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郡主已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此話當真?”愛新覺羅·淳穎上前揪住總管的衣領。

    總管自然是他這樣的動作嚇的戰戰兢兢,“奴才不敢撒謊,不敢撒謊啊……”

    聽他說完,淳穎松開他的衣領,把他推到一邊,自己大步往前走,卻被他的隨從攔了下來:“王爺,這個,您現在進去可能不太好。”

    淳穎對著他的隨從皺了皺眉頭,那隨從也就低下頭不敢再說話了。淳穎不再多話,甩袍大步往王府里走。

    當他愛新覺羅淳穎是傻子?迎嫁到了門口,卻要被拒之門外,他到要看看這多羅郡主歸晚是否是真的出了事,若還有一絲氣息,哼……

    站在巷口的歸挽看到這一幕,心里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大,到底是出了事了,但是究竟是什么事,不過她想,既然有阻礙睿親王迎娶的事,一定不算是小事,怕只怕……

    她想要再往前走走,卻被朱砂攔住。

    “小姐,我們說好哦,這次出來,我們只是來看熱鬧,可不要調皮喔。這是睿親王娶親,是鼎鼎的大事,若是被你不小心沖撞了,我們可是要有大麻煩的。”

    開玩笑,朱砂當然讓歸挽往前走,王府門口多少侍衛,多少保護睿親王的人,她就這么出現的話,還沒進王府,就一定會先被叉出滿身洞的。

    “朱砂,你有沒有發現有些不對,若是迎娶郡主,郡主此刻應該早就出來了,而睿親王在外面等了這么久,郡主還沒有出來,這誤了吉時,而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說道最后,歸挽喃喃起來。

    阿瑪和額娘一定是發現她已經不是她了,歸挽心中幾乎已經確定,自己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一定是已經附身到了自己的身體里,然后面對馬上要出嫁的情況,驚慌失措,所以才露出馬腳,或者說,說出真話。

    一定是這樣的,歸挽想了想覺得非常的合理,如果是自己的話,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別人,然后又面臨著馬上要出嫁的情況,自然是要驚慌的。

    但是如果這個時候,她能夠進入王府,說明她的身份,到時候,睿親王是否可以娶她呢?如果是這樣,那么睿親王到底娶了誰呢?

    心里一陣一陣的抽疼,所有的真相都在她這里,可是,她也明白自己不能夠沖動,她已經不知不覺的走進了這樣一個棋盤中,這盤棋,真是是落子無悔,沒有任何機會,會讓他們說后悔。

    朱砂看出歸挽心情非常低落,她放心的點了點頭,這就對了,朱砂站在歸挽身后,看著她的背影,歸晚郡主果然跟那些皇室子女不同,她聰明伶俐,能夠審時度勢,心思也是非常的縝密……

    縱使有這么多的優點,朱砂還是不能肯定,在這場錯誤的詛咒中,歸晚郡主是否真的可以走出這場迷局,是否可以放過別人的同時,放過自己啊。

    淳穎踏進王府,剛走不遠,便看到迎面而來的余慶王爺,他先是冷冷一瞥,卻還是作了一個揖:“岳父大人,淳穎來迎娶郡主出閣。”

    余慶王爺在平時哪里敢受如此大的理,就算是睿親王娶了他的寶貝女兒,他平時說話也要慎重小心,而此時,剛剛經歷這一番變故的余慶王爺已經不能計較這么多細節。

    他上前拉住睿親王的袖子,“睿王爺,我這實在是……怎么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我這個女兒……她平時最是乖巧,如今……”

    話還未說完,余慶王爺已經哽咽了,他只抓著淳穎的袖子,想要開口,卻怎么都開不了口。

    “郡主在哪里?”

    淳穎心中一頓,其實說起來,他愛新覺羅淳穎要娶歸晚郡主,怎么也不能算得上是高攀,要算也只能是郡主高攀了他,他想不出郡主有不嫁的原因,莫非真的是郡主已經……

    “小女在她的閨閣里……”

    “帶本王去看看。”

    淡淡地說出這幾個字,余慶王爺的臉色變得非常奇怪,他不知道該喜該憂,女兒此刻雖然遭遇不測,但是卻真真的并未出閣,若是讓睿親王此時進去,似乎是于理不合。但是,女兒的確是由老佛爺指給眼前這個英氣勃發的睿親王,他說要進去看歸晚,他是否應該讓他去呢……

    淳穎自然看出他的猶豫,他輕輕一笑,“哼,莫非是王爺有什么隱瞞,不想讓本王前去看郡主?本王覺得,這似乎并不應該,若說這誤了吉時,皇上,老佛爺怪罪下來,你我二人,可都是擔當不起的!”

    向來聽聞,睿親王愛新覺羅淳穎是個最最精明的人,同輩兄弟多人,老睿親王卻獨獨把世襲的位子傳給他,他當然是獨一無二的,再來想起當初老佛爺指婚的時候,也是對淳穎一臉的贊揚,如今看來啊,這睿親王的的確確的人中龍鳳。

    余慶王爺知道他是誤會了,心下也明白,如果不讓他見歸晚一面,這婚不但沒有指成,反倒是指出不愉快了,所以,也不多說什么,做了一個請的動作,便引著淳穎往歸晚的閨閣走去。

    走廊彎彎曲曲,幾乎走到淳穎厭煩,卻沒有想到,眼前竟然是豁然開朗,這一出幽靜的小庭院設計巧妙,匠心獨具,亭臺樓閣之間仿佛感染了主人的靈性,這一動一靜顯得非常安詳。

    若是平時,淳穎會好好享受一番眼前的美景,但是,此刻的他,怎么會有心思做這些事,他隨著余慶王爺走進庭院,一眼便看到郡主的屋子門緊緊閉著。淳穎沒有做太久的停頓,甩袍跟上余慶王爺的步伐,進入歸晚郡主的屋子。

    入門只看到歸晚貼身婢女杏兒站在床前,滿目的淚光像淳穎透露著所有他聽到的消息,而坐在床邊臉色平靜的婦人,則看起來卻是平靜的多。

    淳穎自然能猜到此人是誰,他上前先做了一個揖,“淳穎來接郡主出嫁。”

    床上一臉平靜的婦人此時才微微動了動嘴唇:“睿親王請回吧,我的女兒已經死了,她沒有這份福氣……”

    淳穎本來覺得這一幕非常奇怪,按照道理來說,坐在床前的定是余慶王爺的福晉,也就是歸晚郡主的額娘,但是從面上看卻看不出她任何的悲傷,平靜的讓人覺得奇怪,但是,自她開口后,淳穎便不再覺得奇怪了。

    這種無波無浪的聲音,卻透露著一種心死大于默哀的感覺,淳穎心中一顫,歸晚郡主果然是去了的?不,他還是需要親眼看一下才能夠確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36595_80_803-m
良田錦繡:藥香小農女
作者 獨步闌珊
  穿越貧苦農家,遇到一家子的極品!蘇錦夏表示心很累,但為了生存下去,她只好邊致富邊吊打極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