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女子心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洛婭怔怔地看著此刻瘦弱無助的梅采女,忽而她訕笑著說道:“我不過是個教習禮儀的嬤嬤,怎么能有這么大的本事令小主見得到皇上?”這只是洛婭的謙虛之詞,這一個多月來,她當然知道自己這個嬤嬤是干什么的了……

    雖然負責教習禮儀,照顧這些小主的飲食起居。但是,皇帝若是抽到哪個掖庭宮的小主侍寢,她便要負責小主的沐浴,并且將她送到承歡殿去侍駕。所以,她作為掖庭宮中宮女和嬤嬤的龍頭,若是愿意在掌管侍寢記錄的公公那兒替人美言幾句,那么這個小主將來侍寢的幾率也必然會增多。

    “嬤嬤!”梅采女忽然自床上跪了起來,洛婭嚇了一跳。

    她被洛婭攙扶起來之后,便用楚楚可憐的口吻說:“幫幫我吧嬤嬤,日后我若是飛黃騰達了,定不會忘記嬤嬤的大恩大德!”說罷,她又從枕頭底下拿出了一個小包袱,層層揭開之后,竟然是拳頭般大小的一錠金子!

    洛婭吞了吞口水,那可是金子呀!

    淡定……淡定!

    百般壓制著自己心中的貪念,洛婭繼而笑著對著梅采女說:“小主還是將這些收起來吧,一會被別人看見了不好。”說到這里,洛婭已經起身,“還有,小主你怕的,究竟是別人要害你,還是得不到皇恩寵愛?”

    這句話問得梅采女的小小身子顫抖了一番,良久,默默低頭的梅采女忽然抬起頭來說:“嬤嬤,宮中女子,誰不想被皇上寵愛?”

    洛婭一怔,忽然覺得,梅采女跟先前的那個天真爛漫的少女已經有些出入。

    “你好好休息吧,憑著皇上這番寵愛著你,還怕見不著皇上么?”說罷,洛婭覺得自己的困意是越來越深了,于是打算出了這個房間,回屋睡覺去。

    出乎意料的是,梅采女除了緊緊地抓住被子之外,竟然沒有再說別的。

    ****************

    就在洛婭回屋睡覺去的時候,她不知道,有另外一件小事情正在慢慢地進行著。

    掖庭宮的某一處屋子里,御醫白風清正在為躺在床上的小主開著藥方子。白風清是宮里的御醫們中,最為年輕的一個。他家世代從醫,且大多都在宮中做醫官。

    躺在床上的那位,忽然捻著自己的裙帶嫵媚地笑了一下:“白御醫莫走,我還有話沒有說完。”

    聽得她說了這么一句,白風清把頭轉向了她,清俊的臉上似笑非笑。

    “哦,是這樣的。”那位小主忽然自床上坐起,瞇著眼笑著看著白風清,“我聽得宮人說,皇上將于五日之后出宮狩獵。”說到這兒,她的唇邊勾起了一絲嫵媚的笑,“原本只是打算帶些高位的妃子,豈料,皇上這次又決定從這掖庭宮中選出一位小主來作為隨伺。”

    白風清聽她說到這兒,大致就明白了她想要說些什么了。在宮中呆了也快一年了,這后宮的波詭云譎,他自是看的一清二楚。

    不過白風清這會倒是沒有說些什么話,只是看著這位小主,等待她自己將話說出口。

    見白風清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這位小主心中暗暗咬牙:“相信白御醫是個聰明人,聽說有那樣一味藥,可以令女子的月信提前?”

    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了,白風清心中暗自嘲諷,但是臉上卻透著迷茫:“小主為何要這般對待自己的身體?月信強制提前,只會令自己的身體將來虧虛。”

    這時,那位小主已經下了床,手捧一個黑色牡丹填漆盒子走到了白風清的面前:“還望白御醫莫要嫌棄。”說罷,便將手里的盒子遞予白風清。

    可是白風清卻并沒有接,只是看著那位小主說:“林良人,宮中心計之深的人,比比皆是。白某今日奉勸一句,還請林良人莫要引火燒身。”話語未落,一張黃紙方子就落入林良人的手中。

    林良人緊緊地握著它,猶如握住了性命一般!白風清斜睨了她一眼,眼里有著的,全是鄙夷。

    “這個還請白御醫拿著吧,是我的一點小心意。”林良人還是將那小盒子在白風清的面前遞了一遞。

    這回白風清居然沒有拒絕了,只是沉笑著接過了盒子,隨后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屋內,林良人欣喜地叫過宮女來,說要立刻去煎藥。

    掖庭宮門外,白風清隨意地將那個小盒子丟進了水里,之后還不忘用隨身帶著的絹帕將手擦凈。

    ***************

    洛婭這一覺睡了很久,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是中午了。正好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哇咧,這種日子真是安逸啊!

    貼完人皮面具之后,洛婭才推開門,丫的,每次睡長覺前,她的意識里就習慣性地想要將面具用刀子刮下。估計睡覺的時候戴了傷皮膚。

    開門之后,洛婭才發現有個小宮女在門外候著。

    “李嬤嬤,你可算醒了!”小宮女忽然抬頭喊了一句,震得洛婭的耳膜疼。拜托,她雖然是個嬤嬤,可也不見得耳朵不好使吧,非要那么大聲么!

    看她那疲倦樣,敢情等了好久了。

    “有什么事么?”洛婭見她不是服侍自己的宮女,而是那林良人房中的宮女,就知道一定不是來問自己要不要傳飯的。

    “是這樣的,小主的月信本來在五六日之后,可是今天卻忽然來了……”宮女紅著臉說了一通,洛婭在心里翻了個白眼,例假提前個一周或者推后個一周是很正常地好不?

    關上了房門之后,洛婭隨意地吩咐了那個宮女一句:“以后這種瑣事完全可以去找別的嬤嬤,就不要再來麻煩我了。”

    豈料那個宮女嚇得立刻哆嗦地跪下:“嬤嬤饒命,嬤嬤饒命!奴婢日后再也不敢這般莽撞了!”

    洛婭這會兒只聽見了烏鴉飛過頭頂的聲音……

    這一個月來,有N個宮女太監都對自己這般求饒過,敢情,這個李嬤嬤在被這個少女了結了之前,是個“容嬤嬤”?一想到這個李嬤嬤的形象很有可能跟《還珠格格》里的容嬤嬤一樣,洛婭的身子就冷不丁的一個哆嗦。

    扶起那個小宮女,洛婭明顯地感覺到她的身子在打顫。

    “你下去吧。”洛婭淡聲說了一句,她可不希望一會吃飯的時候,會被她哭聲震得吃不下去。

    沒事?

    宮女迷茫地看著“李嬤嬤”,說來也奇怪,聽大家說,這個李嬤嬤素來是個刻薄之人,叫大家在她面前小心點。可是她跟著自己的小主進宮已經一個多月了,卻覺得她為人是再隨意慈仁不過了。

    待小宮女走了之后,洛婭便大松一口氣。

    難道,是自己表現得太仁慈了,令大家覺得不像是之前的那個李嬤嬤么?管它呢,先填飽肚子要緊。

    不一會兒,隨著洛婭的傳召,可口美味的飯菜就傳上來啦。

    一邊扒著飯,洛婭一邊觀察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宮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估計有事。哎,當個嬤嬤也不容易啊,吃飯睡覺的時間都不能好好安排著。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洛婭便放下飯碗對著那個宮女說:“有什么事就說吧。”

    那名宮女立刻跪在地上低聲說:“打擾嬤嬤用膳了!”

    又來了,又來了……

    洛婭汗了無數次之后,才笑著對那名宮女說:“說吧,到底有什么事。”我還要繼續吃飯呢。

    “皇上臨時決定要今日去狩獵,想在掖庭宮選出一名小主前去隨伺。”宮女簡明扼要地將事情稟報完畢,隨后又加了一句,“林良人不巧的是今日剛來月信,正在掖庭宮鬧著呢。”

    丫的沒有皇帝陪就寂寞空虛成這樣?!

    “知道了,找幾個嬤嬤去解決了就好,她要實在鬧騰得慌,就讓嬤嬤們告訴她宮規嚴懲制度。”洛婭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待宮女準備要走的時候,洛婭又叫住了她:“等等,那皇上究竟選了誰?”

    “回嬤嬤,選了前日剛剛侍寢的那位梅采女呢!”宮女回過頭來,興奮地說著,同時臉上還帶有憧憬和羨慕。

    果真選了她。

    洛婭心下暗暗沉思著,這次她一去,皇帝對她的印象就更加地深了。假如她再晉升,或者懷個皇子什么的,那么宮里的那些妃嬪們,還真是想把她連著骨頭吞到肚子里去……這丫也真是癡,就不知道自己這么一個勁地往上爬,最后只會摔得粉身碎骨?

    算了算了!

    洛婭忽然打斷了自己的冥想,吃飯就是,管那么多干嘛?

    來這個朝代一個多月了,洛婭覺得自己真是越來越像個古代嬤嬤了!

    ————————————

    關于這章的情節,果果在此解釋——

    有親提醒果果,說林良人讓御醫白風清為自己開方子提前自己的例假,這種情節在金枝欲孽里面就已經有了。

    果果想為此解釋一下,金枝欲孽果果看過,而且灰常喜歡,“例假提前”的這個情節,也是果果從那里面看來的。覺得很好,所有就用了。

    因為果果覺得,后宮中出現這樣的事情,并不足為奇,不能夠說我是將金枝欲孽上面的情節搬下來什么什么的。畢竟,一個妃嬪想要吸引皇上,就必須想盡各種辦法。包括吃蔬菜不吃肉,賄賂收買,并且使小手段讓御醫為自己的例假提前。這放在一個古代人的腦子里,十分地正常。

    所以果果認為,引用了這個情節并不算借用或者抄襲什么的,因為這是任何一個古代深宮女子都會想得到的。

    就像大家現在都寫穿越一樣,總不能說是誰借用了誰的大綱吧。

    解釋得可能比較啰嗦,還請親們別介意,主要是害怕有人誤會之類的麻煩。

    同時,果果謝謝那些支持我的人,謝謝你們一路以來的鼓勵,果果才能一直走下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647_80_806-m
重生最強女帝
作者 夜北
  前世,她靈根被挖,一心正道,卻被判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時,她力挽狂瀾,逆天改命,前世欺她...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