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他好像一條狗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足球就這麼靜靜地躺在草叢中,表面還因為沾染了草上露水而泛著光。

    胡萊小心翼翼地伸手捧起足球,就好像捧著一塊易碎的寶石。

    他還要再次確認一下,這個足球是不是就是他的足球。

    他將足球翻轉過來,在靠近氣門芯的地方,有用黑色油性筆寫的一個英文單詞:“WHO”。

    但在這裡不是表示“誰”的意思,而是取了和胡萊自己姓氏的諧音。

    胡和“WHO”的發音近似。

    胡萊用這種委婉的方式表達這是自己的足球。

    為什麼不直接寫“HU”?

    因為胡萊覺得不夠有趣——他自己在腦子裡想了個梗:

    “這足球是‘WHO’的?”

    “這足球是胡的。”

    “是啊,我就是問這足球是‘WHO’的?”

    “沒錯啊,這足球就是胡的!”

    其實有點冷……但胡萊不在乎。

    看到這個單詞,胡萊現在可以完完全全確認這個足球就是他的了,因為別人不會像他這麼神經質的想出這麼一個冷段子,然後寫在足球上。

    全天下足球億萬個,但屬於胡萊的這個足球是唯一的,僅此一個,別無分號。

    胡萊站在原地,低頭看向自己手中捧著的足球。

    關於今天一直困惑著他的那個問題似乎有了答案。

    這還是我所熟悉的世界嗎?

    看起來,和足球有關的很多東西都不一樣了,他所熟悉的那些球星不見了,俱樂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完全陌生的一些名字一些人。

    所以這個世界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了嗎?

    但在學校裡,他的同學們還是那些人,名字一樣,對他的態度也一樣——羅凱從不拿正眼瞧自己,他的小弟跟班黎志群嘲諷自己,宋胖子雖然坑了自己但最後卻給了自己十塊錢作為補償……

    他們看起來和昨天的他們,和以前的他們沒什麼兩樣——胖子雖然有些時候挺坑的,但卻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畢竟估計在宋胖子心中,自己這個同桌也挺坑的……

    他身邊的一切都是自己熟悉的,包括這個平時沒什麼人來的荒廢廣場,包括他手中的足球。

    那些球星們不一樣了,職業足球俱樂部不一樣了,但他們距離自己都好遠好遠,他們能夠影響到自己的生活嗎?

    胡萊很認真地考慮過。

    不能。

    所以這個世界是陌生的嗎?

    不是。

    既然自己身邊的人都沒變化,對自己也沒區別,那這個世界對自己來說,又有什麼不一樣的呢?

    胡萊想明白了這個問題,究竟是他穿越了還是世界穿越了,對他就失去了意義。

    他看著自己手中的足球,意識到現在最重要的是,半個小時遲迴家的時間恐怕只剩下一半了。

    他今天的特訓卻還沒有開始呢!

    他把足球扔到地上,然後踢向了正對面的高臺。

    仔細看,會發現青黑色的石壁上,有一條細細的白線,勾勒出了一個球門大小的矩形方框。

    那是他的球門。

    他就在這個屬於自己的祕密基地裡,把足球一腳腳踢向球門。

    嘭的一聲之後,足球撞在石壁上,卻並沒有彈回來,而是彈向了一個很詭異的角度。

    胡萊奮力追了過去,伸腳嘗試把足球停下來,但這次反彈回來的角度實在是太詭異了,所以儘管胡萊已經幾乎劈叉了,他也還是沒有碰到足球,反而是差點拉傷了大腿……

    但胡萊並沒有懊惱,他從地上爬起來,追上被草叢攔住的足球,衝向一腳踢向了“球門”。

    而這一次,足球依然沒有順著方向反彈回來。

    胡萊只能奔向廣場的另外一邊嘗試追上足球,並且把它停下來。

    這一次他比上次好一些,最起碼他碰到了足球,雖然也只是把足球踢向了另外一邊的石壁……

    嘭!

    ※※※

    嘭。

    一條修長的腿踏在了木質樓梯板上,讓樓梯發出了一聲悶響。

    嘭。

    嘭。

    嘭嘭嘭……

    懷裡抱著一個紙箱子的少女快速跑上了樓梯。在她的腳步聲中,樓梯扶手都在顫抖,抖起不知道積了多久的灰塵。

    落日的餘暉從正對樓梯的窗戶照進來,被十字形的窗框分割成了四塊,這些灰塵就在四條橙色的光柱中飄舞。

    少女從光和灰塵中穿過,左右搖擺的馬尾辮把身後的灰塵攪成了一個又一個旋渦。

    這些灰塵一粒也碰不到少女,就好像它們和少女不處於同一個世界。

    少女將箱子嘭的放在桌子上,正準備轉身往下跑的時候,就聽到窗外有悶響在迴盪。

    嘭!

    她好奇的走到窗邊,就看到了自家樓下的那個長滿了雜草的荒地中,有一個少年的身影,他正在追逐一個皮球。

    他腳步踉蹌的追上了足球,停好足球,然後一腳把足球踢向了對面的高臺石壁。

    嘭的一聲之後,足球彈向了和少年完全相反的方向,於是少年又轉身追向足球。

    在追上足球之後,再次把球射向那面石壁。

    足球在不規則的牆面上彈來跳去的,這個少年就在空地裡東奔西跑,試圖接住足球,但看起來他只是在足球屁股後面追著跑而已。

    看著這個少年笨拙的身影,少女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叼飛盤的狗……

    而一旦她這麼想了,就無法抑制住這個念頭,於是在她的眼中,追著足球跑的少年和追著飛盤跑的狗形象竟然就重合在了一起。

    隨後少女嘴角翹了起來——她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

    但馬上她就意識到自己這麼想是對下面那位踢球少年的不尊重,於是她迅速板起臉,收起笑容。

    場下的少年正在嘗試停一個飛出去的足球,只是在少女看來,這是很勉強的,註定停不下來。

    少年卻並不想放棄,一直頑強追向足球,就像是被飛盤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狗。

    他奮力伸腳夠向空中的足球。

    他踢到了足球。

    他把足球踢向了近在咫尺的牆壁。

    足球打在牆壁上。

    足球原路返回,直直地彈了回來。

    足球正中少年的面門!

    嘭!

    板著臉的少女這次終於沒憋住,噗嗤笑出了聲。

    ※※※

    胡萊蹲在地上,雙手使勁揉著臉,發出低低的嗚咽聲,痛得眼淚都出來了。

    他抹了一把眼淚,又摸了一把鼻子,發現沒有鼻血,這才鬆了口氣——沒破相!

    隨後他緩緩站起來,皺著眉頭環顧四周高臺上那幾扇窗戶。

    就在自己痛的呲牙咧嘴倒吸冷氣的時候,他隱約聽到了笑聲。

    他記得這周圍的房屋是沒有人住的……

    和往常一樣,那些窗戶都關得嚴嚴實實的,裡面什麼都沒有。

    就在這時,一陣風從巷子中吹來,捲起了空地中的草葉和塵土,讓胡萊感覺到了一陣寒意,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這讓胡萊想起了一件事情——據說這個荒地之所以沒人來,就是因為有鬧鬼的傳說,有孩子在窗戶邊看到了紅衣少女。但這些屋子確實是從很早之前就沒人住了……

    回過神來觀察四周的胡萊這才發現天色都暗了許多。

    他抬頭張望,夕陽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天空中佈滿了烏雲。

    ※※※

    李自強揹著一個巨大的登山包,然後從麵包車的後面抱起兩個大箱子,艱難地轉身,衝著打開的屋門喊道:“青青你在幹什麼?怎麼上去一趟就不見人影了呢?”

    “來了來了!”少女從門裡面跳了出來,紅色的無袖T恤蕩起來,隱約露出了下面的肚臍。

    低腰短褲把她兩條長腿襯托的格外到位。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少女的腿和其他女孩子的長腿不一樣,並不纖細,相反大腿稍微粗了點,發力的時候肌肉線條很明顯,也不白皙,而是略微有些黑,但這肌肉配上小麥色的皮膚,倒顯得健美,洋溢著隱藏不住的青春活力。

    “放個東西要這麼久的嗎?”李自強抱怨著,然後向麵包車的後備箱擺了擺頭:“趕緊搬,這天兒看樣子要下雨了。”

    少女一邊探身鑽進麵包車裡,拖出一個編織口袋,一邊對李自強說:“剛才在上面看夕陽呢,真漂亮。”

    “夕陽?”李自強身體後仰,勉強抬起頭,看著烏雲密佈的天空,發出了疑問。

    “剛才,都說了是剛才嘛。剛才陽光從雲縫中射過來,簡直就像是聖光一樣,可漂亮了!”

    剛才確實有陽光,李自強笑了:“那你喜歡這地方嗎?”

    “挺喜歡的啊,爸爸。”

    “喜歡就好,接下來咱倆啊,可能要在這房子裡待三年呢。”

    ※※※

    少女再次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搬到樓上時,又湊到窗邊去瞥了一眼,正好看到那個少年貓著腰鑽進了草叢中,只露出個屁股在晃一晃的。

    嗯,這下終於不像叼飛盤的狗了,變成了在草叢裡鑽來鑽去的狗……

    少女就這麼翹著嘴角站在窗邊看。

    少年在草叢中忙活了一陣子才退出來,退出來後又很仔細地把草叢恢復原狀,這才推上旁邊的自行車離去。

    看著那鬼鬼祟祟的身影消逝在視線中,少女收回目光,盯著少年剛才忙活的那叢雜草陷入了沉思。

    ※※※

    PS,新書期間,求各種收藏、推薦支援。

    另外,新書群已經建立,群號:751013253

    群名:林海聽濤的禁區之狐

    歡迎大家加進來玩。

    不出意外的話,以後每天都是雙更,更新時間固定在早上八點和下午六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 末羽
平凡普通的衛宮忽然獲得了穿越諸天的能力,他該怎麼做?拳打阿卡姆,腳踢九頭蛇,覆滅保護傘,吊打眼...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