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前言

    如果風停了,我就長眠在你的港灣;

    如果雨歇了,我就陪你去看彩虹;

    可是,風停不下來,雨歇不下來;

    我只有疲憊地奔碌;

    帶著對你的思念,帶著對你的愧疚;

    在風雨中演繹人生……

    ——《吳風日志》

    在老一代人的眼中,現在的年輕人,有著豐富的物質生活,有著多姿多彩的娛樂生活,有什么苦可言,有什么愁可言?

    然而,吳風的人生,從大學到走入社會,從走入社會到開創事業,卻歷盡風霜雪雨。在現實社會中,很多人不過是大樹腳下的一珠含憂草,對明天,總是憂慮著種種不可意料的事情發生;在大樹腳下,總是掙扎著尋找那屬于自己的一縷陽光,屬于自己的那一滴水露……

    愛情、婚姻、事業、交易,在現代社會里是不是聯系得越來越密切?也許,在這種密切的聯系里,越是強調婚姻自由,越是有著更多的桎梏。好在有著開放的理念,有著開放的環境,可以讓性與愛分離開來,讓守候的人有著少許的慰藉……

    第一章

    從酒吧走出來,已是午夜,吳風牽著蕓蕓的手,走在清冷的大街上。明天,就要各奔一方了,至少一年以后才會相聚,這種離別的滋味,已在剛才一杯接一杯的啤酒中詮釋著。

    “不就是實習嗎?你為什么一定要到那偏僻的山旮旯呢?在學院讀了三年多的大學,對大城市的美好生活就一點都不眷戀?或許說,你是在找借口遠離我,淡化我們的愛情?”蕓蕓的眼眶又濕潤了。

    “我跟你解釋多少次了,我之所以要回去,是因為母親一個人把我從小含辛茹苦的養大,供我上學,她現在體弱多病,我必須要回家照顧她。倒是你,為什么一定要留在大城市呢?”蕓蕓的這個問題重復了好多次,吳風已解釋煩了。

    “我也想回去啊,可是我回去我又考不上公務員,也沒好一點的企業,我有必要回去嗎?再說,我家在東北,你家在西南,我回去,我們相距的不更遠?

    “那你跟我去西南吧,雖然我家在的是一個小縣城,但是我們可以一起去考公務員,或者在企業上班,或者自己做點小生意,反正生活一定能過得下去。”這話吳風也說了好幾次。

    “我們一起在城里找份工作,買套房子,把你母親接過來,這不更好?為什么一定要回去那個小縣城?”這個想法蕓蕓想了好久。

    “蕓蕓,你真的太天真了,就我們倆,各自都還欠著幾萬塊錢的助學貸款,即便在城里找了份工作,除掉房租、生活費用、通訊費等等,養自己都還成問題,別說養老人。你說買房子,那更是天方夜譚了,在大城市里隨便買套二手房也是一百多萬,要等到何年何時才買得起啊?”吳風搖了搖頭。

    說到這些,兩人都陷入了沉默。吳風雖然出生在縣城,可那是西南偏遠的一個小縣城,祖上沒留下什么資產和房產,就連留下的幾畝耕地,也在前些年城市規劃建設中被征用了,一家人成了沒地的農民。也就在那幾年,父親裝著一大筆征地款,花天酒地,在外面認識了一個女人,因此就與母親分道揚鑣了。為了把吳風拉扯大,讓吳風有個良好的教育環境和教育機會,母親放棄了再婚的念頭,在城里蹲三輪車,供著吳風上學。蕓蕓是東北一個小鎮上的,父母都是農民,他們有兄妹兩人,哥哥已婚,家里除了困難,沒什么可牽掛的。

    他們就這樣沉默著,一直往學校走。其實,他們都清楚,現在學校已關門了,不可能進去了。但是他們的戀愛談得一直都很有距離,還沒有單獨的在外面過個夜。

    走到大門,兩人不約而同的叫道:“門關了,進不去了。”

    返回大街,大街上的人影更少了,彼此心照不宣,來到了賓館。大學生戀人開賓館,對于這家賓館已司空見慣,隨便作了一下登記,便給他們開了房。

    賓館里擺著兩張雪白的床,吳風心事重重,一打開燈就倒在了床上。他想了很多,可以說三年多來,他之所以要談戀愛,是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瞧不起他,他一直相信,大學里的戀愛是不會有結果的,既然沒結果,為什么要去花費時間,花費金錢,他可是一分錢搬著兩分用的人。雖然說現在是大三,還有一年才畢業,但是現在就業壓力大,學校提前一年讓學生進入社會實習,其實也就是讓學生去找工作單位。明天一回家鄉,基本上也算是大學畢業了,頂多也是明年再回學校一段時間,考完剩下的幾個科目,搞一下畢業典禮,也就算徹底的跟母校拜拜了。他很喜歡蕓蕓,但他清楚自己不可能給她幸福……

    蕓蕓也是第一次跟一個男人開房,而這個男人是自己一直心儀的男友,在心底,她一直很羨慕那些情人節、七夕節收到花的女同學,她們收到花,心里美滋滋的,抱著花就跟男友去開房。她心跳得很厲害,也很興奮,第一次的感覺,那到底是什么感覺?蕓蕓進了衛生間,很快就洗了澡,在鏡子里,看著自己妙曼的身體,她有點遲疑了,難道自己就這樣把自己雪白無瑕的身子交給吳風?想起兩人曾經誓言過,不到事業有成絕不談婚嫁,不到洞房花燭夜,絕不把彼此交給對方。有時看到別的戀人走出賓館,蕓蕓也會在心底嘲笑自己老封建……

    “你也去洗洗吧,滿身的酒味,隨便刷一下牙。”蕓蕓披著頭發,身上裹著浴巾,走到了吳風的跟前。吳風被嚇了一跳,他第一次看到蕓蕓是這么的潔白和嫵媚,眼睛望直了。

    “哦,我喝了酒一洗澡就會作酒痧,還是不洗了,睡了吧,夜深了。”吳風說著拉過被褥就蓋在了自己的身上。

    蕓蕓頓時羞澀起來,原來自己有意,吳風無心,這樣的事誰還會明說?于是返回了衛生間,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坐在凳子上看電視。吳風雖然假裝著入睡,但他不可能真的入睡。想想身邊的同學,那個不是頭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肉挨肉,自己不要了她,要是哪天同學啊、朋友啊搞個聚會,喝點酒、跳兩曲舞,還不被人家吃了,自己還不成了啞巴吃黃連。吳風想著想著,覺得蕓蕓的第一次就該是自己的,自己的第一次也該是蕓蕓的,現在網絡里,網友間一夜情多的是,蕓蕓真的能為自己守到洞房花燭夜?再說,以后能不能廝守,還是個大問號呢?

    蕓蕓眼盯著電視屏幕,心卻亂開了花。難道吳風真的不解風情,還是打心底不喜歡自己?其實,說心里話,自己也沒想過,要了,就一定要他對自己負責到底。今夜,她只想證明自己還是第一次,證明自己的第一次是給了他。即便明天就真的永遠分手了,她也會毫不猶豫,這種想法,她自己也無法解釋。

    “心煩了,怎么沒一個好瞧的電視劇?”蕓蕓終于忍不住發火了,她覺得吳風簡直就是一根木頭,木得讓她要瘋了。

    吳風看似熟睡了,其實還在輾轉著,他知道蕓蕓的意思。他突然坐了起來,笑道:“我剛才做了夢,你一叫我就醒了。”

    蕓蕓沒有說話,而是關了電視,倒在了另一張床上。她眼看著天花板,什么也沒說,發呆一樣。

    吳風進了衛生間,刷了牙,洗了澡,批著浴巾出來了。蕓蕓看了她一眼,把身子側到一邊睡了。

    吳風把廊燈關了,把室燈也關了,打開了床頭的臺燈。臺燈發出橘黃色的光芒,整個房間非常的溫馨。吳風走到了蕓蕓的身邊,彎下腰親了一下,蕓蕓一下就把他摟了下去。

    兩人的事情在電視或者網絡上見多了,雖然都很緊張,還是完成了一次身體的歷程和心理的歷程。也許是沒有經驗的緣故,這沒有他們想象中的感受。但是兩人的距離明顯拉近了。

    床單上留下了一片殷紅,他們都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對方,完成了女孩到女人,男孩到男人的歷程。對于他們而言,只有這樣,明天才會毫無牽掛的離別。

    天亮了,他們來到了學校。學校離車站很遠,學校請了專車,把所有的學生都送到車站,然后再從車站各奔東西。蕓蕓就在本市實習,去的是一家大公司,所以她不用去車站。實習的一年里,可以住在公司,也可以住在學校。

    吳風背著行李,坐上了專車,蕓蕓象其他女生一樣,紅著眼睛說著一些自己也覺得多余的話。車子出發了,留校的有男有女,哭成了一片。看著這樣的情景,師弟師妹感嘆多多,老師搖頭多多。

    專車消失在視線里,蕓蕓才神情恍惚的來到宿舍,突然她才想起,自己該送給吳風什么禮物,讓吳風一看見禮物就想著自己。于是,翻箱倒柜找了起來,終于,她找到了一對風鈴,這是一次去海邊玩時,不經意間買的。她要送一個給吳風。她拿著風鈴,沖出了校園,可是已沒了專車的身影。她本想打的,可錢包忘在了宿舍。就這樣,她就呆滯地站在了校園門口,凝望著飄向遠方的云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騙者無疆
作者 木遙之
  倒斗的、摸金的、金點的、戧盤的、八岔子、雁尾子……檀幫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是狀元郎。五十香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