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手到擒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月的新書《手到擒夫》已經上傳,請親們繼續支持~~

    簡介:老天眷顧讓她重生,還額外贈送禮物,讓她有了探知的異能。

    她發誓,這一生要好好利用異能,一手抓錢財,一手抓老公。

    兩個都要抓,兩個都要硬抓。

    錢財要多多滴,老公要優質滴。

    ……

    第一章意外穿越

    2004年的冬天,B市下了好大的雪。整個世界銀裝素裹,人工湖上更是呈現出三十年不遇的美麗雪景,吸引無數的人前去觀看。

    可是戚小冉卻沒有心情欣賞雪景,因為回家的火車票比往年更加難買。她很早就在代售點等著,已經過了一個上午,還沒有輪到她,眼看就要到工作人員的中午休息時間了,她更是焦急,不斷朝門口張望,算著還有幾個人才會輪到自己。

    她哈哈手,搓搓僵硬的臉,在原地小步的走來走去,天氣冷得幾乎能把人凍成冰棍。地上的雪還沒有化,天空又迫不及待地撒下另一場雪花,一片片猶如起舞的蝴蝶。戚小然看著一片雪落到鼻子上,瞬間便融成水滴。

    忽然咔嚓一聲響,一個樹枝不堪重負,整個折斷了。樹枝橫在馬路上,成了一個大型的障礙物。車輛無聲的繞行,默默地對抗著寒冬。

    買票的隊伍在慢慢的行進,戚小然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十分鐘就要到工作人員的休息時間了,而她前面還有五個人才會進到售票大廳,她無聲地嘆了口氣,看來只能站在雪地里解決中午飯了。

    戚小冉給男朋友平嘉宇打電話說要等到下午才有票,那邊的平嘉羽支支吾吾,嘴里含著話。

    戚小冉最煩他這支吾的性子,不耐煩地道:“有話快說!”

    那邊停了片刻,像是醞釀了一會兒,才傳來平淡的聲音:“我們分手吧。”

    “嗡”一聲戚小冉的腦袋立刻當機,除了那句分手什么也聽不到了。她扒開人群,瘋了似的往回跑。分手?為何要分手?他們從高二便在一起,又一起到B市讀大學,在B市工作。他前幾天還說明年結婚,怎么現在就要分手?

    戚小冉的心如這天氣一樣,飄起了雪花。淚水從眼里流出來,隨著她的跑動滑落下來,掉進雪里。淚掉進去的地方,化了一個小坑,同雪融化在一起。

    戚小冉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出租屋,心快要從胸膛里跳出來,汗水已經將衣服濕透。她滿懷希望地打開門,希望能看到平嘉宇帥氣的笑臉,可是房子里空空的,沒有一點兒人氣。她瘋了似的叫,在四十平的房子里跑了好幾遍,都沒有看到平嘉羽,連他的東西也不見了。

    這個男人就這樣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戚小冉再也沒有力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第二天失魂落魄的戚小冉去代售點買了汽車票,以前平嘉宇總說坐汽車不安全,都絮絮叨叨地讓她買火車票,現在只剩她一個人了,已經無所謂了。回到家打包好行李,便登上了回家的路程。

    往年,他們都帶很多土特產回去,有她父母的,也有他父母的。

    今年她只拉了個小皮箱,里面有幾件換洗的衣服。

    買的土特產她一樣沒帶,全扔在租來的房子里。

    戚小冉渾渾噩噩的上了汽車,將皮箱放好,和衣躺在床鋪上。緩緩閉上眼睛,仿若看到平嘉宇陽光般的笑臉。

    平嘉宇同他是一個地方的人,從小就是出了名的帥哥,因此當他說喜歡她的時候,戚小冉以為是在做夢,當時的自己覺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為什么,他這么快就變了?

    眼淚如小溪一般從眼縫里流了出來。

    戚小冉賭氣似的,用袖子將眼淚抹去,翻了個身,用羽絨服的帽子包住臉。

    車慢慢啟動了。

    戚小冉一夜沒合眼,今天又坐了兩個小時的公交車,早就累了,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過了許久,有人叫她,“戚小冉,戚小冉……”聲音飄渺,似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戚小冉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團模糊的影子。

    那團影子像是笑了一下,“你醒了。”

    戚小冉點頭,“你是誰?”

    “我當然是我,呵呵,”影子似乎在打量她,“我也是你。”

    “是我?”戚小冉不解,茫然地看著那團影子。

    影子朝她走近幾步,“你長得真像我。”

    “什么?”戚小冉撓頭,它說話真奇怪。

    “呵呵,沒什么。”

    影子站在那里不說話了。

    戚小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想看清楚些。

    影子又說話了,“戚小冉,你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嗎?”

    戚小冉點頭,只是分手而已,她用不著拿自己的命來換,她還很想活著,讓平嘉宇看看,沒有了他,她戚小冉仍舊能活得像人一樣,不,是比任何人都好。

    “連我的那份。”

    “你的那份?”

    影子沒有回答她,似乎朝別處望了一眼,“時間到了,我該走了。”

    “你去哪兒?”

    “去我該去的地方。”

    “啊?”

    “我留了兩份禮物給你,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歡。”

    “是什么?”

    “很快你就會知道。”

    那團影子越來越模糊,化作了一縷輕煙,飄飄蕩蕩的,最后便消失了。

    戚小冉茫然四顧,喊道:“喂,你去哪兒了?”

    “什么去哪兒了?!還不快起來!上學要遲到了!”

    戚小冉吃痛,手臂上像被人掐了一下,“是誰掐我?”

    “除了你老娘我還會有誰?!死丫頭還睡,太陽都照屁股了。快點去做早飯,餓死了!”

    戚小冉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夸張的煙熏妝,凌亂的波浪長發,36D的胸圍,細腰翹臀,簡直是魔鬼的身材,兩只眼睛瞪得溜圓,像要吃了自己一樣。

    戚小冉自動過濾那張臉,眼睛在她的身上流轉,鼻子里熱乎乎的,好像有東西要流出來,她急忙仰頭,吸了回去。

    女子見戚小冉一味發呆,就跟丟了魂似的,戳了下她的腦門,怒道:“死丫頭,沒見過老娘嗎?還不快去弄早飯,啊——”她掩口大了個大哈欠,“困死老娘了。”

    戚小冉從床上躍起,捂著頭,險些落下淚來。

    這個女人的手勁也太大了。

    她委屈的嘟起嘴巴,“媽,我知道了。”

    話一出口,她就愣住了。

    媽?

    這個女人是她媽媽?

    不可能!

    她媽媽是慈眉善目的農村婦女,怎么能是這樣的女人呢?!

    那妖艷女子直挺挺地躺在她的床上,“臭丫頭,我還以為你睡了一覺不認識老娘了呢,一會兒做好了記得叫我。”說完就響起了鼾聲。

    戚小冉苦笑,翻著看了看自己的手:白皙,短小,還有老繭。

    再看身上的睡衣,是可愛的粉紅娃娃,她撫額長嘆,老天,她竟然穿到了別人的身體里!

    興致缺缺的去廚房燒飯,兩杯牛奶,兩個煎雞蛋,幾塊生硬的面包。

    戚小冉無力地坐在凳子上,眼睛瞄見墻上的日歷,她站起來,翻到日歷的封面,臉刷地就白了,上面寫的是2005年,戚小冉嘴角抽搐,她這一覺就把春節給過完了,都到第二年的春天了。

    她十分無奈地搖了搖頭,去叫妖艷女吃飯。原諒她實在沒辦法把這個女人當做母親,只能這樣稱呼她。在戚小冉的手快要碰到妖艷女的時候,妖艷女竟然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飯做好了是吧?”她警惕地掃了戚小冉的右手一眼,然后便扭著腰肢走向廚房。

    戚小冉跟在她身后,看著她的翹臀,又看了看“自己”平板的身材,腹誹道:“真的是母女嗎?”

    妖艷女的吃相相當優雅,嚼著面包,眼睛不斷在戚小冉的臉上掃來掃去。戚小冉被她看得心里發慌,“你老看我干嗎?”

    妖艷女露齒一笑,帶著幾分諂媚,“小冉,又到月初了,你是不是該,呃,呵呵,那啥了?”

    “啥?”戚小冉反問道。

    妖艷女的臉上帶了幾分不快,“別裝糊涂,該跟你老爹要這個月的生活費了。”

    嘎?戚小冉眨眨眼,腦海里自動出現了一張中年男子的臉,就那么幾秒鐘便消失不見了,接著身體就是一陣顫栗,她極力克制,還是把桌子帶得瑟瑟動起來。

    妖艷女冷哼,把牛奶飲盡,“每次一提他,你就這副德行,你別想借此博取我的同情。當年要不是因為你,我們也不會離婚。你個小……”妖艷女子咳了一聲,將剩下的話咽下,“今天是周末,他不上班,你快去快回,我晚上還要用呢。”

    戚小冉腹誹:叫她起床的時候還說要讓她上學,這會兒就又說是周末,到底是上學還是周末啊?

    妖艷女子站起身就要走,戚小冉想拉住她,誰知妖艷女突然跳了開去,就像戚小冉身上有毒藥似的,“我告訴過你多少遍了不準碰我,若是再有下次,我就把你的手砍下來!”

    戚小冉無辜地眨眨眼,不明白她為何要這么說,難道“自己”真的不是她親生的?連碰觸都不可以。看著妖艷女急匆匆跑開的身影,一陣落寞涌上心頭,若這個是她那在遠在農村慈祥的母親,定然不會如此。她不禁同情起本尊,怪不得她要舍棄了這具身體,想想最親的人居然這么對她,對她的打擊是有多大。

    戚小冉無奈地嘆了口氣,起身去換衣服。

    她先照了照鏡子,瘦尖的小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瓊鼻小嘴,近乎蒼白的皮膚,臉上沒有一點兒笑意,怎么看怎么像那位病懨懨的林妹妹。

    第二章索要撫養費

    戚小冉故意咧了下嘴,做了個鬼臉,她還是喜歡以前的長相,這張臉仿若長來就是受人欺負的,太沒有殺傷力了。

    她打開衣柜,嘩,滿滿的全是衣服,裙子,褲子,T血衫,外套,毛衣,應有盡有,顏色卻很單調,除了黑色,灰色,就是白色,戚小冉好奇,為何睡衣是粉紅?她翻看衣服的牌子,幾乎件件是名牌,不禁咋舌,看來本尊不是一般人物啊,說不定有個有錢的老爹。

    戚小冉亦不喜歡張揚的打扮,這些顏色正合她的意,白色的毛衣,灰色外套,卡其色褲子,一雙耐克的球鞋。她喜歡隨意的穿著,不喜歡把自己禁錮在衣服里。她認為,衣服是為了舒服才穿的,若是為了穿一件衣服,而把自己累的夠嗆,那那件衣服還是丟掉的好。

    換好衣服,戚小冉瞥見桌子上的書,隨意拿了一本,是高三的語文書,戚小冉笑了笑,怪不得留了短發,原來臨近高考。

    她又被桌上另外一件物品吸引,是一張畫,畫了兩個背影,一男一女,男的在前,手插進口袋里,走的很決然;女孩的背影落寞,半仰著頭,目送男孩走遠。戚小冉從她半仰的頭里,看出了依戀。在畫的右下角寫著日期,戚小冉算了算,是一個星期前。

    桌子上還有一個雙肩的背包,她打開書包,里面除了書本,還有一個錢包,她打開錢包,看到一張小孩子的照片,扎著兩條小辮子,大約五六歲,笑得很開心。

    戚小冉重重嘆了一口氣,小時候無憂無慮,長大了煩惱就隨之而來,本尊一直留著這張照片,從側面看出她對以前日子的向往,也說明她很久沒這么開心過了。她把錢包塞到口袋里,然后從書包側面的袋子里拿出一把鑰匙就出了門。

    門正對著電梯,戚小冉仰頭看了一下,揚起嘴角,居然是第十三層:最不吉利的數字。進到電梯,戚小冉看著不斷亮起的數字,突然有一種重生了的快感。是不是她以后就不需要再受前世的羈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平嘉宇?呵,是該忘記他了,居然為了他配上了一條命,實在是不劃算。

    “滴”地一聲,電梯門開了,戚小冉走出電梯,狠狠吐了一口氣,朝車庫走去。她徑直走向一個摩托車,粉紅色的外殼,可愛中透著霸氣,戚小冉訝異地看著車,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張開嘴,做了個笑得表情,這就是本尊留給她的心里感應嗎?

    把摩托車推出車庫,戚小冉坐上去,試探地加了點油門,摩托車緩緩啟動,她加大油門,車猛然竄了出去。戚小冉嚇了一跳,忙剎了車,拍了拍胸口,又重新加油門。

    當車跑起來時,戚小冉笑了笑,就算本尊留給了她記憶,有些事情仍舊需要她自己去嘗試。

    身體全靠本能在支配,在哪里拐彎,在哪條岔路口上前行,不用戚小冉想,大腦就直接給了指示。可是慢慢的,大腦開始遲鈍,好像忘記了路。她開車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接著身體出現顫抖,牙齒格格的打架,好像很懼怕,同時心里還有些酸澀,又透露出那么一丁點兒的喜悅。

    戚小冉摸著胸口,吐了一口氣,仍舊沒有辦法制止心里那股莫名的感受,只好把車子停在路邊,平復下心情。

    在做了幾個深呼吸后,那股感覺消失了,而懼怕卻越聚越濃,身體的顫抖也越加厲害,她深吸一口氣,對自己說道:“不要怕,你已經不是以前的戚小冉了。”

    身體依舊在顫抖,同時一張邪逆的笑臉出現在腦海里,戚小冉還沒來得及抓住,便又消失了。

    戚小冉拍了拍臉,閉上眼睛,做了N個深呼吸,顫抖終于弱了下去,她騎上車,繼續走。

    拐過彎,一座花式小洋樓跳入眼簾,接著是第二座,第三座……呵,原來進入富人區了。

    戚小冉邊看邊走,借以緩解下又浮上來的顫抖。

    車子在一座洋樓前停下,戚小冉透過鐵柵欄朝里看,光潔的石板路旁邊是綠油油的草地,路兩旁長著四、五棵參天大樹,將小洋樓掩蓋在樹蔭下,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樓前放著兩排花盤,各色花朵開得正艷。墻角有一株梅花開了,樹枝朝前生長,正好探到窗戶前面,紅色的梅花映在玻璃上,很是漂亮,而房間的主人,坐在里面就能欣賞到。

    B市位處南方,即使是冬天也隨處可見綠色,沒有北方的荒涼,而富人是這個社會上的特權家族,總會弄到一些讓你想不到的物什,比如說那開得正盛的各色花朵。

    戚小冉不屑地撇撇嘴,將車子停好,大踏步地走了進去。還沒走幾步,她就被停在車庫前面的黑色跑車吸引住了,好吧,她承認不認識那個牌子,但是光看跑車的外形就知道價格便宜不到哪去。她心里開始不平衡了,她應該是這棟房子的主人的女兒吧,為什么她和母親要生活在只有八十平的兩居室里,還要每個月來要撫養費,而他們不但住兩層樓的房子,還有那么好的車。

    戚小冉知道自己開始仇富了,這是她做為一個上班族一直都有的心理。每當上下班要擠人滿為患的公交車時,她就憎恨那些可以開私家車上班的有錢人。

    尤其是你在公交車上連坐的地方都沒有,人快擠成餅的時候,望著那些來來往往的私家車,心里就極度的不平衡。更有甚者,那些開著敞篷跑車,趁著等紅燈,還要趁機打個kiss的人,你就想上去直接把他們轟下車。

    她曾經無數次地想,若是她也有錢了,開個小轎車上班那有多爽。

    突然一種被窺視的感覺傳來,戚小冉回轉頭朝房間里望去,不知道是不是玻璃太厚的原因,她沒有看到人,而那種感覺卻在,她皺了眉,走到門前,使勁按電鈴。

    她是來要撫養費的,她還不是成年人,她還沒有考進大學,還需要家長的資助,戚小冉不斷地對自己這么說,借以給自己鼓勁。

    門鈴一直響,沒有人來開門。

    戚小冉改用手拍,她不知道以前本尊是怎么撫養費的,是不是也像她似的,按了半天門鈴沒人來開?戚小冉想是不是他們知道自己來要撫養費,所以不讓人開門,住這么大的房子,她就不信沒有傭人。

    在她的手拍得快紅了的時候,門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少女,抱著一個洋娃娃,比她矮半個頭。少女同她一樣有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臉龐圓潤,面頰透著粉紅,一看就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少女皺起兩條秀眉,嫌惡地看著她,然后皺了皺鼻子,嗤笑道:“你又來了。”

    她應該是房主人的女兒,或許是本尊同父異母的妹妹,看在有那么一丁點血緣關系的份上,戚小冉咧開嘴,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臉,“是,我又來了。”她把手一伸,“給了我,我立刻走。”

    少女撇嘴,語氣冷漠而輕蔑,“我爸爸沒在家,你改天再來吧。”

    戚小冉搖頭,說的很堅決,“明天要上課,我沒時間來。既然你爸爸不在家,你媽媽應該在家吧,誰給都一樣。”只要她能拿到錢就行,至于誰給,她才不在乎。

    少女就像初次聽到戚小冉的話似的,張大嘴巴,駭然地望著她,沒有說話。

    戚小冉勾了勾嘴角,側開身子,繞過她,徑直走了進去。

    嘩,她再次吃驚,房間里的擺設就像她在電腦上看到的圖片,簡約中透著奢華,每一件東西都那么精致。

    戚小冉初次踏進這樣的地方,走了幾步就不敢走了。她就像是一個從泥巴里鉆出來的泥人,猛然進入了漂亮絢爛的海底世界,每件東西都在嘲笑著她的闖入,而她也發現身體再次顫抖,好像泥要被水沖走了。

    戚小冉杵在原地,愣怔著不知道如何是好。

    少女突然跑到她面前,使勁往外推她,“你給我出去!這是我的家,我不準你進來。爸爸媽媽都不在家,你趕快走!你看你把我家的地板都踩臟了!”少女紅著臉,快要哭了,好像戚小冉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

    戚小冉低頭看自己的鞋子,她穿的時候,故意看了看,鞋子很干凈,不染塵土。可是此時,卻發現鞋子上面蒙了一層塵,白色的鞋帶上透出斑斑黑點,鞋頭磨破了一點兒皮,鞋底還隱隱泛黃,跟少女擦得锃亮的紅色小皮鞋比起來,就像一個上不了臺面的跳梁小丑。

    戚小冉艱難地扯了扯嘴角,十分不友善地推開少女的手,口氣堅硬,就像個不肯認輸的孩子,“給了我這個月的撫養費,我立刻走。”戚小冉知道呆在這里不合時宜,她也知道該告辭了,這個地方讓她抬不起頭,讓她自慚形穢,可是她的大腦卻不聽指揮,硬要執拗地要這個月的撫養費。

    少女氣得扔掉手中的洋娃娃,跺了跺腳,“我說了我爸爸不在家,你明天再來,你為什么總是這么固執,難道一定要讓哥哥來趕你走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598197 82 822 m
重生九零辣妻追夫(原名;《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作者 老羊愛吃魚
【空間+爽文+雙強+強寵+一對一】   重生回到十一年前,葉青青只想有仇報仇,有恩報恩,最大的...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