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燕侶鶯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李笑回到家中,母親正在和管家劉伯在前廳核對上月商行的賬目,凼凼和另一個丫鬟柳蕓,也在一旁幫著做些瑣碎的事,先和母親閑話幾句,然后又和劉伯招呼過,徑自找了個位置坐下,柳蕓過來給沏了盞茶水,李笑即悠哉的端茶輕啜,嘴里低哼著后世淫穢的相思小調。

    凼凼做事間隙,不時朝李笑瞟來一眼,神色透著古怪,連續幾次,就被李笑看出問題來。這丫頭難道因為春暖花發,春心蕩漾了?

    凼凼是李笑母親于五年前在街上,從她叔叔手中買回來的。她的父母在凼凼幼時,于一次黃河水患中雙雙喪生了。此后她就一直跟著家境困難的叔叔嬸嬸生活到十歲,后來,由于她嬸嬸又生養了幾個孩子,實在是照拂不過來,就輾轉將她賣身給了李家。故而凼凼也是個命運多舛的孩子。

    李笑的母親李夫人對這個清秀可人的丫鬟,一直是愛如子女,從沒把她真正當個丫鬟使喚。李笑在府里也一直是“人畜無害”,整日一副和氣生財的樣子。他與她年齡相近,對她也是不時的調笑逗樂。衣食無缺,生活過的也滋潤,因此幾年下來,凼凼不覺變的樂觀開朗,逐漸從童年的陰影走了出來。

    為免影響母親他們,李笑只是沖凼凼招了招手。凼凼輕搖蓮步行近他身前,輕笑道:“少爺你喊我,不知道你有何吩咐呀?”

    李笑只以兩個人方能聽到的聲音道:“凼丫頭,少爺我是不是長的越來越俊啦?”

    凼凼咯咯一陣輕笑,脆聲道:“是啊,揚州府有耳朵的哪個沒聽過咱家笑少爺!見到了誰不贊一聲“文采風liu,英俊瀟灑”。”

    李笑瞄了一眼花枝亂顫的凼凼,翠彎新月眉,粉嫩紅艷的香腮,高隆的瓊瑤鼻,日漸鼓漲的胸脯。盈盈一握的柳腰,不由暗自吞了下口水,這丫頭出落的也是越來越標致啦。

    他嘴角一撇,低聲道:“長的帥也不是我的錯,你當著這么多人老是偷窺,要是讓夫人他們看見,萬一誤會我和你已經有了私情,那可就是你的不對了!”

    雖然平時和李笑也是言笑不禁,但此時他這話也太過于曖mei了。凼凼聞言神色大窘,清秀的小臉刷的一下就羞紅了,頓時心如鹿撞,嬌羞無限,不知道如何接口才好。稍頃,她撫平紛亂的心緒,輕啐一口道:“少爺一天到晚就知道瞎說!我剛才看你,也是因為今天張媒婆又來給少爺說親了,看夫人的意思,好像對這門親事較為中意。想著少爺說不定快做新郎啦,就不免多看了幾眼嘛。”

    李笑一口茶剛到嗓子眼,就被凼凼這話給噎了回來。包辦婚姻啊,母親也不和自己說下就開始預訂啦,雖說我也心里悶騷,盼著夜夜做新郎,日日進洞房,可是來的也太快點了吧。都讓我措手不及,一點心里準備都沒有呢。再說少爺我好像還很小吧?!在后世還沒到合法的歡好年齡呢。也不知道姑娘長的什么模樣?他賤賤一笑,輕聲問道:“當時你也在夫人跟前嗎?知道是誰家小姐吧?那啥,媒婆有沒有說長相如何?”

    凼凼神色已漸漸回復了正常,看了對這事情也很在意的李笑一眼,她心里微微一酸,自己只不過是個奴婢的身份,一番小心思哪能對人言。皺了皺秀氣的小鼻子,點頭道:“是城西富祥綢莊代老爺的三小姐,據張媒婆說,代三小姐溫柔賢淑,品貌端莊,在咱揚州府是數一說二的。”

    李笑微揚了一下嘴角,帶著他那慣有的懶散而又壞壞的笑意,白了凼凼一眼道:“凼丫頭你被少爺我“熏”了這么多年,咋就還是這么沒見識?!失敗!忒失敗了!你難道就不明白,媒人的嘴最是靠不住。少爺我要是多給她點錢,讓她說咱家凼丫頭是揚州府第一美女,她都能添油加醋的給吹成江南道第一。”說到這他上下打量著凼凼,嘖嘖贊道:“以我這雙閱盡天下美女的眼睛來看,凼丫頭你說不定還真能排揚州府第一呢。”

    凼凼聽李笑說的有趣,不由“噗嗤”一笑,心里也是甜甜的極為開心。

    如此碧玉年華的的少女,此時正當懷春妙齡,心里總是有著純真的夢。

    她這一笑不打緊,卻使得李夫人和劉伯朝這邊看來,李笑生怕引起勾引丫鬟的誤會,佯裝喝起茶來,又假作在地上東瞄西顧了一陣,突然踩住了一只蟑螂,將它拎在手中,訝然道:“啊,“小強”呀,你跑什么呢?非要和我玩貓貓呀?少爺我可待你不薄呀。”未幾,見母親看了這邊幾眼又忙自己的事了,將那只蟑螂扔出門外,忽又神秘的低聲道:“凼丫頭,問你件事,少爺和你說正經的,你要據實回答不許撒謊,少爺可以先恕你無罪。”

    凼凼看李笑說的鄭重,不由神色一緊道:“少爺想問小婢什么,婢子知道的話一定據實回答。”

    李笑壞壞一笑道:“知道,你當然知道了。”說完又看了一眼正忙著的母親,身子略往面前站著的凼凼傾了點,剛要發問,可是遲疑了一下道:“算了,還是改日再問你吧。”

    凼凼看李笑欲言又止,也是好奇,不由嬌聲催促道:“小婢都說了據實回答,少爺你就快說嘛。”

    這撒嬌似的輕嗔,讓李笑聽的心臟不爭氣的狂跳。靠!誘惑,太他媽具有誘惑性了!這小丫頭上輩子八成是個妖精。沒流鼻血吧?哦,好像鼻子不癢,擦擦快流出的口水先。李笑趕緊又靠回了椅中,這才道:“嗯,這個,少爺只是想問問你,代小姐她,她貴姓呀?”

    凼凼聽李笑又在裝癡扮傻,她一時控制不住,又咯咯的輕笑起來。俄頃,先嬌噴的的橫了李笑一眼,旋又乖巧的替他續滿了茶水,薄嗔道:“少爺不想說就算了,還故意逗小婢發笑。一天到晚也沒見你有正經的時候。”

    李笑又和凼凼調笑了一會兒,看母親和劉伯已經在收拾攤開的帳目,知道母親忙完帳目的事情了。剛才和凼丫頭打情罵俏,沒被母親聽去吧?心里惴惴不安,當即走過去道:“母親辛苦了,孩兒在這一直等你呢,有點想法打算與你和劉伯交流一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05052_5_224-m
明朝敗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弘治十一年。   這是一個美好的清晨。   此時朱厚照初成年。   此時王守仁和唐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