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雷劫固然凶險萬分,但也不是沒有好處。到了生境三重天的巔峰,看似已凝聚了純粹的生體,但其實骨髓經脈之中仍夾雜些許死氣,這看似影響不大,但對日後的修煉卻會產生根基性的影響。而雷劫電芒轟在身上,卻可以淬鍊身體,去除最後的雜質,達到真正純粹的生體,初形成的金丹也會因電芒的淬鍊更加凝實無垢。”

    “還有,所接受電芒越多,越接近自己身體的極限,所得的造化越大,以後的肉身也會越強悍。”

    方薇仔細地向著蔡隕透露,這可是難得的經驗,有了這些經驗,蔡隕在度雷劫時可以少走不少彎路。

    蔡隕自然是用心傾聽,雷劫是他必須度過的一關,能聽到一名剛剛渡劫完的金丹強者詳盡敘述,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兩人很快離去,此片區域在雷劫的肆虐下所有居所毀於一旦,只能重新建造了。聯軍營部會很快派人來重新建造,而他們,則是搬到了閻羅殿的另外一處居所。

    方薇沒過多久便來向蔡隕告別,她剛剛凝結金丹,按規定必須返回閻羅山脈,接受殿內的受封。她知道蔡隕短時間內並不打算離開修羅戰場,也就不強求他一起回去。

    經歷了上次渡劫時蔡隕一人擊退金丹強者的事後,她對他已然十分放心,不再擔心他會出事而無法向醒龍前輩交代了。

    “如果瘋子出關了,找不到我,告訴他不用擔心,我心中早有去處。”蔡隕思忖了下還是託方薇如此說道,此番本尊與夢神機的計劃有著危險的一面,若自己屆時無法安全回來,至少可以用這話安撫瘋子。

    方薇從蔡隕的話中嗅出了些什麼,但蔡隕無意相告,她也無計可施,便只能告辭離去。

    方薇離去後,蔡隕開始了閉關苦修,他不知道本尊和夢神機的準備工作什麼時候能完成,也不知道敵人何時會找上門來,如今能做的,就是努力修煉,多增添一分實力,面對敵人時也能多一分底氣。

    時間彈指而逝,半個月後,一名意料外又情理之中的人找上了門。

    姬無涯一身黑袍,腰部仍舊懸掛著那把斷劍,他的臉上一如既往酷酷的,不苟言笑。但再次相見,蔡隕卻明白在他身上已發生了一些變化。

    “昔日欠你藏劍訣,今日特來奉上。”姬無涯將一塊玉片扔給了蔡隕,蔡隕接過,看著手中的玉佩,不發一語。他在等著姬無涯的下文。

    “你我再一戰如何?”姬無涯說道,眼神中有著蔡隕所不認識的冰冷。

    “可以。”蔡隕回道,心情卻有些沉重。

    “此處不是適宜之地,你我離開這聯軍營部再一戰如何?”姬無涯緊接著道。

    “可以,不過此時不行。”蔡隕同意的同時又搖了搖頭。

    “為何?”姬無涯聲音變得有些冷漠,蔡隕感覺眼前的他更加陌生了。以前的姬無涯雖然冷漠,但對他說話時卻不會帶著一絲殺氣。是的,殺氣,儘管只有一絲絲,但蔡隕仍是感受到了。

    “我在修煉一項神通,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屆時你我再戰如何?”蔡隕說道,三個月,是本尊與夢神機允諾的最後時間,也是對方所能容忍的極限。

    姬無涯深深地看了蔡隕一眼,道:“好。”隨後轉身離去。

    看著姬無涯化為長虹遁去,蔡隕眼中光芒閃爍不停,最後化為了一絲凶光。

    “劍天演,敢將我的朋友變成這副模樣,我要你付出代價”

    兩個月後,正閉目修煉的蔡隕突然睜開了眼睛,嘴角掀起一抹笑容。本尊成功了,一切順利地向著夢神機的計劃發展。

    “如今就看我能不能演好這場戲,順利地騙過劍天演了。”

    最後的一個月匆匆而過,當姬無涯找上門來的時候,蔡隕的心情已然變得波瀾不驚,深邃的雙眸裡,沒有人看得出他在想些什麼。

    兩人破空而去,遠離了聯軍營部。沒有人注意到,不到片刻,一道長虹同樣飛起,尾隨而去。

    青山綠水一晃即過,兩人最終停在了一座險峻的山峰上。

    此處雲海瀰漫,奇峰異石,一覽眾山小,給人高處不勝寒之感。

    蔡隕看著對面的姬無涯,準備地說,是看著他身旁的劍天演,沉默不語。

    “沒想到你能如此冷靜。”劍天演看向蔡隕,一身灰衣的他,此次是真身來此,眼神中有著俯視眾生的孤傲。

    “在此處能夠再見到前輩,晚輩甚感榮幸。”蔡隕向著劍天演深深鞠了一躬,似乎頗為尊敬。如果對方不是包藏禍心,光憑對方之前傳授自己空衍劍陣,便擔當得起此禮了。

    劍天演神色冷漠,只是看著蔡隕的眼睛,道:“你的分身,或者是本尊呢?”

    聽到這話,蔡隕臉色微變,道:“不知前輩是何意思,以晚輩的修為,何來分身?”

    劍天演冷笑。“不必與我裝蒜,前不久你分身踏入貪婪之島,便被我察覺到了,只是當我想要進一步查看的時候卻莫名其妙氣息消失了。生死同修,好大的氣魄,只是就憑你,有可能完成那人的期許嗎?”

    蔡隕暗道果然,但表面卻裝出一副十分震驚的樣子。“前輩此話是何意思?”

    說著,還退後幾步,做出防守的態勢,小心翼翼地盯著劍天演。

    “哼,老夫想要抓你,你有反抗的餘地嗎?不過在這之前,一旁跟蹤到此的人,該給我滾出來了。”劍天演冷漠地瞥了一眼不遠處虛空,這一眼下,空間竟然崩潰,一道人影倉皇掉出。

    蔡隕臉色一變,出現在眼前的這人在他意料之外,竟是曹茹此女。

    記憶中的一幕浮現在腦海,蔡隕迅速明白了自己身在何處。

    遠古遺蹟第八層,萬骨劍塚!

    經過那麼多年,蔡隕再次踏入萬骨劍塚,卻沒有半點親切的感覺,相反,從土地上滲出的絲絲劍意,令得他內心暗凜,絲毫不敢鬆懈。

    此處雖然是萬骨劍塚,但與他曾經經歷的那些劍豪墳墓截然不同。

    首先是面積,蔡隕曾經所經歷的劍墳之中最大的是那大空劍族女子劍蘭所在,其陸地面積長達千丈,曾讓蔡隕印象深刻。但此時蔡隕所在之處,除了上空,觸目可及皆是陸地,可見此地面積何止萬丈,這一點,讓蔡隕尤為忌憚。

    根據他的經驗,劍墳面積越大,裡面的遠古劍豪殘魂便越強大,當初的劍蘭蔡隕可是印象深刻,實力十分強橫,那如今他所在之地的劍魂呢?該有多麼強大?

    此外,這個地方的危險不僅於此,在其他劍墳,儘管魂力無法動用,但靈識卻不受影響,但此刻蔡隕的靈識,竟然被侷限在五米之內,這一點實在太詭異了。要知道,蔡隕此刻的修為跟當初初入萬骨劍塚時可是截然不同,生境三重天的巔峰,呆在這裡,竟然有陣陣心悸之感。

    大空劍族,曾經該是一個多麼輝煌的族群?蔡隕內心十分震撼。

    “那劍天演呢?”蔡隕目光閃爍,他醒來第一件事便是與本尊心神聯繫,知道距自己昏迷不過六天時間,短短六天時間,他竟然從寂滅海上的貪婪之島到了大空劍族的劍域,若放在以前他絕對會感到不可思議。

    但領悟了空間挪移的他此刻卻很清楚,大空劍族可是遠古時代掌握了空間法則的強族,陌老當初來到這萬骨劍塚時都稱讚不已,自嘆不如,可見這一族在空間的造詣上達到了什麼境界。

    說劍天演不會大挪移術,蔡隕打死都不信,更何況,隨著蔡隕對空間法則的深入瞭解,他猜測,這劍域恐怕是位於虛無空間之中,並不是在龍骸山脈內。

    也就是說,只要找準空間座標,很有可能直接踏入這裡,而無需經過龍骸山脈那入口。

    劍天演把自己帶到了這裡,所為何事蔡隕十分清楚,只是此時醒來卻沒發現他的蹤跡,不禁讓他有些錯愕。按照道理,劍天演應該比誰都心急進入劍域第九層才是。

    蔡隕決定找準一個方向向前前進,反正在自己的剩餘價值被榨乾之前,劍天演是不會讓自己死的。既然一時沒有安全顧慮,他便想看看在這樣一處巨大的劍墳內,究竟存在著何等可怕的劍豪殘魂。

    體內劍修的血液沸騰,蔡隕目光炯炯,向著前方大步前進。

    “那劍域第九層中真的存在那樣物品嗎?”茫茫死界的某處,蔡隕與夢神機一路疾馳,向著龍骸山脈而去。

    準備已經完成,分身也不出意料的被帶入了遠古遺蹟,雙方的博弈正式展開,這關係著蔡隕今後修煉能否一馬平川,本尊不禁向著夢神機多問了幾句。

    “你心裡明明已經篤定了,何必多此一問?”夢神機瞥了蔡隕一眼,道:“既然你已經去過鎮獄魔淵,還活著出來了,就應該比誰還清楚我說的話的真實性。”

    蔡隕默然,之前分身危在旦夕,他之所以選擇跟夢神機走,是因為夢神機說出了一樣物品:生死兩氣輪迴盤。

    蔡隕永遠忘不了在鎮獄魔淵中從那乾屍口中得到的真相,也是在那一天,他清楚了他所面對的敵人是多麼強大。

    當初乾屍即將對他下手之際,初代死君的投影顯現,乾屍看到初代,像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刺激,面帶癲狂地說了一些話,而這些話,卻被蔡隕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當日你率領魂火兩族大軍來此搶奪生死兩氣輪迴盤,被我差點一網打盡,關鍵時刻他出手,我雖然封印了他,但我知道,那只是一縷意念,一縷化身,我還是敗了!最後只能任由你進入六族安息之地,將輪迴盤給了你!”

    “哈哈,以你天縱奇才,加上曦冥兩界衍化而出的輪迴盤,終究也尋不到傳說中那至高無上的道境嗎?你做不到,他能做到嗎?”

    這些話當時給蔡隕留下了非常大的震撼,而那生死兩氣輪迴盤,更是被蔡隕牢牢記在心上。

    而夢神機當日來找他,便向他透露了一個巨大的祕密。

    一萬多年前,一名女子橫空出世,不知來歷,她實力高深莫測,與初代死君聯手,佈下了一盤天地大棋。在這盤大棋中,一切圍繞著所謂的預言之子,與此同時,他們尋找了三名造化之人,許以不同的任務和承諾,以此幫助預言之子。

    而劍天演,便是第一個造化之人。

    當聽到劍天演的身份時,蔡隕著實一驚,聯想起在遠古遺蹟中劍天演對自己前後態度的變化,他琢磨出了些什麼,但仍不大相信夢神機的話。

    但當夢神機透露劍天演的任務是當預言之子達到修者境界後,將放置在劍域第九層的生死兩氣輪迴盤交給預言之子,幫助他走上生死同修的道路的時候,蔡隕卻是不由得不信了!

    一切的線索瞬間被他竄連起來,初代死君指明生死同修的道路,乾屍所說與初代和另一人的大戰,時間長廊終點之門內洛水對自己佈局的承認,還有夢神機所說關於劍天演的一切!

    這一切若說是巧合,根本不可能!蔡隕終於明白,這一盤棋確確實實是在運行,只是這其中卻出現了一點變故,那便是劍天演!

    劍天演心繫一族復興,對他而言,當初只不過是屈從於初代死君,才承擔造化之人的任務,而對於初代死君所說那預言之子會引領大空劍族未來的話,他卻是半信半疑。

    在漫長的時間等待,以及對生死兩氣輪迴盤莫測之力的深入瞭解後,他的心理開始扭曲,對力量的渴望和一族復興的重擔終於使他決定鋌而走險,撕毀了與初代死君的約定!

    而這一切,也造就了心繫師尊的夢神機徹底與他走上對立面,演變成了今天兩人的博弈!

    而這場博弈,蔡隕將是主角,能不能從劍天演手中搶到生死兩氣輪迴盤,成功的蛻變,全看這一場博弈究竟鹿死誰手!

    遙望遠方,蔡隕本尊的眼神充滿堅定,這一戰,他必須勝!

    閻羅殿中,曹茹恭敬地站立於旁,而在首座,一名白髮老翁雙目微闔,似在思考什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征戰樂園
作者 黑心的大白
歡迎來到征戰樂園。 在這個強者的遊樂場,王維陣斬強敵,馬踏六合,橫掃八荒! 這是一個軍團流...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懸疑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