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誰,我在幹什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雲默默地裝作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觀看周圍,慶幸頭上的這個頭盔,這個頭盔在眼睛的部分就是類似於監獄中的那種窄小的欄杆一樣,林雲能夠通過這個頭盔看得見外面的東西,但是外面的人卻沒辦法看得見林雲的表情以及視線。

    除非一些感覺比較靈敏的傢伙,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林雲似乎聽到了骰子的聲音。

    好歹也是做了這麼久的桌遊老闆了,這骰子的聲音,林雲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了,就在他不動聲色地繼續東張西望的時候,一個數字出現在在他的腦海中。

    “D20+3+2=17,成功。”

    然後一瞬間,林雲的聽覺好像得到了加強一樣,周圍,就算是一些比較遠的聲音,林雲都能夠聽到,非常神奇。

    看來,這個真實DND跑團,並不僅僅只是讓他們作為角色扮演冒險者這麼單純,居然就連骰子系統都加入進來了,就是不知道在這個世界,這個骰子系統會不會就像所謂的因果律武器一樣呢。

    在DND世界中,萬物皆可骰,比如說你想要說服一個人,或者要求對方降價之類的,你可以過一個遊說的技能,一般來說,DM會根據難度設置一個DC,也就是難度等級,當一個二十面的骰子,也就是D20的骰子扔了出來之後,加上角色卡上面的屬性以及熟練,如果通過這個難度等級的話,那麼就能夠成功說服別人。

    可以理解成,1到20之中隨機出現一個數字,然後加上其角色的能力,從而發揮出不一樣的效果。

    比如說像林雲現在這樣,察覺周圍的難度到底是多少,林雲不知道,畢竟他不是DM,但是現在的他,D20骰出來的數字是12,然後加上林雲本身高的感知的3,然後林雲本身牧師的熟練選項+2,所以一共是17,正常難度等級一般都是15以上,而像是比較嘈雜一點的地方想要聽清楚比較遠的地方的話,就需要18以上,一般來說,比DC要高出5個數值的話,將會得到進一步的加成。

    就是不知道現在,這到底有沒有超過DC,5個數值這麼多了,不過最少,現在,林雲是能夠聽到不少的東西了。

    “唉,怎麼我還穿著這樣的衣服,不是說要去冒險嗎?”這個傢伙八成是以為進入DND真人跑團世界就自動一鍵換裝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裡是哪裡啊。”這個顯然是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傢伙,介紹不是已經說了是冒險者公會了嗎?

    根據馬賽克的說法,能夠來到這裡的人應該都是對DND跑團有一定的瞭解的,但是這個所謂的一定的瞭解也是很層次的,比如說一些剛剛開始的萌新,又或者是一些已經不玩的老手,又或者是一些僅僅只是出於感興趣,所以稍微瞭解一下,連萌新都算不上的傢伙。

    所以自然就變成這樣的情況了,然後不僅僅只是那些沒搞清楚狀況的傢伙。

    還有就是一些應該是這個世界的土著冒險者的對話,似乎是因為林雲作為人類的話,自動學會通用語,所以這裡的語言都被直接變成了林雲所會的語言,比如說漢語,“山嶺那邊的蠍獅獸怎麼樣?”“想要多賺點錢還是要去那些遺蹟之類的地方呢。”“啊啊啊,就沒有什麼輕鬆一點的任務嗎?”“聽說首都最近出現了魔神呢。”“要是低等惡魔的話,我就敢上了。”之類的話。

    畢竟冒險者都是要恰飯的,而像是這種冒險者公會的地方,一般而言都會有大量的情報出沒,也是為什麼冒險者們喜歡來到這種公會的原因。

    魔神嗎?聽到又是魔神,又是低等惡魔的,該說真不愧是高魔世界嗎?雖然說就算是高魔世界的魔神也不一定真的是強到爆炸的那種,但是高魔世界,魔神,低等惡魔這樣的字眼已經足夠危險了。

    就在這時,林雲突然注意到了一個人,在人群之中,的櫃檯後面的,應該是冒險者公會的接待人員一類的,擁有著一頭橙色的大麻花辮子,身上穿著黑色的侍從服飾,甜美的臉龐還有嚇人的車頭燈,“請下一位。”

    站在這個接待員面前的是一個拿著一支跟她一樣高的錫杖,穿著一身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裝甲非常“厚”的跟旗袍差不多的神官袍子,將自己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的妙齡女孩。

    此時的她正在緊緊地抱著自己的錫杖,看上去十分緊張地說道,“那個。。。。。我,我想要成為一個冒險者。”

    說起來,林雲本來也想過自己是牧師的話,穿一身牧師袍應該好一些,但是想了想,如果真的是冒險的話,牧師袍實在是太礙事了,絕對不是因為牧師袍要5個金幣的原因,絕對不是,林雲是那麼摳門的傢伙嗎?

    “你。。。。。確定。”看著眼前這個一眼看上去就是徹徹底底的新手加“萌”新的女孩子,接待員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了起來。

    “是。。。。是的,我確定。”雖然說小萌新試圖做出確定的動作,但是很顯然她有些緊張過頭了。

    “那。。。好吧。”對此,接待員只能夠露出笑容,畢竟作為一個接待員,除非有特殊原因,要不然她是沒有辦法直接拒絕一個人成為冒險者的,不過,暗中,想要做什麼,那就不知道了。嘴上說著,她拿出了一張表格,“你會寫字嗎?”

    “會的,我在神殿學過一些。”依舊用瑟瑟發抖的聲音,這個小萌新緊緊抱著錫杖。

    林雲看著這一對的組合,就感覺有點熟悉的感覺,然後眉頭一緊,發現情況不大對,因為如果他沒記錯的話,DND跑團中,很多時候都不會直接說出主線任務是什麼的,更多是開放式的,讓你一邊探索一邊完成任務,DM只會引導你,但是卻不會干涉你的選擇。

    林雲就曾經試過很多次,明明已經準備好N長的主線了,結果被一群玩家,硬生生跑到不知道哪個角落裡面去了,林雲只能是另外開一條路線,然後試圖將他們拉回主線。

    畢竟玩家都不喜歡循序漸進的方式,一聽到是打狗頭人,哪怕知道這可能就是主線任務,或者裡面有大劇情,都會。。。。。先等等,先讓我去打一下小怪先的情況,甚至有些直接變成了專注於生活而不是冒險的情況,那就是,等等,先讓我賺夠錢了,買些好裝備再說。

    當然,一些太過分的傢伙自然就直接送他們一個BAD END就是了。

    總之,看著這個看起來熟悉的背影,林雲想了想,既然自己現在出現在冒險者公會裡面了,那麼先讓自己成為一個正式登記的冒險者應該總沒錯吧。

    這樣想著,林雲就站了起來,手中拿著燃燈杖,然後來到了這個小萌新的身邊,身上的鱗甲在走動的時候,產生的一陣陣摩擦的聲音,然後小萌新下意識地驚恐地轉過頭來,看著林雲,“請。。。。。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嗯,還別說,林雲1.8米的身高,加上穿著頭蓬,帶著全覆蓋的頭盔,身上穿著沙沙聲的鱗甲,對於這隻身高只有1.6米左右的小萌新來說,簡直就是太有壓迫力了,尤其是這個小萌新老感覺眼前這個可怕的傢伙彷彿在盯著她的感覺。

    還別說,此時的林雲的確是盯著這個小萌新了,他還說怎麼感覺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呢,這個小萌新不就是那個《哥布林殺手》小說中的那個女神官嗎?嗯,沒有名字的女神官,嘛,反正DND跑團中也是經常就是,喂,那個戰士,喂,那個法爺,之類的,咳咳,就不要在意細節了。

    正是因為想到這個女神官的身份,所以林雲才稍微發了一下呆。

    而這邊,看著林雲的樣子,接待員,彷彿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你來了,塞倫特先生。”

    “你認識我?”林雲稍微蒙了一下,然後帶著沉悶以及意簡言駭的語氣問道,因為塞倫特就是他現在這個牧師卡的名字。

    “是的,塞倫特先生經常幫助人,不收回報這件事,我們都知道,這一次是要來帶新人嗎?正好,這位小姐是一個女神官,您如果能夠幫忙的話,實在是太感謝了。”接待員滿臉笑容地說道。

    “?????”如果不是頭盔帶著,林雲此時怕不是要一堆黑人問號了,不過,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林雲大概就明白什麼情況了,應該是背景的原因。

    現在玩DND的人,很多人都會忽略了背景的作用,甚至很多時候,這個背景更多是為了一些能力啊,或者便利之類的,也就只有林雲這種踏踏實實的傢伙,甚至有點強迫症的,會將背景故事,儘可能地從出生一直寫到現在這種類似於強迫症一樣的情況。

    而在背景之中,塞倫特就是一個沉默寡言,喜歡幫助別人,不求回報,好吧,嚴格來說也不算不求回報,塞倫特一般都會要求被他幫助過的人,向著全知之眼祈禱一下,以作為感謝全知之眼的信徒,塞倫特對他的幫助,當然,更多是因為他這張叫做塞倫特的卡,其實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他認為在對方向他感謝的時候,會有一種非常微妙的高高在上的那種愉悅感,所以才會到處幫助人的,這就是他的缺點。

    然後畢竟,林雲現在的這個塞倫特可是一個虔誠的牧師,所以林雲自然是要好好設定一下了。

    而就在林雲陷入思考的時候,因為他的設定的原因,接待員也只當他這是默認了,非常符合林雲這個塞倫特的性格,所以接待員小姐就開始介紹關於冒險者的一些事項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白色蛋塔

1
白色蛋塔
發表時間 2020-04-14 18:56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這個劍修有點穩
作者 暴走叉燒包
陸青山,《九天》劍修排行榜上名列前十的知名玩家,穿越重生到自己一直為之奮鬥的遊戲世界之中。 劍...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