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對抗升級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轉眼十天過去,在幻滅心法和草藥的精心調養下,白浩的內傷已經痊愈。可這也不完全是好事,因為老爹白懷圣重新把改練驚濤心法的事情擺上桌面。

    晚飯過后,父子倆再一次劍拔弩張。白懷圣坐在堂屋里那張青藤太師椅上,而白浩被他直接使用內勁罰跪在屋中央,母親趙秀蘭和妹妹白靈在一旁急的直打轉,可一點辦法都沒有。一個要改,一個堅決不改,一個是一點就著的火脾氣,一個是悶死人不償命的牛脾氣,就這樣頂在一起。

    “回答我,改,還是不改?”白懷圣一聲炸吼,整個屋子似乎都抖了一下。

    “回爹爹,孩兒不改!”白浩犟著脖子,小臉憋得通紅。

    “找打!”

    “打“字還沒出口,白懷圣風一般沖上來,對著白浩的胸膛就是一掌。白浩立刻被強悍的驚濤內勁拍飛,跪在地上后移一丈多遠,被門檻一絆,直接仰八叉摔倒在院子當中。雙膝在夯實的土坯地上拉出兩道土印,褲子已經磨破,皮肉也破了一層,鮮血淋漓!

    白懷圣固然憤怒,當然也真不能把兒子打死,所以這一掌已是大大留情,略略加了兩成內勁不到,白浩皮肉之苦是在所難免了。

    白懷圣不發話,趙秀蘭和白靈都不敢上前扶起白浩。白浩咬牙爬起來,重新給老爹跪下。倔強是一回事,而禮教又是一回事,也正是如此,白懷圣對這個兒子是又愛又恨,當然,他可是真鐵了心,無論如何也要馴服這頭犟牛!

    白懷圣大步走出屋子,又是一聲怒問:“改?還是不改?”

    白家的動靜早就驚動了左鄰右舍,一些小孩都圍在籬笆墻外觀看,不懂事的還小聲喊道:挨打心法,挨打心法……大人們也都站在自家門前,議論紛紛。

    “這個白浩,脾氣的確太倔了。眼下被退了婚,還被胡公子暴打……話說也應該吃一塹長一智,怎么還是要一條道走到黑?”

    “是啊,哎,話說他真要是拋開幻滅心法,修煉他老子的驚濤心法,按照那個勤奮勁,早晚都能混出名堂啊!”

    “對啊!只可惜,他老子拽了他這些年都拽不回來,我看啊,是沒救啦!幻滅心法很厲害,能分身,那畢竟是幾百年前的傳說!這小子走火入魔啦!”

    一些議論雖然聲小,可也一絲不減的傳到白家人耳中,白懷圣更是火氣飆升。

    偏偏這個時候白浩又應了句:“回爹爹,孩兒不改!”

    “打死你這個小王八蛋!”

    當著左右鄰舍的面,白懷圣又是一掌拍出,白浩直接飛了出去,撞在那棵老桃樹上,蓬的一聲,花瓣如雪一般落下,而白浩感覺眼前一黑,口中發咸,剛剛愈合的內傷,只怕又傷了七分……

    “夫君,你真的要把浩兒打死嗎?”趙秀蘭哭喊著沖上去抱住白懷圣,白靈也急忙去看地上哥哥的傷情……

    “爹娘,哥內傷吐血了……”白靈已經哭喊起來。

    白懷圣適才怒氣攻心,這一掌完全沒有控制住火候。周圍的鄰居再也看不下去,紛紛過來勸說:“懷圣啊,打不是辦法啊!”

    白懷圣看到兒子白浩口鼻出血,一時間呆若木雞,緩緩舉起那只手掌,繼而伸向了夜空,忍不住獨眼清淚:“老天啊,我白懷圣上輩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生出這么個兒子……你既然要了我一只眼睛,干脆把另一只也拿去吧,從此我白懷圣眼不見為凈,子孫榮辱盛衰,都與我無關了!”

    突然間,白懷圣舉起中指,狠狠的朝自己那一只獨眼戳去!

    “懷圣!你這是何苦!”鄰居們大都是武者,幾個壯年男人立刻上前按住白懷圣,不過他這一指太過突然,雖然沒有戳中眼睛,正好戳在額頭,頓時破了個大洞,鮮血直流……

    白浩傻了!

    他想過老爹會不擇手段逼迫自己改練心法,但是怎么也想不到強硬了一輩子的爹也會有如此脆弱極端的一面,那顆倔強的心縱是鑌鐵所鑄,也不免有了裂痕。

    剎那間,白浩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原來自己所堅持的和父子的情意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白浩掙扎著站起身,走到爹爹的面前,撲通跪下:“爹爹,孩兒答應您了……”

    “浩兒!”白懷圣愣了一下,突然大呼一聲,將白浩摟在懷里,母親趙秀蘭和妹妹白靈也摟在一起,一家人痛哭流涕。圍觀者見此情景,無不傷心落淚,繼而無語的紛紛散去……

    夜已經很深了,白浩還是睡不著。

    剛才迷迷糊糊了一會兒,似乎又夢見了自己的爺爺正在院子的老桃樹下修煉心法,他的身上射出五彩神光,不停的在空中旋轉,繼而又回頭對自己微笑:浩兒,你有百年一遇的精神之力,此心法一定要好好修煉,若能參悟,必將大成于圣……

    白浩坐起身來,院子里灑滿銀色月光,哪有爺爺的身影?

    心中若有所思,白浩偷偷的穿上衣服,推開窗子,一個縱身跳上桃樹,就這樣出了白家院子。

    另一個房間,白懷圣頭上包著繃帶,正在療傷,也根本沒有睡著。聽到一點細微的響動,翻身推了推妻子趙秀蘭,低聲道:“阿蘭,浩兒估計又去他爺爺的墳頭訴苦了,你讓靈兒起來跟著他。”

    趙秀蘭應了一聲,便點上油燈,起床去叫白靈了……

    白浩踏著月光直奔后山,不多時便來到一座墳包前,這座墳墓,正是爺爺白源生的福地。

    爺爺已經死了快八年了,也的確修煉的有些瘋癲,而且是別的地方來天河山的流民,來自什么地方他自己也說不清,至今白家連祖宗祠堂也不知道在哪里?爺爺在武學上并沒有什么造詣。修煉的戰技是大武鎮帝國官方普及的武鎮拳、武鎮腿等,修煉的心法,自然就是這套幻滅心法了……

    很多跟爺爺修煉幻滅心法的人練得瘋瘋癲癲是事實,但是幻滅心法練不出內勁卻不竟然。記得自己一歲的時候,爺爺背著自己去很遠的外婆家,在半路遇到一頭熊瞎子,爺爺把自己放在一個石洞里藏好,轉身就去和熊瞎子搏斗,只聽轟的一聲,爺爺就轉身回來了,好像什么事兒都沒發生……可是沒過幾天,有人就傳言,在山上撿到了摔下崖的熊瞎子!

    當然,爺爺絕不知道自己其實一生下來就有成人的大腦。雖然那個時候自己還沒學會走路,并沒有親眼看到爺爺打死熊,但是一個快六十歲的老人,如果沒有內勁,光憑肉體力量怎么能把一頭熊瞎子推下崖?

    白浩坐在爺爺的墳前,撫mo著那塊青石碑,喃喃道:“爺爺,孫兒至今沒有參悟您的心法,實在慚愧啊……現在被爹爹自殘相逼,不得不改練他的驚濤心法,有負您的囑托了。但我會分出時間繼續摸索,決不放棄!”

    墳前只有蟲子的唧唧聲,爺爺長眠于九泉之下,并沒有回答……

    忽然,白浩聽到一陣沙沙的腳步聲傳來,回頭一看,一個熟悉的身影順著小路踏月而來,他的心頭猛地一熱:那不是青梅竹馬的柳嫣又是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_21_73-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