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星隕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事功成,伯牙卻忽然負氣甩袖而去。獨留磯子與身邊部落中的長老在原地,好不顯得僵冷與尷尬。

    “這小子,如今是和我唱的哪一齣?臉變得比這天氣還快,卻是哪般?”

    磯子不明白其中的緣故,心中對負氣而走的伯牙是既氣憤又不解。本欲發怒,卻感覺伯牙態度的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必然有所原因。身邊部落長老催促,磯子想了想,卻不禁朝他擺了擺手。

    “各部相邀,你們代我先去。告訴各部,我臨時有事需要處理,隨後必然到來。”

    言畢,不等身邊部落長老迴應,隨即便大步流星的朝著伯牙離去的地方直接追了上去。

    卻說伯牙氣呼呼的離開了磯子,一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大營。

    磯子在身後一直呼喚著他,他也完全的不予理會。兩人一前一後,便這樣直接追到了伯牙的大營。大營雖然都有門衛,但誰不認得磯子是部落中的首領。首領到了,哪個還敢攔阻?磯子見伯牙進了大帳,索性也跟了進去。

    既進大帳之中,伯牙仍舊陰沉著臉。看到磯子追來,他臉色居然顯得更加難看了。

    “兄弟,你這是怎麼的了?”

    磯子疑惑詢問,伯牙卻一聲冷笑、不答反問。

    “怎麼,首領今日做大,連進別人的營帳都不用打招呼了嗎?”

    伯牙一語質問,磯子瞬間沒了話說。他知道伯牙大度,絕不會因為這樣的凡事俗禮和自己斤斤計較。如今他既然生氣了,那自然是有什麼別的重要的原因。磯子想明白了這一點,隨即躬身對伯牙一禮並向伯牙賠罪。

    “我今日能夠做大,卻靠著兄弟你的幫助。若是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兄弟像曾經一樣直言不諱才是。”

    磯子一番言辭,讓伯牙瞬間沒了火氣。

    看著磯子誠心對待自己,伯牙哪裡還有剛剛那樣的氣場。他一聲嘆息,先請磯子在自己的帳中坐下。磯子此時,像是個犯了錯的孩子。他知道伯牙的本事,更感激伯牙為自己苦心設計的這一切。見伯牙穩坐,磯子反而起身親自為伯牙斟酒。伯牙見磯子摯誠,心中反而有所不忍。一聲輕嘆之下,反跪倒因為自己剛剛的無禮而向磯子請罪。

    磯子雙手扶起伯牙,誠摯的詢問伯牙為何突然之間生氣的原因。伯牙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即不禁一聲嘆息。

    “首領可知道,今天在祭壇下來請你的那個老者是誰?”

    “兄弟是說那個長榮嗎?他是我人族部落中的大賢,誰人能夠不認識的?”

    “首領也知道他是大賢,既如此,你又為何如此的不懂禮數?”伯牙聲音不高,語調卻透出嚴厲:“此番我為首領設計,為得就是我們心中共同的大事。如今雖然計謀見了成效,但也只是完成了我們大計的第一步而已。首領想要徹底走出起源,就需要所有部落的支持。長榮貴為大賢,對各部民眾影響極大。首領想要成就我們心中共同的大事,這樣的人就應該多多禮敬並且以拉攏為上。又豈能夠因為一時的得勢,而變得不講禮數了呢?”

    伯牙一番教育,磯子恍然大悟。

    “哎呀,是我鬼迷心竅、少計較了啊。”

    言畢立即起身,先拱手向伯牙告罪。伯牙見磯子摯誠,馬上起身雙手將他攙扶了起來。

    “首領為人謙遜,知錯就改,這是我們的福氣啊。現在各部都還等著您的,而您又怎麼能夠因為我而將各部首領與長老們棄之不顧呢?”

    磯子搖頭。

    “不是我將他們棄之不顧,實在是我不能不管你啊。我們心中的大事雖然重要,但我今日得來的一切都是拜兄弟你的所賜。如今大事成了,我又怎麼能夠顧著自己而將幫助我成就了大事的你丟棄在一旁呢?”

    聞聽磯子所言,伯牙心中更是感動。

    “首領真是仁義之主啊,伯牙不才,願隨您一同前往去見各部落的首領。只是有些事情,首領還需要注意啊。經此一事,各部落首領以及長老必定對於天命有所信服。若是各部首領推選您成為領袖,您斷然不能輕易拒絕。此其一,其二便是對待各部落的首領和長老都需要禮敬。畢竟我人族以智者、賢士為尊,對於那些大賢和賢者,首領更需要禮敬有加。第三,或許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如今我們才剛剛得勢,雖然在這些人的心中有了一定的好基礎,但你我心中的大事且不可現在就與他們和盤托出。就像我們之前商議的那樣,如今我們的人族臣民,畢竟已經在起源之地過上了安樂般的生活。他們所以奉我們為神明,也是希望我們能夠帶給他們更加豐衣足食般的生活。目下我們雖然有所成就了,但怎麼說也還是立足未穩、威信尚且不足的時候。這個時候,實在不宜將安逸的生活直接引向戰火。要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我們呢。雖然我們心中的大事那是大勢所趨,但如今的我們卻更需要循序漸進啊。”

    伯牙的建議全部出自摯誠,磯子雖然心有不甘但卻表示認同。

    兩人隨即一同來見各部首領,會議中磯子都按照伯牙所建議的那樣,對於各部落的長老、賢者以及首領全都表示出自己身為年輕人該有的禮敬。這樣的謙恭姿態,得到了各部落首領、長老以及賢者們的一致認可。大家推選磯子作為各部落的領袖,改尊號為“王”。

    面對這樣的敕封,磯子也按照伯牙的意思,以謙恭的姿態最終歷經三讓這才予以接受。

    成為名譽上各部落領頭人的磯子,之後的幾年也都按照伯牙提出的建議,為了樹立自己身為王者的權威而努力著。

    “現在的您,只是名譽上各部落的王。想要徹底的穩固人心,您只有先選擇造福各個部落。只有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融合與統一,我們才有完成我們心中夢想的那一天啊。”

    伯牙對磯子提出了這樣的建議,而磯子也都全部的欣然接受。

    對外他大力發展農桑,使得原本分裂在起源之地的各部逐漸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統一。對內他禮敬賢士、對各部落的首領、賢者尊重有加。他立法度、大力發展商業、鞏固邊陲,使得早期起源之地人類的文明上升到有一個高度。他唯才是舉、禮敬賢士、訓練軍隊並且加強肆虐妖獸對於起源之地的破壞。就這樣不過數年的時間,起源之地的人族民眾各個富饒。原本分裂的各部落,也已經完全實現了絕對化的統一。而作為人族首領的磯子,也利用這幾年的時間徹底奠定了他身為“王”的地位。

    因為為整個族人造福,沒有人再懷疑他身為天命之子的身份了。而經過多年努力的準備,如今的磯子也終於擁有了實現自己多年心願的本錢。

    那一年,磯子二十五歲。大星隕落起源之西,天主不吉。

    事實果然應驗,正當壯年的磯子,卻在親自巡防邊陲的時候,接到了來自後方的噩耗。他的好友、堪稱左膀右臂的伯牙忽染惡疾,如今性命岌岌可危。這樣的消息一出,對於剛剛實現了各部落統一、正準備大展拳腳、實現自己心中多年抱負的磯子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一般。

    將手上的工作儘快的處理完畢,磯子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後方。

    此時的伯牙已經病入膏肓,看著床榻上面色慘白、極度虛弱的伯牙,磯子的心都要碎了。屏退眾人,磯子握住伯牙的手渾身顫抖。看著幫助自己多年的老友即將殞命,磯子淚如雨下。

    “伯牙,我的好兄弟啊……”

    面對泣不成聲的磯子,伯牙心中感動,也忍不住潸然淚下。

    “大王厚德,臣雖死不能報答。如今我們勵精圖治多年,已經萬事俱備。臣正當與大王攜手共進,不想天命不隨人願。今臣命在旦夕,不得不盡最後的愚誠。有曦氏部落長老之子仲夷,可助大王成就我們曾經心中共同的夢想。此人雖然年少,卻有雄才、身兼韜略。比及臣下,十倍於我。大王若要帶領我們人族走出起源與那強大的妖獸決戰,此人務必當委以重任才是。”

    磯子哭泣,連連點頭。

    “兄弟到死都不忘我們心中共同的理想,實在讓為兄……只是推舉賢才,本來就是好事。這樣的事情,兄弟為什麼不能當著眾人去說呢?”

    面對磯子的詢問,伯牙苦笑著輕輕搖頭。

    “如果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去舉薦,有曦氏知道一定會感念我個人對他們的恩德,以為是我幫助了他們。舉薦賢才雖然本來是好事,但難免會讓他們心存感念給我個人而不是大王。要知道,大王才是萬民之主。就讓他們感謝大王的恩德,為了我們曾經共同的理想拼盡全力吧。”

    “兄弟,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磯子感動,緊緊握住伯牙的手不肯放鬆。伯牙一聲嘆息,舉目看向外面飄落的冬雪,忍不住感慨而歌。

    所歌慷慨,正是他們兄弟兩個多年相處常常在一起一同所唱的。

    磯子潸然淚下,卻也隨之鼓掌附和。曾經的歌聲是多麼的豪邁,只是如今多了幾分難以形容般的悵然與悲情。曾經的相融以沫,如今的天人永隔。兩人歌聲不過合唱一半,伯牙便已緩緩閉上雙目。只留一絲殘淚,在這個寒冷冬天與風雪的映襯之下透出難以形容般的晶瑩。

    這正是“命格多埋英雄志,黃天何苦負兒郎”。預知伯牙亡故、所薦仲夷怎樣,人族後事如何?且看下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唐第一世家
作者 晴了
  鄉鎮醫院的技術骨幹穿越到了貞觀八年,成為了初唐大惡霸程咬金的三兒子。   那時天很藍,李...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