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這畫不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劉的表哥上《鑒寶》欄目了,那件從農村收購來的山水字畫,專家估價幾十萬。

    老李的外甥在潘家園以撿漏的價格收了套陶器,轉手掙了好幾萬。

    王大頭去云南賭石了,聽說擦漲了一塊翡翠原石,一夜暴富。

    諸如此類的訊息幾乎每時每刻都能飄入我的耳畔,我不免有些唏噓,時常在想,倘若這等好事兒能在我頭上砸一砸那該有多妙。我叫顧靖,二十一歲,北京信息科技大學大二學生。我家并不富裕,所以,只能利用寒暑假時間來北京古玩城打工,為下學期掙些生活費。

    專項經營玉石的竇老板是個很和善的中年人,生意雖是尋尋常常,人緣卻極好,很多常在這邊逛蕩的客人大都認識老竇,就算不買他的玉器,大家也會習慣性地來跟他侃侃大山,聊聊圈子里的新鮮事。

    今天也不例外。

    傍晚快收攤的時候,最南頭字畫店的老板和兩個熟客溜溜達達地進了店。

    “今兒個生意怎么樣?”

    “湊湊合合吧。”老竇笑呵呵地迎了上去,推了幾把圓凳讓他們坐,并回頭囑咐我將清點過的貨物收起來。我答應了一聲,扒開靠在墻角的保險柜門,將幾座貴重石雕小心翼翼地一件件往里搬。

    “昨兒晚上看電視了沒?晏婉如去中央臺做訪談了。”

    “當然看了,嘿嘿,沒想到啊,像晏婉如這樣的鑒定專家也會打眼,而且,還就是跟咱們古玩城里。”

    “一年前那樁事兒,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是二樓一個店老板偷偷跟我說的。”

    “可惜啊,那天我沒在場,呵呵,不過真要說起來,全中國也沒幾個比晏婉如還稱錢的人了,一百萬對她來說,簡直是毛毛雨,人家根本不在乎。”

    忙活完了手頭的工作,我摘掉白手套,跟竇老板知會了一句,單手拉開玻璃門出去。

    下樓的路上,我不禁喟然一嘆,如果能像晏婉如那般富有,我肯定也會和她一樣,買一棟大大的別墅,收藏一堆喜歡的古玩,資助一批失學兒童,創辦幾所希望小學……

    可說的簡單,錢又豈是那么好賺的?

    我是個保守謹慎、木訥老實的家伙,我的字典里,從沒有“魄力”二字,也知道,坐擁萬貫這種事,是斷然不會降臨到我身上。我能看到的唯有另一個畫面,爬出大學校園,與眾多畢業生爭奪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娶個流氓看到都不會動歪心思的妻子,貸款買房,做個月月還貸的“月光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須發皆白,臥病在床,直到邁進那冷冰冰的廉價骨灰盒里。

    或許,這就是我的下半輩子。

    我有些悲戚地搖搖頭,順著走廊一路向前,不敢再想下去。

    驀然,窗外晚霞被染上了一抹濃重的灰黑色,電閃雷鳴毫無征兆地掉了下來。

    咔嚓!

    轟隆!

    古玩城內,所有燈光無一例外地在狂閃過幾次后,通通熄滅!

    我頭一暈,冷汗和涼氣煞那間自額頭滲出,宛若血糖過低時的反應,我下意識半蹲下腰,用手抵住腦門,大口大口地吸著燥熱的空氣。打個雷而已,不至于吧?我身體一向健健康康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

    不多時,暈厥感漸漸消散。

    但緊接著,我感覺身后側被人重重擠了一下,為了平衡住身體,我趕緊向前踉蹌了幾步,皺皺眉,卻沒說什么,剛剛停了電,碰碰撞撞在所難免。我睜開眼睛,刺目的光線讓我條件反射地又合上了眼皮。

    嗯?

    有點不對啊!

    我微微愣了愣,耳朵里傳來許多人疊加在一起的嗓音,很亂,就跟掉進了國慶節時的天安門廣場一般。而且,方才即將跌倒之際,我右手抓到了一團紙,不知何物。

    略略適應了光線,我再次睜眼。

    這一看可不要緊,直接把我嚇了一個激靈。

    我發現,我已被擠入了一個擺著琳瑯滿目收藏品的古玩店里,感覺手臂有點別扭的我呆呆地低下頭,身上的長袖襯衫竟已被短袖T恤衫取而代之,腳面上那雙運動球鞋,也成了我去年從地攤上花三十塊錢買來的帆布鞋。周圍密密麻麻全是人,且都在用目瞪口呆的視線看我。

    這是……

    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前一刻還冷冷清清的古玩城,怎會這般熱鬧了?

    “我操你大爺!”我身后傳來一聲大喝,回頭一看,是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好像是書畫店的老板,他不可思議地指著我的右手:“你知道這張畫值多少錢嗎?把你賣了都賠不起!你丫是不是瘋了?”

    我不悅地蹙蹙眉:“我沒招你沒惹你,罵什么人?”

    這時,我眼角瞄見了一個驚艷的面容,那是一個年輕女人,她正極為惋惜地拿著一副中間被掏空的畫卷,深深嘆息:“或許是此畫與我無緣吧。”

    居然是晏婉如!

    她的身旁還有一個我從電視上見過的文物鑒定專家,也跟著嘆氣:“可惜了,可惜了。”

    我把右手攤開,撿出手心中那團宣紙鋪平,一只墨色鳥兒躍入眼簾,再看晏婉如手里的殘破畫卷,我一下就愣住了。從圍觀眾人的議論聲中,我方后知后覺地明白了狀況,原來,晏婉如看中了店里一副齊白石的畫卷,已經準備買下,但正巧此時,我硬生生地沖了進來,將畫幅撕掉了一塊。

    這,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深吸了一口氣,按耐住雜亂的心緒,從兜口摸出手機,看了看上面的日期。

    居然是去年夏天!

    我回到了一年前的暑假!?

    堵在店鋪門口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不少人趴在外面的落地玻璃墻上起哄。我已來不及思考什么,只因,店老板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臂,非嚷嚷著要我賠錢,“告訴你!這是齊白石老先生早年間的畫作!是真跡!我剛剛都和晏老師談攏了價格!八十萬!少一分也不行!你要拿不出來!我只能報警了!”

    “請你先放開!我沒說不賠你!”我甩開他拽在我大臂上的手,沉吟道:“八十萬?總不能你說真跡就真跡吧?再說,我也是被別人擠進屋的,這錢,不應該是我一個人承擔。”我表面鎮定,心下卻咯噔了一聲,近百萬啊,哪是我家能承受起的?

    這可壞事兒了!

    啪啪!

    我話音剛落,店老板就拍過來兩張鑒定書,“是不是真跡你自己看!這里一張是趙林東先生開具的鑒定!一張是北京收藏協會儀器檢測后的證明!”

    我把目光投向晏婉如,相比于那些個所謂的專家,我更愿意相信從事過慈善事業的人。

    晏婉如看看我,點了下腦袋:“此畫確實是齊白石老先生的真跡,不然,我也不會準備買下它了。”說罷,晏婉如遲疑了一會兒,自包里摸出一沓支票薄,“畫是在我手里弄壞的,按理說,我是有責任的,這樣吧,我賠一半。”

    她這么一說,倒弄得我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自己也清楚,事實上,晏婉如完全沒必要把責任攬到她的頭上,她這么做,無非是見我拿不出錢來,對我動了同情心,想到這里,我心中不覺有些堵得慌,我爸曾經不止一次對我說,做人要堂堂正正,自己做過的事,自己就得擔著,擔不下也要擔。

    我知道自己很傻,但我還是伸手阻止了她:“謝謝您,不過,這跟您沒關系,要賠錢的話,也是該撞了我的人賠。”

    拿著簽字筆的晏婉如手指頓了頓,抬頭瞅了我一下:“你確定?”

    我苦笑著點點頭。

    而后,場面靜了下來。店老板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瞄著我,意思是讓我趕緊拿錢。晏婉如和那個姓柳的鑒定專家也沒離開,靜立在一旁。店外嚴嚴實實地堵了一層人,里面好像還有拍照的記者和古玩城的高層。

    看來驚動了不少人,不過這也不奇怪,畢竟,那是白石先生的書畫啊!

    忽地,我怔了怔,腦海里涌起一抹似曾相識的味道。

    一年前?

    晏婉如?

    北京古玩城?

    齊白石的書畫?

    我暈!我說怎么好像在哪聽過似的!這不就是昨晚和爸媽一起看過的電視節目嗎?晏婉如親自爆料她這些年來的打眼經歷,其中有一段,說的便是一幅齊白石的畫卷,而且,還是重點描述過的!

    莫非,我真的回到了一年前?

    這到底怎么回事?

    我定定神兒,再次從手機上確認了一下今天的日期。

    如釋重負地呼了口氣,我暫時放下了那深深的疑惑,翻開錢包,數出兩百塊錢來,輕放到了里面的玻璃展柜上。

    老板火上眉梢:“二百?連個鑒定費都不夠!你什么意思啊?算了算了!我也懶得跟你廢話!去!把你家長叫來!我跟他們商量賠償的事兒!”

    “我覺著,二百就不少了。”我把撕掉的宣紙平平整整地攤在柜臺,指指上面的鳥兒:“你這幅畫,不太真!”

    ……

    ……

    【PS:新書上傳,無論如何請大家看夠15章,就會了解本書的類型與模式,相信一定會給大家驚喜,一定會讓你喜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修仙歸來當奶爸
作者 西窗白
  五百年前,陳曦被空間裂縫吞噬,進入修仙界。   五百年後,他歷經磨難重回地球,才發現地球只... (馬上閱讀)
Sys_4_74-m
很純很曖昧
作者 魚人二代
  楊明是一名普通的學生,某一天,他收到一份禮物,一只神奇的眼鏡,從此生活變得豐富多彩。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超級典當行
作者 0左右0
  一次善意的援助讓林風意外繼承了一家典當行,從此他的人生開始與眾不同   企業富豪:資金鏈... (馬上閱讀)
Sys_4_12-m
金融大亨
作者 色忙
  【起點第四編輯組簽約作品】   一個身世坎坷浪跡都市的孤兒,玩世不恭,卻又善良堅韌、開朗睿... (馬上閱讀)
3374349_4_74-m
超級提取
作者 風少羽
  陳楓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某天大提取系統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什麼是大提取系統?就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