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師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灣區,南粵市,靜安居。

    不知從何年何月起,城市裡的高端小型宴席不再流行在五星級大飯店舉行,而是改成了私房菜館。

    靜安居就是位於南粵市中心城區的一家不知名私房菜館。

    之所以說它不知名,是因為它從不對外做宣傳,也不接待普通食客,想在這裡吃餐飯,不僅得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熟客,還得提前預訂。

    但不知名並不代表低端。

    相反,這裡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顯得高端大氣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哪怕是裡面的一個包廂,都遍佈綠植、小景觀,有著精緻而優雅的裝飾設計。

    當然,在這樣的地方吃上一餐飯,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貴,同樣的菜品,在五星級大飯店可能只需花個兩三千塊錢,到這裡則起碼再翻一個倍。

    說白了,來這裡吃的不僅是味道,還有逼格。

    晚上七時許,一輛黑色奧迪車在靜安居門口停了下來,從後座下來了一位年約三十來歲、長相俊朗、氣宇軒昂的便裝男子。

    “文鋼,來啦。”

    “餘總好。”

    靜安居門口,早就有一男一女候在那裡,一見便裝男子下車,便熱情地迎了上來。

    便裝男子先衝四十來歲的中年西裝男子點了點頭,然後把目光移到了身著職業套裝、外表很靚麗的年輕女子身上,並微微皺了皺眉。

    很顯然,他對靚麗女子的出現稍感意外。

    “餘總,先裡面請。”

    靚麗女子立即就賠了個笑笑臉,在前面引路,把便裝男子往靜安居里面帶。

    靜安居之所以被圈內人士譽為南粵市最高檔的私家菜館,除了這裡的菜品確實一流之外,原因就在於它的環境。

    這是一座外形古樸但卻重新翻新過的古建築風格小四合院,青磚、黑瓦、朱門,隨處可見精緻的雕欄玉砌,從正門入內,繞過影壁,便是綠植林立、帶小橋流水的正院,景觀非常精緻。

    “餘總,這邊。”

    靚麗女子把便裝男子引入了西廂的一間包房內。

    包房很大,一頭是一張能坐七八人的圓餐桌,另一頭是一整套帶茶臺的紅木沙發。

    三人先在沙發那邊坐了下來,茶臺上,早已泡好了上等的普洱茶。

    靚麗女子熟絡地拎起了熱水壺,沖洗了一個小茶杯擺到了便裝男子面前,又拎起了公道杯,優雅地給便裝男子倒上了一杯,笑著說道:“餘總,請喝茶。”

    便裝男子茶倒是端起來喝了幾口,但還是沒出聲做任何表示。

    一臺戲就這麼開演了。

    不過這卻是一臺尷戲。

    不得不說,從便裝男子下車開始,靚麗女子這一連串的表現,都充分體現出了相當高的氣質和素養,把她優雅的一面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

    按理說,任何男人在這樣的女子面前,都會給予熱情的迴應,可是在便裝男子的迴應上,起碼的風度和修養是有了,可熱情二字卻差了十萬八千里,甚至於在他的語氣裡,還隱隱透露著生人勿近的威嚴,讓靚麗女子不敢繼續隨意搭話。

    之所以如此,就在於雙方身份和地位的不對等。

    便裝男子姓餘,叫余文鋼,現年38歲,是南粵市某大型通信公司的市場部總經理,手握數十億項目決定權的牛人。

    靚麗女子姓許,叫許莉,是漢唐通信設備公司大灣區新任銷售負責人。

    兩人之間屬於甲乙方的關係。

    而且,余文鋼還是那種高高在上、手握權柄、多方追捧的強勢甲方,平時許莉想見都未必能見到,更別說是一起吃飯喝茶,因此,不管現在余文鋼怎麼冷,許莉都得小心侍候著。

    靚麗女子討好般地笑了笑,又往便裝男子茶杯裡添了一點茶。

    氣氛就這麼凝固了下來。

    “小許,你出去看看菜好了沒有。”

    坐在余文鋼左邊的中年男子出聲打破了這種尷尬,把靚麗女子先支使了出去。

    中年男子叫陳光輝,是余文鋼同一通信公司的同事,網絡優化中心的負責人,和余文鋼是平級。

    不過從職能上來說,市場部是主業部門,網優中心是輔助單位,因此在地位上,余文鋼起碼比陳光輝要高半級。

    “她怎麼在這?”

    靚麗女子一離開,余文鋼便皺著眉頭質問起了陳光輝來。

    很顯然,余文鋼對許莉今天出現在了這裡相當不滿,而許莉之所以能出現在這個飯局,則必定與陳光輝有關,因為余文鋼就是陳光輝邀過來的。

    可問題是,陳光輝在邀余文鋼時,明明是說幾位熟悉的兄弟小酌一杯,聊聊家常,因為兩人既是同僚,又是來自同一所大學的師兄弟,平日裡在單位關係相當不錯,余文鋼便痛快地答應了。

    誰知,來到這裡後,卻突然冒出了一個許莉,這讓余文鋼相當不悅。

    這倒不是余文鋼討厭許莉,而是因為省公司最近有一個價值上億的網絡優化項目,已經到了關鍵的審標階段,余文鋼就是項目的總負責人,而許莉則是準乙方漢唐公司在此區域的銷售負責人。

    在這種關鍵時候,余文鋼需要避嫌。

    陳光輝立即就笑嘻嘻地說道:“文鋼,你別誤會,我今天把小許叫來,可不是為了項目的事。”

    余文鋼:“……”

    我信你個鬼哦,你個糟老頭子!

    看你這副一個勁地拉皮條的樣子,不是被利誘了,就是被色誘了。

    他先腹誹了兩句,還是用稍帶不悅的語氣問道:“那是因為什麼?”

    “嘿嘿,我跟你說,小許可是我們小師妹哦,而且只比你低兩屆。”

    陳光輝又嬉皮笑臉地回了一句。

    小師妹?

    余文鋼又皺了皺眉。

    這就讓他難辦了。

    別看余文鋼現在算是身居高位,可如今的社會是一個講關係的社會,尤其是做他這一行的,各種關係錯綜複雜,而在各種關係裡,師出同門又是最難繞開的一種。

    因此,陳光輝的這個理由一出,這頓飯他不僅得吃了,還不能太過於給許莉臉色看,否則一傳出去,就會在同門圈子裡留下他余文鋼不近人情的壞名聲。

    唉,做人難。

    余文鋼無奈地端起了面前的茶喝上了一口。

    面對他的冷淡,陳光輝卻又神祕兮兮地湊近了過來,低聲說道:“還有,我可是聽說小許現在也是單身,各方面的條件都相當不錯……”

    “你這不是扯淡嗎!”

    余文鋼蹭地一下站了起來。

    這回他真是火了。

    如果說陳光輝只是打同門聯誼旗號的話,余文鋼還坐得住,可陳光輝現在卻直接拉起了皮條來,這讓他怎能不火?

    我單身怎麼啦?

    吃你家大米啦?

    你陳光輝就算真的關心我,那也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把作為準乙方的許莉介紹給我吧?這不是想把我往火坑裡推嗎?

    你當我傻啊!

    “文鋼,你彆氣啊,我一筆好心讓你們熟悉一下而已,又沒讓你怎麼地,何必這麼大火呢?”

    陳光輝也站了起來,陪著笑臉強行把余文鋼按回了座位。

    因為兩人關係實在是非同一般,余文鋼就算有一肚子的不滿,也只能容忍了下來。

    他其實很清楚,陳光輝之所以吃相這麼難看,十有八九是被漢唐公司攻下來了,才會拿這種屁事來做文章,想拉他一起下水。

    他算是被陳光輝給吃定了。

    憑兩人平日裡的關係,他確實還不至於因為這點破事而跟陳光輝翻臉。

    很快,包廂開始上菜了,許莉也跟著服務生走了進來。

    余文鋼把視線重新投注到了許莉身上。

    這娘們不簡單!

    竟然這麼快就把陳光輝攻了下來。

    那用的是利誘還是色誘?

    其實在工作中,他已經跟許莉接觸過兩三次,只不過他那時的關注重點是在項目上,而沒有太過於關注這個人本身。

    現在,他需要重新審視一番這個人了,因為接下來將是一場針對他的公關戰。

    顏值……90分。

    這姿色,如果倒回去十幾二十年,在大學裡絕對是院花甚至是校花級的人物。

    身材……95分。

    接近一米七的大高個,長腿,翹臀,蜂腰……一身得體的OL制服,實在是難以遮擋她那妙曼的身材,讓余文鋼在這一點上很難挑出毛病。

    氣質……給個90分也不為過。

    畢竟是國內排名前十的江陵大學出來的人,又在漢唐這種大公司受過很好的禮儀培訓,在氣質上也很難讓余文鋼挑出毛病來。

    年齡……就給個70分吧,畢竟是三十多歲的老孃們了。

    余文鋼算了算,如果許莉只比他小兩屆的話,那年齡起碼已經三十四五歲了,不過還別說,如果只是看外表的話,他還真看不出來她已經這麼大了,看起來頂多三十不到的樣子。

    綜合分就給個85分吧。

    余文鋼不得不承認,這是個尤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高考結束成百億神豪
作者 十年自渡
高考結束激活‘沒錢萬萬不能系統’,開局百億資金,投資無往不利,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