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同歸寧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大清早,羽裳便從睡夢中隱約聽見碧瑤的叫喊聲。

    “王妃快醒醒,別誤了歸寧的時辰。”碧瑤趴在紅木床塌上,不停搖晃著羽裳。

    半響,羽裳睜開朦朧的雙眼瞥了碧瑤一眼,緊接著翻了個身,將被褥又往上裹了裹。“讓我再睡一會兒。”

    “王妃,你看這是什麼?”碧瑤使出必殺技南瓜餅,小心端在胸前道:“再不起來,好吃的南瓜餅要涼了噢!”

    是南瓜餅?

    羽裳猛得一坐起,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向碧瑤。“南瓜餅在哪裡?”

    “喏。”碧瑤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玉碟,“我特意早起為王妃做的。”

    “快伺候本王妃更衣。”羽裳幹舔著嘴巴,直勾勾地望著南瓜餅,如此誘人的香氣撲鼻而來,擋都擋不住!

    碧瑤放下南瓜餅,與慕雨一同伺候羽裳洗漱更衣。最後一件外衣穿在羽裳身上後,碧瑤又將繡著錦鯉的披帛搭在羽裳的兩臂處。

    正當碧瑤拿起桃木梳要為羽裳梳妝時,門口的侍衛洪亮的通報聲響起:“王爺駕到。”

    須臾一個白衣男子從紅木門外走了進來,後面還跟著一位一瘸一拐的公公。

    鳳鳴閣內的侍女們見狀,紛紛下跪道:“見過王爺,王爺吉祥。”

    “都起來吧。”殷雲翊走進內堂掀開珠簾,一貫的朝紅鵲喜凳上坐了下,身後的小允子也緊跟著殷雲翊走了進來。

    面對殷雲翊突然到來,羽裳左右不是個滋味。她默不作聲的任由碧瑤梳理,暮雨則站在一旁,往梳好的髮髻插著花鈿金簪。

    殷雲翊見羽裳沒有主動請安,便隨手拿起了桌上的南瓜餅吃了起來。“王妃可是責怪本王不請自來?”

    “回王爺,沒有。”羽裳看著銅鏡裡的反射畫面,頓時皺起了眉頭。“王爺你在吃什麼?”

    “南瓜餅。”殷雲翊意猶未盡又拿起一塊,“這是膳房哪位廚子做的,為何之前從未食過。”

    碧瑤回過頭,屈膝一番道:“稟王爺,是奴婢所做。”

    “這南瓜餅香脆可口,鹹甜適中,很不錯。”

    “是不錯。”羽裳橫眼看向殷雲翊,寒寒地開口:“王爺若是喜歡,便每天都讓碧瑤做。”

    殷雲翊擺手道:“不必。”

    一盤就五個南瓜餅,都落入了翊王肚中,翊王竟也不覺得甜膩!

    羽裳只得暗自神傷道:“是,王爺我們出發吧。”

    國公府距翊王府不過十里,當時迎親隊伍也是從這條鬧市走過。儀仗隊敲鑼打鼓,鞭炮聲轟隆個不停。殷雲翊身騎汗血寶馬開路,如今日一樣。

    羽裳獨坐花轎輦中,今日心情再也沒新婚那般濃烈。

    殷雲翊雖然平日裡不苟言笑,表面冷淡,但也還算細心,吩咐的下人都勤勤懇懇,將羽裳服侍的周全了當。

    這次回門,僅殷雲翊一人就撐足了整個場子,平日裡愛看熱鬧的街坊四鄰,都不敢靠近花轎半步,只得規矩老實地探頭一望。

    聽暮雨說,殷雲翊戰無不勝,被殷烈百姓稱為殷烈戰神,不敗將軍。

    羽裳隔著簾幕便能看見殷雲翊威風凜凜的背影,殷雲翊頭戴束髮嵌寶金紫冠,黑髮如瀑直至腰際。

    那腰嘛.....還真是細。

    羽裳將手中的雲絲帕纏繞與兩手之間,煩悶無聊的她稍稍掀開橋簾,迎面便瞧見走的十分認真的碧瑤。

    “王妃,快到國公府了。”碧瑤說完衝花驕內的羽裳笑了笑。

    碧瑤永遠是這麼的天真無邪,像極了小時候。羽裳也不禁微笑道:“頭一次看你走的如此正經。”

    “可不是嘛,出門在外可不能給王妃丟臉。”

    “還是你聰慧。”羽裳伸手點了點碧瑤的小腦袋,又快速打下轎簾躲了起來,此舉動像極了小孩。

    不一會兒花轎落下,侍衛遞來矮凳方便羽裳下轎。殷雲翊從馬上躍下,快速來到了花橋前迎接羽裳。

    “下來吧。”殷雲翊默了一瞬伸出了骨節分明的手,他的臉色卻如凝固的冰霜,看羽裳的眼神也十分冰涼。

    羽裳跳下馬車左右瞄了幾眼周圍的奴才,卻從他們臉色看到了一絲詫異。

    到底是詫異翊王為何會主動牽女人的手,還是詫異翊王妃會如何做?

    羽裳看向殷雲翊懸在空中的手,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

    只見殷雲翊臉色變得更加僵硬了,羽裳瞬間背脊發涼,渾身一顫,立刻將小手搭了上去。“謝王爺。”

    第一次與男子十指相扣,羽裳的內心彆扭的很。為了不表現出來,她一直笑臉相迎,才進了兩扇大門,羽裳的臉都要笑僵了。

    “放鬆就好,這是你家。”

    我當然知道是我家,只是你這手能稍微放鬆一點嗎?

    羽裳臉部猙獰了一會兒,在對上殷雲翊冷俊的眼神又快速變回了小家碧玉的模樣。“我就是太高興了而已。”

    國公攜妻妾站在屋前迎接,一見殷雲翊與羽裳迎面走來,一個個的全都跪了下去。

    “恭迎翊王、翊王妃,翊王吉祥,翊王妃金安。”

    “恭迎翊王、翊王妃,翊王吉祥,翊王妃金安。”

    “恭迎翊王、翊王妃,翊王吉祥,翊王妃金安。”

    “快快請起。”羽裳乘機掙脫殷雲翊的手,雙手扶起了國公,其他人見狀也跟著站了起來。

    國公起身大笑道:“翊王大駕光臨,乃是老夫的榮幸啊。”

    殷雲翊微微點頭道:“不敢當。”

    殷雲翊今日稍作打扮,竟然比平時看的更順眼了些。

    他那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劍眉下充滿多情的桃花眼,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

    這一顰一笑,哪像上戰場奮勇殺敵之人。

    羽裳一臉花痴地望著殷雲翊,只瞧見兩瓣薄脣微微張開,可卻聽不進他在講些什麼。

    “羽裳能嫁給翊王,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江姨娘箬孀滿意地看著殷雲翊和羽裳,內心不禁感嘆道,他們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

    “姨娘.....”羽裳頓時害羞了起來,她低眉偷瞄著殷雲翊,殷雲翊還是面不改色,一如既往的冷漠。

    “好了,別站這說,快快進去吧。”國公夫人沈磬英挽著國公的手臂,待殷雲翊與羽裳進了屋,這才給身側的江箬孀使了個眼色。

    國公與沈夫人落坐上席,殷雲翊和羽裳坐與側席,江姨娘等羽家人則坐於下席。

    待客廂房四角均立著漢白玉的柱子,四周的牆壁全是白色石磚雕砌而成。數件名貴的青花瓷陳設在圓臺上,均插上了君子蘭。

    “裳兒在翊王府過得如何?”沈夫人率先開口,以表自己對羽裳的關心。

    羽裳抬頭瞧見沈夫人那副嘴臉,心情就十分不悅。只得擠出幾個字回道:“娘,我過的很好。”

    “聽說翊王最近又立了一大功啊。”國公摸了摸長鬚道。

    羽裳聽的一頭霧水,“此話怎講?”

    國公看了一眼翊王的反應,見他眉目舒緩,心情大好。便開口道:“近日巫蘇國頻發瘟疫,死了上千人。不少百姓逃至我們殷烈國,大開城門必定會將殷烈百姓受難,所以翊王想了個奇招。”

    “列個行善排名榜,讓各地高官貴族的夫人們參加,榜上前三則嘉賞其封稱號。”

    知道男人們的錢騙不到就去騙夫人們的,果然是詭計多端的翊王殿下。

    “然後呢?”羽裳好奇提問。

    國公抿了一口清茶,緩緩道:“然後啊,太尉府與我們國公府響應號召,捐了不少銀票給巫蘇百姓,郊區現有的救災棚高達五十頂。”

    “有勞國公了。”翊王禮貌地拱手敬之。

    國公見狀,連忙放下茶杯,擺手道:“為國為民,應該的,應該的。”

    月牙彎彎懸掛在天邊,點點的繁星好似顆顆明珠,鑲嵌在天幕下,閃閃地發著光。

    羽裳吃飽後擅自離席,拉著碧瑤在府內溜達了一圈。

    庭院正中間長著一顆巨大的萬年青,它長出無數氣根,盤根錯節,葉茂蔽大,其中一枝,如潛龍猛出,非常奇特。

    羽裳不由感嘆:“好久沒見到這顆萬年青了。”

    碧瑤點了點頭,道:“是啊,王妃小時候經常攀爬這顆萬年青,有一次你爬的老高不肯下來,我和竹清都嚇壞了。”

    羽裳望著萬年青,彷彿看見了那日碧瑤與竹清在樹下著急緊張的模樣。“說起竹清,今日怎麼沒見到他?”

    “奴婢不知,不如我們去瞧瞧?”

    “好。”

    兩人輕車熟路,繞過幾間西廂房,來到了後院,竹清的住所。

    “竹清你在嗎?我和王妃來看你了。”碧瑤站在屋外敲響了竹清的房門,過去了半響屋內也沒個動靜。

    終於碧瑤忍不住了一把推開嘎吱作響的木門,卻看見竹清雙腳離地,一根繩子繫著他的頸脖懸在了空中。

    “啊——”碧瑤驚嚇地關上木門,一股涼意突然湧上背脊。“王妃,我們快走吧。”

    “碧瑤你,你看見什麼了?”羽裳好奇的想打開房門,卻被碧瑤張手攔了下來。“回王妃,竹清,竹清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冠上珠華
作者 秦兮
分明是真千金卻死的落魄的蘇邀重生了。 上輩子她忍氣吞聲,再重來她手狠心黑。 誰也別想吸著她的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