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樓下的千萬別玩火(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記得上高中時學校離家比較遠,在老班的精心安排下,我被安排到了414宿舍。宿舍樓是白色的,呈東西走向,里面分南北兩排宿舍。南面一排,北面一排,兩排宿舍之間就是長長的樓道。也就是說宿舍分為陰面和陽面。而咱414宿舍屬于陰面,一年四季見不到陽光。夏天還好,一到冬天就更加陰暗。一入冬天,由于天氣冷,又沒有陽光直射,宿舍陽臺上就密密麻麻的曬滿了濕衣服。晾曬著的衣服總是不見干,且越積越多,遮住了外面進入宿舍的光線。所以宿舍里一天到晚都是黑乎乎的。倘若單身一人待在宿舍里,不開燈的話,再加上宿舍的地面上總是潮濕濕的,所以總會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恐怖感。所以,請你不要一個人待著宿舍里。不然會有詭異的事情找到你的頭上。

    與我住同宿舍的是,瞿小影、奇瑞需、高陽同學。

    剛入學不久,我就聽到有人說這個學校里鬧鬼。有好多同學都莫名其妙地失蹤或者死去。就近在三年前,我們宿舍的樓上就發生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情。那時,有一名女同學引火*,自己把自己活活給燒死了。我聽后,不由得心驚肉跳。

    聽說,那名女同學被燒死的當天晚上,曾發生過一件奇跡詭異的事情。也就是她曾經聽到有人貼近她的耳邊對她說:“樓下的,千萬別玩火!”那聲音很詭異。

    所以,有些人說。如果有一天,你聽到有人對你說“樓下的,千萬別玩火!”那你就一定要倍加小心,因為那樣就表明你要大禍臨頭了。

    關于“樓下的,千萬別玩火”。具體情況咱不是太清楚。但是,值得讓人驚疑的是:她住在頂樓喂!

    入學這么久,我也沒遇見什么不對勁的事情。正當我慶幸自己運氣好,被老天爺眷顧時,事情發生了。

    那是一個晚自習之后,全宿舍友友都照常洗臉洗腳,之后就熄燈睡覺了。當我進入到輕度睡眠,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時候,意外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大手從我的頭頂上猛地推了一下,我從睡夢中醒來。“幾點了?”當時我心里面想著。天黑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咦,誰推了我?”我側過頭,看了看同鋪瞿小影。她睡得正甜。“樓下的,千萬別玩火!”這時,一個細細的,深邃的聲音從頭頂響起,并帶著詭異的笑。我不禁心驚膽戰。我急速的抬起頭,看我的頭正上方。“咦?沒人啊?”正當我驚疑前方沒人的時候,我又一次清醒地感覺到有手指頭戳了一下我的頭頂。隨著我抬頭向上望的時候,我又清楚的聽到了有人對我說:“樓下的,千萬別玩火!”我可以肯定我的頭頂上根本就沒有人,但這聲音就是這樣真實的在我的頭頂上存在。

    我一咕嚕爬起來,神情恐慌地一步躥到同鋪瞿小影的床上,使勁地搖,把她給搖醒了。“小影,醒醒,有鬼啊!”

    瞿小影“噌”地坐起來,“哪兒有?哪兒有?”她一邊說著,一邊向四周觀望。“哎呀!佳佳啊,三更半夜不睡覺,你搞什么惡作劇!”嘴里念著,又躺下了。緊接著鼾聲響起。

    我靜靜地坐在小影的床邊,眼睛骨碌碌亂轉,緊張的環視著小宿舍。“樓下的,千萬別玩火!”陰森森的聲音再一次在耳邊響起。接著有是一陣恐怖詭異的笑。

    “啊!大家快醒醒!”我大聲喊著。

    “小佳佳啊,快躺下睡覺,都幾點了,不睡覺還嚇人。”接著又是一陣“呼嚕嚕”的酣睡聲。

    冷不丁的一哆嗦,我感覺有人在我的脊背上狠狠地戳了一下。我急速回頭看,身后黑乎乎的,什么也沒有。我的整顆心都懸起來了,全身發抖,跌跌撞撞地跑到門邊,“啪”地把燈打開了。開燈之后,我神經地在小宿舍里找著有沒有人,床上、床下、天花板上、柜子里…

    “小佳佳,你太過分啦!你晚上不睡覺,也吵得我們不得安寧!困死了啦…”高陽叨咕著。這時,瞿小影和奇瑞需也醒了過來。

    “佳,快上chuang睡覺吧!”

    “不行!我不能睡,剛剛有人戳我!”我試圖讓她們相信我,因為只有她們能幫我。“你們剛剛有沒有聽到有人說話?”我戰戰兢兢的問道。

    “小佳佳啊!我們一直都有聽到!快睡吧!”

    “聽到什么?聽到什么?”我急切地問。

    “你一直都在說話啊!”高陽不耐煩地答道。

    “那你們有沒有聽到那句樓下的,千萬別玩火?”我緊張地問。

    “啊?”同時間,大伙兒神經都繃緊了。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這可不好,不會是咱宿舍樓上的女女又回來了吧?”高陽眉毛皺起,不敢置信地說。

    我不禁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對啊!我們樓上的宿舍,不正是三年前那被燒死女孩曾經住過的514宿舍嗎?

    我嚇得直哭鼻子。

    “佳佳,不哭,會沒事的。”奇瑞需好心勸我,其實大家都害怕極了。

    “大家今晚都別睡覺,今晚無論會發生什么事情,我們都要在一起。”瞿小影說著,表情很僵。

    我摟著瞿小影的胳膊,眼淚溯溯流下。

    宿舍的燈一直這樣亮著,因為開著燈我們可以壯壯膽。我們四個背靠背緊緊貼在一起,不約而同地望著天花板,眼睛一眨不眨,心驚膽戰地等待事情的發生。

    也不知道我們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保持了多長時間,直到眼睛澀了,脖子酸了,腰僵了,腿麻了。也不記得大家什么時候都睡著了。

    “咚咚咚…”我隱約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

    “誰?”我喉嚨發緊,嘶啞地擠出了這個字。等待回音。

    沒有人回答,但能清晰地聽見窗外有人來回踱步的腳步聲。

    緊接著,一陣穿堂風跑過,門被敞開了。

    “誰?”

    依舊沒有回音。

    “門明明被鎖上了,怎么又會開了呢?難道是我沒鎖門?”我感到很奇怪,于是下床去關門。

    沒有人回答,但能清晰的聽到窗外有人來回踱步的腳步聲。

    “你是誰!”我戰戰兢兢的喊著。

    看不見人。

    “嘎嘎嘎”,只聽到刺耳的鋼鋸鋸斷門的聲音。我有一種兇猛的怪物即將破門而入的恐懼感壓抑了我的全身。“啊!救命!不要進來!”我驚叫出聲。宿舍里格外寂靜,仿佛舍友們都已經沒在一樣。我大聲呼喊,卻始終沒見人回應。鋸齒拉斷門的聲音越來越大,我一下子蒙掉了。“天!怎么辦?”一種絕望感。

    一陣穿堂風跑過,門被無端的打開了。

    “小影,醒醒啊!”我爬到她的床上使勁地推她,但她睡得好沉。就是不肯醒。

    “大家都醒醒啊!”我使勁地喊著,喊破了喉嚨。發自歇斯理底的哭喊,但始終沒人回應。她們都睡得好沉。

    我的心里更加恐懼不安,因為門居然開了。門明明被我牢牢鎖上了,又怎么會開了呢?事情證明:真的有鬼!

    窗外沒有一絲風,但宿舍里卻陰冷得厲害。就像被冷水潑過似的,陰森森的。我蜷縮在被子里,緊緊地把自己的頭蓋住,不肯鉆出來。

    “妹妹,妹妹,醒醒,醒醒…”伴隨這這一句陰森的呼喚,我感覺到我的頭上仿佛有人在掀動我的被子。我慢慢地伸出手,用力將輩子又拉緊了些,壓在了頭下。然后,我又把身子縮緊了些。

    “妹妹,快出來…”被子被一雙大手猛地撕開了,我痛苦地哭喊,眼淚嘩啦啦地流出來。

    我在淚眼朦朧中瞥見了她的臉,她笑著,笑得如此鬼魅。笑聲優柔凄涼,如此恐怖。

    突然,一股強大的磁力把我給拉向了門外。任憑我撕心裂肺地哭喊,舍友們還是睡得跟死人似的。我孤立無援,不住聲地哭泣。

    隨著墻壁地震般的猛烈搖動,陽臺上的門被緊緊地倒插上了。我伸出雙手用力地擊打著門,哭啞了嗓子,但門就是打不開,死死地被倒鎖住了。

    我蹲在地上,雙手蒙著頭,痛苦地哭喊。“救救我!救救我!”

    “嚓!”淚眼朦朧中,我看到了一顆小小的火柴在我的面前被擦燃了。“妹妹快看!”我抬起頭,傻傻地看著燃燒著的小小的火焰。奇怪的是,我順著姐姐手里捧著的微弱的火光望過去,望到了姐姐臉的輪廓,卻望不到姐姐臉的模樣。

    “姐姐…”我像一個驚嚇過度的小孩子,膽怯地聲聲喚著她。“姐姐不要丟下我,我好怕…”我哭得厲害。

    “好啊!不哭啦!拿著!”她微笑著遞給我她手里握著的火柴。

    我邊接過她手里的火柴,邊看著她手上燃起的火焰。那火焰始終不滅,燃著的時間很長很長。此時,閃亮亮的小火焰在我眼里,如此可愛。我不禁伸出手去觸碰那燃著的火苗。

    “咯咯…咯咯…”我開心地笑,第一次找到了火焰里的樂趣。

    “來,點上一根!很好玩的。”她從火柴盒里抽出一根來,遞給我。

    “嚓!”又一根火柴被點燃了,小小的火柴在我的手指上,閃動著耀眼的煙花火。它美麗的跳動著。我望著它,抿嘴笑了。

    “妹妹,是不是很好玩?姐姐帶你去放煙花好不好?”她詭異地笑,我點點頭。

    “嚓!”又一根火柴在我的手中被擦燃,它開心的向我笑。我望著它,也開心的笑,然后我走神了。

    隨著“噼里啪啦”的爆響,煙花被點燃了,閃發著耀眼的火光。煙花越開越大,蔓延出了我的視野。“哇~好漂亮!”我開心的跳起來,呼喊。觀賞著眼前的這片煙花景,我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嘴里不禁“咯咯咯”地一直笑,笑聲蓋住了整間陽臺。

    此時此刻,整個世界里除了我和這位溫柔的姐姐外,再也不見了任何人。好像我的舍友們全都死光光了。只有我還有這位不知名的姐姐存在。

    “姐姐,好好玩哦,明天我還要來玩。”我蹦到姐姐的身邊,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興高采烈的說著。

    而姐姐扭過頭來看向我,我的目光觸碰到姐姐的目光。“啊!”姐姐竟然用殺人的目光掃向我。她就像瞬間變了一個人似的,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溫柔,她瞪著圓鼓鼓的大眼睛,吃人般的看著我。眼前的煙花景消失了,只是姐姐的身上燃著火。

    正在我驚疑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時,她竟然不顧身上的火焰瘋狂地向我撲來。她的速度很快,身上燃燒著熊熊火焰,而她猛地躥向我,毫無人性。她身上的火焰越燒越旺,并瘋狂地向我叫噬,而她卻帶著吃人的兇猛不管不顧地撲向我。火燒得很厲害,烤化了一切。

    她呲著兩排大白牙,眉宇間的橫肉緊揪著。她緊緊地抱住了我的胳膊,不斷的噬啃。她身上的火焰瘋狂地躥向我的身子,我慌亂地拍打已點燃的袖口,但火勢卻越燒越旺,我急得哇啦哇啦的大哭。

    我企圖甩掉身上的火,還有她緊抓著我的手。但是她就是仇恨的抓著我的手,大火躥遍我的全身。她看著驚嚇過度的我,露出了細細的詭異的笑。笑聲就像根根利刀,深深插進我的胸口。我感覺自己的胸前好疼。

    “救命!…”我慌亂的哭喊,但嘶啞著卻始終喊不出半句。她的手死死地抱著我,魔鬼般的死纏著不肯松開。我哭得更兇了。

    “嘩!”一盆朱紅色的血水從我的頭頂上灌下來,我摸著自己濕答答的頭發不肯抬頭,亂了自己哭泣的節奏。

    我把自己的頭往胳膊肘下鉆得更緊了。

    “佳佳!”

    “姐姐別過來”,我發自歇斯里底地大聲哭著,無助地向后挪了幾步,身子緊緊貼在墻上。不住地哭泣。

    “佳佳!”聲音清脆而響亮。

    我怯怯地抬起頭,“小影。”我哭喊。奇怪,小影、高陽、奇瑞雪她們三個都在。只是剛剛一起放煙花的那個姐姐已經不見了蹤影。

    “噼里啪啦!”不知怎么的,陽臺上的濕衣服竟然全部被點著了,火勢極其兇猛。衣服已經燒得不見了模樣。而我,雙手緊緊抱著曬著的棉衣服,袖子差一點就被燒著了。

    好險!

    后來,我們談論起那天的事情經過。她們三個都說她們一直守在我身邊,我是我沒有看到她們。她們看我夢游似的起身,然后一步步走出屋子。她們大聲叫我,可我就是不理她們,還暴躁的往門外沖去。而那場大火的我親手點燃的,燒壞了不少漂亮的衣服。她們眼睜睜的看著我擦燃一根火柴,接著又擦燃一根火柴,然后“咯咯咯”大笑。

    對于這次的詭異事情,在我的心里糾結成了疙瘩。只希望這是女鬼姐姐跟我玩的惡作劇,但事情卻沒有我想象的那樣簡單。每逢到深夜,她都會出現。只是,她不再如饑似渴地把我視為她口中的食物,相反她對我照顧有加。她經常要我陪她去燃放煙花,似乎放煙花才是她生平最快樂的事情。只是,舍友們都勸我要離她遠一點兒,因為縱然這個女鬼再善良,她也終究是個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86227_82_824-m
重生甜妻之最強經紀人
作者 七星草
  重生一次,莫小米深深覺得抱個金大腿勢在必行。同時,她也知道自己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