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力量的巔峰:紙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此時,少年早已將全副心神投入紙卡當中,沒有注意到中年人的表情。不過,在這之前,他已經估計到對方的震撼。

    無論是誰,發現一個有制卡天賦的家伙竟然選擇立體五角星,都會覺得這個人瘋了。這也是少年毫無顧忌的讓對方感應到的原因。發現這點的人,一般都會以為他在紙修和紙卡的制作方面都走不了多遠。起碼,他得放棄制卡。可惜,他們全都錯了。當然,少年不介意這美妙的錯誤繼續下去。

    少年想不到的是,自己這毫無顧忌的外放自己的特殊核心本源,在中年人眼中,是如何的一種相信。

    “我這輩子,都不會將他的特殊本源核心透露出來!”中年人暗暗下定決心。他怎么也想不到,才剛剛接觸,對方就對自己如此推心置腹。從之前的對答可以看出,對方是個聰明人。這樣一個有勢力,有智慧的人如此信任自己,中年人說沒一點感動,那就太虛偽了。

    特別是在為了生活而不停掙扎的紙兵當中。背叛都快成了主體,這種感動尤其小,也讓人特別珍惜。

    估計一個殘廢的紙騎士,還不值得一個大貴族核心精英廢心機玩弄權術。所以,中年人相信對方對自己的信任是真實的。而不是特意假造。

    其實,這僅僅是一個美妙的誤會而已。

    良久,少年終于睜開了眼睛。隨著眼睛的睜開,所有感知都如潮水般退去。極速的收攏。這讓中年人的心跳在那一瞬間,突然快了那么幾拍。

    哪怕是高對方三個大境界的中年人,也沒有這個本事。

    難道是強大的家族傳承?中年人心下暗暗猜測。如果是這樣,對方的怪異核心本源,就有了解釋。一些超級大家族,可是有一些特殊的傳承。他們會有固定而特殊的核心構成圖,也有與之對應的,如何更加發揮這一系別的方法。

    而如果,這位又是家族里的直系血脈,那么,制卡師天賦,或許并不算什么。大家族,不缺一個制卡師啊。當然,一個紙修再學習一下制卡師知識,絕對是擁有遠大的前景。很多不規則圖形的紙修,都是在學習制卡技巧時有了突破。

    當然,沒有制卡師那個先天天賦,再學習也沒用的。突破,更是無從說起。而制卡師的出產幾率?簡直就是讓人心寒。

    畢竟。天生的感知靈敏度,可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1+1又豈止等于2呢?當一個人擁有紙修的強大傳承,而且還是直線系的攻擊霸王。現在,還有了制卡師的對于絕對精微控制的理解,他將會如何的恐怖?他甚至可以想象,這個少年注定會站在云之顛。

    因為,他的起點比很多人,高太多太多了。

    “如果,自己跟隨了對方。或許不用再帶著妹妹到處逃難了。”中年人心中,甚至出現了一絲幻想。

    “我不明白,你一個紙騎士。怎么會落難到如此程度。要知道,東萊王國,最高等級的,也就一個初階紙官,在這之下,就是紙騎士了。”貴族少年并不急于述說關于紙卡的事情,反而問起了中年人。很明顯,對方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東萊王國,最高階位的,不是才巔峰紙騎士嗎?兩兄妹心中一驚。不過,隨即釋然。每個大型勢力,都會有他的隱藏力量。到處逃跑的兩人能夠知道哪些隱秘才奇怪。怕是一般的勢力,也未必知道。

    也就像貴族少年這樣身份超然的存在,才能夠云淡風輕的說了出來。就仿佛說旁邊有朵鮮花一般。完全就是一片淡然。當然,如果沒有那種大局上的明了,是無法演繹出這種淡然。這種淡然,是需要對這個世界的大部分明了的情況下誕生的。而要做到這個地步,擁有這種眼界,就需要擁有一個強大的勢力作后盾。

    知道對方并不容易蒙騙,中年人一咬牙,終于還是決定說出來。“大人,我們本來是居住在某個局,只是得罪了里面的某個小勢力。于是逃跑了出來,在數個區里流蕩,終于在這個區剛剛落腳。”

    “哦,是局么?”貴族少年漠然的說道。他自然聽得出對方話里的投靠之意。對于他們的身份,少年人終于有了一絲了解。在英才比較多的局,紙騎士,確實不算太稀小。看來,不是追殺自己的人。少年心中終于有所明了。

    對方話里的漠然,卻讓中年人心頭一片火熱。那可是局里面的勢力啊,和區里的勢力,根本就是不同檔次。更加不用說這個更低層次的東萊王國。

    然而,中年人聽到了什么?那是一種漠視,不但漠視自己這個紙騎士,也漠視那局里的勢力。一個大膽的猜測,已經在中年人的心中形成:難道,這位是來自神秘的八大域?要知道,八大域,從不對外開放。至于中央,更多的是傳說。

    大家只知道,八大域和中央不是他們所能猜度的。在數千年前,有一次多達十二個局陷入了混戰。其他的局,也即將準備打入混戰,分一分蛋糕。誰也想不到,一直低調的八大域中的磬霆域,派出了一個只有五百人的小隊伍。

    僅僅五百人,卻像五百把核武器,還是無限彈藥的。輕易的橫掃了十二個局的所有勢力。清掃了一遍后,五百個高手根本不屑于拿走任何極品紙卡和紙卡材料,就這樣飄然的走了。留下了,八大域不可戰勝的神話。

    可憐的中年人并不知道,少年的漠然,全是債多不愁作怪。和自己的敵人一比,哪怕是與一個局作對,也算不了什么。更不要說只是和其中一個勢力作對。

    心中有所決斷的貴族少年,雙目直視中年人。

    “你的價值,比你帶來的麻煩低得多。”少年人的話,直指中心。確實,別說初階紙騎士,就算是巔峰紙官。也不值得為之和一個局的勢力敵對。那個勢力的強度,還是未知的呢。不過應該不弱,要不然,不會逼得他們逃得如此之遠。

    “我二十五歲就進入了紙騎士階段。我可是沒有什么家族的幫助。總體來說,我也算是一個頂尖天才。哪怕是在局里面。不過,這些年被追殺,導致我重傷了幾次,才會一直不進階。我相信,現在穩定下來的我,很快就能沖到高階。畢竟,這七年以來的生死戰,不是白領的。甚至,我有機會在有生之年,沖到紙官巔峰。可恨,要不是他們,我未必沒有渺茫機會沖擊傳說中的紙將。”

    紙將?貴族少年看了對方一眼,不置可否的搖了下頭。紙將,又豈止是天賦高就能沖到。哪怕對方天賦再高幾倍,沒有極大機緣,根本沒有機會。域之外,只有飛天局那里有一個紙將,而且還是初階的。有生之年,怕是沒機會進階到中階。

    不過,這個中年人沒到達紙官巔峰,是不會明白紙將和紙官的差距:天和地。從地上踏入天上?談何容易!沒有頓悟規則,紙官再強,也還是紙官。在紙將面前,還是不堪一擊。紙官,不過是紙能量的積累和突破而已,這其實和規則沒多大關系。不像前面的關卡,能量到了,只要有頓悟,就能輕易進入下一階位。

    是不是紙官,和能否進階到紙將,其實是兩回事。可惜,很多人都不知道,以為不停增長實力就行。

    要頓悟從來沒有太大接觸的規則,實在太過玄幻。這也是紙將基本沒有的真正原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249200_21_78-m
奶爸的殲星艦
作者 繼續倔強
  曦曦( ̄︶ ̄)↗:我粑粑是超級大明星,你粑粑呢?
  伊伊╮( ̄▽ ̄)╭:我粑粑...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