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爺夜闖柴房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柳紫依吃完食物之后把食盒藏了起來,便趕緊處理起手上的傷口。忍著疼痛把水泡擠破,小心的抹上藥物,然后從自己衣服上撕了塊還算干凈的布條,把手包扎了起來。拜那安鳳嬌所賜,雖然把她關了起來,卻暫時不用做那些粗重的工作,這樣手也可以好的更快些。

    一直到晚上,都沒有人來過柴房,柳紫依當然更不希望有人來,她難得清靜一下。真是可笑,她寧愿呆在這又窄又臟的柴房,哪怕被限制了自由,也不要出去見那個女人的丑惡嘴臉。她真把她這個人忘了才好,也可以少受些折磨。天色大概很晚了吧,因為原本就陰暗的柴房這時幾乎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了。那個少爺大概不會來了吧?他那么怕事,又和她萍水相逢,能來關心她就已經不錯了,難道她還會期待他來第二次嗎?她自嘲的想道。

    正當她這么想的時候,卻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難道他又來了嗎?看來自己不會餓肚子了,她欣喜的站起來迎了上去。來人手上拿著燈籠,待她借著燈光仔細一打量,卻嚇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退了幾步。這哪里是少爺,分明就是當初以逼她爹爹還債為由而把她帶回府里的張富仁!

    “老......爺?”他這么晚了來干什么?一想到他的淫蕩好色,臉色立刻蒼白了起來,莫非他要對她意圖不軌嗎?

    張富仁色咪咪的看向柳紫依,這個女人真是越看越好看啊,雖然一身狼狽,依然明艷照人,當初把她帶回府中還真是明智之舉。夫人哪夫人,就算你把她帶在身邊又怎樣,總會讓我找到機會,嘿嘿,看她一臉驚恐的樣子,多惹人憐愛啊,“紫衣啊,你一定受委屈了吧,老爺專門來看看你過的好不好。”說著伸手去碰她的臉,柳紫依驚駭欲絕,連忙偏頭躲過,“老爺,奴婢過的很好,還請老爺不要費心,柴房之中又臟又亂,老爺還是快快請回吧。”她盡量保持著鎮靜,急忙說道。

    “紫依啊,你現在是個丫環,所以才會受這么多罪,不如你就跟了老爺我吧,有我護著你,誰也不會欺負你的。老爺會好好疼你的......”才說了不到兩句,張富仁就露出了本色,一臉淫笑著伸手欲擁抱美人。

    柳紫依更加驚慌,生怕被他碰到,急叫:“老爺!您答應過奴婢,要讓奴婢做工還錢的。我是不會做你的小妾的!”

    “做工還錢?紫依,你別傻了,就算你一個月掙個幾兩銀子,過個一年半載能把錢還上,可到那時利息已經夠你做工還一百年的了,你又要還到何時?你還是乖乖的伺候好我,保證讓你吃香的喝辣的,還給你娘找最好的大夫治病?怎樣,老爺我可沒對誰這么好過啊,紫依啊,你就從了老爺我吧!哈哈......”反正量她一個弱女子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不如把話挑明了說,如果她聰明的話會知道該怎么做的。

    聽張富仁說完,柳紫依心中又氣憤又害怕,氣憤的是他根本就沒打算讓她做工還錢,只不過是騙她進府的幌子;害怕的是她心中的擔心成了現實,他根本就是一直對她不安好心!這下她該怎么辦呢?正想著,張富仁已經向她撲了過來,由于手中還提著燈籠,只能伸出一只手,被柳紫依輕而易舉的躲了過去,他漸漸不耐煩起來,干脆吹熄燈籠仍在了一邊,雙手向柳紫依抱去。饒是柳紫依身形敏捷,可畢竟柴房就那么大的地方,依然被張富仁捉住了,她驚叫一聲便努力的掙扎,可是張富仁身形高大,力氣不知比她大了多少,任她怎么掙扎都是徒勞。驚慌之下,柳紫依大聲喊叫起來:“救命啊,你放開我!你放開我!救命啊!”張富仁連忙捂住她的嘴,若是被夫人聽了去那還了得。

    要是被這個惡人玷污了清白,她還有何面目活在這世上,她還怎么回去面對爹娘?可是柳紫依雙手雙腳皆被壓住,動彈不得,口也被捂住,心中漸覺絕望,眼中已流下淚來。

    張富仁見她掙扎不得,心中得意,雙手粗暴的撕爛了她的外衣,正要把嘴湊上那張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突然聽見外面一陣敲門聲。“是誰?誰在外面?”他又懊惱又擔心,眼看到口的肥肉就要吃到了,卻被人壞了好事,卻又擔心壞他好事的是自己那個精明厲害的夫人,雖然不怕她,可被撞破好事,難堪總是難免的。不得已起身去開門,打開門一看,門外敲門的卻并不是自己夫人,而是自己那十天半月都見不到一面的不爭氣兒子,不禁有點尷尬的道:“是寶兒啊,我聽你娘說這關了個丫頭,她是我帶入府中的,所以我就來問問她犯了什么錯惹你娘生氣,好教訓她一頓替你娘出氣。對了,你來此有什么事嗎?”畢竟是自己兒子啊,總不能當著他的面和別的女人那個吧。

    張明寶哪能聽不出父親口中欲蓋彌彰的意思,可是也不敢拆穿,低下頭恭敬道:“父親,聽說母親在到處找您呢,我聽下人說您往柴房來了,所以過來看看你在不在這邊,您快去看看吧。”他正要趁著天黑來給柳紫依送飯,卻正好看見父親偷偷摸摸的向這邊走來,于是他就好奇的跟在身后,等到了門口聽見里面傳出的對話,以及紫依喊得那兩句救命,他立馬猜到父親在里面干什么勾當,他心中氣憤無比,很想立刻沖進去,又害怕遭到訓斥,于是猶豫了,可是當他一想到紫依是唯一一個關心過他的人,而眼看她就要遭人侮辱自己卻在這邊畏首畏尾,何況那個人還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自己竟然不加阻止,他還算是個人嗎?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他一咬牙,鼓起勇氣敲響了房門,這個借口也是他臨時想到的,反正父親是絕對不會去找母親的,所以他也不怕謊言被拆穿。

    “既然你母親找我有事,那我就去看看吧,反正這個丫頭我也教訓完了,相信以后她不會再粗手粗腳惹你母親生氣了,那我先走了。”回頭忘了一眼,張富仁很是不甘心到嘴的鴨子就這么飛了。哼,早晚都飛不出他的手掌心。

    等到父親走遠了,張明寶馬上跑進柴房里,看見那蜷縮在角落里的人,破爛的衣衫,驚恐無助的眼神,心中涌起強烈的不舍和心疼。走到她跟前蹲到她面前,想伸手把她抱在懷里安慰卻又不敢,只好替她拉攏衣衫,手還未碰到,卻被柳紫依甩開,“別碰我!”當她被張富仁壓在身下,她以為自己完了,可當她聽見門口他的聲音時,她不是沒有升起希望的。他救了自己,可是他卻是張富仁的兒子,她恨張富仁,面對他的家人,她同樣忍不住的遷怒。知道不應該,可是她無法控制自己心中那害怕、難過、壓抑、矛盾的心理,更不知該怎么面對他。

    “對不起。”這是他第二次向她道歉,第一次替母親道歉,這次卻是替父親,他心中感到一陣悲哀,他并沒有做錯什么啊,為何要讓他承受他們犯錯之后留給他的心理上的陰影。柳紫依終于克制不住忍了很久的眼淚,哭出聲來。“哭吧,也許哭完了,你會好受一點。”張明寶不知該怎么安慰她,看她柔弱的模樣,終于忍不住把她攬在懷里。那一刻他的心情突然激動起來,這是第一次有個女孩子趴在他的胸口哭泣,心中忍不住涌起一股想保護她的沖動,他感覺自己真的變成一個男子漢了,再也不是那個優柔寡斷的少爺了。如果可以,真想永遠抱著這個美麗嬌柔的女孩啊。

    柳紫依并沒有掙脫他的懷抱,她雖然年輕,卻不至于分不清好人和壞人,她知道這個張明寶對她沒有惡意。但是因為他的父母,她卻很難對他有好感。她只是太累了,真的好想有個懷抱讓她靠一靠,哪怕這個懷抱不能為她遮風擋雨。

    一直到哭累了柳紫依才平靜下來,想起張富仁的話,她心里又害怕起來。他是故意的,讓她做工還錢的話永遠的都還不完,那么她就只能呆在張府,而只要她呆在府里一天,今天這樣的事就還會發生,張明寶不是每次都能也不是每次都敢來救她的。不行,她不要待在這里,她要想辦法離開這里,她要逃出去。可是現在她連一個柴房都出不去,偌大一個張府,到處都是家丁,她怎么才能逃出去呢?柳紫依苦惱了半天,當她看見張明寶望向她的溫柔的眼神時,心中突然有了計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農女當家:帶著空間好種田
作者 奶油餅乾
  華夏最強特工慕璃,一日竟遇上傳說中的狗血穿越。 行吧,穿就穿吧,甭管是鬥正室還是耍小妾,攻...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