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蘇家有子,沈家有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幾人各自在房內相安無事地睡下,第二日起床,蘇老太君洗漱完畢,臨窗坐著梳頭發,隱隱覺得鼻尖有香味飄過,便問海棠道:“我怎么覺得哪里有花香呢。”

    海棠指著香幾上的白玉蘭,喏了一聲,“老祖宗說的就是這個吧?”隨手從桌上取了一支寶綠色的珠釵,對著窗口的光亮,打量該插在哪里。

    蘇老太君撫撫鬢角的發絲,攔下海棠插珠釵的手勢,“罷了,就那樣吧,一個老婆子哪里就要那么多的打扮。那插花人的心思倒是巧妙,也不用花瓶,單單選取了個竹筒。看著甚是新奇。”

    原來昨晚上,沈澄心折了白玉蘭后尋了兩個半截的新鮮竹筒,注了水做花瓶。潔白的花瓣配上碧青色的竹筒,倒是相得益彰。

    蘇老太君養尊處優慣了,只當是新奇的想法。海棠卻將珠釵放下,想到自家小時候貧苦而被牙婆子販賣,過了半晌才輕聲道:“我看也不是什么心思巧妙,一般貧苦人家恐怕也拿不出什么寶貴的花瓶。”

    這么一說,蘇老太君也覺察出來了,想起昨晚上聽到的對話,于是便問:“我們住這里一晚上是多少銀子?”

    海棠知意,笑道:“我們只是住了一晚上,連飯食都是去外邊買回來的,自然花不了幾錢銀子,老祖宗慈悲心腸,給個一兩銀子,只怕就夠沈家半年的嚼用了。”

    蘇老太君瞇著皺紋歡快的笑起來,照了照銅鏡,對著銅鏡里海棠的笑臉,道:“還是你懂我的心思,只一點,切不可把銀子給那對夫妻,我看那沈秀才不是什么好東西,那小娘子也不是個能做得了主的。倒不如直接將銀子接濟給那對姐妹,假使日后嫁了人家,也有個私房。”想了一下,又道:“就一人給一兩吧。”

    海棠討巧道:“老祖宗就是慈悲,兩個小姑娘要是知道,不知該怎么感謝呢。”

    海棠扶著蘇老太君出了門,蘇夫人一早就等在了轎子邊,丫鬟已經拉開了簾子。沈何氏穿著條打補丁的圍裙,急匆匆地從廚房追出來,“兩位夫人要走了嗎?好歹吃了早飯再上路啊!”

    蘇老夫人照舊鉆入了轎子里,海棠上前塞了幾錢銀子,笑瞇瞇地道:“不知道廚房里可有熱水,我幫老夫人泡一壺茶水走。”

    沈澄心正從耳房出來,海棠便上前挽住沈澄心的手,“勞煩姑娘帶我過去吧。”兩人到了廚房內,海棠打開一直提著的一只藤編紫檀色的竹籃子,藤箱及箱蓋內都填充的滿滿的,外邊用砂紅土布包嵌。沈澄心不由多看了幾眼。

    海棠取出白瓷小茶壺,沈澄心回過神來,自吊罐里舀了一勺滾燙的水,海棠道謝接過,先將茶壺用水溫熱一遍,然后自小荷包里取出一些茶葉,泡了一壺倒去,再泡了第二壺才將茶壺塞回到藤竹籃子里。

    沈澄心忽然回過味來,指著藤竹籃子,嘖嘖稱奇道:“這不會就是古代的保溫杯吧?”隨后,拿著竹籃子右看了幾眼,喜不自禁地搖頭贊嘆:“看不出古人實在是有智慧啊!”

    古人?海棠聽得不甚明白,怔愣了一會兒,想起年前京城里出了位自稱來自地球的陳小姐,瘋瘋癲癲地穿著桃紅鴛鴦肚兜、扭胳膊甩大臀,說是叫什么肚皮舞,最后被拉去浸了豬籠。暗想難道眼前這位沈澄心姑娘也是地球來的?

    沈澄心也覺自己失言了,笑笑道:“姑娘可別見怪,實是我家境貧寒,不曾見過這樣珍奇的玩意。”

    海棠信以為真,便不再多想,道:“這的確是用來保溫的。”隨后,拿出二兩銀子,將蘇老太君的話轉述了一遍。沈澄心大大方方道了謝,接過銀子塞入懷里。兩人便就此告辭。

    出了門,沈澄心直奔沈如意的房間,將二兩銀子拋了給沈如意,道:“姐姐,那家客人好大方,我只是泡了一壺茶水就送了四兩銀子,我二兩,姐姐二兩。這銀子姐姐你可要藏好了,千萬別讓爹娘知道,等嫁人后貼補家用吧。”

    沈如意錯愕不已,“這人家也太大手筆了。”停了半晌,才仔細地看了銀子的成色,拿出一塊帕子仔細包好了,翻開柜子鎖起來。

    蘇家的轎子剛出了桃花巷口,就遇上了從紹興府騎著快馬趕來報信的管家,原來蘇少朗這幾日又病得昏迷不醒。蘇老太君當即棄了轎子,換乘馬車,和蘇夫人日以繼夜地趕回了紹興府。

    蘇家的銀子像流水一般花出去,將紹興府稍微有點名聲的大夫都找了來。蘇老太君涕淚交加,想起一年前的那個批語,心道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沖喜試試。于是派了人,快馬加鞭地上京城去找幼時定親的上官家,上官家豈會不知緣故,推脫道:“女兒還小,不如再等個一年。”

    蘇老太君聞訊,氣得丟了拐杖:“上官家欺人太甚!分明是看不起我們家道中落,拖個一年?少朗他……”老太君語帶哽咽,拿著帕子替蘇少朗擦擦額頭,也只能作罷,倉皇不安地招來了專給富貴人家說媒的宋媒婆,這般那般地吩咐一遍。

    媒婆便開始搜集紹興府內適齡女子的生辰八字,和陰陽先生一起算了命,最后往西邊行去,挑中了一戶姓王的賣豬肉的人家。那王屠夫這一輩子只得了一個女兒,暗地里得了消息說女兒被人看中、要去給人沖喜,忙不迭地拒絕了。

    想到蘇家是商界的巨賈,萬一要是暗地里給自家下絆子可怎生是好。于是遣了他渾家,恭恭敬敬地去請宋媒婆喝茶,送上了五兩銀子,笑著道:“干我們這種營生的,哪能配得上蘇家這么有銅鈿人家,曉得的是宋媽媽四處打聽辛苦,不曉得的還當宋媽媽看不起蘇家,才會選了個殺豬的來婚配,想存心羞辱蘇家。”

    宋媒婆聽著倒也有幾分在理,只聽王屠夫他渾家接著道:“奴也不叫媽媽難做人,上幾天奴去水澄鎮后山拜佛,聽說水澄鎮有戶姓沈的人家,是有文曲星保佑的。這沈家剛好有兩個年輕少女,奴看這不是蠻好的姻緣么……”

    宋媒婆雪白的紋銀入了荷包,又得了個好的法子,頗為歡喜地回去稟告了蘇家。蘇老太君一聽是沈家,猛地就想起在水澄鎮借宿的日子,想到那日晚上聽到的對話,當時只是一笑置之,可是這會兒六神無主之下,竟也不由地信了幾分,孫子病成這副模樣,也只好試上一試了。

    于是當天下午,宋媒婆就帶了五百兩銀子匆匆地趕往水澄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166682_80_804-m
妙偶天成
作者 冬天的柳葉
  甄家四姑娘爭強好勝,自私虛榮,費盡心機設計和鎮國公家的世子一同落了水。然後,一個呆萌吃貨就...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