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張府少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正當柳紫依心中難過無比的時候,只聽見有個溫和的男聲在頭頂上響起:“你是新來的丫環嗎?為什么要在這哭?”柳紫依抬頭看去,有個年輕男人站在自己跟前,正用關切的眼神看著自己。看這人眉清目秀,穿著講究,便這道肯定是府里的重要人物,于是連忙起身福了一福。

    “我叫張明寶,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好奇的打量她,只見她雖然一身粗布衣衫,但難掩天生麗質的本色,臉上卻滿是苦楚,手上竟然還有燙傷!

    他姓張?這是張府,除了家丁丫環,姓張得只有一個,就是張富仁,而下人不可能穿的這么高檔,那他是......雖然心中疑惑,但她還是很有禮貌的回答道:“奴婢柳紫依,是剛來府中做工的,被分在了夫人房中服侍夫人。”如今在府中有個虎視眈眈的老爺,還有個心思惡毒的夫人,她已經疲于應付了,可不能再得罪別人了,凡事還是小心為上啊。

    “柳紫依,很好聽的名字。你的手怎么了?看起來像被開水燙的,受傷了怎么還洗衣服呢?”

    “這是奴婢自己不小心燙的,這是夫人的衣服,夫人明天等著穿,所以我要馬上洗干凈。”聽到張明寶關切的問話,柳紫依簡直覺得不可思議,在這張府中竟然還有這么好心腸的人嗎?如果他也是張家的人的話,那么以他的年紀只能是張富仁的兒子或者侄子了,雖然他看起來和善可親,可是絕對不能在他面前說夫人壞話,誰知道他是不是表面一套,私下又一套呢,她對這個張府里面的人已經沒多大信心了。

    張明寶聽她說起夫人,心中便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的手絕對不是自己燙傷的,在張府,就算是下人之間也是等級分明的,夫人的貼身丫環是不用做洗衣做飯這等事的,而現在她卻帶著燙傷在洗衣服。自己的母親自己最清楚,她經常為難那些被父親帶回府中的女子,她管不住父親,可是卻可以拿那些女人出氣。但是這只是個丫環啊,如果是父親帶回來的,只會收為小妾,而不會讓她做一個小丫環,既然只是丫頭,那母親又為什么要為難她呢?張明寶疑惑的同時又對她感到愧疚,畢竟是母親傷了她。雖然他生在張府,但是自小父親便不怎么管他,而母親因為父親的花心舉動倍受打擊,時間長了更是變得喜怒無常,所以經常對他撒氣。因為小時候很害怕父母吵架之后會遷就于他,所以他總是很小心翼翼的,話都不敢多說,長期下來便養成他內向甚至有點懦弱的性格。即使長大了也不敢反抗父母的意思,總之,張明寶就是一個父母忽視下成長的沒有個性的富家公子。

    “對不起,我代我母親向你道歉,她年紀大了,請你不要跟她計較。”雖然軟弱,但是由于少于和外人接觸,所以倒沒學會一般公子哥的惡習,心地也很善良。知道眼前的女孩肯定在母親那受了委屈,就主動向她道歉。

    柳紫依一聽他說母親,更是證明了心中所想,肯定了眼前人的身份,便決定一定要疏遠這人,在這張家,沒有一個是正常的。但是倒很詫異他的大方認錯,身為主子,不僅不對下人拿架子,反而為了自己母親的所作所為向她道歉,倒是難能可貴,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如若不是,那可比他父母更厲害多了。心里有了計較,卻不表現在臉上,依然是一個奴婢該有的謙卑有禮:“少爺哪的話?夫人并沒有為難奴婢,這是奴婢應該做的。”

    張明寶看她這么柔順的說話,再看她手上的傷,心里便起了憐惜之意,“你不要洗了,反正又不是你一個丫環,讓她們洗吧,我帶你去處理一下手上的傷,不然感染了可就麻煩了。”說著便要去拉她的手。柳紫依嚇了一跳,連忙躲開,惶恐道:“少爺,奴婢只是個下人,不牢少爺費心。”她怎么敢啊,如果沒洗好衣服,后果可能比現在還慘。再說誰知道這個少爺有沒有安好心。

    “你不要擔心,我安排人洗好就是,不會讓母親知道的。”張明寶以為她怕被母親知道衣服不是她洗的會責怪于她,連忙保證道。

    “寶兒,你打算不讓母親知道什么啊?”突如其來的聲音把兩人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卻是安鳳嬌帶著梅煙施施然的走了過來。

    “娘,孩兒見紫依手受傷了,正打算帶她下去上藥。”張明寶的聲音里還帶著一絲惶恐,看來這個少爺似乎很懼怕夫人啊,柳紫依心想,同時彎腰行禮,“奴婢見過夫人,奴婢的傷不要緊,不用麻煩少爺,奴婢馬上就把衣服洗好。”

    安鳳嬌哼了一聲:“紫依?叫的倒是親熱,怎么,寶兒與她很熟嗎?”這個賤女人,迷住了老爺還不夠,還要勾引她兒子嗎?看向柳紫依的眼神更加惡毒起來。“娘,不是......”張明寶諾諾的不敢說話。安鳳嬌走到柳紫依身前,狠狠的瞪著她,“啪!”毫無預警的又給了她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冷冷道:“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和少爺說話,你說,你是不是在少爺跟前亂嚼舌根了?”

    “娘,您誤會了,紫......她沒說您的壞話。”張明寶看見柳紫依跌倒在地,想伸出手來去扶,卻又不敢。

    柳紫依咬著嘴唇沒有辯解,這個女人存心找茬,她說什么都是徒勞,只等著她發泄完了快點走,好讓她少受點罪。

    “怎么,看你的樣子好像很不服氣啊,我打錯你了嗎?還是嫌夫人我不應該讓你干這么下賤的活,你對我心存怨氣啊?”安鳳嬌看她一臉倔強的樣子,心下更氣,喊道:“管家,把這個沒大沒小的丫頭拖到柴房去關起來,三天不許吃飯!”說完便拂袖而去。

    柴房里陰暗臟亂,到處是蟑螂老鼠,柳紫依蹲在角落里,把頭埋進雙膝,眼淚默默的流下來。她就猜到那個女人不會放過她,她到底何時才能擺脫啊。以前在家日子雖然過得貧苦,可是一家人卻和和睦睦,相親相愛,也從未受過這樣的欺辱啊。真的好想爹娘啊,如果不是掛念爹娘,她寧愿一死了之,也不要在這種地方受罪。正當她傷心流淚時,卻聽見柴房的門有響動,她一下子緊張起來,是誰來了?是夫人又來折磨她了嗎,她下意識的蜷縮的更緊了。門開了,一個人影走了進來,“紫依,別害怕,是我,張明寶。”

    透過門口照進來微弱的光,柳紫依看見正是洗衣服時碰見的張家少爺,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少爺,您怎么來了?”

    “我來給你送點吃的,還拿了瓶燙傷藥,等你吃完東西,就抹點藥,手會好的快一點,也不會那么痛了。”張明寶手上拿了一個食盒,還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瓶。柳紫依沒有伸手去接,“可是夫人不準我吃飯的。”

    “噓,別出聲,不要讓別人聽見,我是偷偷送過來的,我馬上就走,你吃完之后把食盒藏在柴草底下,我下次來的時候會拿走。”

    到了這時柳紫依終于相信這個少爺不同于他的父母,是個心地善良的人,但是卻十分懦弱膽小,也終究不是個壞人。她接過食盒,馬上就吃了就來,她不能讓自己餓肚子,只有吃飽了才能有體力承受住安鳳嬌的折磨。“謝謝少爺。”努力進食的同時還不忘謝謝這個張家唯一施舍給她溫暖的人,雖然不是很喜歡他的性格,但是畢竟是自己來到這里第一個對她好的人,她會記住他的恩情的。

    張明寶看她狼吞虎咽,怕她噎著,體貼的從食盒中拿出一個水罐,“慢點吃,喝點水。”抬頭望了望門外,怕待時間長了被人發現告到母親那邊,就說:“紫依,我要走了,你自己要保重,到吃飯時間我會再來的。”

    “少爺,你不要來了,萬一被夫人發現就不好了。”那樣會連累他,也對自己不好,如果夫人再給她扣上頂勾引少爺的帽子她就要受更多罪了。

    張明寶聽她這么說以為她在關心自己,心里不由得感覺溫暖。在這個家,從沒有人重視過自己,父母整天忙著勾心斗角,根本顧不上他,現在卻從一個小丫環身上感受到久違的關心,他感動的說:“沒事,我會小心的。你也要小心,記得上藥。”說完,看了看左右無人就快步走開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4599_80_804-m
鳳門嫡女
作者 意千重
  她,天命之女,身份尊貴,卻被堂姐幽禁六年,毀了容貌,奪了身份,家破人亡血干而死。   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