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婚前發生這樣的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清晨的陽光從窗口灑了進來,歸晚剛從睡夢里醒來,一想到今天就要嫁給大名鼎鼎的睿親王,她就掩不住的高興。

    雖然還未睜開眼睛,嘴角的笑卻透露著她,心里的每一個念頭都在憧憬婚后甜蜜的生活。三年前,她曾在皇后娘娘的宮宴上見過他一面,從那時起,他的身影便刻在了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今天終于可以做他的新娘了,大紅的嫁衣就放在枕頭邊,只要微微一側臉就可以看到。歸挽忽然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這一切會不會是一個自己做了三年的夢呢?

    歸晚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嘴角的笑更明顯了,這一定是杏兒,一定催促她早起,該準備出嫁了,畢竟今天要做的事會很多很多,大家都會因為她而忙。

    “小姐小姐,快起來啦!”

    小姐?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搖晃著,卻聽到自己不熟悉的聲音,這是怎么回事啊?

    歸晚猛的睜開眼,首先側臉看向枕邊的位置。

    沒有?!什么都沒有?!她的嫁衣呢?怎么可能就不見了呢?

    歸晚看向正在推她的丫頭,這不是杏兒。這里也不是她的房間,這是哪里?她怎么忽然出現在這里呢?

    丫頭朱砂淡定的看著迷茫的歸挽,眼睛里閃過一絲光,但隨著歸晚慢慢清醒的眼眸,這光慢慢隱藏起來。

    朱砂沒有理會歸晚的不對勁,只一個勁興奮的對她說:“小姐,快起床呀,今天郡主大婚,我們有熱鬧看啦!”

    歸晚腦袋嗡了一聲,郡主?她不就是郡主嗎?哪里來的別的郡主大婚?

    朱砂在心底嘆了一口氣,用關心的口吻問道,“小姐,您怎么了?”

    “沒事……你是?”

    這一問,朱砂先是一笑,接著便很快笑開:“小姐,您就別逗我開心啦,咱今天可是有的是熱鬧看呢,再不起床可就要來不及了呢。”

    這一瞬間,許多念頭從歸晚的腦袋里閃過,她掀開被子,推開朱砂,看到房間角落里有一面銅鏡。

    帶著許多疑問,歸晚走到銅鏡前,這張臉……果然已經不是自己的臉了!

    這是怎么回事?!這是哪里?她為什么忽然出現在這里,換了一張臉,或者說是一個身體?

    這些匪夷所思的問題瞬間把歸晚纏住,身后的朱砂走到她身后,拿起妝臺上的梳子開始梳起頭發。

    她當然是適應不了的吧,否則,要怎么面對自己大婚當天變成別人,恐怕,一會知道王府里的情況時,她就會更加難過吧。

    不過誰讓東臨君偏偏選中了她,怪只怪她命中有此劫啊。

    仔細一看,朱砂發現歸晚的臉色從來沒有這么蒼白過。

    朱砂趕緊扶住她的肩膀,把她轉了個身,“小姐,您怎么了?臉色怎么這么蒼白?是生病了嗎?朱砂這就去給您找大夫”

    “朱砂。”剛轉身的朱砂被歸晚拉住了衣角,“郡主今天大婚。”

    朱砂點點頭,“是啊,這件事已經家喻戶曉了,誒,不是啊,小姐,您到底怎么了啊?”

    歸晚展開笑容,她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郡主大婚,正牌的郡主現在卻在這里,那在王府里的那位,會是誰?

    這是借尸還魂嗎?歸晚想了想,覺得不對,看朱砂對自己的態度,并不像是以前這具身體的主人病重的樣子,可是這一切都這么匪夷所思,讓人猜不透。

    “我沒事,來來來,快幫我把頭發盤好,我們好出去看熱鬧。”

    朱砂看到歸晚的臉色漸漸變好,雖然心里還是有許多復雜的情緒,但是卻沒有再說什么。她迅速的幫歸晚打理一切。

    她的手巧,不需多少功夫把歸晚的一切都打理好。

    歸晚看向鏡子里的自己,這張陌生的面孔,到底是誰,而身邊的這個丫頭,顯然是個聰明伶俐的丫頭,卻真的沒有發現她的不對嗎?

    朱砂的手輕輕按在歸晚的肩膀,在身后的她對著鏡子里看著自己發呆的歸挽微微一笑。

    “小姐,我們該出去了。“

    歸晚點點頭,于是朱砂便扶著她向外走去。

    鵝軟石鋪成的小路上,歸晚小心的走著,實在是因為有心思,一不小心被小石子墊到腳,幸好旁邊的朱砂眼疾手快,及時的扶住她。

    “小姐,您今天是怎么了?”

    歸晚停了下來,轉頭看向眼前的小丫鬟,她應該是這具身體主人的貼身丫鬟吧。她仔細的看了看她的眼神,那里流露出的關心讓歸晚明白,這個朱砂,應該是可以信任的人。

    但是,真的要把現在的狀況告訴這個對自己來說完全是陌生的人嗎?她能夠幫助自己嗎?自己還能回到原來的生活嗎?這一切,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帶著這些困擾她一早晨的問題,她有點疲憊的看向朱砂,眼神里的戒備少了,徒留些許無奈。

    “朱砂,我不是你家小姐。”

    “啊……”

    朱砂的反應呆呆的,這可以理解,歸晚對她點點頭,自己心里也明白,忽然發生這種事,她自己尚且云里霧里,怎么會期待有別人能明白呢。

    “我也并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我本來是在自己家里,醒來就到了你們這里,到了你們小姐的身體里,這真的是……”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朱砂問道:“你……是人是鬼?”

    歸晚一怔,摸了摸自己的臉,溫度剛好,不禁扯出一絲笑:“我想,我是人,而且,我的這具身體,是你家小姐,只是,她的魂魄,不知道去了哪里……”

    歸晚說著,忽然有一種感覺,自己莫名其妙到了這具身體里面,那么這具身體的主人……會不會到了她的身體里,代替她,嫁給睿親王呢……

    想到這個可能,歸晚一陣冷汗,這不是她要的結果,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朱砂,現在也只有你能幫我了。”

    “幫你?怎么幫?我要怎么幫?”

    朱砂在心底一笑,幫,自然要幫,否則,自己也不需要隨同她穿越過來。

    歸晚想了想,才在朱砂的耳邊說了一句:“若無其事。”

    “可是……”朱砂的話還沒出口,就被歸晚攔住。

    “這件事太多地方讓人匪夷所思,所以,現在不是聲張的時候。我需要你幫助我,在必要的時候提醒我應該做些什么,面對的是什么人。”

    朱砂自然也是個聰明人,看到歸晚剛剛面臨這種讓人不明就里的情況,竟然可以如此冷靜自若的對待,這讓她是非常欣喜。心里想了想,也不由再嘆一口氣,到底是東臨君啊,就算偶爾不小心懲戒錯了人,也會挑上如此有慧根的人。

    不由暗暗笑了一下,看來自己這次的任務并不會太重,有這樣的主子,她就可以省心不少呢。

    朱砂拉起歸晚的胳膊,就往去前廳的路走。

    歸晚知道,她心下是答應了要幫忙的,于是也放下了心,這才問道:“我是誰?”

    朱砂的腳步絲毫不慢,也不考慮,張口就來:“小姐姓余名喚歸挽,當歸的歸,挽回的挽。今年剛好二八芳齡,小姐的爹是京城最大當鋪賒懷記的掌柜余慶嚴,小姐的娘是三太太,老爺共有三位太太,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小姐排行最小,生辰是甲申二十九年八月二十七日辰時。我們現在應該去前廳隨著老爺和大太太一起吃早飯,因為老爺非常疼愛小姐,所以每天都要隨著老爺,太太,三位少爺一起吃飯。您看到老爺的時候最好上去撒撒嬌,他是最寵愛您的。”

    歸挽?余歸挽?為什么連名字都相差無幾,這倒是好,不用怕叫到她時候,她還不知道是叫自己了。

    贊賞的用手撓了撓朱砂的手心,蕩起一抹甜甜的笑:“好姐姐,幸好有你,這些我都記下了,你看我現在跟你們家小姐比,還有什么不像的地方嗎?”

    朱砂仔細看了一下,這才蕩起一絲笑:“這樣就差不多了,小姐快隨我來吧。”

    兩個姑娘踩著小碎步往前廳走,過長廊的時候,正好遇到準備去前廳的二少爺。

    朱砂迅速的看了一眼歸挽,立刻上去福了福身子:“朱砂給二少爺請安。”

    二少爺余霄牧噗一笑,上來便用扇子點點朱砂的頭:“歸挽啊,這是怎么回事?你這丫頭平時心氣高的很,怎么忽然就這般乖巧?”

    歸挽看到朱砂對她使了使眼色,便上前抱住余霄牧的胳膊,揚起一抹甜甜的笑意:“二哥就知道取笑我,你再這樣我便要告訴爹爹,看他怎么罵你!”

    余霄牧一聽,趕緊假意正色:“妹妹,哥哥錯了,還請妹妹原諒。”

    “這還差不多。”

    “少爺小姐,這還得去前廳吃飯呢,快隨著朱砂去吧,莫要讓老爺和太太等太久。”

    兩人聽朱砂所言極是,也不再耽擱,抬腳往前廳走去。

    “今天見你行色匆匆的樣子,是不是急著去看郡主大婚?”

    余霄牧本是問了及其平常的一句話,卻遲遲沒有得到歸挽的回答,他側臉看了一下她,竟然發現她有些呆呆的。

    朱砂碰了碰歸挽的衣角,她這才回過神來,勉強扯出一絲笑意:“這熱鬧,當然要去瞧的,二哥要同往嗎?”

    “我今天可不行,商鋪里還有事需要我解決,你出門的時候多帶幾個小廝,別出了意外。”

    歸挽點點頭,時刻提醒著自己現在已經不是郡主,不能出大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08537_80_804-m
大帝姬
作者 希行
  穿越的薛青發現自己女扮男裝在騙婚。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騙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