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DM都是混亂邪惡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很久很久以前,光明,秩序與宿命的諸神,與黑暗,混沌與偶然的諸神,哪一方會支配世界,他們決定不互毆,而是以骰子決勝負。

    諸神一次又一次,擲骰子擲得天昏地暗。然而始終有輸有贏,無論比了多久,就是分不出勝敗。很快的,諸神對只擲骰子已經膩了。

    於是他們創造出各式各樣的活物,以及他們居住的世界,做為棋子與棋盤。凡人,精靈,矮人,半身人,蜥蜴人,哥布林,巨魔,惡魔。他們進行冒險,有時獲勝,有時落敗,有時找到寶物,有時找到幸福,逐一死去。

    諸神看著這些過程,也跟著喜悅,悲傷,歡笑,哭泣。曾幾何時,諸神開始會期待棋子們的活躍,衷心喜愛這個世界與他們。

    雖然有時會因為骰子擲出的數字太差而失敗,但這是另一回事。而其中有一個人,才能,素質,身世,裝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什麼特色可言。

    無論哪個神都很喜歡他,但並未特別對他寄予厚望。因為他不會拯救世界,也無法改變什麼,終究也只是個隨處可見的棋子。

    而這裡是一個無名的邊境小鎮,你現在在一個冒險者公會之中,作為一個樂於助人的牧師而存在著。

    看著上面的這個世界的介紹,林雲總感覺,有點微妙,而且這個介紹似乎曾經看過。“這情況。。。。。。我是不是應該躲起來,比較好一些啊。”嘴角扯動著,林雲坐在一張桌子的邊上,看著周圍的一堆人,充滿絕望。

    他剛剛可是記得很清楚,馬賽克那傢伙可是說過,人數越多的話,那麼那個世界就會越加明顯。而像是這樣,直接起手就是十幾個人的情況的話,那麼基本上跟絕望難度差不多了。

    雖然說現在他坐在冒險者公會之中,周圍的那些人,也可能是正常的土著冒險者,很難說都是玩家,但是林雲看見其中有一些非常辣眼睛的傢伙,嗯,好吧,其實也不算是太辣眼睛,僅僅只是單純在這裡的各個角落的,就有9個身上穿著現代衣服的傢伙了,很顯然,這些傢伙都是沒有發現商城,又或者是發現了商城,但是卻是買了其他東西的傢伙,又或者是,因為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年代,可能是有些人以為是要去現代,所以才這樣吧。。。。。不過又不是隔壁的COC,正常的DND跑團基本上都是古代背景的好吧。

    一如正常的DND跑團一樣,就算是說好準備一起行動的玩家,但是在劇情的開始之前,也不一定是真的就要一起行動的,他們一般來說都是根據各自設置好的背景,然後在DM的安排之下因為各種理由相遇,然後成為一個隊伍的,當然,這是最正規的操作。

    像是一些不在意這些細節的傢伙,基本上就是,刻意地就過來直接搭話,毫無角色扮演的感覺,那就非常蛋疼,當然,這絕對是夠省時間的。

    而現在,很顯然這個不知名的空間所做的DM非常正規,現在林雲他們這些就是一些比較正常的冒險者,然後在這個應該是冒險者大廳之中歇息,或者吃這東西,比如說林雲面前的就有兩塊麥做的長條麵包了。

    先說一下林雲現在的大半,身上披著一件又兜帽的深色斗篷,然後如果通過斗篷的一些縫隙的話,能夠看到裡面是一身有些破舊的鱗甲,該說在這一方面,這個世界的DM還是做得有些滴水不漏的感覺,就算是明知道這是新買的鱗甲,但是。。。。。。

    所謂的鱗甲,是由無數互相交疊的小金屬片組成的護甲。雖然在結構上非常類似於混織鐵甲和板條甲,不過鱗甲更為細密靈活的甲片分佈使穿戴者的行動更為便捷而不太受牽制——但也犧牲了更具保護性的大塊護甲片作為代價。一套鱗甲附有鋼手套。

    至於下半身只是一身普通的皮褲而已,腳下也就穿了一對普通的靴子,然後身邊架著一隻看起來有些像是燈籠的金屬杖,背後揹著一個略顯巨大,幾乎將林雲的後背給完全擋住的木盾。

    這就是林雲幾乎花完所有的錢買下來的裝備,正常的裝備,鱗甲花了50金幣,那個看上去象是燈籠一樣的金屬杖名為燃燈杖,這柄長長的金屬棍有著用來盛放燈油的容器,其末端有著類似燈籠一樣的結構。灌有燃料的燃燈杖可以像附蓋提燈一樣提供光源。同時以燃燈杖進行攻擊時,在正常傷害外還可以造成1點火焰傷害。任何適用於短杖的效果同樣適用於燃燈杖,售價15金幣。

    後面這個盾牌是花了7個金幣買下來的重木盾,而且為了方便,林雲直接就在這個盾牌上面花了10金幣刻了一個徽記,那是一個非常精細的一個類似於面具一樣,然後半黑半白的徽記,那是代表著全知之眼耐希斯的徽記。

    古奧斯利昂文獻中記載了一位名叫耐希斯的強大神王,法力強大到能夠看透所有事物,甚至能夠跨越偉大彼岸諸位面。

    他通過這一視域獲得了神性,但也同時分裂了他的神智。

    從那以後,耐希斯變得擁有雙重思維——其中一個要毀滅世界另外一個則是承諾要守護它。耐希斯教會嘗試來平衡這位神祇的兩面,但是個別的教會也會偏重其中之一。

    他的信徒會是那些渴望魔法知識或力量的人,不論神術或奧術,也不論他們打算如何使用——用來摧毀,創造或保護均可。

    耐希斯通常會將他的兩面同時展現出來。他的其中一半邊已經被燒燬,會向世界釋放出可怕的魔法,而另外一半則平靜安詳,使用魔法治癒疾病和保護無辜之人。

    教會正式儀式中會要求穿戴精心製作的長袍,無邊帽,肩衣和兜帽,全都會是近似的顏色(例如紅色,褐紅色和紫紅色),顏色選擇由所屬神殿而定。

    由於關注點的不同,某座特定的神廟有可能會象是一座碉堡,聖所,法師塔或者小型宮殿,但是裡面都是一些充滿學識的人,儘量會避免噪音或奇怪的人出現。

    他的聖典是《魔法全書》,這本書非常詳細地介紹瞭如何引導魔法能量,並對使用和濫用魔法所產生的道德問題進行了深入的討論(雖然通常沒過兩行就會提出完全相反的立場);神廟內部的牆壁上總是會刻錄該書的文字,但是很多祭司也會以書籍或卷軸的方式隨身攜帶此書。

    據說如果一個區域出現了魔法異常那麼很可能是耐希斯接近物質位面的結果,而一個區域表現出「魔法真空」(魔法無法生效的區域)的特點說明他對該地區降下怒火。耐希斯並不會對追隨者或者敵人表現青睞或散發怒氣,而這一事實讓他的很多信徒感到驕傲。他們會急於向其他宗教的信徒表示,自己的神祇從來不會用令人沮喪的夢境或奇怪的預兆來溺愛他們——而這一特點往往不會贏得其他教會的好感。

    因為林雲的感知比較高的原因,而感知比較能夠很好的運用的,也就只有牧師了,所以林雲就只能選擇牧師了,當然,這跟某些穿著布衣,只能在後面無病呻吟的牧師不同,DND中的牧師更加接近於。。。。。嗯,你兒子真髒的那個所謂的兒子,穿著鎧甲,拿著硬核的武器走上前線,這才是正規的牧師。

    而林雲之所以會選擇這個叫做全知之眼的神明,作為他這個牧師卡的信仰目標,只是單純因為通過這個全知之眼,林雲能夠學習法師的魔法,眾所周知,法師別名法爺,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在法爺的眼中只有同行以及炮灰的存在。

    而之所以會選擇這樣的職業以及信仰,林雲也是經過多方面的思考的,理論上每一次的跑團都可以準備一張新的角色卡,但是根據那個馬賽克所說的,暫時是不用想太多了,然後就是牧師是作為能夠學會9環法術,或者應該叫做神術的職業之中,唯一一個能夠穿戴中甲,甚至是一些跟戰爭或者鍛造一類扯上關係的神明甚至能夠穿上重甲的職業。

    可以說,非常方便,法爺雖然說很牛逼,但是林雲作為一個還算是老手的DM,非常明白,要是碰上一些比較“聰明”的DM的話,基本上就好像玩PVP一樣,開戰先打脆皮法師和奶媽。

    聽起來這樣似乎更危險了,但是並不是的,因為牧師和法師不一樣,他能夠穿甲,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是奶媽,也就是說,他能夠奶自己啊,所以總的來說還是很安全的。

    當然,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林雲還是更想要當法爺的,只是。。。。。。。

    因為林雲的智力的確是有點絕望,而自然而然地想要成為法爺那自然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林雲只能曲線救國了,當然,牧師所擁有的神術其實也不弱,甚至在某些地方比法爺更加便利,所以牧師也有稱之為牧爹的,當然,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DND中各個版本的牧爹的強度都各不一樣,但是單單就是能夠回血,能夠復活這一點,你牧爹始終是你牧爹。

    因為神術的釋放需要有聖徽,而正好林雲知道一個還算可以的操作,那就是在盾牌上直接刻上聖徽,那麼這個盾牌就能夠作為聖徽使用了,而林雲也不用在釋放神術的時候,還需要將武器或者盾牌收起來,拿出聖徽這麼麻煩了,直接舉起盾牌就完事。

    而因為在重木盾上面刻上聖徽的原因,想要有足夠的效果,自然是不能缺少錢的,所以又讓林雲花費多了10個金幣,這一下就沒了82金幣,然後這些僅僅只是基礎裝備,林雲還買了旅行者的服飾也就是身上的這一件的斗篷以及一些配套的衣服,包含靴子,羊毛制褲子,堅固的腰帶,襯衫,總共1金幣。

    然後出於考慮,這裡畢竟是西方魔幻世界,要是林雲這樣一個東方人的臉混進來的話,就有些太奇怪了,而且,林雲也有些忘記了,古代西方的髮型應該是怎麼樣的,反正像林雲那樣的寸板頭應該是不行的,本來的話,林雲還想要買個面具什麼的,不過仔細想想,面具似乎反而更加奇怪了,所以索性買了一個只有嘴巴部分能夠打開的那種頭盔,順便將林雲的頭髮也一起擋住了,非常安全,而且林雲自認並不是什麼面癱,甚至林雲的笑點還十分低的,所以為了不讓人看出自己的表情,這個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只是這玩意的話,又要了5個金幣,一下子,再加上燃燈杖需要買燈油,所以又買了一個金幣的燈油,一下子,林雲就只剩下1個金幣了,只能說,剛剛好啊。

    僅僅只是瞄了一眼那些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算是奇裝怪服的人,林雲默默地打開自己嘴巴部分的鎧甲,然後先是吃點東西再說,先不說這應該算是免費附送的食物,先吃完再說總沒毛病,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偽裝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冒險者,而不是玩家。

    林雲可不想因為那些傢伙惹上麻煩,同時萬一裡面有一些不懷好意的傢伙,比如說,某些,直接就是出於反正應該會有“隊友”買裝備的,到時候偷偷地將“隊友”幹掉,然後將他們的裝備扒了之類的情況也不是不可能存在。

    畢竟是一個桌遊店的老闆,對於那些玩家們,各種神奇的操作,林雲已經見怪不怪了。

    然而,就在林雲即將將手放在桌子上面的麵包的時候,卻是突然僵住了,等等,不能就這麼輕鬆大意的,根據林雲的經驗,有一些混亂邪惡的DM最喜歡的就是開門殺,直接就是在你以為安全的地方將你殺了,然後你還沒地方說理去。

    比如說像這種的,如果食物上面有毒的,那個DM就會說,你不在事先偵測一下上面有沒有毒就吃下去了,死了活該的情況,讓人無奈,然後就想要將這傢伙拉黑了。

    林雲可不想一開場就被毒死了,就算是周圍的人似乎吃得挺香的,但是也不能就這麼大意了,而值得慶幸的是,這時候牧師的能力就展現出來了。

    0環法術,又被稱為戲法,而牧師的話,這個也叫作禱唸,其中有一個叫做偵測毒性的法術,能夠通過對當前手對著的物品釋放,然後就能夠讓林雲直接知道里面是否有毒性了,甚至如果林雲的鍊金學或者自然學足夠厲害的話,甚至能夠知道其中到底是什麼樣的毒素。

    這是基本上是施法者都會的法術,而如果不是施法者的話,那麼一般來說想要偵測毒性就需要一定的感知能力或者專業的能力了,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需要玩家自己說要檢測毒性就是了。

    戲法的話,現在只有1級,只能夠釋放3次,不過有特殊情況,那就是如果花費更多的時間來施法的話,也就是通過名為儀式施法的話,能夠在不使用次數的情況釋放法術,而偵測毒性正好就是一個可以使用儀式施法的法術,正常的施法只需要大概3秒的時間,甚至更少,而儀式施法卻是需要最少1分鐘,甚至根據情況需要更長的時間。

    然後雖然說是儀式施法的,但是實際上並不需要很誇張的動作或者太過於莊嚴的感覺,只需要保持專注就可以了。

    而在悄咪咪的釋放了一下並不會有太大動靜甚至是發出太大亮光的偵測毒性,嗯,沒有毒性,就算是再怎麼混亂邪惡的DM也應該不至於一上來就放連偵測毒性都沒用的毒藥吧。。。。。

    嗯,說不準,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

    出於謹慎的,林雲最終還是不吃這些突如其來的麵包了,隔著頭盔中能夠讓裡面的人看到外面的縫隙,林雲開始觀察周圍的情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白色蛋塔

1
白色蛋塔
發表時間 2020-04-14 18:56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真不是魔神
作者 要離刺荊軻
作為一個平平無奇的書店老闆。 靈平安此生最大的志願,就是混吃等死,躺平等贏。 但他怎麼都想不到...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