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底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縐廣寧?

    沒聽過。

    但看打扮,絕非一般人。

    林遲眼皮輕跳,

    看了眼身旁那醒目的5877力道數字,似乎明白了什麼。

    “林遲。”

    握手片刻分開。

    縐廣寧笑道:“林兄真是天縱奇才,儀表堂堂啊。僅以弱冠之齡,卻有如此實力。”

    嗯,文質皺皺的。

    “請問你找我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下午有場私人比賽,想請林兄你參加。”

    頓了頓,縐廣寧接著說道:“當然,這並不是無償。贏了對你我都好,只要贏了,祕籍、金錢等等都可以。”

    林遲聞言,沉思。

    片刻,回道:“你我剛見面,我很難相信。”

    縐廣寧愣了回,摸頭苦笑。

    “哈哈,一時激動,倒是忘記表明身份了。”

    他拿出一張卡片,“正式自我介紹一下,縐廣寧,目前這家鍛鍊館的老闆。”

    接過卡片,上面用繁體字說明這人身份。

    加之縐廣寧自述信息,

    林遲一瞬間想到了不少。

    縐廣寧,天成武道館,是海城六大分會館主其中一位的兒子。

    因幼年參悟勁拳,

    被媒體稱為下一代分會館主繼承人。

    很難想象,

    這樣的人物也能有所交集。

    “私人比賽,實力都是怎麼樣的。以什麼境界為天花板。”

    不得不承認,

    他對這所謂的有償動心了。

    家境畢竟不怎麼樣,

    現在,

    無錢,無權。

    走動一步都如履薄冰,

    生怕得罪某些不該得罪的。

    而且歐陽一菲也一樣。

    贏了說不定能得到對二人都有益處的東西。

    “築基期為天花板,我的情報顯示,參加者還沒發現築基期武者。”

    聞言,

    林遲沉默,斟酌得失。

    “我打個電話。”

    “當然,請便。”

    縐廣寧做出了一個“請”勢,

    接著自顧自離開,站立一旁。

    林遲撥通歐陽一菲電話。

    伴隨著陣陣忙碌音,

    “喂,這個點打來,是不是又有人惹你麻煩了。你等我下課去幫你。”

    聲音糯懦的,語氣像是在壓抑怒火。

    林遲心頭不由一暖。

    “菲菲,沒事。打電話就是和和你說下,今晚那頓飯我就不去了。”

    “有事?”

    “嗯。”

    “比我的宴會還重要?這可是慶祝我金丹初成的宴會,而且是你提出來了。”

    “真有事。”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聽不出生氣與否。

    “行吧,那宴會取消了。沒你在,味都沒了。”

    “別吧,這畢竟是你的晉升宴會。校長、導師們都會到來很多的。甚至天海學院的導師也可能來。”

    “就這樣。咧,要想我舉報下去,除非你來。”

    “嘟嘟嘟.”

    電話被掛斷。

    這還真是,雷厲風行。

    “打完了?”

    一旁,縐廣寧湊了上來。

    手中多了兩杯飲品。

    這飲品還不便宜,是招牌飲料。

    一杯足有兩百來塊,是兩天的伙食費了。

    果真地主家孩子。

    林遲接過一飲而入。

    “打完了,我參加。”

    “行。”

    縐廣寧笑容綻放。

    …………

    午後,私人別墅。

    別墅內,浪漫與莊嚴的氣質,

    挑高的門廳和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

    盡顯雍容華貴。

    此時,別墅院子數十人摩拳擦掌,

    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到了,這場私人比賽,林兄你儘管發揮,只要不打死人就可以了。”

    接著,縐廣寧林林總總開始交代注意事項。

    “快看,那人居然是縐少親自說明注意事項,好大的威風。”

    “呵,小小年紀,但不知抗不扛得住吾之鐵拳。”

    “畢竟縐少都要重點關照的人,還是穩妥為妙。”

    周圍聲音不一,

    但可以肯定的是,

    大多數參賽人員目光已經投入而來。

    見此,縐廣寧微微皺眉。

    他抬手,

    卻被林遲打斷。

    詢式目光不由投注而來。

    “不礙事。”

    林遲淡道,表情充滿了自信。

    但,真是如此?

    不,他心裡些許慌張,

    甚至是打鼓。

    這麼大的武者聚會,

    除了在網上,

    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所見。

    若在平時,怕是都不敢與武者直視。

    但今非昔比,

    隨著妖星級天賦的發酵,

    隨著實力不斷增長,

    他知道這類場合只是小場面。

    心理素質不太行,

    還需要多加適應啊。

    林遲按著噗通跳的心臟,不由搖頭。

    “林兄,那我在這裡祝你馬到功成,合作雙贏。”

    縐廣寧拱拱手,在交代一番後離開。

    十分鐘後,

    “38號,39號,兩位武者請上臺。”

    臺上,主持人調動著情緒說道。

    林遲拿出號碼,

    38,嗯,

    該上場了。

    舞臺是像擂臺的決鬥場,

    腳底瓷磚的淡雅潮流依舊風行,

    白色、米色、淺色系列成為主宰。

    折射而出的太陽光,無不透露舞臺的顯眼華貴。

    “39!”

    “39!”

    “39!”

    “把娘們的38號打下去!”

    不知為何,得知他為38號後,

    場下武者如同粉絲一般為39號加油。

    目之所及,盡皆看好39號。

    林遲也是警惕起來,

    看了眼39號,

    普通搭配,普通準備招式,

    很難讓人如臨大敵。

    或許,眼光拙劣也說不定。

    場下加油聲越來越趨向於主動,

    鄙人話語接連不斷而出。

    此刻他也明白過來了。

    原來,這群人只是希望看到他敗而已。

    所謂的39號,他們根本不認識。

    加油聲音雜亂且粗鄙,

    極度影響心神。

    林遲望著這群嘴角,

    或鄙視,或不屑,或不滿,

    “腆躁。”

    眼神漸漸冷了下來。

    這群人喜歡看他笑話,

    如果以碾壓打敗39號,

    那將會是怎樣的美景。

    那應該,很有趣才對吧。

    可能,會把這裡變成圖爾薩的圖書館。

    抱著如此想法,

    林遲帶著笑容,一一掃視。

    接著回頭,比出【太清功】招牌招式。

    “3,”

    “2,”

    “1,”

    “開始!”

    叮噹作響,兩人卻沒有動作。

    39號一副戒備森嚴的模樣,

    看的林遲直皺眉頭。

    “破綻,太多破綻可尋。”

    “嗡”的一聲,林遲跳動起來。

    已經煉氣期十重的他,

    隨意一跳便有5.6米遠。

    規模不大的舞臺,

    哪怕二人處於極限距離,

    也在彈指間抵達。

    衝至39號身上,

    清晰可以看到對方的錯愕。

    “行如龜,怎贏。”

    一拳揮出,有凶獸奔騰之勢。

    39號反應不及,硬生生抗住拳頭。

    脆弱如39號,

    中拳後雙手捂肚,連連後退,直至退出邊界。

    他,痛苦無比。

    “3……38號,勝!”

    裁判反應慢了半拍,舉起林遲雙手揚勝。

    站於舞臺,林遲能看到臺下大部分武者。

    這會,他們面色並不平靜。

    值得欣慰的是,

    如同蒼蠅的呢喃,可算停了。

    常言道:勝利,為制敵之本。

    細細揣摩,果真有幾分道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一滴血一條命,別人打遊戲爆肝,我打遊戲爆血。 次元風暴降臨,地球四處出現了大量的異次元領域,仙...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