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磯子掘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翌日,風雨仍舊不停。

    一月一次的祭祀大典雖然在昨天已經結束了,但各個部落卻沒有一個人選擇離去。磯子自告奮勇破土取碑的事情,伴隨著昨晚部落首領和長老們的議會結束不脛而走。所有部落的人很多都只是聽說過磯子的名聲,還從來沒有親眼的見。除了對於磯子是否能夠成功掘起石碑之外,更讓所有人關注的還是剩下的那另一半碑文到底寫了什麼。

    儘管掘碑的時辰定在晌午,但各部落的人民卻早早就來到了祭壇。

    他們充滿期待的凝視著遠處高聳祭壇上的半截露出地面的石碑,直到晌午時分這個重要時刻的到來。在無聲且仿若眾星捧月般的萬眾矚目之下,磯子在各部長老以及首領的陪同下,一步步走上高聳的祭壇。

    他回頭,俯看高聳祭壇下面各部落數以萬計的人族臣民。感受著不同並且各異目光的同時,也有種身兼重責般的感覺。那一刻,磯子第一次有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他緩緩輕吐了口氣,抬頭仰望陰雲避日般的悠悠蒼穹。

    “黃天助我,佑我人族……”

    他默默禱告,同時伸出雙手扣住巨大石碑的碑身。一聲怒吼,仿若驚雷震世、雲動山河。祭壇下的各部民眾屏住呼吸,一顆心也被磯子的雙臂牽動像是提到了嗓子眼兒。

    碩大的祭壇,伴隨著磯子的怒吼似乎整體都在搖動。人們一點一點的瞪大了雙眼,目光中充滿驚愕。巨大得足有數千斤的石碑,伴隨著磯子雙臂調力的瞬間一點點的破土而出。那一刻,不單單是碩大的祭壇,仿若整個人類賴以生存的起源之地都在發出隱隱般仿若崛起狂獸似的怒吼與撼動。

    令人難以想象,足有一人多高、多人合抱之圍寬度的巨大石碑,就這樣被磯子一人之力從看似無比堅實的土地中赫然拔起。磯子一聲怒吼,響徹天地,也似乎在那一刻震撼了整個疆域廣闊的志霸大陸。

    石碑被他崛起,並且被他高高的舉過頭頂。持續了一天的狂暴風雨,這一刻仿若噶然驟止。天邊烏雲盡散的同時,一抹透過烏雲的斜陽也毫不吝嗇地普照在這座碩大、高聳的祭壇之上。陽光照亮著磯子身體上每一寸古銅色的強健肌膚,綻放出異彩的同時也使得此時站在祭壇最高點的磯子驚若天人。

    “天神,真天神下凡啊。”

    祭壇下的人群中不禁發出這樣的一聲驚呼,之後所有的人竟然都不由自主並且充滿敬畏的跪倒在在了地上。他們對磯子頂禮膜拜,就像數百年來對於彗星神的敬畏一樣。而那被磯子舉過頭頂的碩大石碑,碑身上面的文字也在璀璨的陽光下顯得清晰可見。

    星神落志霸,慧尊生起源。力槓此碑士,萬世為伏天。

    卻說磯子以單人雙臂之力將數千斤的石碑崛起並且舉過頭頂,祭壇下八支部落的民眾全都看在眼中。眾人無不愕然,盡皆紛紛跪倒,將磯子視為下凡的天神。同時因為風雨的驟散,普照的陽光也讓被磯子高高舉起石碑上的文字顯得格外清晰了起來。

    祭壇雖然高聳,但那時候的建築能力畢竟還是有限的。之前所以看不見,更多還是惡略天氣的原因。如今雨過天晴,便是不登祭壇那碑文上碩大的文字也能完全的看得清楚了。

    碑文上所有的人都看在眼裡,而文字的內容也寫得再明白不過了。

    “這,這難道就是彗星神的旨意嗎?這樣的一塊石碑,上天原來早就料到會有我們人族的勇士能夠將他崛起。而這,就是星神的證明嗎?”

    祭壇之下,一位德高望重的部落長老發出這樣既激動又充滿著顫慄的聲音。而八支部落的首領無疑也都被眼前的一切徹底震撼了,他們面面相覷,最終揹著磯子集合到了一起。

    磯子崛起石碑,走下祭壇的時候,發現所有的人看他的目光已經全都不一樣了。還沒有走近人群,所有的人已經不自覺為他充滿恭敬的讓開了一條道路。看到這樣的情形,磯子下意識挺直了自己的腰桿。

    此時的他就像一位王者,誠摯的接受著天下對於他的禮敬。還沒有來得及回去自己的大帳,一位長者已經走到了磯子的身邊。

    這位長者的名字叫長榮,是八支部落都公認並且出了名德高望重的大賢。大賢是當時的尊稱,位於社會地位的上層。部落首領雖然是一族之長,但卻並非身份和地位的絕對象徵。

    那時候的人類,身份也有尊卑之分。

    德高望重的人,分別以智士、長者、賢者、大賢以及聖賢五個品階自居。和部落之中的長老、族長、首領不一樣,那些不過只是所謂的官位罷了。而相比於以人為賢象徵了智慧的品階,部落之中的那些所謂官職其實還是顯得十分微末的。

    諸國紀元的早期人類以智慧為象徵,對於有智慧的長者更是尤為尊崇。

    這個名叫長榮的人,被譽人族中的大賢。說起來,也就是僅次於最高階聖賢的存在。這樣地位尊貴的人,當時的人類族群中不出五人。因為地位的尊貴,平日裡的長榮也早就已經習慣了各部落臣民對於他的尊崇。畢竟他是有智慧的大賢,然而今天面對磯子,今天的他卻第一次放低了自己的姿態。

    一個年近九十歲的老人,居然對磯子這個二十歲的年輕人說起話來和言細語、畢恭畢敬。磯子也不客氣,直接詢問長榮攔路所為何事。長榮不敢隱瞞,將自己攔路的理由盡數告知長榮。

    原來是剛剛身處祭壇之下的八支部落的首領以及長老都看清楚了那石碑上的文字,居然臨時召開了緊急會議。如今磯子下壇,諸路部落首領以及長老有意請磯子前去商議大事。

    聞聽長榮訴說,磯子心中基本已經領會了各部首領的用意。

    “大賢先去,我隨後便來。”

    “是,我等在大帳恭迎首領。”

    面對磯子,身為大賢的長榮居然不敢抬頭。如同對於神明的敬畏,面對磯子的吩咐即便是平日自視甚高的長榮也只有怏怏而退。長榮退去,磯子心中歡喜。此時的伯牙就站在自己的身邊,磯子看見伯牙,實在難以掩飾心中的興奮。

    “正如兄弟所說,如今大事已成。此番成就,都是兄弟一個人的功勞啊。如今各部首領全都恭迎著我們,兄弟不如與我一同前往。”

    磯子心中歡喜,卻不想伯牙臉上卻沒有了之前高興的模樣。面對磯子的邀請,伯牙陰沉著臉並不答話。磯子心中不解,只感覺伯牙臉上全是不愉快。

    “這到底是怎麼了?”

    磯子心中好奇,正待詢問,伯牙卻黑著臉對磯子拱手一禮。

    “各部所請,乃是首領您。我功微福薄,怕是和首領前去有所不妥。我累了,就不陪您了。”

    一語言畢,甚至不等磯子說話,伯牙已經昂首闊步的選擇了離開。

    這正是“患難曾為知己義,事成卻若陌路人”。畢竟伯牙為何轉變,磯子行事如何?且看下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作者 揹著家的蝸牛
一閉眼,一睜眼。 趙煦發現自己成了一名皇子。 美人妖嬈,封地很遠,國家很亂。 而他只想守著自己...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