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需要冷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是女神官,今年剛滿15歲了,是吧。”帶著柔和的語氣,接待員小姐對著年輕的女神官說道。

    “是。。。。是的,我們神殿滿15歲的話,就要選擇去留,我選擇出來幫助需要幫忙的冒險者。”女神官瞄了一眼身邊的林雲,然後小心翼翼地說道。

    “好的,我明白了。”接待員小姐說著,然後拿出了羽毛筆根據之前女神官寫的資料,在一張看上去應該是魔法貼紙之類的紙上面寫著,然後拿出了一個白瓷的牌子,使用這個魔法貼紙一樣的東西在白瓷的牌子上面就是一貼。

    白瓷牌子上面出現了接待員小姐之前用羽毛筆寫出來的資料,看上去就彷彿用刻刀刻上去一樣,非常神奇。

    這就是高魔世界一個可怕的地方,隨處都可能有魔法道具,好可怕啊,某個傢伙瑟瑟發抖之中。

    “好的,請收好這個。”將白瓷牌子放在櫃檯上面,接待員小姐說道。

    “白瓷牌子?”女神官拿過白瓷牌子,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接待員小姐。

    “是的,這是能力鑑定的牌子,也是能夠證明身份的,冒險者公會的認定的等級總共分為10級,從最低級的白瓷,然後黑曜石,鋼鐵,藍寶石,綠寶石,紅寶石,黃銅,白銀,放黃金和白金,其中能夠取得白金級頭銜的人非常少,而黃金級的人主要是橫貫各國幫助國家,此外白銀及以下等級的人,外面比比皆是了。然後,白銀級是屬於中高等級的老手,往下的是紅綠藍寶石,屬於中級,再往下的鋼鐵非要就是屬於中下級。”帶著崇敬的感覺,接待員小姐向著眼前的這個萌新女神官介紹道。

    “那陶瓷就是最初級的咯。”女神官一臉懵逼地說道。

    “正確。”接待員小姐有些俏皮地挑了挑手指,然後說道。

    “那麼,這位塞倫特先生呢。”有些小心翼翼的,女神官問道。

    “啊,塞倫特先生因為更多是在幫助人,而不是專心做任務,所以塞倫特先生的等級也是最低級的白瓷。”接待員小姐面帶笑容地說著,然後突然之間開始變得沉重了起來。“然後,若是有什麼玩萬一的話,這個牌子就會成為你的標識,千萬不要弄丟了。”

    “好。。。。”似乎是有些被接待員小姐的沉重的語氣給嚇到了,女神官連忙說道。

    “那邊的公告欄上面貼著的都是委託,你可以選擇一個適合你自己等級的,不過我個人建議,還是先去下水道狩獵巨鼠,習慣一下,等等級提升了再挑戰高難度的任務比較好。”接待員小姐說道。

    “好。。。。。好的,我明白了。”女神官依舊是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然後又看了一眼,沉默地站在那的林雲,只是看著林雲一副沉默的樣子,有些不敢說話的女神官終究還是選擇默默地離開了。

    而就在這時,“喂,你是牧師吧。”一個一眼看上去就二氣正無窮,鼻子上面貼著一塊膠布,頭上綁著頭巾,一頭碎髮,穿著一身。。。。。嗯,只有正前方有一塊鐵板差不多,不影響活動的皮甲的年輕的戰士喊道。

    而在他的身邊,一個穿著接近於旗袍的,看上去更像是格鬥服的長馬尾辮的女孩子還有一個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魔法師的,尖帽子和魔法袍,戴著眼鏡,看上去比較冷傲的女孩子。

    很顯然,這三個傢伙是一個隊伍的。

    “嗯。。。。嗯。”突然聽到這樣的問話,女神官下意識地就點了點頭。

    “太好了,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冒險,我們正缺一個聖職者,有一個很急的任務,現在很缺人手啊。”說著,這個年輕的戰士還不等女神官迴應,直接拿出了一張應該是從之前的公告欄那裡拿下來的紙條,就對著接待員小姐說道,“美女,幫我接這個任務。”

    “很急的任務?”一邊的女神官下意識地問道。

    “是的,消滅哥布林。”這個年輕的戰士爽朗地回答道。

    在這個世界大部分人的眼中,哥布林那是除了數量眾多以外,毫無特徵,最弱小的怪物,雖然說他們夜視能力很強,經常威脅人類,襲擊村莊,掠奪女人之類的。

    只是,作為一個桌遊店的老闆,林雲卻是很清楚,哥布林別名地精,而在DND之中,最長出現的可不僅僅只有普通的地精,還有地精的異類,熊地精,以及地精中鬼畜玩意,大地精,尤其是大地精,更是所謂的新人殺手,非常凶殘。

    而且,在哥布林殺手這個世界中,如果林雲沒記錯的話,甚至還有哥布林英雄這種神奇的存在,所以在這個世界哥布林是弱小什麼的,可不能說。

    再說,他現在也才一級而已。

    “那些哥布林先是偷走了村民為了越冬而蘊藏的穀物,更是擄走了村子中的少女,我們必須要快點去救她們。”年輕的戰士一副慷慨激揚的樣子說道。

    “你會跟我們一起去嗎?”女格鬥家揹著雙手湊到女神官的面前,一副期待的樣子說道。

    女神官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明白了,如果不嫌棄的話。”說著,女神官突然之間瞄了瞄旁邊的林雲,然後說,“塞倫特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能和我們一起來嗎?我只是一個新晉的神官,在能力上面應該比不上你。”

    聽到女神官的聲音,林雲的眉頭微微一跳,來了,組隊邀請。

    只是,就在林雲準備答應的時候,那個女魔法師卻是抬了抬眼鏡,卻在一邊說道,“還是算了吧,他不也是一個白瓷等級的傢伙而已,而且年紀都這麼大了還是白瓷等級的,一看就是弱雞,還不如我們自己來,而且將自己包得嚴嚴實實的,一看就是一個膽小鬼。”

    “可是,就算是這樣,能夠多一個人戰鬥也不錯啊。”女神官小心翼翼地說道。

    “那個,可能你們有些誤會了,但是我需要說明的是,塞倫特先生之所以依舊是白瓷等級的,那都是因為他很少專注任務,而去幫助他人上面了,才會這樣的。”一邊的接待員小姐說道。

    “啊啊啊,算了,反正我們又不是為了錢才接這個任務的,多一個人是一個人,那些被抓走的女孩子可是正等著我們去救的,不能夠再拖下去了。”年輕的戰士直接喊道。

    “好吧,那麼就這樣吧。”接待員小姐只能是無奈地看著林雲,然後說道。

    對此,林雲也只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了,雖然說隔著頭盔,看不見就是了。其實說真的,本來的話,他還不想這麼引人注目的,應該在他發現這是哥布林殺手的劇情的時候,他就應該離開了,畢竟這很可能會被其他看過哥布林殺手這部動漫,漫畫,小說的人發現,他其實是玩家。

    但是。。。。。考慮到這個接待員直接喊出來他的名字了,他的背景也在發揮著作用,要是直接走開的話,說不定更加引人矚目,所以想了想還是按照劇情,或者是DM的安排發展了。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外面穿著斗篷,裡面穿著法師袍的傢伙卻是跑了過來,一臉興奮的樣子喊道,“那個,要打哥布林嗎?不介意的話,算我一個,我正準備去討伐那些哥布林呢。”只是看著這傢伙一臉興奮地就往那個女魔法師那邊湊的樣子,就知道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傢伙了,只是,林雲那藏在頭盔後面的眼睛稍微眯了一下,果然,不僅僅只是他看出來了,玩家之中,也有人可能是看過哥布林殺手,也有可能是一些DND的老手,通過資深玩家的直覺,感覺出了這一條路線的可能性,所以過來湊熱鬧了。

    “你這傢伙,是什麼人啊?”嗯,很顯然,這傢伙並沒有好好寫背景,當然,也可能是背景本來就是外來人的那種。所以這個年輕戰士並不認識這個人。

    “呀,我就是一個到處旅行的人,不過,稍微會一點點魔法的那種。”說著,這傢伙還裝X地在手中彈了一個響指,手中出現了一團的火焰。

    “魔法師嗎?還是雜種的術士。”嗯,就如同之前所說的,在法師的眼中,只有同行和炮灰,而在另外一個角度上,術士這種通過體內的血脈覺醒,而自動學會法術的另類法師在正統法師看來,就好像雜修一樣的感覺。

    “魔法師,我當然是魔法師了。”林雲能夠看見,這傢伙的臉色稍微變換了一下,但是很快,臉上依舊保持著那種笑嘻嘻的表情,然後說道。很顯然,氣量還不夠,雖然說這真要說的話,僅僅只是遊戲,但是被人直接說雜修的話,還是感覺怪怪的,就好像那些網遊中的一樣,直接開始對噴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雖然說林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所以林雲才會這麼有自知之明地套上頭盔。

    “是嗎?那你給我解釋一下,魔網的多種表現方式。”女魔法師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然後說道。

    “唉。。。。。這個。”這個傢伙雖然說臉上已經帶著笑容,但是顯然有些僵硬了,別說是這傢伙了,就連林雲自己都有些懵逼。

    說起來,在正統DND之中,本來術士和法師就很難分辨,除非直接挑明瞭,又或者是,只有術士自己才能夠分辨對方是不是法師,而術士和法師的法術基本上都想差不多,就是法術需要通過學習以及抄寫法術,才能夠使用法術,而術士只需要一時之間的心血來潮,啊,我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啊,啊,我的右手中的力量正在膨脹之類的情況,然後duang的一下,就學會了法術。

    不過,因為正統術士的法術都是固定的,所以正常情況下在多變性上面終究還是比不上法師就是了。畢竟術士靠的是覺醒,而法師靠的是學習。

    其實說起來,林雲的魅力也不低,體質更是非常高的,為什麼不選擇術士呢,就是因為林雲害怕術士的那些混血到最後讓他變得像是某些奇奇怪怪的傢伙一樣了,畢竟林雲不清楚其中到底會有什麼樣的情況啊。

    而且,林雲很清楚,術士能夠釋放的法術比起法師少一些,雖然說能釋放的法術位更多,而且還有血脈力量,但是林雲也是有顧慮的。

    根據DND的說法,魔法,是每一名術士的一部分。這股潛藏的力量瀰漫在術士的身體、心靈和靈魂深處,等待著被釋放出來的一天。一些術士駕馭的魔法,是從他們滿溢龍之魔力的血脈中噴湧而出;另一些術士駕馭著原初的,不可控的魔法,釋放出無法預測的混亂魔法風暴。

    術士的力量如何表露,在很大程度上是無法預測的。某些龍族血脈家族的每一代都不多不少有一個術士,但其他某些血系可能每個人都是術士。絕大多數情況下,術法的天賦顯然是隨機出現的。一些術士無法說出他們力量的起源,而另一些術士可以精確回憶到他們生命中的某個奇怪事件。惡魔的觸碰,樹精對新生嬰兒的祝福,神祕泉水中的魔力,都可能激發術法天賦的火花。

    同樣具有可能性的還有魔法之神的恩賜,或者暴露於內層位面的元素力量或者混沌海那瘋狂的混亂魔力,甚至是對現實本身內部運作規律的一瞥。

    法師們依賴的法術書或者記載魔法學識的古卷,對術士來說毫無意義;他們也不像邪術師那樣依賴於契約來獲得法術。通過控制和引導他們天生的魔力,他們就可以學會新的方式來釋放他們的天賦魔力——而這新的方式往往也更強大,更驚人。

    從某角度來說,如果說法師基本上都是學霸或者學神,那麼術士就是富二代了。

    這也是,魔法師經常對於術士不爽的原因,而另一方面因為術士的血脈不純粹的原因,所以那一部分的會影響到術士,從而讓術士變得混亂無比,不值得信任。

    林雲就是害怕這個影響到他的思維了,他本來就不聰明,再收到影響作死了,怎麼辦?

    “果然,你就是那些骯髒的傢伙,對不起,我不相信你們這些術士。”魔法師一臉傲慢的樣子說道。

    “唉。你這個該死的小娘皮,你算個什麼玩意。”很顯然這傢伙惱羞成怒了,雙手彷彿在搓著什麼東西一樣,隨後一團火球出現在他的手中,就想要扔出去了。

    只是,就在這時,“喂,小子,冒險者公會裡面不允許戰鬥的。”一個看上去有點像是某個叫做狗哥的男人,頭髮倒豎的,穿著全身鎧甲,手中拿著一杆長槍,不知何時出現在這個傢伙的身邊,手中的長槍的利刃就在這個男人的喉嚨上,彷彿這傢伙一個不同意就直接割喉了一樣。

    “你。。。。。。”感受到喉嚨那裡的一陣陣的涼意,這個術士總算是稍微冷靜下來,手中的火焰正在慢慢消失。

    當然,剛剛雖然說是火球,但是這傢伙的話,自然不可能會火球術的,要是會火球術的話,這傢伙就不會是低級冒險者,而不是低級冒險者的話,像是這樣簡單的錯誤就不會出現了,最多就是戲法的火焰箭而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白色蛋塔

1
白色蛋塔
發表時間 2020-04-14 18:56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在東京打爆一切
作者 老闆我要炒粉
我叫神原觀,今年17歲,家住東京最混亂的足下區,就讀與最爛高中櫻木公立中學,每天三點放學。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