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報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裡是一座美麗的小山谷,谷中有一片綠幽幽的草地,幾間簡陋的茅屋,一條灣灣的小河靜靜的從屋邊流過,這裡有一種異樣的寧靜和美麗,而唯一能享受這種美麗的卻只有一個人,他叫冷心,正是這裡的主人,明朗的夜色照在大地上,他此刻就躺在茅屋前的草地上看著浩瀚星空中的點點繁星想著自己的心事。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童年,他父親只是個普通的商人,經常會跟著一些同鄉把家的特產販賣到關外去,然後又從關外把那裡的貨物運回來賣。

    生活很普通卻很快樂,那時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象父親一樣做個商人,而父親卻認為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雖然家裡並不富裕,而父親卻請了當地最好的先生教他讀書,識字,他也曾幻想著有一天能金榜高中,光宗耀祖。

    童年的生活是那樣簡單,而幸福,然而,一切卻都在他十歲那年而改變。

    那天跟往常並沒什麼不同,每當他父親把關外帶來的貨物賣完之後,都會帶著妻兒去鎮上大吃一頓,也會去讓他們母子去選一些自己喜愛的東西,這天本來是他最期盼和快樂的日子,卻曾了他一身最悲慘的際遇。

    他們碰上了馬匪,在他們回家的路上,父母和十幾個一起的同鄉碰上了這一帶最凶殘和狠毒的土匪,接下來就是一場血腥的屠殺,除了他無一人倖免,要不是他父親當機立斷把他用棉衣裹著滾下了山崖,他肯定也已經死了。

    即使如此,他也差點死了,要不是他心裡一直想著爬上來看看自己的父母的情況,他根本撐不下去,早成了野狼的午餐。

    然而看見的情況又是如此的悲慘,讓他永生難忘,他永遠忘不了父母死時的慘狀,他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報仇。

    一個只有十歲,無父無母的孤兒,以後的生活註定是艱辛的,他無法忍受親戚的白眼,一個人跑了出來在江湖上流浪,他吃了很多苦,甚至差點死在陰溝裡,要不是報仇的信念支撐著,他根本活不下去。

    這種日子過了兩年,當他以為自己會就這樣一直流浪,早晚有一天會想野狗一樣死在無人問津的街腳,復仇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的時候,命運之神卻眷顧了他,讓他碰見了一個人,而這個人的出現卻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那天,他實在是餓極了,就跑到本鎮最有錢的張大善人家去偷東西,他其實也沒想偷什麼,只想找兩個包子。

    因為他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當他終於在廚房找到他夢寐以求的包子時,卻被家丁發現了,他想也沒想,拿著包子就跑,而張家已經有了七,八個家丁護院追了出來,張家是本鎮的大戶,能夠請來當護院都多多少少有點武功,沒多久就在旁邊的樹林裡追上了他,接著當然是一頓毒打,一個流浪兒的生命是沒有人去在意的。

    也許他們早就覺得很無聊,想找些事情來做,而打人無疑是很有趣的事情,冷心已經麻木了,任憑雨點般的拳頭打砸在自己的身上,他甚至已經感覺不到疼,目光已經呆滯。

    “住手”,他只聽見一聲輕斥,就看見打他的那七,八個家丁護院,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一位看起來四十上下的中年人站在那裡,那些家丁,護院中也不乏幾個有見識的人物,看著別人揮一揮手自己就飛了出去,他們當然知道自己遇見了高手,顧不得摔著的疼疼,爬起來沒命的就跑了。

    那人並沒有追趕,只是靜靜的看著冷心,冷心也盯著他,只見那人長的並不高大,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與魅力,一件寬大的長袍隨風飄舞,深邃的眼神,稜角分明的面龐,飄灑著幾跟稀落的鬍鬚猶如神仙中人。

    那人終於開口說話了,道“孩子,我帶你去吃東西。”

    冷心呆呆得看著他,卻搖了搖頭,那人一怔,道,“你身上很疼嗎?”

    冷心又呆呆的搖了搖頭,那人道:“既然如此,我這裡有點銀子,你想買點什麼就買點什麼吧”

    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了塊十兩重的銀子,這確實是個很大的數目,冷心有生以來也沒見過如此大筆銀子,這筆錢足夠他舒舒服服的生活上半年,但冷心卻好象沒有看見一樣,依然搖了搖頭。

    那人怔了,既然你沒話說,我可就走了。他說走就走,他走的並不快,只見那孩子正傻傻的跟著他,他並沒有停下來,就這樣一直走著,那孩子也這樣跟著。

    不知不覺,他已經走了很久,那孩子依然跟著,他想不通一個已經三天沒吃東西又被打的半死的孩子,哪來的力氣跟他走了半天路。

    他終於停了下來,走到那孩子跟前道“你想要什麼。”

    冷心看著他,突然大哭起來,他已經好久沒有哭過,他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哭,這次他好象見了親人一樣,不自覺的在他懷裡大哭。那人沒說什麼,就這樣看著在他懷裡哭著的孩子,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背。

    冷心慢慢的止住了哭聲,嘴裡終於吐出了九個字,“我要報仇,我要學武功。”

    那人道,“你有什麼仇,”

    冷心就把自己父母被馬賊害死的事說了出來。

    那人道,“你真的想學武功,這可是一件很苦的事。”

    冷心道,“只要能報仇,我什麼苦都不怕。”那人思索了半天,終於道“好吧,既然我們如此有緣,我就傳你一些功夫吧。”話音剛落,他就抓著冷心向前飛去。

    他把冷心帶到了一個山洞,道“我就在這裡傳你武功吧,”說完,就從內衣口袋裡摸出一本小冊子,遞給冷心。

    冷心跪了下來,恭恭敬敬的接過那本小冊子,只見封面寫著四個大字,“傲天劍法”。

    那人道,“我雖然受了你一拜,卻不是你的師傅,這本劍法是我一個朋友所著,他昔年是一位名動天下的劍客,可惜已經去逝了,這本劍譜是他一身心血的結晶,他一直希望我能幫他找一個好的傳人,我現在就代他傳給你。”

    冷心道“謝前輩傳授之恩,不知前輩高姓大名,還有著這本劍法的師傅是誰。”

    那人笑道“難得你記情,我,以後你就叫我方伯吧,至於那位前輩他已經去世多年,名字知道了也沒什麼意義,你只要記著把他的劍法發揚光大就行了。”

    接下來的三個月裡,方伯就傳授他傲天劍法,也傳了他一套練氣的功法,這套劍法並不算繁複,只有七招,每招有七式,總共四十九式,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冷心已經把招式完全學會了。“

    這天,方伯把他叫到跟前,說道”真沒想到你練武的天賦竟然如此之高,是我平生所僅見,我要帶我那朋友感到高興,你早晚有一天能夠把他的劍法發揚光大,成為一名絕世的劍客。“

    冷心恭敬的道“都是方伯教導有方。”

    方伯道“這次出門,我本有要事要到關外去,現在卻為你耽誤了三個月,我也該走了。”

    冷心一驚,這三個月來他早以把方伯當成了他的親人,方伯要走,他忙道“弟子捨不得離開方伯”。

    方伯笑道“天下本無不散的宴席,你也要去走一番屬於自己的路,我教你的劍法,招式雖然你以學會,但要有小成,卻最少要三年的時間苦修,要大成的話,更要經歷無數的歷練。我現在有要事在身,以是非走不可,以後有緣必然還會再見,你不必太執著。”

    冷心知道已無法挽留,道“方伯,弟子,報的大仇之後,一定天涯海角去尋你,報答你的大恩。”說完恭恭敬敬的磕了四個響頭。“

    方伯道:”等我事了,也會去尋你,我走了,“

    方伯走了以後,冷心就在山洞裡住了下來,每天餓食野果,渴飲山泉,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三年,這三年來他每天都在刻苦修煉傲天劍法,他從來也不知道自己的武功到底有多高,直到有一天他在街上被幾個惡霸為難,他只不過拿著一跟木棍,使出了傲天劍法的第一招,第一式,那幾個惡霸就在也爬不起來了,現在他才知道這套劍法有多厲害,他也知道自己終於有機會可以報仇了。

    他回到了家鄉,找尋那支馬賊的下落,當他拿著一把鐵劍出現在那群馬賊的老巢裡,已經是五年以後了,這五年中他一個人行走江湖,為了生活做過很多工作,他做過保鏢,護院,甚至還在青樓裡做過打手,他一邊工作,一邊領悟著傲天劍法的至高境界,只到有一天他認為已經可以報仇之時,他已不再停留。

    那一戰,總共三十五個馬賊無一倖免,他一人一劍直殺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鮮血染紅了旁邊的小河。也染紅了他白色的長袍。一劍誅群匪,俠名動九州,那一年,他剛滿20歲。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莽荒紀
作者 我吃西紅柿
  紀寧死後來到陰曹地府,經判官審前生判來世,投胎到了部族紀氏。  這裡,  有夸父逐日……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