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氣死丈母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盧二寶皺著眉頭說:“爸,您說話也不臉紅,我找不到工作,又不是我沒本事,還不是沒爹可拼呀。現在這個社會,都是靠拼爹呀。我們班上的同學凡是父親當大官的,個個都有好工作,有的還當上了公務員呢。”

    盧三寶也委屈的說:“爸,我的腦袋瓜子笨了點,但只要有人輔導,我的成績也不至於掉到倒數第8名,我一直想上輔導班,可是你們就是捨不得花錢。我們班上成績好的同學,哪個不上輔導班呀,有的同學一個月就要花費2000多培訓費呢。可我從上小學到現在,沒花過家裡一分錢的培訓費。”

    聽著兩個兒子的抱怨,盧老八有點慚愧了。

    他嘆著氣說:“不是老子不爭氣,當初家裡窮,只讓我上了個初中,就逼著我進工廠去打工,要是你們的爺爺有錢,老子早就是博士了,有了學歷還愁當不上官呀。”

    陶素素撇撇嘴,說道:“死老頭子,你說話也不臉紅呀,就你那個腦袋,還想當博士,真讓人笑掉了大牙。”

    盧老八惱怒的說:“老子是個大腦袋,專家說了,人聰不聰明,就看腦袋長得大不大。你們都說說,我的腦袋大不大?”

    眾親戚勸說道:

    “算了,今天是盧老八的60歲生日,就別說這些喪氣話了。要怪呀,就怪咱盧家的祖墳沒埋好,墳頭上沒冒青煙。”

    “是呀,誰也別怪,就怪咱盧家祖宗沒發財,沒當官,不然,咱祖祖輩輩都能拼爹了。”

    盧大寶回來了。

    盧大寶好奇的問:“天豪走了?”

    陶素素驚詫的問道:“你…你碰見天豪了?”

    盧大寶灰溜溜的說:“天豪一進小區,我就碰到他了。”

    盧老八嘆著氣說:“那小子開著一輛高級轎車走了,還把你姐也拽走了。”

    盧大寶驚詫的問道:“他…他是騎著一輛破電動車來的呀,怎麼會開著轎車走呢?老爸,你是不是眼花了?”

    盧二寶插嘴道:“大哥,天豪確實是騎著破電動車來的,他是故意裝窮,好考驗咱家,看咱家是不是嫌貧愛富。遺憾的是:咱爸媽就是嫌貧愛富的人,剛才都不讓天豪進門,把他氣了個半死,揚言:不會給咱家一分錢的彩禮,還照樣要把咱姐娶走。”

    盧三寶也添油加醋的說:“天豪就是個土匪,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咱姐綁架了,可是,咱姐卻不承認被綁架了,讓咱媽下不了臺。”

    盧大寶聳聳肩,裝腔作勢的說:“可惜我不在家,要是我在場,他就不敢拽走咱姐了。”

    “大哥,幸虧你不在場,要是你在的話,那兩巴掌就不是打在我的嘴上了。”

    盧二寶摸著自己的臉說道。

    盧大寶瞅了瞅盧二寶的臉,問道:“天豪扇了你的嘴巴?”

    “是啊,天豪就象個土匪一樣,大哥,看來咱弟兄三個都不是他的對手。”

    盧大寶已經領教了天豪的厲害,知道就是有10個弟兄,也絕不是天豪的對手。

    盧大寶陰陰的說:“咱弟兄三個雖然不是天豪的對手,但是,咱們可以多結交一些江湖上的武林高手,可以聯手對付他。我就不信了,他還能有三頭六臂。”

    盧二寶憤憤的說:“是啊,咱們弟兄三個一定要聯手,要多找一些會武功的弟兄們,到時候和天豪來一場決鬥。”

    盧三寶膽怯的說:“要是把天豪打死了,那豈不是攤上了一條人命,會犯法的呀。”

    盧大寶用鼻子哼了一聲,說道:“咱們不能公開打擂,得放暗箭。俗話說:明槍好擋暗箭難防。就算他天豪有三頭六臂,也防不住背後捅的刀子。”

    盧大寶對天豪是口服心不服,剛才,天豪在小區的門口讓他丟了大丑。

    這一箭之仇不能不報。

    古話雲: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盧大寶暗自下定決心:一定不能饒了天豪。

    陶素素喪氣的說:“老頭子,這一下咱倆算是栽了,彩禮沒要著,閨女也被他拐跑了,你說,下一步該咋辦?”

    盧老八胸有成竹的說:“死老婆子,你腦袋難道是夜壺嗎?連一個毛頭小夥子都鬥不過,乾脆鑽進老鼠洞裡去。”

    “你鬥得過嗎?”

    盧老八拍著胸脯,叫囂道:“等會兒你再給咱閨女打電話,讓她趕緊回來。看來,咱倆要來個釜底抽薪,讓這個天豪斷了念想。”

    陶素素遺憾的說:“天豪是個大富翁,咱倆難道就這麼放手了?”

    盧老八無奈的說:“天豪剛才已經說了,就算是再有錢,也不會給咱倆一分錢的彩禮。你說,這樣的大富豪要他有何用?”

    陶素素嘆著氣說:“是啊,咱也不能吊死在天豪的一棵樹上,天下的富豪多得很,我得趕緊讓朋友和同事給咱閨女介紹一個有錢的男朋友。”

    “對,要立即動手,不然,等天豪這個小子把生米做成了熟飯,那咱倆可就虧大了。”

    盧老八的60大壽被天豪給衝了個七零八落。

    當晚九點多鐘,盧丫回了家。

    她膽怯的對母親說:“我回來了。”

    陶素素叉著腰,凶神惡煞的罵道:“你這個死丫頭,把爹孃的臉都丟光了,天豪這個臭小子沒把咱家放在眼裡,你還跟著他跑。我問你:你究竟是不是我的閨女?”

    盧丫委屈的說:“媽,是天豪把我拽走的,他的力氣太大了,我也沒辦法呀。”

    陶素素抱怨道:“我打了報警電話,你幹嘛要對警察說,你是自願跟著天豪走的?”

    “媽,我總不能冤枉了天豪,雖然他拽著我走的,但是,那也不算是綁架呀。他只是把我拽到了一家飯店裡,讓我和他一起吃飯。”

    “死丫頭,你讓老孃在警察面前丟了老臉,在親戚面前也折了面子。我問你:你是不是死心塌地跟著天豪?”

    “媽,我喜歡他,我只喜歡他一個人。天豪是個好人,也是個有出息的男人。”

    陶素素氣勢洶洶的說:“死丫頭,你要是繼續跟著天豪,老孃馬上就上吊死給你看。”

    陶素素解下褲腰帶,張羅著要上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漁人傳說
作者 一家之煮
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當其它人嚮往都市的繁華喧囂時,他卻選擇迴歸荒廢多年的孤...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