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被冤枉的路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是這樣的,合同完全可以約束一個人。哪怕是三百萬賣出去,只要合同內註明必須讓對方盡到照顧每個孩子的職責。其實都是可以的,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位蘇月小姐是吧?她確實已經答應了沒錯,但是不是還要得到路橋先生的同意?”小王把自己的疑惑說了出來。

    “也是,我怎麼把最重要的人給忘了。”院長抓起了桌上的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蘇月笑了,時隔多年從未如此開心過。

    自己給福利院送錢,關注彩雲福利院所有的消息也都是為了路橋。蘇月明白福利院肯定有路橋的聯繫方式,這才默默的打探。自己偷偷潛進來也不是第一次了,大致能知道路橋正在上空大讀書。

    上空大是簡稱,全稱:上都市航空科技大學。

    蘇月知道路橋在讀書後為了顧及路橋的學業,所以一直沒有打擾路橋。

    但沒人知道此時的路橋在上空大的天台,望著禁止踩踏的告示牌發著呆。

    路橋上來只是想透口氣,用冰冷的寒風刺激一下麻木的大腦。

    路橋腦海裡不斷的浮現這些年的點點滴滴,真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

    憑什麼身為孤兒就要從小接受各種異樣的眼光長大,路橋回想起了自己是從何時開始被當成怪胎的。

    那是剛開學的時候,太久沒有打掃的教室。輔導員要求打開窗簾透透風,這時靠窗的女同學曉紅打開了窗戶。一隻巨大的蜘蛛從窗簾上跳了下來,趴在了曉紅同學的桌面課本之上。

    當時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曉紅更是怕的尖叫。

    而蜘蛛似乎是摔到了一條腿,並且翻轉了過來所以沒有逃跑。

    輔導員抓著課本正要趕來給與致命一擊,一旁的陳鋒同學也為了表現自己的實力。已經抓住了自己的手機殼與手機分離打算拍下,就在此時路橋瞬間衝了上去,擋住了陳鋒和輔導員的出手連忙解釋:“這是白額高腳蛛,是益蟲啊。”

    眾人此時才醒悟過來,明白了蜘蛛的品種,但此時蜘蛛就在眾人眼前,還是極為噁心的生物。

    “管他什麼白額高腳蛛,還是巨大毒蜘蛛。打死算了,留著過年嗎?”陳鋒舉起了手機殼。

    就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路橋擋住了陳鋒雙手捧著白額高腳蛛隨後急匆匆的跑出了教室。找了個花壇重新放生,等路橋再度回來之時眾人的眼神就有些變了味道。私底下也開始有人討論起了路橋,一部分認為路橋裝B、一部分覺得路橋有些奇奇怪怪的。

    誰都沒想過,這只是路橋覺得眾生平等。畢竟活物都有生命,而路橋從小到大的目標就是在商業街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寵物店,寄養和出售各種各樣的動物。甚至不會避諱蜥蜴、蜘蛛還是其他什麼奇怪的寵物。

    開始這些稱呼還只是在背地裡偶爾被路橋聽見,但隨著大家填寫表格的時候知道路橋沒有父母之後開始加劇。

    路橋解釋自己的名字,不過是因為在路邊橋上被發現而送去福利院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了路橋是個孤兒,期初嘲笑的人和憐憫的人其實各佔小半。多半還都是吃瓜的同學,甚至有人知道路橋的身世之後還會特地關心起路橋噓寒問暖。

    但那位叫陳鋒的同學帶頭起鬨,奇怪的稱呼則越來越多了起來。

    到此時路橋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陳鋒會帶這個節奏,當然路橋更不知道陳鋒喜歡的女生正是當日被蜘蛛嚇到的曉紅。而這日後噓寒問暖的同學中自然也有了曉紅的身影,這引起了陳鋒的極度不滿。

    憑什麼可以抓一隻蟲子就洋洋得意,還能從自己眼皮子底下吸引到自己喜歡的女生注意和憐憫?在陳鋒的威逼利誘下,所有人都開始與路橋漸行漸遠。

    陳鋒的心裡一直有一個計劃,正在暗自醞釀著。

    這些其實都沒什麼,路橋早已習慣。

    可就在昨天,自己從小賣部特地挑了雞肉的香腸正打算到宿舍外餵養周圍流浪貓的時候。

    在平日裡野貓時常聚集的地方,卻發現了三具野貓的屍體。

    而不知道何時路橋手裡拿著火腿腸的照片就被拍下並放在了學校的貼吧和論壇之上,並加上了各種醜陋的標題:香腸老鼠藥上空大驚現毒貓男。

    開始的路橋自己還不知道,是室友的提醒才讓路橋看見了這些消息。

    內容上指名道姓,似乎開了天眼就看見是路橋乾的一眼。

    室友們開始也不相信,但網上惡語相向還冒出了好多證人。室友們也開始有了猜疑,有了自己的想法。

    路橋明明是好心好意喂貓,卻被冠上了毒死貓的惡名。雖然喂貓吃香腸不好,但流浪貓餓著不是更不好?而香腸對於流浪貓,應該是沒有毒的呀?

    路橋來到天台透氣,一直搞不明白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但回過神的路橋,還是先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看看是誰打開了。雖然之前,匿名的恐嚇電話也已經來過了兩三通。

    這一看號碼居然是院長,路橋立刻接起了電話回答道:“院長,你找我嗎?”

    “你那風好大呀?”院長下意識的說。

    “哦?我在外面呢?確實風有些大,我穿好衣服了沒事的。不是小孩子了,是大人了。”路橋連忙解釋,從天台之上走下了樓梯。

    “原來是這樣,最近過得怎麼樣?我很久沒和你聯繫了,所以打電話過來寒暄一下。”院長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此時的路橋立刻哭了出來,用袖子擦著眼淚屏住哽咽的喉嚨強忍著說:“院長,我在上空大很好。今年打算考研,到時候就是研究生了。我還打算考博士,要成為我們院的驕傲。我在這裡很開心,吃得飽穿得暖。同學也都對我……對我也很不錯,院長今天找我有事情嗎?”

    “這樣啊,那麼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原本還想,如果可以的話將福利院交付給你呢?如果你有學業上的問題,那麼這事情日後再說吧。”院長長嘆了一口氣。

    蘇月在一旁當然聽得清清楚楚,耳朵比常人靈敏百倍的蘇月甚至聽出了別的一點東西。蘇月聽出了路橋其實不是特別的開心,似乎還有一些自己的心事。特別是細微的哭腔,蘇月此時格外在意。

    “福利院?”路橋想起了什麼重複著。

    “是呀,路橋。我身體有點不行了,但苦於福利院的孩子們沒人照顧。這邊就想了個辦法,想找個福利院裡曾經出來的孩子來繼承。這樣我也能放心的將福利院託付出去,不至於現在的孩子以後顛沛流離。”院長連忙解釋。

    路橋前一秒回想起了在福利院的點點滴滴,但後一秒三隻土貓死去的畫面在腦海裡卻久久不能忘懷。

    “院長,要不你找找別人看吧?或者讓我多想一想這個事情?”路橋此時的心裡飄忽不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從星海歸來
作者 沉入太平洋
一瞬千年,星海歸來! 歷經兩世截然不同的人生,嶽恆又回到了最初的時代。 這年,...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