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大唐通寶》試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月新書上傳,請大家繼續支持小月。

    內容簡介:

    她以為她這輩子就是給人做做丫鬟

    找個老實人嫁了

    最不濟就是做回老本行

    誰知造化弄人,做了別人的替身,受盡欺辱

    好不容易等到苦盡甘來的那天,又被打回原形。

    她不甘,難道她的一生就要這樣度過?

    1、進府

    通寶很無奈地扒著碗里的飯,說是飯就是一碗水里面沉著幾粒米。她不時地偷瞄著對面的一對夫妻。粗布粗衣,婦人的頭發用木簪綰了起來,面容是不健康的黑黃色,雙手上是層層的繭子。男子一臉憨厚像,偏偏生就一雙小眼睛,讓人覺得是個汲汲鉆營之人,十分之矛盾。

    男人把碗筷放下,長嘆一口氣,“當年給你取名通寶就是希望以后咱們家能有多些的錢,可偏偏,唉,生活越來越不如從前。”

    通寶不禁牙疼,她一直納悶怎么叫個銅錢的名字,原來他王柱子打的是這個主意,俗,要多俗就有多俗。

    李氏撇下嘴,“閨女就是賠錢貨。”

    通寶把眼睛轉向正埋頭苦吃的小弟王招財——唉,分明是個狗名。難道生兒子就不賠錢了?依她看賠得更多吧,不僅吃的多,不干活,以后還要張羅著娶媳婦。

    “行了行了,誰讓你的肚子不爭氣。生了一個又一個,到招財才是個兒子。”王柱子瞄了眼讓他心煩的通寶姐妹。

    通寶的妹妹招弟,委屈地扁起嘴,她只比招財大一歲,什么活都干,完了,還要忍受父母的怨氣。

    通寶在底下拍了拍小妹的手以示安慰,“爹,娘,我聽說梁府在招下人,不如我去看看。”

    李氏從鼻子里哼出一聲,“你以為你是誰,大字都不識一個,人家會要你?!”

    通寶皺起眉頭,“難道粗使丫頭也要識字?”

    李氏一滯,被通寶問住了,把筷子摔在了桌子上,“我說是就是,你個死丫頭還學會頂嘴了,都是跟隔壁的二丫頭學的,以后再讓我看到你和她在一起,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通寶只和二丫頭接觸過一次,她發現那妞不僅腦袋有問題,而且性格生猛,人長得又高大,打起人來往死里打,她曾親眼看過她打她的母親,當時通寶就告訴自己,一定要離她遠點。她把目光投向王柱子,她相信這個時時惦記銅錢的人一定會讓她去。

    果然,王柱子狠狠瞪了李氏一眼,“婦道人家知道什么,通寶若是去了梁府別說咱們臉上有光,一個月的月錢就能頂咱們干半年的活。”他看向通寶,“我明天去打聽打聽,看看什么時候招人。”

    “我已經打聽過了,就這兩天,明天一早我就去。”

    “好好,還是女兒好啊,知道為家里分憂。”王柱子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你看招財,就知道吃。”

    招財的胖腦袋終于抬了起來,“爹,你叫我?”

    “吃你的。”王柱子的語氣寵溺,剛才的態度分明只是做做樣子。

    晚上,通寶躺在炕上,不時有不和諧的聲音鉆入耳朵,她翻了個身,用被子捂住頭。這也是她想離開這里的原因,他們每晚必做功課,她真懷疑王柱子平常的力氣是不是都用在了這里。

    待聲音停息,過了一會兒,通寶才睡著。迷迷糊糊地,覺得有人滑進了被窩。她睜開眼睛,見招弟可憐兮兮地看著她,“姐,你真的要去梁府?”

    “恩,有了錢,你們能生活的好些。”這個妹妹很招人疼,懂事乖巧,只有面對她的時候,通寶才露出溫柔的一面。

    “我舍不得你。”招弟抱緊了通寶,單薄的身子因為太過用力而發抖。

    “我會經常來看你的。”通寶安撫著招弟,許久,兩姐妹才入睡。

    第二天一早,吃完飯,通寶就去了梁府。梁府門口排了很長的隊,男女分開,年齡從七歲到十六歲不等。

    通寶排在最后,估摸著輪到她就中午了,她摸了下肚皮,早上就喝了些稀飯,撒點出去就沒剩多少了。一點點的挨著時間,眼看著輪到她了,招人的婆子卻喊道:“中午了,大家回去吃飯吧。”呵,一說完,人就不見了。

    通寶仰天長嘆,但凡手上有一點兒權力,就想著法的用到極致,這就是社會,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

    通寶搓著手,暗道:“等姑奶奶我恢復了功力,一定讓你們好瞧。”

    咕嚕~,肚子發出饑餓的信號,通寶不禁垮下臉,當今之計還是肚皮為大。

    好不容易等著婆子來,通寶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這會兒給她最討厭的東西吃,她也一定會覺得美味。

    婆子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問通寶,“叫什么?多大了?”

    “通寶,十二。”

    婆子放下筆,上下打量她,“還算周正,就是單薄了一點兒。會干什么?”

    “洗衣,做飯。”通寶想了想答,她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這些。

    婆子冷笑,“咱們府上人人都會洗衣做飯。”

    “我不怕累,粗活累活都能干。”通寶歪著頭,極力想表現地好些。

    婆子擺擺手,“行了,下一個。”

    “大娘,你給我個機會,我會好好報答你的。”通寶忽然抓住了婆子的胳膊,順勢把一小塊碎銀塞進了婆子手里。

    婆子給了她個贊許的眼神,臉卻板了起來,“回去等消息。”

    通寶雙眼一瞇,“多謝大娘。”

    還是那句老話:有錢能使鬼推磨,任你再高的道行在金錢面前都得破功。

    這一晚,通寶睡得特別踏實,連李氏的呻yin聲也聽起來悅耳了很多。

    大早上,門被人捶地山響,李氏大喊著去開門,“這大清早的,是誰這么不讓人安生,我們家欠你錢是怎么的!”

    門一開,一個大塊頭就闖了進來,比李氏整整高出一頭,李氏嚇得后退幾步,“二丫頭,你急著投胎啊!”

    “我來給通寶報喜的,聽說她被梁府選上了。”

    “真的?”李氏驚喜地瞪大雙眼,她長了一雙貓眼,平常的時候黯淡無光,這會兒聽到消息,就像打了一支興奮劑,閃著幽幽的藍光,就像黑夜里貓的眼睛。

    “我干嘛騙你,告示都貼出來了。”

    李氏一聽,掉頭朝屋里跑,邊跑邊喊:“孩子他爹,咱們通寶選上了。”

    通寶打著哈欠從房間里出來,結果早就預料到了,她本來覺得沒什么,但是看見李氏這么激動,她也就扯了下嘴角,心中某處竄出來那么一點點兒高興的意思。

    “爹,娘,我去看看。”

    “你大字都不識,看也看不懂。”

    “不是有識字的嘛,給我念念,我不就知道了。”

    “就是就是,我也是聽別人念的。”二丫頭使勁點著頭,嘴咧得很開,“通寶,你以后就是有身份的人了,可不能不認我這個朋友。”

    “哪能呢。”通寶朝外走,心說今天二丫頭的腦袋怎么好用了。

    “姐,我能一起去嗎?”招弟眨巴著可憐的眼睛,拽住了通寶的衣襟。

    通寶拉住她的小手,笑道:“當然可以。”

    告示前面圍著一群人,有高興的,有抹淚的,也有搖頭嘆息的。

    通寶擠了進去,一目十行地找著自己的名字,在告示的右下角,一個很不起眼的地方,寫著“王通寶”三個字。下面還有一行小字:所有人員明天辰時正在梁府門口集合。

    通寶呵呵笑起來,真像高考的榜單。

    “姐,你的名字在哪兒?”招弟茫然地看著那堆黑字。

    通寶指了下,“在這兒。”

    “姐,你識字?”

    “我幾天前問過幫忙寫信的海叔,他說我的名字就這么寫。”

    “那我改天也去問問我的名字怎么寫。”招弟在手里比劃著,“原來姐姐的名字這么寫。”

    ……

    到梁府的第一天,梁府的管事梁顧,站在人前訓話,無非是到了梁府要多做事少說話,安分守己之類的。然后就開始了分配,每個被念到名字的人,都被人領走了。慢慢地,人越來越少,通寶站在最后,眼巴巴地望著那些被領走的人,他們有的去伺候梁家的三位少爺了,有的去了小姐那,最不濟的也是幫廚,只是她……會派到何處?

    “王通寶!”

    “到!”不知道是不是通寶的聲音太大,剩下的幾個人都回頭看她,她挺著胸脯,似等著宣判的重刑犯。

    “你跟著趙大娘。”

    這趙大娘是個虎背熊腰的人,一臉的橫肉,看起來十分的兇惡。

    通寶心里突了一下,暗自罵道:“白白浪費了姑奶奶的銀子。”

    趙大娘像撿牲口似的,扳著通寶的腦袋瞧了瞧,“讓給找個能干活的,結果送來個這么瘦弱的丫頭,以后是我伺候她還是她伺候我啊?”

    梁顧瞥她一眼,不咸不淡地道:“你是對大奶奶不滿?”

    趙大娘身子一滯,陪笑道:“哪能呢,大奶奶一向好眼光。還杵在這里干嘛,走啊!”趙大娘推了通寶一下,險些把她推到。

    通寶把不滿地話壓了下去,只漠然地看了她一眼,就跟著她走了。

    趙大娘負責梁府里劈柴的工作,一雙手比王柱子的小不了多少。她掄著斧頭給通寶演示,“這就是你以后的工作,咱們府里人多,用柴的地方也多,廚房里不能少了柴。”

    “我知道了。”通寶看著分開兩半的木頭,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看來要像養一雙好手是不可能了。

    “知道了,就來試試。”

    通寶看了眼斧頭,二話沒說,就坐下劈柴。無奈人小,沒有力氣,劈了幾次也沒能劈開。

    趙大娘在旁邊直笑,“照你這么個劈法,到天黑也劈不出一天的柴來。”

    通寶抹了下額頭上的汗,“第一次劈難免嘛,俗話說孰能生巧,多劈幾次就好了。”

    “哼,你手上的功夫有嘴皮上的一半,就阿彌陀佛了。”

    通寶笑笑,若是換做以前,別說是一把斧頭,就是來個三四把也不在話下,她現在不是沒有那能耐嘛。

    手心里隱隱做痛,想必是磨破了皮。當年她習劍的時候,也是如此。能長出繭子,就再也感覺不到痛了。

    來梁府的第一天就在劈柴中度過了。晚上,通寶打了一盆涼水,把手浸在了里面。手心里血淋淋的,鉆心地痛。

    2、化解

    習慣了梁府的生活后,通寶發現趙大娘也并不如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兇惡,她還算善良。除了開始的時候,見通寶干活不利索,經常說話嘲諷她外,就沒再做過其他的事。

    通寶聽說伺候幾位主子的人,經常受罰,挨板子,不準吃飯,算是輕的。前幾天,有個小丫頭因為勾引大爺,被打的遍體鱗傷,還關進了柴房。

    通寶開始感激那位婆子,沒讓她去伺候幾位主子。

    通寶劈好柴后,就去廚房廝混,她與廚房里的幾位掌廚混的很熟,每逢餓了,就去淘點東西吃。梁府的伙食比起王家,那不是一般的好,通寶才來半年,人就長胖了許多,跟才來那會兒簡直判若兩人。她每次回家,李氏恨不得換了她來。她眼紅通寶身上的衣服,每次都摸了再摸。

    通寶把三分之二的月錢給了李氏,她需要留點銀子傍身,以后說不定能用到。

    就這么著,又過了半年,通寶長高了一個頭,她的眼睛長得像李氏,比李氏的水靈,像是汪了一潭水,皮膚白皙,每個看到她的人,都說她是美人胚子,呆在柴房實在是太委屈她了。

    通寶不這么認為,她覺得在柴房很自由,不用看主子的臉色。

    趙大娘每次盯著通寶的臉都欲言又止。這天吃晚飯的時候,趙大娘不禁看呆了。

    “大娘,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跟我說?”通寶實在受不了趙大娘的眼神。

    “沒,沒什么。”趙大娘停了一下又說,“其實說有,也有點。”

    “大娘,你就直說吧。”

    “那個,我有個侄兒,今年十五。”趙大娘偷著瞄通寶,通寶淡淡的,等著她下面的話,趙大娘笑道:“說起我那侄兒,街坊們都說十里八村找不到這么好的人,人長得好,也勤快。前幾天她娘來找我,讓我給他尋摸個親事。我就想起了你,通寶,不管怎么說,咱們也在一起一年了,我對你怎么樣,你心里應該清楚。”

    通寶笑笑,“大娘待通寶的恩情,通寶不會忘。只是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怕是做不了主。”

    趙大娘眉開眼笑,“你說的是這么個理,我啊跟我弟妹說,讓她去你家提親去。”

    通寶扯了下嘴角,沒有說話。

    第二天,天還沒亮,通寶就爬了起來了,霹靂巴拉地,把柴給劈好,然后就溜回了家。

    王家正在吃早飯,見通寶這個時候回來,都面上一緊。李氏先把碗放下,擔心地問:“通寶,你怎么回來了?是不是梁府……”

    “沒什么,我就回來看看。”通寶進了屋,坐在炕上不說話。

    李氏和王柱子對看一眼,齊齊進了屋。

    李氏摸著通寶的手,說:“你這是怎么了?”

    通寶沒有說話,擠出幾滴眼淚來。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王柱子和李氏都慌了神,大戶人家的公子都把下人不當人,只要看上了,就硬逼著就范,莫非通寶……這么一想,王柱子臉上就帶了怒氣,他見這一年通寶出落地越來越漂亮,早就尋思著給她找個有錢的人家,好讓家里也跟著沾點光,若是被人糟蹋了,他們的后半輩子就沒指望了。

    通寶哭了一會兒,突然就給王氏夫妻跪下了,“爹,娘,女兒知道,女兒大了,該出嫁了,可是女兒還想多做幾年活,好好孝順你們。”

    “你這是怎么說的?”李氏滿頭霧水,“我們沒說讓你嫁人啊。”

    “可是昨天我聽說,有人來咱家提親了。”

    “胡說,是哪個造謠?爹和娘疼你還疼不急呢,怎么會讓你嫁人,你才十三,嫁人還早著呢。”

    通寶的眼睫毛上沾著晶瑩的淚珠,懷疑地問道:“是真的?”

    “娘沒騙你。”

    通寶笑起來,撲到李氏懷里,“娘,女兒不嫁,女兒要一輩子伺候娘。”

    “又說胡話,哪有不嫁的。”

    通寶嘟起嘴,調皮地道:“那就晚幾年嫁,好讓通寶多賺些錢。”

    從王家出來,通寶的心情好了很多。王家的生活剛剛有了起色,他們是不會這么快就丟掉通寶這小搖錢樹的,除非有更大的搖錢樹出現。

    通寶回到梁府,沒有提回家的事,趙大娘問起她只說出去逛了下。

    過幾天,趙大娘就對著通寶唉聲嘆氣。

    通寶問道:“大娘,你怎么了?”

    “我本來還想著咱們能成一家人,沒想到……”

    “是我爹娘不同意嗎?”

    “是啊,你爹說你還小,要再過幾年,可是再過幾年,我那侄兒就太大了。”

    通寶心中暗喜,表面上裝出一副惋惜的樣子,“大娘,雖然做不了你的侄媳婦兒,但我會像親侄女一樣孝敬您,您也沒吃虧啊。”

    趙大娘笑著輕點她的腦袋,“你啊,就知道哄我。”

    一個大約三十幾歲的婦人走了過來,人還沒到,聲音就先到了,“通寶,你忙不忙?”

    通寶一看,是廚房里的喬嬸子,“不忙,有事嗎?”

    “哎,我那不爭氣的兒子生病了,我得回去看看,你去廚房替我一下,這個時辰,應該也沒什么事情,我就是怕一會兒主子們找人找不到。”

    “好,我這就去。”

    喬嬸子道過謝,急匆匆地就走了。

    趙大娘叮囑了幾句,“若真有事,你就說喬嬸子很快就回來,別往身上攬。”

    “我知道了,大娘,那我去了。”

    平常過了吃飯的點,廚房里也沒什么事。主子們都有小廚房,想吃什么自己會弄。

    通寶就找了個板凳,坐在院子里,從身上拿出一本書讀起來。

    說起這書,還是通寶在市集上買的,都是些雜史,野聞趣事,通寶用來打發時間的。

    書上說這個朝代是唐朝,通寶當時還高興了一番,看到后來才知道此唐朝非彼唐朝,人家沒有武則天,皇帝也不姓李,人家姓龍,已經有五百年的統治歷史了。

    書上還說唐朝的皇帝,每隔幾朝,就出個情種,棄了皇位,和心愛的人逍遙山水間。

    通寶看到這里,不禁撇嘴,哪有這樣的人,放著皇位不做,偏偏做個浪跡江湖的人,又不是什么小說。即使像她這樣穿越過來的人,也知道權力的好處。除非,她是個大俗人,看不穿世間這些俗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 80 802 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br>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br>   親娘,...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