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章 傑裡柯•斯維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加班!加班!加班!”

    郝仁緊盯著電腦屏幕,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英雄聯盟遊戲登錄界面,他迅速輸入了賬號密碼。

    計算機專業大四學生的他應聘了一份java工程師的實習工作,然後開始了無休止的加班生活。

    熬了大半個月的夜,這才把客戶要的一大串程序給完善好,看到文件發送成功,緊繃的心神終於放鬆了下來。

    郝仁坐在出租房裡的電競椅上,就著樓下小賣部買的五糧液,準備開始愉快的對局。

    熟練的點擊開始對局,僅僅排了十秒鐘的隊,遊戲就進去了。

    “果然夜貓子還是多!”郝仁笑了笑。

    畫面切換進入了ban選界面,郝仁毫不猶豫鎖定了自己的本命英雄,諾克薩斯統領——斯維因。

    注意到對面中單的英雄選擇,是聯盟遊戲裡最快樂的那個男人,風男亞索。

    郝仁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充血的雙瞳緊盯對方英雄的頭像,他已經想好怎麼讓對面絕望了。

    對局進行中

    ......(此處忽略一萬字英雄發育時間)

    “God Like!”

    聽到這許久不曾有過的提示音,郝仁的眼睛寸步不離屏幕,看著對面的亞索e來e去,沒由來一陣心跳加速。

    酒精刺激本已疲乏的神經,郝仁的腦回路異常清晰,手頭的操作竟比往常還要順暢許多。

    永不復行

    電腦屏幕里斯維因的惡魔之手向前擊出,精準的預判了亞索e技能的位置,對面的亞索瞬間被禁錮住。

    然後靠被動將亞索拉到帝國視界的範圍裡,接上Q解脫之觸,配以W+點燃的傷害,亞索的血條近乎空了。

    亞索交閃逃跑,然而斯維因的大招早在e技能命中的時候就已開啟,同樣閃現跟上亞索逃離的方向,配合大招第二段惡魔耀光的炸裂傷害,再也快樂不起來的亞索應聲倒地。

    “Legendary!”

    郝仁內心激動萬分,狠狠灌了一大口白酒,透明的酒瓶直接見底。

    “嗬嗬......”

    胸口一股衝勁湧上來,郝仁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想要說話卻根本說不出來。

    整張臉因為充血而通紅,郝仁瞪大了眼睛,視線逐漸模糊,最後像之前的亞索一樣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眼角的餘光瞟到酒瓶上的標誌,“醜糧液”,郝仁一口老血猛吐,直呼:

    “假酒害人啊!”

    再無聲息......

    清晨的陽光透進空蕩蕩的房間裡,電腦屏幕上還閃著光,一個大大的“失敗”映入眼簾,醒來的郝仁震驚了。

    他呢喃道:“我真想看看結算面板。”

    也許是天意,電腦上亮光一閃,結算面板恰到好處地出現在眼前。

    “亞索20-8,臥槽,坑比隊友!”

    一想到被自己打成超鬼的亞索,竟然真的快樂起來了,郝仁氣不打一出來,心裡忍不住咒罵隊友。

    身軀像氣球一樣飄浮到半空中,還沉浸在對局失敗的氣憤中的郝仁,望著自己半透明的雙手,嘴角微微抽搐,雙眸中充滿了疑惑。

    轉頭看去,地面上躺著一具冰冷的屍體,正是他自己。

    郝仁有些迷惘,怔怔出神:“我這是,死了?”

    聽孤兒院對門養老院裡的老人說,人死了魂魄是會出竅的,郝仁覺得自己也許就是處在這樣神奇的狀態下。

    “原來人死後,真的有靈魂出竅這一說?”

    正思忖間,自郝仁面前逐漸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望著那不斷盤旋的水流,郝仁半透明的身軀不由自主被漩渦的巨力撕扯著拉近。

    “啊~啊~啊~”

    在漩渦中,郝仁直感覺自己要被撕裂,疼痛如螞蟻鑽心般傳遍全身,彷彿有無數蟲蟻正撕咬他周身筋骨血肉,疼得郝仁不住淒厲慘叫。

    不知過了多久,郝仁緩緩睜開眼,天花板上精緻的雕花圖案令人眼花繚亂。

    郝仁下意識地問了一句:“我在哪?”

    一旁服侍的侍從並沒有聽明白郝仁說的話,見到床上的年輕人醒來,驚呼:“少爺醒了,傑裡柯少爺醒了。”

    “侍從,快去稟告家主。”

    一位衣著端莊樸素的女管家早已恭候在旁,見躺在床上的青年醒轉,心中生喜,面上卻平靜地下達命令。

    不一會,一個面色莊嚴肅穆,身穿帝國制式軍裝的中年男子闖入房中。

    他面龐上一道傷疤自眼角劃至鼻翼,顯得頗為驚悚。

    此時這男子眸中欣喜萬分,大步踏前走到床邊,將床上尤自愣神的郝仁湧入懷中。

    只聽得他輕聲問候:“傑裡柯,我親愛的孩子,你終於醒了。”

    話未說完,男子起身對著屋外,右手撫胸,半躬著身子認真禱告:“感謝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庇佑,諾克薩斯萬歲。”

    做完這一切才又迴轉頭來,望著呆坐在床的郝仁,大手一拍他瘦弱的肩膀,疼得郝仁驚呼一聲。

    這男子似也是感覺到自己的不妥,站在一旁搓著兩手,頗有些尷尬。

    “孩子,弄疼你了嗎?是否好些了?是否餓了?是否......”

    跪倒在地的侍從見自家家主婆婆媽媽的發問,強忍住嘴角溢出的笑容,低著頭不敢多言。

    女管家在這家中已服侍多年,自然明白其中緣由,對於眼前這副場景倒也習以為常。

    郝仁終於從混亂中漸漸平靜下來,看著眼前噓寒問暖的男人,在腦海中多了一個印象。

    海塔巴•斯維因,諾克薩斯邊境的一位戍邊將領,素以治軍對敵鐵血無情著稱。

    海塔巴在這邊境線上建立起赫赫聲名,同時他也是郝仁身體原主——傑裡柯•斯維因的父親。

    “父親,我想,靜靜。”

    “好的好的,莫妮卡。”海塔巴聽到傑裡柯的請求,忙喚起女管家的名字。

    女管家莫妮卡聽得家主吩咐,下一刻已會意,領著一眾侍從出了房門。

    屋中,父子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無語。

    “呃,那個,父親,你要不也,一併出去?”郝仁清澈的眼神望著對面的父親,略帶緊張詢問。

    “好好好,孩子,我去讓莫妮卡給你備些吃的。”

    海塔巴聽了郝仁請求,迅速退出去,還不忘將門帶上。

    “哈哈哈!”

    海塔巴爽朗的笑聲,傳遍整座將軍府邸。

    屋中,郝仁正在接收原主的信息。

    “傑裡柯•斯維因,諾克薩斯,這些稱謂似乎是來自前世我所處那個世界?難道我進入了英雄聯盟的世界?”

    郝仁沒想到自己醒來竟穿越到他的本命英雄烏鴉身上,其全名就是傑裡柯•斯維因。

    “只是,斯維因不是出身於諾克薩斯建國元老級貴族家庭,要成為諾克薩斯大統領的男人嘛?

    即使在老版故事中也是諾克薩斯軍隊的高級軍官,策士統領嘛?”

    想到這裡,郝仁連忙跳起身來,卻又摔倒在床,痛得他直叫喚。

    再看了眼雙臂,並沒有殘缺,心中鬆了一口氣。

    “呼,還好還好,身份變了不重要,沒缺手斷腳就行。”

    想到在《英雄聯盟》背景故事裡,不論是老版還是新版,斯維因都是個殘疾人,不是斷腿,就是缺手,郝仁便是一陣後怕。

    “興許自己進入的並不是英雄聯盟的世界,只是湊巧與其中一個角色同名,所處地點相同罷了。”郝仁這般安慰自己。

    諾克薩斯最初是反抗暴虐的莫德凱撒統治,打下了不朽堡壘周遭的地盤。

    皇帝陛下博納姆•達克威爾四處征戰,無情地擴張疆域,才有瞭如今的版圖。

    在諾克薩斯旗幟飄揚的地方,無不有黑甲鐵騎橫行肆虐的身影。

    傑裡柯的父親海塔巴•斯維因本是最早追隨皇帝達克威爾的一批人。

    建國後,與他同期的元老級成員,大多得了侯爵的爵位。

    唯有他因政見不同,被皇帝封了個伯爵的爵位,還將其派遣到邊境守關,遠離了政治核心。

    達克威爾對於這位最初追隨自己的下屬,是既愛又恨,愛他對自己忠心耿耿,愛他在戰場上奮不顧身的拼搏,又恨他竟敢反對自己直接統一全大陸的意圖。

    某日,帝都——不朽堡壘,偌大的議事廳中。

    皇帝達克威爾居高臨下平靜的注視一眾臣子,不緊不慢的說道:“最近的戰事很順利,諾克薩斯的勇士們不負眾望,我很期待他們未來的表現。”

    大將軍杜•克卡奧從達克威爾的話中,隱約猜到了什麼,試探性的問道:“陛下是準備繼續擴大戰事?”

    “這老夥計,還是那麼懂我的心思。”

    達克威爾饒有興致地聽杜•克卡奧講完,自己的意圖正是如此,想到這他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他心知自己已不再年輕,他要儘快將這一統天下的心願完成。

    這前無古人的勝舉,足以令他在大陸史上落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達克威爾冷靜的說道:“我要征服整座大陸,諾克薩斯的旗幟必將飄揚在世界的每個角落。”

    話語中的堅決,任誰都聽得出。

    一班臣子在大將軍杜•克卡奧的帶領下皆應聲附和,高喊“達克威爾陛下英明!”

    坐在群臣中前列某處的海塔巴聞言心底一沉,所有人沉浸在戰事的順利中,卻忽略了軍隊的損耗。

    他不合時宜的敲了敲桌板,眨眼間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海塔巴,你有什麼意見嗎?”達克威爾皺了皺眉頭,問道。

    海塔巴站起來勸道:“達克威爾陛下,帝國軍隊長期征戰,資源損耗已經非常明顯了。

    這時候帝國更應該進行一段時間的休養生息,等穩定下來再對外作戰。”

    達克威爾見海塔巴公然頂撞自己,面色有些不虞。

    身子前傾,凌厲的雙目緊盯海塔巴,達克威爾冷聲道:“海塔巴,你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嗎?還是你覺得有人抵禦諾克薩斯軍隊入侵的腳步?”

    “陛下......”冷汗從海塔巴的臉頰緩緩地滑落,他聽出了達克威爾的不悅,卻仍要勸諫。

    海塔巴正待繼續講,卻被達克威爾大手一揮攔下,只聽他怒道:“海塔巴,你別再說了,我只是告訴你們這個消息。

    看在你為帝國征戰的貢獻,你去瀚海城吧,散會。”

    海塔巴見事無轉機,心中有苦難言,悄然退下,僅餘一道落寞的背影,與這朝堂格格不入。

    殊不知,大將軍杜•克卡奧眼角閃過一抹不言而喻的精光,事情的走向正如他所料。

    皇帝的語氣不容置疑,海塔巴賜封瀚海伯爵,然後從帝都不朽堡壘被趕到了偏遠的瀚海城。

    房中,郝仁對於這方大陸的信息以及自己所處的境地,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如今的我,又是什麼模樣呢?”郝仁站起身,邊思索邊走近一旁清晰的穿衣鏡前。

    怔怔的看著鏡面中這張年輕的仍存留稚嫩的面孔,十五六歲的模樣,面龐稍顯瘦削,黑髮藍瞳,長長的眉毛斜飛入鬢,頗有些清秀。

    郝仁撫過自己的面龐,微微點頭,很是滿意。鏡中的男子眉間透露著一抹堅毅,僅看得見他嘴角挪動,細聲呢喃。

    “郝仁,已成為過去式了。

    傑裡柯•斯維因,我便繼承你的名義,我,即是你,你且安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能提取熟練度
作者 雲東流
特殊技能《殮屍法》,可以通過收斂BOSS的屍體獲得死者生前的武功熟練度! 收斂泰山派長老的屍...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