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章 草莓葉子;棒針衫男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03草莓葉子

    在花盛明心里,蘭心晴像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春天,他看見她在郁郁蔥蔥的草地上寫生,她穿著白毛衣,戴著通常人們只會在夏天戴的大遮陽帽,上面有一朵金色波斯菊。他故意放慢腳步,渴望成為她畫中的風景。許是無意識,許是眼熟,蘭心晴對他笑了笑,他突然幻想自己成為古代的大財主,把美人一笑刻在萬兩黃金上;

    夏天,他看見她身著藍泳衣,出現在游泳館。泳衣緊緊裹住她的美妙與甜蜜,小肚子也凸了出來,卻身姿撩人。男孩們靜靜等待她下水的一刻,她下來了,由于動作不熟練而顯得笨拙。花盛明笑了,覺得她像一只小海豚,可愛至極。其他男孩則像一群聞血動情的鯊魚紛紛潛伏環繞在她四周;

    秋天,他看見她提著格子裙,拿籃子在草莓園摘草莓,天很悶,清新涼爽的風掠過她紅撲撲的臉蛋,她笑得很甜,卻不小心弄翻了籃子。花盛明趕緊過去幫她拾果子,只見她睫毛閃閃,說了聲“謝謝”,花盛明卻因為不經意碰到了她的手而感到灼燒。她又抬起頭來,說,你頭上有個草莓葉子,“哦,是嗎?”他慌得抹掉葉子,緊張地開始撓頭皮;

    冬天,他看見她披著紅色短外套,著急跑去上課。“如果配上一條彩色圍巾,就更好看了。”他想,他會織毛線的,而且手藝很好。他出神地望著她的背影,她跑起來時,裹著牛仔褲的臀部像電動小馬達一樣伶俐。他臉紅了,因為自己總是這樣留意她而感到害羞。

    上大課了,老師都無力阻止大伙停不下來的嘰嘰喳喳。這時,一個遲到的女孩來到門口,正是蘭心晴。全安靜下來了,女孩們的艷羨與忌妒,男孩們的興奮與不安,組成了尷尬的靜默。而年輕的男講師也目不轉晴地盯著她,她上教室臺階,她找到座位,她坐下來了……終于,有人咳了一聲,老師才猛地重新開始講課。

    在圖書館,他遠遠看見她,情不自禁地跟著,想知道她翻了哪些書,并透過書的間隙看見她的眼睛、鼻子和嘴唇。她有所察覺,水汪汪地回望過來,他卻慌不擇路想要逃……“咦,草莓葉子?”她透過書架說話了。他不敢相信--她正跟他說話呢!他向四圍看了看,以為不可能是他。

    “你忘了?上次你幫我揀草莓的。”

    他怎么可能忘了呢,忘了自己都不會忘記那一天的,那晚睡覺前,他差點把自己的手擦破了皮,因為上面有她的氣息。

    他呆著,不知該說什么。“你哪個系的?”她又問。“數學系。”“哦。”蘭心睛不再說什么了,她微笑著走開,留下一股令人心癢難耐的香氣。

    后來,每次回想那一天,他都覺得自己像個白癡。多么好的機會,大美人兒主動和他說話,結果他只說了三個字--“數學系”……就這樣,裝著這個遙不可及的天使之夢,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兩年。

    這天晚上,在男生寢室。

    “大美喜歡鮮艷的顏色和濃烈的香水,她不屑于素靜的顏色和淡得都聞不到的香水味。”舍友何大熊說道。他總是這樣,以了解蘭心晴為自豪,說的時候,把“大美人兒”濃縮成“大美”。

    何大熊了解蘭心晴的事,是因為蘭心晴有個閨密,叫朱晶晶,她們從小跟同一個老師學畫畫。而朱晶晶又是何大熊的小學同學、好朋友。一男兩女,時不時還聚在一起吃個飯之類的。何大熊雖然和蘭心睛不算親密,卻是她間接的朋友。

    “你們知道她幾歲談的戀愛嗎?”何大熊喜歡這種感覺,舍友們、還有隔壁舍友們,全圍著他。“十四歲。”

    “哇,不會吧……這么早熟呀,難怪胸部發育得那么好。”男生們聚在一起,說話是沒有正經的。

    “真的,本來還可以更早的。十二歲,她就給個十六歲的男生寫了情書。”

    聽到這兒,花盛明心里也“哇”了一聲。

    何大熊繼續說道:“我那個發小朱晶晶,那也不是省油的燈呀。她為了多看某位帥哥兩眼,把人氣門芯給拔了,還是我望的風。害得人家只好推著車大老遠走路回家。走路自是比騎車慢的,朱晶晶何止是多看了他兩眼……”

    “哎呀,你剛才說到哪兒了,我們想聽蘭心晴十二歲寫情書的事,后來怎樣了?”

    “還能怎樣,人家沒反應唄!”

    “什么,沒反應?不會吧。是不是個男人啊?換成我,我早就……”

    “拜托大哥,十二歲,小學還沒畢業好不好,你有沒有人性啊。雖說她是寫了情書,可十二歲的小女孩懂什么呀,她知道談戀愛該做些什么嗎?哦,你十六歲時能跟個十二歲的談戀愛嗎?你以為人家都跟你似的,流氓!”

    “她第一個男朋友是在初中的圖書室認識的,她每天下課在圖書室,那男的也跟著每天下課去圖書室,不為看書,只為看姑娘。后來吧,那男的遞了張卡給她,上面寫著‘為了被愛而愛是習慣,為了愛而愛才是真愛’,于是搞拈了。后來,高中又談了倆。男朋友就沒斷過。”

    “哇……”他們又集體“哇”了一聲。

    “那,學生會主席和籃球隊隊長,都還只是第四、第五任呀。張偉,你還覺著她是處女嗎?”成美元轉過頭,神情詭秘地問張偉。他知道張偉一直在惱恨,兩年來一直被別的男生占了先。

    張偉驕傲地揚起俊俏的尖下巴,還是斬釘截鐵地說:“絕對是。我說過,我聞得出來。”與其說,他是在肯定蘭心睛是處女,不如說,他是在下決心要破人家的處。

    04棒針衫男孩

    夜深了,花盛明想著剛剛舍友們的議論,他們說,談過五次戀愛的女孩真不簡單,一定很厲害。可他想到的卻是,談了五次戀愛,都沒有成功,都分手了,那該多傷心呀……因為,他自己上學期也分手了一次。她哪里厲害了?她現在,怕是很脆弱吧,真希望有個好男人能夠好好愛她,保護她。

    不過,花盛明卻不認為那個“好男人”會是他自己。當然,他很漂亮,但只是漂亮而已,不是帥。在小學和初中階段,他是女孩們最心儀的那類男生。他白皙細嫩得像塊豆腐,除了后來長胡子的區域,你看不到一丁點兒毛孔。夏天,他的臉頰會因為炎熱而冒出兩團粉紅。

    每次到新年級注冊,新班主任都對他贊不絕口,“哎呀,真漂亮!跟朵花似的,哎喲……你就姓花呀,真好。”此時,隔壁班的老師也會湊過來一句,“你看他的眼睛,真好看,像女孩兒似的。”

    花盛明可不認為“像女孩”是種夸獎。但是,他依然守規矩,他習慣將襯衫的每個紐扣扣好,然后戴上紅領巾,微笑示人,努力學習。女孩們大老遠見到他光燦燦的臉,總會問,他誰呀?幾班的?

    上初中了,他渴望長大。他開始長高個了,長胡子了,面孔卻一如既往地稚嫩,沒有太大變化。他坐在課桌前,像個泛著奶味的小男孩,而當他起身時,你一定會小小地驚訝一下--哦,原來他這么高,這么挺拔的嗎?仿佛以他的面孔,就不該有那么高的個;好像他的臉,應當安在一個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小小男生那兒,才算合適。

    上高中了,空氣中的荷爾蒙開始粘稠,他感覺自己不復從前那樣招女生抬愛了。最早,她們夸他眼睛漂亮、睫毛好看,他并不開心,反而戴上了眼鏡。可是,她們忘記了他,冷落了他,他又感到失落。她們的身體和荷爾蒙都在膨脹,她們喜歡那些雄性勃發、面孔剛毅、身體強悍、聲音洪亮的男孩,他們往往在運動場上奔跑,在新年晚會上大聲唱歌,在走廊上肆無忌憚地挑逗女生。

    上大學了,一方面他靦腆、內斂,另一方面他也開朗、陽光。他和舍友的關系很好,還愛干凈,衣服及其他用品整齊有序。他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拖地,舍友們起床,能見到比水缸還亮的地板;舍友們辦派對,摟著姑娘跳舞,他負責遞飲料、切蛋糕、分零食。

    除了天生粉嫩的臉,他的表情、動作、語調其實沒有絲毫女孩氣。可他還是被人說是“娘娘腔”,因為,他的柜子里有一堆毛線球和好幾本棒針衫畫冊。他喜歡織毛線,非常喜歡。閑暇時,他經常一邊聽廣播,一邊坐在搖搖椅上,一邊織毛線,冬天還兼泡腳。何大熊說,天哪,只有我奶奶才這樣,你這也太……

    花盛明不在意舍友們的譏笑,他就是喜歡織毛線。毛衣、帽子、圍巾、手套、披肩、線毯,甚至圣誕節的玩具襪子、女孩喜歡的小手袋,他都會織的。他自己、媽媽、妹妹,都在冬天享受著這些五彩斑斕的溫暖,已經好多年了。他想,有一天,他會織最漂亮的棒針衫送給自己心愛的姑娘,她一定會懂得欣賞他。

    可十幾歲到二十出頭的女孩們,好像還不太懂欣賞儒雅派男孩,她們不再圍著他團團轉了。但是,他仍然是漂亮的,確切地說,是小眾化帥哥。所以,還是會有女孩來追求他,比如同系的童燕鈴。

    童燕鈴長得一般,但皮膚很好,水當當地,像泡過溫泉。這也難怪,皮相若是不好,她一定不敢向花盛明表白。女生可以允許男友比自己漂亮,但絕不會允許男友的皮膚比自己還好。

    大多數人,是沒有運氣和自己最欣賞的那類人相愛的。于是,心胸狹窄者們刻薄、離間那些比自己幸運的人,甚至硬要夠夠不到的地兒,糾纏不清,最后摔得很慘。而心胸豁達者們,則對自己說,愛情這玩意,有時有總比沒有好,看著順眼,相處舒適,就好了罷。花盛明對童燕鈴,就是這樣。

    童燕鈴留意上花盛明,是因為她被安排給男聲大合唱節目化妝,輪到花盛明時,她怔了一下,慌亂地跑去問老師意見,老師走過來了,說:“他不用化了。”

    于是,節目結束后,男孩們蜂擁至洗手間,門口都擠爆了,還掩著面,生怕被人看見自己施了脂粉。只有花盛明一個人悠哉著、笑著,他的舍友成美元滿臉是水,尚還洗不干凈,恨不能搓破了皮,他看見花盛明在那兒看熱鬧,忍不住說:“你還別得意,我們洗得掉,你天生脂粉氣洗不掉了……”花盛明不以為意,只是吐吐舌頭,做了個鬼臉。

    這一切,童燕鈴全看到了。那個漂亮男孩的小鬼臉一直印在她腦子里好幾天抹不掉。終于,她決定主動出擊,她寫情書、打電話,她開始到食堂和教室堵他。很快,花盛明服軟了,在感情上,他是個被動的人。盡管有個甜蜜的夢藏在他心里,但他并不打算讓一些遙不可及的幻想影響自己的現實生活。當下,有個還不錯的女孩熱烈地追求他,他該接受的,他想。

    可是,好景不長。差不多一年,他們就分手了,因為童燕鈴知道了“春苗計劃”的事。

    “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童燕鈴想,早說吧,我就不跟你談戀愛了,多浪費時間啊。

    “可你也沒問哪……”花盛明說。

    “如果你不能改變你的畢業計劃,我們現在就趁早散伙吧,我們沒有未來的。”……

    唉,分手多難過呀。花盛明想起來,還是覺得不舒服。他并不是那么愛童燕鈴的,只是很多事情習慣了。習慣被人愛,習慣試著去愛一個人,習慣身邊有人在,習慣兩個人互相取暖……由于這些慣性,他在被甩后產生了極大的不適。畢竟,這是他的第一次。

    他一直想試著找童燕鈴談談,可人家姐們已經鐵了心不理會他了,宿舍電話不接,手機關機,碰上也不理……終于,他燒掉了她寫給他的情書,一切都過去了。

    唉,他又嘆了口氣,翻了翻身。蘭心晴……多美的名字,多漂亮、多純凈的姑娘呀,她應該幸福的。他在為她祈禱--一定得有個配得上她的男人,讓她永遠像個公主,再也沒有分手,再也沒有憂傷,一直走下去……

    花盛明漸漸睡著了,在夢里,他好像看見自己穿得像個歐洲王子,身上有綬帶與流蘇。他的臉比現在要成熟,他的模樣比現在要大方。蘭心晴,她穿著銀色的裙子向他徐徐走來,雙目含情。他牽起她的手,親吻,然后一同起舞。什么時候啊,他在她面前,也變得這么成熟優雅了呢?

    與此同時,寢室里的另一個男孩也正邊打呼嚕邊做著美夢,夢的女主角也是蘭心晴。可內容卻大相徑庭--床、紅酒、香精油、性感睡衣……而做夢的人,正是張偉。我們可以給他的名字加個前綴--大色胚:張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1_8014-m
六嫂的城市情人
作者 冰菊傲梅
  六嫂是遠近聞名的金鳳凰,臉蛋俊的像剝了皮的雞蛋,惹的村裡的男人,火燒火燎的難受。   一...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