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幕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主子這次為什么不直接讓碧喬姐姐殺了那個梅采女,然后再嫁禍到如妃的身上。”一個著粉色宮裝的宮女正專心地為女人卸妝,柔黑如水般的長發在她的手上流瀉下來,一根成色上好的白玉羊脂簪子已經放入了紅漆描金盒子里。

    女子笑著搖頭,妍麗的容顏根本就令人想象不到她才是那幕后的黑手。閑來無事,她擺弄起木桌上的珠花和頭簪來。良久,她才對著疑惑不解的宮女說:“你是不是覺得,如果只是現在這樣,皇上只會小小地懲罰一下如妃?”

    雖然不明白主子為什么這么問,可是宮女還是點了點頭:“為何不做得大一些呢?”

    修長的手指已經撫上了自己的臉頰,這張姣好的面容,此刻卻露出了一抹邪意。她靜靜地將自己的一對翡翠耳環摘了下來,兩只耳環交織在一起,就發出了悅耳的響聲:“正如你所說的,我不過就是想讓皇上小小地懲罰她一下。”

    宮女更加地不懂了,望著鏡中一臉素凈的主子,她的眉頭微蹙。似乎永遠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皇上這次一改以往作風,只帶了梅采女一人前去狩獵,可見,這個梅采女他日必定受寵。”她接過宮女的木梳,自行地梳起頭發來,如流水般的黑發,在她的手里變得服帖妥當,“所以我選擇不殺她,留下。留下讓如妃恨她,珍妃嫉妒她,其他小主妃嬪們,也眼紅著。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得勢了,那么還可以幫助我除去如妃和珍妃的其中一個。”

    原來是這樣,宮女心中暗嘆,主子的心思真是縝密,已經想到這么遠的地方去了:“那,如果那個梅采女他日失勢了呢?”

    她兀自一笑,清亮的眸子散發著無限光芒:“若是有那么一日,那么她就沒有價值了。”聲音很平淡,笑意很濃郁,她的語氣,仿佛不是在說血腥的事情。而是,在談一件風花雪月的事情罷了。

    宮女的身子不自覺地一凜,雙手忽然發涼起來,脊背不知為何,也沁著微微的涼意。但是很快地,她的知覺又恢復了過來,試圖調整自己,所以她微笑著似是不經意地來一句:“奴婢覺得,那個梅采女的心思似乎單純簡單,不像是宮中傾軋之輩。”

    她這時已經起身,一身淺藍褻衣的她,看上去飄飄欲仙:“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她真的如你所知的這般天真無邪,他日得勢,也必然會變成鬼魅。”

    “給珍妃的那封信沒有差錯吧?”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忽然問起。

    宮女立刻會意一笑:“主子放心,不會有人起疑的。”

    似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她轉而已經坐到了床榻上,宮女連忙上前去為她脫鞋,跪在地上的她,忽然聽到她主子這么說:“這次,即便是證據確鑿,皇上也不會拿如妃怎么樣的,如家的勢力在朝野中還是有影響的。”說到這兒,她忽然話鋒一轉,“不過,就算只是小懲,也足夠令她憎恨梅采女,加劇她與珍妃之間的斗爭了。而皇上,必然會心疼梅采女,晉升她的位階。”

    “到時候主子的計劃就一步步開始上演了。”宮女一邊幫她蓋上被子,一邊接著她的話茬說。

    她沒有回答她,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揉揉倦意的眼皮子,對著身邊的宮女輕聲說:“我累了,你下去吧。觀察各邊動靜,有什么發現立刻來報。還有那名宮女,記得做干凈點。”

    “奴婢知道。”宮女將她床邊的月牙白帳幔緩緩地放下,輕手輕腳地朝著殿外走去。殿內已經熄滅了燈火,但是她那一對清亮的眸子,卻沒有依著這些而閉上。

    今夜不知為何,她的心頭忽然襲上了一絲倦意。

    ***************

    果然,在得知了宮中消息之后的皇帝,即刻便帶著梅采女趕回了皇宮,宮中上下紛紛議論著,這位梅采女在皇帝心中的位置是何等的重要。

    如妃回到自己的皓月宮之后,有些后怕。雖然知道皇帝不會拿她怎么樣,可是畢竟這次的矛頭指向了自己。再怎么為自己開脫,在眾人眼里也只是掩飾而已。如此一來,她擔心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印象會大打折扣。雖然自入宮以來,皇帝對她的態度總是冷淡,可是她的一顆心,還是會在每次見到他的時候,慌亂地跳個不停。

    為此,她跟宮中的各位妃嬪爭風吃醋,有時候她并不想,可是如家大小姐的那種嬌縱,卻總是在眾人面前顯露無疑。相比起珍妃這個林家的大小姐來說,她在表面功夫上,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而就在如妃擔心,珍妃得意,眾人皆抱著看好戲的態度的時候,有一件影響局面的小事情發生了。

    那名跟碧喬一同隨侍在如妃身邊名喚紫洛的宮女,在珍妃的看管下,死了。那日湖邊出現的腰牌,正是她的。也就是說,如果真是如妃做壞,那么她一定是幫兇。珍妃之所以對她嚴加看管,就是因為害怕如妃有機會對她下手,導致死無對證。

    如今,她卻在珍妃的眼皮子底下死了,法醫鑒證過了,得出的結論卻是自殺。畏罪自盡么?可是珍妃卻不這么認為,她四處地散播謠言,讓大家相信是如妃做賊心虛了,才殺害了紫洛,造成是畏罪自殺的模樣。

    可是如妃的言辭是,紫洛自己憎恨梅采女,抑或是想要維護主子的地位,做了傻事,自己這個做主子的卻全然不知。為此,如妃還將紫洛的尸首風光大葬,并且準許她宮外的家人前來接她的全尸,以褒她的一片忠心。

    這樣一來,等皇帝回宮了之后,此案卻忽然變得更為復雜了。

    之后由于死無對證,皇帝只好以如妃管教下人無方,罰她前去祈安殿將佛經抄個十遍,抄完才可以回皓月宮。礙于如家現今的地位,皇帝命令珍妃管教好后宮,不要再讓此事流傳下去。

    而對于梅采女,皇帝雖然沒有晉升她的位階,但是卻賞賜了諸多珠寶首飾予她,樂得她心里開了花,有種因禍得福的感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77656_80_806-m
鬼醫重生:神秘夫君寵翻天
作者 小小牧童
  一柄穿心劍,一碗劇毒湯。   重生歸來,她從天才陰陽師變成貴門棄女。   明明是百年難...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