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出墻紅杏當自強》試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一章穿到胡家當媳婦

    亭子里坐著一個粉色俏麗的身影,仰望蒼天,黑亮的眸子里帶著些許幽怨,“唉!”長長嘆了一口氣,無力地耷下腦袋,右手拿著一條手絹,一來一去地晃著。

    她只不過是和死黨放縱,喝了一晚上的酒而已,為什么老天就要捉弄她,讓她穿到這里?穿就穿吧,偏偏是個有夫之婦,更可恨的是,她不知道本尊做了什么事,讓胡家的人個個視她如洪水猛獸,唯恐避之不及。

    唉!夏允兒又嘆了一口氣,手托腮,看著遙遠的天際,剛來的幾天,每日都滿懷希望的睜開眼睛,希望能看到家里熟悉的天花板,可是每次都看到古色古香的床幔,于是她認命了,知道回不去了。

    亭子外面,一個黃色身影急匆匆地走來,還未到亭子,就大聲喚道:“小姐,你怎么在這里?讓奴婢好找,快些去大門口送送姑爺!”香蘭邊說邊拉起夏允兒。

    香蘭是本尊的陪嫁丫鬟,她們從小一起長大,所以有關本尊的事,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夏允兒佯裝失憶,從香蘭處得知了一些有關本尊的事,當知道本尊與她同名同姓時,驚得合不上嘴,但當看到鏡中人與她前世的容貌一模一樣時,差點嘎一聲抽過去。

    本尊出身商賈之家,雖是庶出,卻是受盡寵愛。嫁給胡家的二公子,胡晏棠為妻。本是很好的日子,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本尊居然上吊自殺了,讓她這后來的夏允兒占了身子,每次問及其中的原因,香蘭都吞吞吐吐,說是胡晏棠下了令,誰都不準提。

    夏允兒朝天翻了一個大白眼,很不情愿地跟著香蘭走,“香蘭啊,他是去杭州么?要多久回來?”

    “聽說最少一年,小姐,今天你要好好表現,別再惹姑爺生氣了。”

    夏允兒揮揮手,“安啦。”

    胡家在徽州也算是個中上人家,有兩子一女,大兒子胡宴熙繼承了家里的當鋪,娶了同是開當鋪的梁沂南的女兒梁小佩為妻,二兒子也就夏允兒的丈夫胡晏棠是徽州最大的商號海義坊的二掌柜,這次就是要去杭州開拓絲綢市場。三女兒叫胡潔蕓,年方十六,還未出閣。

    胡家的庭院里是曲曲折折的小路,夏允兒在前世是路癡,從未分清過東南西北,若不是有香蘭帶路,早不知道迷路多少回了。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無力的揉揉太陽穴,長嘆一聲。

    眼看著就要到門口,夏允兒的心里直打鼓,又要看到那張發怒的臉了。

    記得第一次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一張怒氣沖沖的臉,一雙星目愣是瞪得似銅鈴一般,冒著熊熊火焰,像要將她燒為灰燼。鉗子似的手緊緊箍著她的手臂,疼得她倒抽一口涼氣。

    那人卻是冷笑一聲,從牙齒縫里擠出一句話,“夏允兒,你就算死了也是我胡晏棠的鬼。”說完砰一聲將她扔在床上。

    她悶哼一聲,頭疼得似要裂開,喉嚨像是著了火,火辣辣地生疼。

    夏允兒搖搖頭,將回憶甩開。

    大門口,一群人圍著一個白色的身影。挺拔的身軀,性感的薄唇,一雙銳利的眼睛有意無意地朝大門里張望,似在尋找什么人,當看到那抹粉色時,眼睛一瞇,怒氣瞬間爆滿全身。

    夏允兒覺得一道光似利劍一樣朝她射來,本能地站住,抬起眼皮,兩道光在空中相撞,迸撞出火花。夏允兒揚起嘴角,黑亮的眸子無畏地迎上星目,朝大門口一步一步地走去。在前世她是出了名的膽大,而且視男人為無物,難道她還怕了這胡晏棠不成?

    胡晏棠的眉頭輕皺,眼睛危險地瞇起來,聽說她失憶了,難道連性情也變了?記得那天他回來,她見他時像一只受驚的小兔,低著頭不敢看他。成親那日,掀開蓋頭,看到一雙黑亮的眸子,將他的魂魄攝住,可是他居然該死的與朋友打賭,說在新婚之夜不會碰新娘子,結果辛辛苦苦地捱了一夜,第二天又去海義坊當學徒,想不到這一去就是五年。這五年里他的眼前無時無刻不在閃現著那雙眸子,可是當他回來,她竟然,竟然……她對得起他么?

    胡晏棠的怒氣暴漲,盯著一步一步接近自己的人兒——身體挺得筆直,沒有一絲懼色。若不是一樣的容貌,他還真以為換了一個人。

    “哼,我還以為二嫂不來了呢?”一句不冷不熱的話飄了過來。胡潔蕓玩著耳邊垂下的發絲,似笑非笑地看著夏允兒。

    夏允兒呵呵笑起來,“三妹說哪里話,夫君要出門,我這做妻子的,哪有不來送的道理。”自她醒來,這本尊的小姑子就有事沒事的刺她幾句,她都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她了?

    胡潔蕓嘴角的嘲諷顯露無疑,“我以為二嫂不知道是我二哥的妻子呢?”

    “蕓兒!”胡晏棠輕斥,凌厲的星目掃過胡潔蕓。胡潔蕓吐吐舌頭,站在一邊不說話了。

    夏允兒皺起眉毛,尋思著胡潔蕓的話。眼的余光,掃到梁氏幸災樂禍的臉。

    胡晏棠走近她,捏起她小巧的下巴,似笑非笑地道:“你最好老實地給我在家里呆著。”

    夏允兒推掉他的手,嘴邊露出兩個梨渦,“夫君放心。”

    胡晏棠皺起濃密的劍眉,冷哼一聲。

    “晏棠,時間不早了,上馬吧。”王氏掃了他們一眼,語氣生硬。

    胡晏棠說了一聲“是”,給一個青色身影施了一禮,“大哥,以后家里的事就拜托你了。”

    胡宴熙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多保重。”

    胡晏棠最后看了一眼夏允兒,騎上馬走了。

    胡宴熙朝王氏拱了拱手,“母親,我也要去當鋪了。”

    王氏大約四十多歲,保養的極好,臉上的肌膚吹彈可破,只眼角處有些許魚尾紋。她長著一雙鳳目,薄唇緊緊的抿著。胡宴熙同胡潔蕓長得像她,都是鳳目,胡晏棠像他父親,一雙星目很是耀眼。

    王氏點點頭,臉上帶了一層笑意,“去吧。”

    梁氏攙著王氏,諂媚地說:“娘,兒媳做好了魚湯,一會兒端給您吃。”

    王氏滿意地拍拍她的手,“好好。”

    夏允兒撇了撇嘴,當真會拍馬屁。

    胡潔蕓瞪了夏允兒一眼,“還不回去,杵在這兒做什么?還想勾搭人么?”

    夏允兒一愣,勾搭人?香蘭一把拽過夏允兒,“小姐,走吧。”

    “還是你這丫頭知禮啊。”

    夏允兒甩開香蘭,“我自己走。”

    香蘭從未見過夏允兒發脾氣,見她冷著臉,也不敢說話灰溜溜地跟在她后面。

    夏允兒只顧著低頭走路,待抬起頭來,發現不是回去的那條,“這是哪里?”

    香蘭無奈地搖搖頭,“小姐,你都快走到大少奶奶的地方了。”

    “啊?快些領我回去。”

    “干嘛這么快走啊?”梁氏從遠處嬌笑著走了過來。

    夏允兒干笑兩聲,“大嫂,真是打擾了,我只顧低著頭,忘記看路了,這丫頭也不說提醒我。”說著瞪了香蘭一眼,香蘭委屈地嘟起嘴,暗道我已提醒你很多次了,是你自己沒有聽到。

    梁氏親切拉起夏允兒的手,“允兒說哪里話,我高興還不來不及呢,你很久沒來我這里了。來,進去坐會。”,

    “啊?那個,今天就不了,改天我再來。”夏允兒不著痕跡地抽出手。

    梁氏輕笑,上下打量起她,語氣酸溜溜的,“允兒啊,你越來越漂亮了,怪不得晏棠舍不得。”

    “大嫂見笑了,大哥不是對那你也是百般疼愛么?”

    “不一樣啊,若是我做了那樣的事,你大哥肯定不會容我的。”

    “什么事?”夏允兒本能的問道,大家都知道她做了什么事,只有自己不知道,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妙。

    梁氏試探地問:“你真的不知道?”

    “我都忘了,還望大嫂告訴我。”夏允兒緊張地攥緊衣角,頭上沁出細密的汗珠,暗道:快點說啊。

    梁氏呵呵一笑,“既然忘了就算了。”說著繞過她,“我得去給娘送魚湯。”

    “大嫂真是孝順。”

    “是啊,總比某些人差點氣死娘好啊。”

    夏允兒知是在說她的本尊,尷尬的笑了笑。

    香蘭朝梁氏的背影啐了一口,“馬屁精。”

    夏允兒無力地垂下肩膀,“我們走吧。”暗忖香蘭一定不會告訴她的,要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還得在梁氏和胡潔蕓的身上下功夫。

    午后,夏允兒躺在貴妃榻上小憩,一只白色的鴿子撲棱棱地落在窗上。香蘭抓住鴿子,從腿上拿下一張小紙條,然后把鴿子放了。

    夏允兒并未睜開眼睛,說道:“香蘭是什么?”

    香蘭有絲遲疑,吶吶地不出聲。

    夏允兒半倚著身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香蘭長嘆一聲,將紙遞給夏允兒。

    展開,看到一行漂亮的小楷,“明日巳時務來相見。”

    手指輕叩,看了一眼低著頭的香蘭,“這是誰的?”

    香蘭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小姐,你千萬別去啊。”

    夏允兒扶起她,“這上面沒寫見面地址,想去也去不成啊。”這是心里話,她想若是去了就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她不是本尊,這樣沒頭沒尾的話,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一個隱隱的念頭浮上來,該不會是背著胡晏棠和什么人約會吧?在開放的二十一世紀這樣的事尚且不被人容,更何況是在古代?她真想看看,到底是怎樣的人,讓這本尊舍棄胡晏棠。據她觀察,胡晏棠也算是帥鍋一枚。

    香蘭偷著瞄了一眼夏允兒,“小姐,你既然已經忘了以前的事,就當做什么也沒發生,不要再追究了,這次姑爺又沒有追究,可不能擔保下一次啊。奴婢知道,姑爺的心還是在你身上的。小姐,你就忘了那人吧”

    “是什么人?”夏允兒攥緊手中的紙條,一瞬不瞬地盯著香蘭。

    香蘭拼命搖頭,“小姐,奴婢不知道。”

    夏允兒冷哼一聲,背著雙手,看著院中嘰嘰喳喳的小鳥,黑亮的眸子里滑過一道光,她就不信查不出來。

    ++++++++++++

    小月的新文《出墻紅杏當自強》已經上傳,請親們繼續支持小月,小月會努力寫好新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重生七五:王牌軍花有靈泉
作者 邊玖月
  前世,她被廢了十年還一樣能靠自己发家,現在……   手握靈泉,雙親健在,弟弟還安穩的在媽媽...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