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郡主出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進正廳的時候,歸挽默默地記住了走過的路,她現在全身都在緊張的狀態里,同時也擔心自己表現的不夠自然。

    若是被看出了什么破綻,她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去應付。

    朱砂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拉了拉她的手,輕輕一按。歸挽用眼神詢問她,卻好像聽到朱砂在對她說:“別緊張,放松些,一切都有我。”

    歸挽對她笑了笑,心里好像瞬間放松了許多。

    這真是奇怪的感覺,不知道為什么,朱砂為何總是能給她安心的感覺,好像只要是她承諾過的事,就一定會辦到。就像現在,她承諾要幫助她,所以就好像一直在保護著她。

    歸挽一進前廳,便看到坐在正位上的余慶嚴,她自然一下就明白過來正坐上的他會是誰,所以,也無需朱砂提醒,她一路奔到余慶嚴身邊,“歸挽給爹請安。”

    甜甜地聲音從她嘴巴里吐出來,好像是清晨第一縷陽光,讓余慶嚴平時看上去威嚴的臉也顯得柔和了許多。

    “你一個姑娘家,走路都不知道怎么好好走,說過你多少遍了,你這丫頭怎么就是不聽呢?”這雖然是責備的話,但是由余慶嚴對著自己的愛女說出來,感覺就不一樣了,那種寵溺的感覺,讓在場的大太太皺了皺眉頭。

    這一切,都看在朱砂的眼里,她冷冷一笑,當然是知道的,這余府里大太太所出的大小姐從來不受寵,而這二小姐偏偏是集所有寵愛于一身,要不是二小姐的母親不受寵,恐怕,這一家主母的位置,她可要讓賢了。

    歸挽皺了皺被余慶嚴點著的鼻子,又抱著他的胳膊撒嬌道:“爹,女兒是想要快點給爹請安嘛,所以那些虛禮就沒有顧及,爹不但沒有夸我,反倒是責備我,我不依。”

    余慶嚴笑的一臉高興,寵溺的拍拍她的手:“好好好,是爹的不是。來來來,趕緊坐下,否則這菜都要涼了。”

    歸挽歡快的答應著,剛坐下,正好迎面看到大太太不友好的眼神,這就不需要朱砂解釋了,歸挽很明白這眼神里的意思,想起自己的額娘,心里不禁又一陣抽痛。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她的額娘如果沒了她,以后要怎么在王府里生活。猶然記得她出嫁前的幾個夜里,阿瑪在同她說話的時候,她總是有意無意的提起過自己的額娘,她希望阿瑪不要再如此的不負責,他既然娶了她,就當對她負責的不是嗎?

    但是,當她提出這些的時候,卻只聽到她的阿瑪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過了許久,才悠悠的說道:“晚兒,阿瑪是愛你額娘的,只是……很多事,你不會懂得。”

    唉,如果兩個人是相愛的,結果卻是這樣,那么她寧愿不要懂,永遠都不懂。

    “歸挽吃過飯可要上街去玩?”

    這是坐在歸挽左手邊第一位的男子發話了,她眼睛偷偷的瞄了一眼朱砂,只見她用手指迅速的擺了一個三。

    歸挽回過頭,對余霄辰燦爛一笑:“是啊,今天郡主出嫁的日子,這么大的熱鬧,本小姐怎么會不去?三哥可有空,可要一同前去?”

    “你三哥不去,你是個姑娘家,怎么能說出門就出門,一點規矩都不懂。”

    本來非常和諧的氣氛,忽然被大太太打斷,她寒著一張臉,雖然說著刻薄的話,眼睛卻沒有看向歸挽。

    歸挽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別說下人們不敢對她這個堂堂多羅郡主說三道四,就是她的阿瑪也十分疼愛她,從不舍得罵她半句。再者,誰說女子不能出門,在王府,她雖然不是說出門就出門,但是只要是想要出去游玩,只要告訴一下阿瑪,從沒有不批準的。

    心里雖然因為這些話覺得有些惱怒,但是歸挽聰明的沒有表現在面上,因為她知道今天這一趟,她是非去不可的,她要看看這郡主是否真能出嫁,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想的那般,她的身體隨著另外一個靈魂出嫁。

    所以她自然不能同大太太發生口角,否則只會沒完沒了的爭吵。

    歸挽并沒有吃太多東西就站了起來,“爹,大娘,二哥,三哥,我要出門去了。”

    大太太的眉頭緊緊皺著,不悅的看著她,但是似乎剛要說話,卻被余慶嚴搶白:“歸挽啊,出門小心點,多帶幾個小廝,再去扮個男裝。”

    扮男裝?當然不要,盡管心里這么想著,但是歸挽還是答應著,而她答應的聲音剛剛落下,人已經拉著朱砂跑出了前廳。

    這時才聽到大太太的抱怨:“老爺,你平時就是太寵她了,你看看,一個姑娘家就應該足不出戶,現在反而由著她來!”

    余慶嚴皺著眉頭并沒有說話,余霄牧和余霄辰只靜靜地用著早飯,并不說話。

    但顯然大太太并不懂得看臉色,依舊喋喋不休的說著:“這丫頭,老爺真應該好好管管了,已是二八的年紀,卻連女紅都做不好,傳出去,多給老爺丟臉啊。反倒看看咱們的歸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這都是一個爹,怎么就不一樣呢……”

    “夠了!你有完沒完?!早飯若是堵不住你的嘴巴就讓下人多準備一些,少在這里礙我的眼!”

    余慶嚴說完這句話,便摔下筷子拂袖而去,留下同時低頭悶笑的余霄牧和余霄辰,再來就是一臉氣急敗壞,咬牙切齒,心不甘情不愿的大太太了。

    接著兩兄弟用手帕擦擦嘴巴,站起來對大太太作揖:“大娘慢用。”

    這話說的不溫不火,卻更增加了大太太的怒氣。

    “你們……你們……!”

    歸挽走在大街上,身后跟著一直在密切關注著她行動的朱砂。大街上人流涌動,平時沒有顯得擁擠的大路現在卻顯得異常擁擠,大家多等著看郡主出嫁,這好像是最近最熱鬧的事情了。

    但是……

    歸挽嘴角泛起笑意,現在想來,自己遭遇的這件事看上去真的有點諷刺,為何在她成親前一夜讓她變成另外一個人,難道這就是宿命?

    哼,就算是宿命又如何?!她歸晚郡主想嫁,管他天地宿命!

    提起裙擺,歸挽加快走路的速度,再過一條街就可以看到王府了,可以看到那些為她掛起來的紅燈籠和紅綢緞。

    朱砂跟在她的身后,也是想看看她到底會怎么處理這件事。

    王府前并沒有聚集很多人,歸挽看到有很多護衛整齊的站在王府門口,不知道為什么,歸挽總是有一種感覺,但是每當這個想法要清晰的時候,總是忽然缺少靈光,于是便什么也想不到了。

    歸挽提醒著自己,現在自己已經不再是郡主,不能沖動的過去,更不能輕易的將她經歷的事情說出去,不會有人輕易的相信她,說不定還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想到這里,歸挽還是覺得有些奇怪的,是啊,普通人不會輕易相信她說的一切,但是,為什么朱砂可以如此淡定。

    她轉頭看了一眼站在她身邊的朱砂,她是誰……

    當自己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呆呆的看著朱砂,再次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大婚非常緊張,而做了一個很長很奇怪的夢……

    朱砂的眼神如此淡定,這哪里像是丫鬟的眼神……歸挽越來越覺得奇怪,卻也不點破。

    看熱鬧的人都站得遠遠的,王府前留了一塊空地,歸挽和朱砂也站在某處巷子口,等待著所謂的郡主出嫁。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漸漸的,歸挽聽到一陣嗩吶聲從遠到近,沒有來由的心中一顫,她知道,這必定是她朝思暮想的人來了,只是,他要接的,是誰呢?

    果然,愛新覺羅.淳穎的迎親大隊慢慢的靠近王府,作為新郎的他,一身喜服顯得英俊瀟灑。

    歸挽忍不住激動,握著朱砂的手在輕輕顫抖。

    朱砂心里明白歸挽的異常,怕她太過激動,才出聲說道:“小姐,你怎么了?”

    歸挽深深吸了一口氣:“他,他就是睿親王……”

    “噗嗤,小姐,您又犯花癡了,親王可是要來娶郡主的。”

    此時的歸挽顯然已經沒有余力去聽朱砂的調侃,她只知道,前面的那人是她心心念念了三年的人,是她這輩子最最想要嫁的人,他正在一步一步的走近她,但是,卻為什么讓歸挽感覺,他其實正在一步一步的遠離。

    迎親的大隊走近王府,淳穎從馬上跳下來,他皺起眉頭,看向王府大門。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他們不知道今天是他迎娶郡主的日子?為何竟然沒有一個迎接的人。

    他看了一眼身邊的隨從,隨從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遂走上前,卻看到正從里面趕出來的管家。

    淳穎瞇起眼睛,看著管家形色匆匆,一副焦急的樣子,心里也大概明白出了些事。

    管家也看到站在馬前威嚴的身影,立刻越過淳穎的隨從,直接走到他的身邊。

    “奴才叩見睿親王,睿親王吉祥。”

    淳穎斜斜地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管家,也不叫他起身。

    “我來迎娶郡主,為何還不出現?”

    管家抬起頭,“這……親王爺……”

    這反應,毋庸置疑,一定是出了事,淳穎一窒,揮揮袖子:“起來回話。”

    管家迅速站了起來,湊近一步,附到淳穎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只見淳穎微微閃動的黑眸中閃過一絲驚異:“什么?!你再說一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80924_80_803-m
悠然田居:悍妻,有肉吃
作者 酒有毒1
  末世怪力女王桂香穿越到古代農家,包子兄嫂、偏心公婆、眼高手低小姑子、綠茶婊小叔子、白蓮花弟...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