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相遇即是離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沈秀才穩如泰山地坐在椅子上,心里頭一番計較,面色卻一點也不變:“我沈家一貧如洗,不是什么好親家。”

    媒婆便笑道:“蘇家是大戶人家,有的是金子銀子,根本不求親家有多富貴,只希望可以找個知書達理有才氣的,這樣的結親于兩家都好。”商賈沾沾才氣,窮秀才沾沾財氣,的確是好事一樁。

    沈何氏料不到蘇家來提親的事竟然是真的,使了個眼色,悄悄喚了沈秀才到廚房,小聲道:“這蘇家不會是紹興府的大茶商吧?那可是個名頭呱呱響的有銅鈿人家,為什么要我們家的女兒呢。怕是有蹊蹺呢。”

    沈秀才深以為然,出門時臉上便顯出幾分猶豫不決。宋媒婆心里了然,走到箱柜面前,哐當一聲打開箱蓋,一箱子白花花的銀子照得黑漆漆的木屋子一陣亮堂。宋媒婆看看傻愣愣的沈秀才,鄙夷地笑笑:“這是暫時的禮金,蘇家是要正經去娶了你家女兒呢,這樣的親事,你自家出門去問問,你就是拜菩薩去求個三天三夜也求不來。”

    沈秀才氣得熱血上漲,一張臉紅得能滴出血,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邊端起杯過夜的茶水喝了一口,氣哼哼地道:“俗氣的商人,怎么是個好親家了,你個媒婆為了銀子滿口胡謅。我的女兒是不會嫁的。”

    沈何氏暗自為相公喝彩,放心地笑了下。

    媒婆用袖子擋了一下臉,才發現是自己多慮了,自顧自找了把骨牌凳坐下,好言地勸道:“我宋媒婆是個實打實的婦道人家,不知道什么深淺,若是說的不好,你就當個屁放了吧。蘇家是什么樣的人家,你沈家是什么樣的人家,要是放在平時,就是當個小妾也輪不到你們。人蘇家就是圖你女兒的名聲而已,不當吃不當喝,可是你們家卻是可以得到大筆的銀子呢。”

    沈秀才穩穩地坐在椅子上,不為所動,媒婆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一下,便接著道:“其實啊,蘇家是聽說沈家有文曲星庇佑,只是這一代文曲星棄了沈家男子,轉而庇佑女兒了,所以特意前來提親。”

    沈秀才的眉頭微微皺起,眼角眉梢卻隱隱藏著幾絲得意:“休得胡言。”

    宋媒婆轉而夸起了蘇少朗,吹的蘇少朗天上有地下無,還信誓旦旦地保證是蘇少朗堅持要娶個有文化的,去去那一身的銅臭味,老祖宗心疼孫子只好答應了。沈秀才再三詢問,宋媒婆又掏出蘇少朗的畫像。沈秀才便招了沈何氏一同出來瞧,這畫上的人兒端的是豐神俊朗。沈秀才夫妻都有些動心。

    宋媒婆慣會察言觀色,親切地笑笑道:“你們再怎么嫁女兒,最好也只是嫁個莊稼漢,沈姑娘那樣冰雪聰明的人怎么能配給大老粗呢?蘇家雖是商人,但是這婚姻是明媒正娶,一去就是當少奶奶的人,你們再看這蘇少爺長的那般好,和你們姑娘是天生一對呢。”

    如此這般一來,兩方人一拍即合,數數日子,春分過后二月十四就是個黃道吉日,約定成禮。

    沈家姐妹雖然在屋子里說笑自如,但兩姐妹心里都有些不安,畢竟周家真的是一貧如洗。等到宋媒婆離開,兩姐妹便急匆匆地跑出來執了沈何氏的手,緊張不安的追問:“娘親答應了?”

    沈何氏笑道:“奴和相公都覺得不錯,自然答應了。”

    沈澄心自覺沈秀才是個貪財的人,怎么答應地這么爽快,眉頭微鎖:“難道你們不嫌棄……”當著沈如意的面,不好直接說出窮困潦倒幾個字。

    沈何氏不明白二女兒問這話的意思。沈秀才送了宋媒婆出門,正回來就看到娘仨圍在一起,抖抖袖子,拿喬做派的學著戲里書生的樣子圍著娘仨繞了一圈,唱戲般回道:“為了女兒的幸福,怎有嫌棄一說,我是那樣子的人嗎?”

    沈如意羞得轉身逃竄回了耳房,沈澄心頗為詫異地跟著回去了。沈何氏一頭霧水地問:“蘇家那么有錢,怎的小囡還會以為我們嫌棄蘇家?”

    “誒!娘子這就有所不知了。”沈秀才微有不悅道,“蘇家再有錢,有文曲星庇佑嗎?有功名在身嗎?士農工商,商賈可是最粗鄙不堪的。”沈何氏領悟地點點頭。

    沈家利用那五百兩銀子,去鎮子上打造了十幾個普通木制家具,又備了妝盒等物件。沈何氏是個會算計著過日子的人,兜兜轉轉打聽了不少店家,貨比三家之下,最后竟然只花去了幾十兩。又做了幾條新棉被,滿滿當當地裝了三箱子,沈何氏心里頭極為滿意,像沈秀才討要剩下幾百兩用來當壓箱銀,沈秀才阻止道:“婦人就是無知,蘇家什么沒有?那需要咱們巴巴地做了這些東西陪嫁過去?更何況剩下的銀子還要辦喜宴,招待女婿回門,要給小囡準備嫁妝。你怎么一點算計也沒有。”

    沈何氏笑道:“相公說的是,那……要不拿五十兩銀子做壓箱銀?”

    沈秀才將翻開的箱蓋合攏,拿了一把黃銅鎖鎖好,握著娘子的手走出屋子道:“放個五兩銀子即可了,壓箱銀就是圖個喜慶,蘇家是什么樣子的人家,大囡嫁過去必定不會缺錢。倒不如我們留著,一則回門時要招待女婿,二則我們兩也當做幾件像樣的衣服穿,總不能到時候大囡帶著女婿丫鬟過來,我們做岳父岳母的穿的還不如丫頭好吧,大囡臉上也無光。”

    沈何氏一聽,恍然大悟地笑道:“還是相公明白。”

    這段時日沈家上下過得極為歡喜,沈如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躲在屋子里一心一意地繡嫁衣。

    這日,沈澄心在屋內哐當哐當踩著踏板織布。沈如意搭了把小椅子坐在小院子里曬著日頭繡嫁衣。

    沈澄心紡了會兒,翻出這幾日織的布,細細地打包了準備去布莊里出賣。沈如意扔下手頭的繡活:“我和你一起出去吧。”

    沈澄心將布抱在懷里,回頭一笑:“哪有新娘子在這樣的日子里出門的?好生在屋里待著吧。”

    沈如意心知日后自己嫁了人,姐妹再見面的機會就少了,少不得添了幾分傷感,搶了布包過來抱著,執意道:“一起吧,又不是千金小姐,沒那么多的講究。”

    “好好。”沈澄心掩起嘴笑笑,去屋里拿了把傘,撐開了兩姐妹攜手一起往外走。到了布莊,掌柜的張大娘按著尺寸給了幾文錢,沈澄心隨手裝入小荷包里苦笑著自嘲:穿越人士混成她這樣需要織布來賣,算不算很慘?

    張大娘吩咐小二收了布匹進屋,看一眼沈澄心,笑著拍拍沈澄心的肩膀:“姑娘可別灰心,等你們家和蘇家結了親,自然就不一樣了,說不定日后我們還要稱你一聲小姐呢。”

    沈家姐妹對視一眼,沈如意一臉莫名其妙:“誰要和蘇家結親?”沈澄心愣了下,心思一沉,臉上還是照舊帶著笑:“大娘怎么曉得我家要和蘇家結親?”

    張大娘看沈如意神色不對,便不肯再說,推脫道:“這樣的喜事,豈有不知的。奴還要去照顧生意,姑娘自便吧。”

    沈澄心不安地挽起沈如意的手,勉強笑笑:“姐姐別擔心,我們回家問問清楚。”

    見得沈家姐妹出了門,一個打雜工的小廝上前問:“這就是要準備去給蘇家沖喜的姑娘?”

    張大娘瞪一眼,拿起算盤敲打小廝的腦袋:“有這等時間嚼舌根,不如手腳勤快些,快快去干活。”小廝嘆口氣:“好好的姑娘家,嫁給個半死的人多可惜。”

    張大娘冷冷地彎起嘴角,低頭噼里啪啦撥算盤,“你一個混小子懂什么!能嫁入蘇家,就算是嫁給死人,也是幾輩子燒的高香呢。什么都沒銀子來得實在。”

    “沈姑娘。”小廝不安地叫了聲不知何時出現的沈澄心,溜到一邊去掃地。沈澄心幾乎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砸暈,拿起放在一邊的傘便匆匆離開。

    走了幾步,和等在亭子里的姐姐會合,兩姐妹一起默然無語地往回走。沈澄心心里消化著聽到的事情,打量沈如意慘白的臉色,不敢將聽到的消息說出來。

    到了沈家,正要推門而入,竹門被人從里面撞開,一個青色布衫的人佝僂著身子,皮球似得滾了出來,正撞在沈澄心腳下。

    沈澄心哎喲一聲跌倒在地,那男子跌跌撞撞地爬起來,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狼狽,上前和沈如意搶著扶起沈澄心,口內一疊聲地道歉。

    沈如意心疼妹妹,略帶苛責地望向來人,一抬頭卻不由地發愣,半晌才喃喃自語:“周……公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08537_80_804-m
大帝姬
作者 希行
  穿越的薛青發現自己女扮男裝在騙婚。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騙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