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先來一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餐桌上還坐著另外一人,余文鋼的老爹餘建國。

    這是一個長相斯文但略顯清瘦的中年老帥哥,出生於五十年代的他,身上既有著那個年代的人普遍具有的踏實和沉穩,又有著一絲工農兵大學知識分子特有的書卷氣息。

    工作,家,報紙,保溫杯,象棋,就是餘建國生活的全部。

    此時的他,就一手報紙一手保溫杯,正埋頭苦看報紙上的文章,直到余文鋼走到餐桌前,他才放下了報紙和茶杯,瞄了余文鋼一眼後,輕聲說道:“文鋼,起來啦,快吃早餐吧。”

    這就是老餘。

    話不多,沒有嚴厲的呵斥,也沒有似水的溫情,但他的那分平靜,足以讓這個家變得溫馨和寧靜。

    哪怕有樑老師那樣的母老虎在。

    余文鋼笑嘻嘻地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拿起了面前的碗筷。

    別看樑老師表面上對他挺嚴,嘴裡超凶的,可骨子裡卻對他百般溺愛,只要他不犯大錯誤,家裡有什麼好吃的都會第一時間想著他,連飯都會給他端到桌上。

    今天的早餐有點豐盛。

    一碗小炒肉,一碗雞肉,一條紅燒魚,一盤炒白菜,再加上一碗西紅柿雞蛋湯,已遠遠超出了餘家平時早餐的標準。

    很顯然,為了準備這頓豐盛的早餐,樑老師已在廚房忙碌了一個早上。

    余文鋼知道這是為什麼。

    今天是8月30日,他去學校報到的日子,一旦吃完這頓早餐,他就得拎上行李,坐火車去遠在千里之外的江陵大學。

    這是樑老師精心準備的送行宴。

    別看樑老師在管教上對他很嚴苛,可是在吃穿用等方面,對他卻是一點都不含糊,有什麼好的,恨不得全部都塞給他。

    “鋼子,你趕緊吃,吃完了就跟你爸早點去火車站等著,看看能不能擠上車。”

    余文鋼一開吃,樑老師也端起了碗筷,一邊吃還不忘一邊念緊箍咒。

    能不能擠上火車!

    這句話立即就讓余文鋼心裡發毛。

    他早就知道,重生絕非是享受,而是又一輪新的打拼過程,但他還是沒料到,重生後的第一天,就面臨一場艱苦的戰爭。

    出行的戰爭。

    在這個年代,想出個遠門實在是太難了。

    地處湘省中西部地帶的西山市,是一個經濟極度不發達的小型地級市,而且,它還不在交通幹線上,因此,在這個年代,由這裡去千里之外的江陵,交通是個大問題。

    後世四通八達的高速公路網暫時是沒有的。

    高鐵也是沒有的。

    想坐飛機也是不可能的,西山附近連個機場都沒有。

    直通巴士也沒有。

    因此,余文鋼想去江陵,唯一的方式就是坐綠皮火車,可最為過分的是,路過西山通往江陵的火車每天還只有兩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

    余文鋼準備去趕的,就是上午十點多的那趟火車。

    若是在平時也就罷了,運氣好的話,還能買上一張站票,可是在逢年過節或者是開學季,票是別想買了,能擠上車就算厲害。

    擠!

    就是這個年代出行的真諦。

    在前世,余文鋼的大學四年就是這麼擠過來的,每次坐火車,都跟打仗一樣。

    出行難。

    難於上青天!

    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對於重生前已享受慣了的余文鋼來說,現在讓他再去擠綠皮火車,簡直能要他的命。

    可不擠又怎麼辦呢?

    難不成翹學不上了?

    說實在的,如果這個學能不上的話,他絕對是不想上了,剩飯炒起來有啥意思?

    可余文鋼敢保證,只要他敢流露出那麼一丟丟意思,樑老師絕對會把他塞回娘肚子裡回爐重造。

    因此,不管他情不情願,這個學他是必須去上的。

    那就準備戰鬥吧!

    余文鋼給自己打了打氣,準備去迎接一場出行的生死戰,不過在開戰之前,他還有一個小問題要解決,那就是隊友的問題。

    余文鋼記得,前世他第一次去學校報到,是老餘送他去的,這一來一回擠火車,可是讓老餘吃了不少苦頭。

    這一次,余文鋼不想讓老餘吃這個苦了。

    “樑老師,跟你商量個事唄。”

    想了想,余文鋼端著飯碗拉開了話題。

    “說。”

    正在專心吃飯的樑老師瞄都沒瞄他一眼,一如既往的,老師風範十足。

    “這次上學,能不能別讓老餘送了啊,我自己去唄。”

    這句話一出,樑老師終於停了下來,手端飯碗瞪向了他:“怎麼,你一上大學,就能飛了啊?”

    余文鋼:“……”

    這話夠嗆!

    他暗暗嘆了一口氣。

    所謂的親情,其實首先是一場戰爭,一場事關家庭話語權的戰爭,與是否母慈子孝無關。

    在余文鋼的印象中,樑老師是一個掌控欲極強的人,不管是她的生活,還是他的生活,樑老師都希望是她來掌控話語權,因此,在前世,余文鋼為此與樑老師戰鬥了半輩子。

    他沒想到,重生後,又得為此而戰。

    那就戰吧!

    余文鋼決定,在開始一場出行戰之前,先來一場母子間的話語權爭奪戰熱熱身。

    “嘿嘿嘿,怎麼說你也算是個中年美女,稍稍注意點形象。”

    憑經驗,余文鋼祭出了一記對付樑老師的有效大招。

    以誇代打。

    其實,人到中年的樑老師,年輕時候絕對算是一個人見人誇的大美女,只可惜歲月無情,長年的安逸生活,已經讓脂肪逐漸爬上了她的身軀。

    人在失去以後,就會更加珍惜過去的美好,因此余文鋼只需稍稍一誇,立即就能讓樑老師變得柔情似水。

    這是屢試屢爽的大招。

    “你這個小兔崽子。”

    不出他所料,他這話一出,樑老師立即就癲罵了一聲,但她的眼神卻明顯柔和了許多。

    “你不知道從這裡去江陵有多難嗎?你又沒出過遠門,萬一弄丟了怎麼辦?”

    戰鬥模式也改了。

    由母老虎發威模式切換成了語重心長的關心模式,只是這樣的關心,卻讓余文鋼有苦難言。

    我沒出過遠門?

    大半個中國我都走遍了好吧!

    只可惜,這話他沒法說。

    “樑老師,嚴正聲明,我已經十八歲了。”

    無奈之下,余文鋼只好找了一個符合他現在這個年齡的理由來繼續戰鬥。

    “喲,成年了是吧?”

    樑老師的嘲諷又來了。

    余文鋼就是這麼長大的,在他的成長歲月裡,始終伴隨著樑老師的鞭笞、嘲諷、打擊,讓他不得不逆風飛揚。

    唉,寶寶心裡苦啊!

    無視了樑老師的嘲諷,余文鋼又繼續開始他的出行主權爭奪戰。

    “怎麼去江陵,我已經詳細瞭解過了。”

    “首先,只要能從這裡上車,火車在十二個小時後就能抵達江陵,時間大概是晚上十點多的樣子。”

    “其次,到了江陵後你也不用擔心,因為學校在火車站門口設有專門的新生迎接處,會有專車把我們直接拉到學校,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擔心我會弄丟。”

    “就算弄丟了,你跟老餘還年輕,再造一個就是了唄。”

    余文鋼一口氣說出了自己想單獨出行的理由,在末尾,他還嬉皮笑臉地補上了搞氣氛的一句。

    “你個渾小子……”

    樑老師舉起了手中的筷子,作勢要抽,但她微微翹起的嘴角,卻告訴余文鋼,她很喜歡聽人說她還年輕。

    當然,被兒子開這樣的玩笑實在是太不嚴肅,因此她不得不又收斂起了笑容,一臉嚴肅地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找人打聽的啊,我們西山考上江陵的雖然不多,但好歹還是有幾個的,在建設路那邊,有一個叫許秋亮的,就是我們電子信息學院大二的師兄,怎麼去學校我早已找他打聽好了。”

    余文鋼扯出了一塊擋箭牌。

    在這個時候,他自然是跟許秋亮不熟的,可問題是他前世認識啊,因此這塊擋箭牌搬出來一點毛病都沒有。

    “真的?”

    樑老師的語氣有所鬆動。

    “當然,我騙你幹嘛?你兒子可是一個誠實的乖寶寶。”

    余文鋼繼續以符合他現在年齡的口吻來收拾戰場。

    在他看來,這一戰應該是可以贏了。

    可意外緊接著又來了。

    “你誠實個鬼哦!”

    樑老師再次嘲諷了一句。

    知子莫若母,自家兒子是什麼德性,她再清楚不過了,因此她立即就斷然否決:“還是不行,這樣我不放心。”

    余文鋼嘆了一口氣。

    唉,樑老師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搞定的。

    看來,這是在逼我放大招啊!

    “樑老師,你這麼心疼我,還請照顧一下老餘的感受好吧,她好歹是你老公,這一去一回,萬一他那小身板被擠壞了你怎麼辦?”

    又一塊重要的擋箭牌被余文鋼搬了出來。

    在余文鋼的連番猛攻之下,道行有限的樑老師終於招架不住了,她只能向餘建國求助:“老餘,你這混蛋兒子越來越渾了,你就不管管嗎?”

    在母子倆的戰爭中,老餘向來是識趣地充當路人的角色,以免惹火燒身。

    可現在,他這個路人角色終於演不下去了。

    “就聽文鋼的吧,兒子大了,你總不能護著他一輩子。”

    關鍵時候,平時話不多的老餘卻一錘定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開局簽到湯臣一品
作者 拔刀挽住落櫻
【單女主,高甜,狗糧,輕鬆詼諧日常文】 葉凌在路上撿了一隻貓,還順帶送了一個系統,開局簽到就送...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