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斌之成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叫韓斌,自我離開韓家那天起,便將名字改成阿海,除了逼不得已都不會用韓斌這個名字。我不想同韓家有任何聯系。

    在很小的時候,媽媽就告訴我,我的父親姓韓。可是每次當我問起父親的時候,媽媽都會哭,為了不讓母親傷心,從此后我一次都沒問過。

    在我七歲那年,母親病重去世了。我看到母親停住了呼吸,知道再也聽不到母親說話了。母親說我已長大,成了男子漢,不能哭。于是我忍著,不掉一滴眼淚。

    后來一個叫李曄的叔叔,出現在我身邊,幫我料理母親的后事。當時我想,為什么父親不來?抑或李叔為什么不是我父親。他和藹可親,有著一雙寬大的手掌,能將我的手包裹在內。

    那天我問李叔,我會不會送去孤兒院,李叔叔告訴我說,要帶我去父親家。可是我不要,我從沒有承認過那人是我父親。他一年只來看我們一次,時間也呆不長,總是匆匆來匆匆走。我從沒有叫過他一聲爸爸。

    李叔告訴我,若我想離開韓家,就要等我長大,能自食其力。我聽了李叔的話,跟他去父親家。

    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漂亮的房子,就像我以前堆的積木,層層疊疊。我坐在車里,要仰著脖子才能看清房子的全貌。

    走到里面,看到父親在看報紙,旁邊坐著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那個女人嫌惡地看了我一眼,我亦回瞪過去。我不能讓任何人看輕,尤其是這個房子里的人,不能讓母親丟臉。

    我還看到地上的小男孩,在玩遙控飛機。他的頭發剪得齊齊的,像一個西瓜。他穿的衣服真漂亮,是在電視里看過的小西裝,脖子上有一個蝴蝶結,他就像一個洋娃娃。

    我聽到父親說我是他的哥哥,心里不以為然,我才不要做這個洋娃娃的哥哥,他是另一個女人生的孩子。

    接下來的日子,李叔帶我去了新學校,和我以前讀的學校不同,這里的孩子都穿著考究,有高級車接送。我在他們之間就像一個不協調在音符。因此,我在班里從不說話,只有老師提問的時候才說。

    我的學習成績很好,這是我唯一可以驕傲的。每當看到我的成績單,父親就會露出微笑,夸我聰明。這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也有我很不開心的時候,就是看到洋娃娃向那個女人撒嬌,這讓我想起母親。于是我有一次故意弄壞了洋娃娃的遙控飛機。看到他哭,心里涌起一股復仇的快感。

    洋娃娃向那個女人告狀,我一臉平靜的看著那個女人,又見到她臉上的嫌惡,像是看到臟東西,她抱起洋娃娃,說:“好了,不哭,媽媽再給你買一個。家里現在有了外人,你不要到處跑,在媽媽的房間玩就好。”

    我緊咬嘴唇,聞道一股血腥味,我知道我已將嘴唇咬破。可那依舊不能平復我心里的刺痛,她說我是外人!外人是不應當住在家里的,那天我奪門而出。沿著馬路跑了很遠,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放聲大哭。我叫著母親,質問她為什么要將我一人留下,我要和她一起去。

    我坐在馬路邊上,雙手抱膝,將臉埋進懷里。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雙寬大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抬起頭,看到李叔微笑的臉,金絲邊眼鏡映著落日的余輝。

    李叔說,阿斌跟我回去吧。

    我搖頭,我不要做一個外人。

    李叔長嘆一聲,“你要學會忍耐,好好讀書。來,讓李叔背你回去。”

    我爬上李叔的背,感覺到溫暖,為什么來找我的不是父親?

    回到家,父親沒有訓斥我,當時我希望他能罵我,這樣我就覺得他不是拿我當外人。父親只是輕聲說道:“你回來了,以后不要亂跑。”便回書房工作了。

    從此后,我愈加地沉默。洋娃娃對我很忌憚,總在離我兩米遠的地方玩。我一旦走近,他就將玩具拿起,像是一只老母雞在護著小雞。我聳聳肩,笑笑,走過他身邊。心道:我才不和洋娃娃一般見識。

    時間過的真快,一眨眼我就長大了,考上了全市重點高中。為此父親大大夸獎我,并且說等我十八歲,便送我一部車子。

    我才不要車子,等我十八歲,就要離開這個家。

    很快,讀高二的時候,我就十八歲了。

    那日我拎著一個包,還有一個提箱,里面有我的書,那是我喜歡的,閱讀可以給我生存下去的勇氣。

    父親看到,問我要去哪里。我直接告訴父親,我已成年,要離開這個家。父親聽到愣在當場,我看到他眼里的痛苦,心里的快感一劃而過。

    那個女人嗤笑一聲,言語帶著嘲笑,“云庭,你就讓他走,我看他一個人能不能在社會上生存下去。”

    我冷笑,“當年母親能生存,我也能。”

    母親因著父親有了外遇,離開父親。她是一個有志氣的女子,從沒有說過苦。當年她喜歡父親,即使同家里斷絕關系,也要跟著父親。不想父親做了生意,便拋棄糟糠之妻。母親不哭不鬧,帶著我離開他。母親一直是我的驕傲。

    我不管父親,從他身邊直直走過,走向自由的生活。

    洋娃娃已長大,他擋在我面前,“你應當取得爸爸的同意。”

    爸爸?同意?哼,我才不稀罕,我一直不把他當父親。

    父親在拽住我的袖子,“阿斌,你真的要走?”

    我不看他,重重的點頭,這一直是我想要的。

    不想父親卻發瘋般的將我手里的提箱奪走,扔在地上,大吼道:“你是我兒子,我不準你離開!”

    我看著發怒的父親突然笑了,他終于生氣。

    父親看到我笑,一下子愣住了,手指顫巍巍的指著我,“你?!”

    我彎腰撿起地上的提箱,輕輕撣了撣塵土。我聽到洋娃娃說:“爸爸,大哥從沒有當這里是家。”

    真好,我從沒有當過他是弟弟,心事卻被他一語道破。是的,我從沒有當這里是家。這里只是我未長大的寄居地。

    父親抓住的我手,話里祈求讓我覺得不適應,他說:“阿斌,別走,這里是你的家。”

    我一根根掰開父親的手,平靜地說:“我從沒有當這里是家。”

    那個女人呵一聲輕笑,“云庭,我早就說過他是白眼狼,永遠不會暖熱。”

    父親大吼:“閉嘴!”那是我第一次見父親向那個女人發脾氣。我冷笑,不理他們,走向門口。我要離開這個牢籠,這是我這個“外人”不應當呆的地方。

    在我開門的剎那,我聽到重物倒地的聲音,接著是腳步聲,還有一聲“爸”,帶著驚慌。我停了停,聽到那個女人帶著哭腔喊,“云庭!來人哪,快叫救護車!”

    我說不清當時是什么心情,心抖了一抖。拼命克制不要回頭,萬一回頭,這輩子就要永遠呆在這里。

    我咬咬牙,邁著堅定的步子離開韓家,離開這個我未成年的寄居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