去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48-m
三國之大漢崛起
作者 姜梵
  穿越成了劉禪,一開始就來了一場驚心動魄之旅,被趙雲帶著在長阪坡來了個七進七出。   今生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