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拜訪德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青石鋪就的街道,寬闊敞亮,一眼望不到頭,粗獷簡樸的石頭建築匯聚在這方邊城,頗有些豪邁壯闊。

    沿街開著些門店,酒樓飯館,藥店菜鋪。

    稀疏的行人走在街道上,紛紛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忽見得海塔巴攜著一位年輕人出現,眾人面帶敬畏目光,低下頭不敢多看一眼。

    不遠處一隊身著墨色鎧甲,手持丈六長戟的軍士在城中巡邏,見到將軍的身影,拱手禮敬道:“將軍。”

    再將目光轉向海塔巴身旁的傑裡柯,恭敬道:“傑裡柯少爺安然無恙,這是瀚海城的幸事。”

    傑裡柯這才知道,自己醒轉的消息此刻已然傳遍全城。

    第一次被人這般尊敬,心中頗有些緊張,面上卻沉著冷靜。

    傑裡柯微微頷首,以親近的語氣答覆:“瀚海城的安危交由你們守護,整日巡邏,你們辛苦了。”

    海塔巴聞言頗有些驚訝,不曾想過自己這孩子竟有這番言論。

    他很是滿意,微微點頭,示意諸軍士不必理會自己,且自去巡邏。

    待海塔巴與傑裡柯兩人的身影漸漸遠去,這街上才開始熱鬧起來,人們紛紛議論。

    “你看,將軍邊上的少年,就是那沉睡了多年的傑裡柯少爺,這模樣還真不賴。”

    “自從將軍來到瀚海城,敵邦囂張的氣焰瞬間熄掉了。”

    “希望傑裡柯少爺能繼承將軍的一半,不,四分之一,那瀚海城今後可就穩如泰山了,諾克薩斯萬歲!”

    ......

    言談中既有慶幸,亦有擔憂。

    “只是不知傑裡柯少爺這人到底怎麼樣。”

    “我看他身軀瘦弱,推一下就要倒的模樣,與大將軍這氣勢有些不像。”

    “是啊,要是瀚海城的主人不行,只怕......”

    ......

    遠去的海塔巴父子當然不知這瀚海民眾的議論,此刻兩人正站在一座府門前。

    挑高的門廳和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盡顯雍容華貴。

    門前立著兩尊栩栩如生的大理石浮雕,像兩名衛士,又似在迎接前來拜訪的貴客。

    傑裡柯抬眼望去,門上一道金光浮動的門匾,裝飾著金色百合花圖案。

    門匾上篆刻的諾克薩斯古老文字,彰顯了這座府邸主人的身份,“安國侯爵府”。

    傑裡柯深覺:與自家的伯爵府比起來,顯得氣勢非凡。

    不由得在心底暗自讚歎:“可能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吧!”

    海塔巴笑著問道:“德雷老頭呢,就說我來找他了。”

    門前守衛自然知道來人的身份,在兩人到來時已匆匆上前,恭敬問候道:“伯爵大人在這裡稍等,我這就去稟告家主。”

    府院甚深,守衛稟告還需一些時候,趁著等候的時機,海塔巴與傑裡柯聊起這府院主人的生平。

    德雷家,在諾克薩斯城邦時代已是富庶之家,在達克威爾為立國做準備時,貢獻了自己的全部家財,博得了皇帝的信任。

    在諾克薩斯立國後,加諾•德雷被達克威爾賜封侯爵爵位。

    只是在海塔巴諫言後,德雷家家主加諾•德雷作出了一個令不朽城堡諸多貴族頗為不理解的決定——退隱。

    彼時身為帝國財政部門核心官員的加諾•德雷,在會議上向陛下請求告老辭官,陛下應允。

    辭官後的加諾•德雷並未返回封地,而是來了海塔巴的封地——瀚海城,在這裡定居下來。

    一時間,這處邊境小城,竟多了兩位帝國權貴。

    海塔巴:“你這老小子,倒是看得開,帝都的權力說放就放,你到時候可別怪我。”

    加諾•德雷:“哈哈哈,不怪不怪,海塔巴,我老了,該享享清福了。”

    海塔巴:“當初你我隨陛下一同征戰,我管理軍隊,你負責後勤,配合倒是默契,軍旗至處所向披靡。”

    加諾:“是啊,你我還被稱作什麼‘南軍雙壁’,那段歲月真叫人懷念啊。”

    海塔巴:“今後,你我又在一起了啊!”

    加諾:“是啊,城主大人多關照!”

    這是海塔巴與加諾•德雷兩人初到瀚海城的對話。

    傑裡柯靜靜聽著海塔巴敘述,這才明白德雷家主與自己父親曾是並肩的戰友。

    甚至因為自家老爹被皇帝達克威爾趕出京都,德雷家主還自己主動請辭追來瀚海城。

    “哈哈哈,海塔巴,我的海牛湯可是送來了?老頭子我念了許久了!”

    正聽父親講的傑裡柯尋聲望去,府內走出一個身著華麗服飾,挺著個大肚子,大笑著迎面走來的老頭。

    這老頭,便是德雷家家主,加諾•德雷。

    傑裡柯見這老頭一副富家翁的裝束,樣貌頗為和藹,似乎很好相處。

    “傑裡柯,這是德雷家主。”

    見父親海塔巴出聲提醒,傑裡柯從思索中迴轉,正待拱手揖禮,卻被德雷老頭上前拉住。

    只見他看著自己,目光自上而下觀遍全身,一副細細打量的模樣。

    “這老頭,該不會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被人盯著許久,傑裡柯感到渾身不舒適,滿懷惡意揣測對面的老頭。

    德雷老頭指了指傑裡柯,問向海塔巴:“傑裡柯?”

    海塔巴頷首示意,等著這老頭下一步動作。

    “不錯不錯,長大了,就是瘦了些,身子骨弱了些。”德雷老頭拍了拍傑裡柯肩膀,笑著說出來。

    傑裡柯還以為這是這世界的習俗,自己初醒時父親便是拍肩相迎,遂不敢後退。

    抗下這一擊拍打,肩膀感到些許疼痛,傑裡柯也只能在心中腹議,仍帶著微笑望著加諾•德雷。

    “哈哈,身子弱可以練,長得到是清秀,賣相很好,不像你這醜樣。”德雷老頭對傑裡柯身旁的海塔巴略微吐槽了一句。

    傑裡柯聽了德雷老頭這番話,更加懷疑這老頭居心不良了。

    “這孩子,像他母親。”海塔巴聞言望了傑裡柯一眼,陷入回憶中,久久不曾轉身。

    德雷老頭也感受到海塔巴的變化,打斷道:“來來來,快進府。”

    “失態了失態了,兒子,咱進屋去,這侯爵府華麗的很。”

    被老頭從回憶中拉回現實,海塔巴將手中食盒遞給老頭身後的侍從,攜著傑裡柯跟隨德雷老頭一同進了府去。

    “傑裡柯,上次見你還是孩童時,醒過來了就是好事。

    以後還有大把時光可以享受,不像我這老頭子,可沒多少年了啊!”德雷老頭走在前頭,揹著頭兀自說著。

    似是想到什麼,德雷老頭提醒了一句:“對了,這些年蘭兒可時常提起你來。”

    “蘭兒這孩子,還沒去帝都嗎?”海塔巴出聲詢問。

    “說來也好笑,本來都已經備好要出城了,聽到你家這小子醒了,這丫頭又跑回。說是什麼掉了樣東西,必須回來找找。”德雷老頭擺擺手,搖頭苦笑。

    “蘭兒,這又是誰?”

    此時的傑裡柯早已不是先前那位,對於自家老爹與德雷老頭口中的人物還沒有什麼印象,忙在腦海中搜尋關於“蘭兒”的記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無敵師叔祖
作者 九次絕
我叫秦珏,今年十六歲,是玄乙山史上最年輕的師叔祖。 也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存在。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