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畝七分水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一畝七分水田

    九月,弟弟順利的到都市漢村市去上學去了,無限美好的路等著他去奔跑。王三毛已經不再去想太多東西了。大哥早已經分家過了,二哥也到更深的深山一戶人家當上門女婿了。自己跟隨父母過話。

    新年過后,王三毛分得了一畝七分水田。父親說交給三毛自己負責。

    那水田就在村口,是上好的那種。離小河不是很遠。河水可以流到這里的。只要水源好,啥都好的。

    王三毛接手開種。所有的種稻過程他早已經熟悉。生在農家,小的時候就開始參加勞動,只是沒自己從頭操作做主過而已。

    現在必須自己開始做主了!

    他不會用牛耕田,就用鐵鍬一鍬一鍬翻田。先翻一米寬,七八米長的一箱田,再加進好多有機肥料,再整平,再灌進河水。這稻苗的培育基床就修好了。再把在家發好了伢的稻種均勻地撒在培育基床上面。

    在家發芽的時候,也要用溫水泡的,要七八天時間,才從谷的兩尖尖冒出白色的伢伢。一邊是苗,一邊是根。

    因為還是后春,氣溫還很寒冷,會凍壞稻種的。所以,就必須用塑料薄膜蓋在上面。里面就支起很多交叉的竹片,那竹片兩頭都是尖尖的,深埋在兩邊的田里。稻種就在一反U型的弓塑料薄膜蓬蓬里了。溫度就很適宜,稻苗就非常的好長了。

    王三毛再開始翻水田其他的的地方。一鍬一鍬。大干了一月,才把所有的水田翻了一遍。

    稻秧苗苗已經長到半尺深了,就可以移栽到大水田里了。他已經不知道冷了,雙腳在春寒的水里,也沒感覺到寒冷。

    王三毛載完稻秧,就在田邊的坐下來休息。喝著母親送來的茶水。

    “三毛三毛,還看不出你會栽秧呢!”路過的村民在喊。

    “三毛,三毛,你個書呆子,秧都插歪了……”也有好心村民在提建議呢

    “歪了不怕,它明天就會長直的了的呢。”三毛回答。

    他干的不是很熟練,不會像其他村民那的內行。稻秧也不是載的很規范,但當他忙完,看到自己親手操作的稻田里,已經滿滿稻苗苗了。心里還是有滿滿的快感,感覺到了成功的喜悅。

    三毛想起來讀書時的一個故事:

    古時候有個老農,一輩子在后院自家地里勤勞耕作,雖說很不富裕,但還是能維護一家的溫飽,過著平淡的生活。

    可他的兒子已經成人了,還不是很聽話,整天在外玩耍。老農很是放心不下,到了快斷氣時,就把兒子叫到床前說:

    “兒子呀,我有你爺爺留下的寶貝呢,一直都沒舍得花,我現在快死了,就傳給你吧。”

    “在哪里,在哪里呀!”兒子急切的問。

    “寶貝就埋在后院我們家的地里。但你必須記住,必須春天去挖,不要破壞了莊稼,要不寶貝就自己跑了的。”

    老農說完就斷氣了。兒子辦完父親的喪事后。等到春天,就在自家后院的地里開始挖父親留給他的寶貝。把所有的地都深深地翻挖幾次了,可就是沒發現父親留給他的寶貝。按父親的話,他沒壞所有的莊稼。

    兒子傻了。天天也沒出去玩耍了,整天就在地里溜達。順便把弄下莊稼。

    等到秋天,奇跡出現了,這年莊稼收成出奇的豐收!金黃金黃的麥子裝滿家里所有的大缸。兒子一下子明白老農說地里為他留下寶貝的用意:這金黃金黃的麥子,不就是寶貝嗎?父親是要他安心做事呀。

    王三毛想到這里,也有說不盡的快樂。他是個辦事認真負責的人,父親把這一畝七分水田交給他負責,也是在鍛煉他的吧。所以一定要認真地把水田弄好。父親已經為自己讀書借了好多債了,自己沒有考上大學,父親白白為他花費了心血,已經夠對不起他老人家了。

    這天,王三毛和往常一樣,正準備去田里忙活。父親說:

    “三毛,快到大隊部去,書記找你呢。”

    “啥事情?”

    “好象是找你去做事情呢”

    “哦”

    王三毛雖說是高考名落孫山,但在村里已經是算個文化人呢,說不定大隊找去有好差事干呢?

    王三毛向大隊部趕去。

    說是大隊部,其實是在小學里呢。大隊書記的老婆是小學教師,所以大隊書記老待在小學里。小學建在一個小山溝里。離王三毛家有三里地。沿著小河直下,再右拐,就看見一個五十來戶的小村莊。叫胡家灣。進村后,就看見一口20畝面積大小的魚塘,再從魚塘邊走,要穿過好多鄉親的屋門前的。

    “三毛來那?吃了沒?”一位大媽客氣的寒暄。

    “吃了,大媽”

    “三毛,三毛……”

    “恩,啊”

    ……

    王三毛現在可在村里有名聲了的。倒不是其他優秀的事情叫他出名的,是年年兩次名落孫山,叫他“臭名遠楊”了。所以大隊十三個這樣的小隊,十里八鄉的人都認識他王三毛了。鄉親們見到他的,都過來打招呼。

    王三毛快步穿過胡家灣,就看見一個很長的水泥臺階,但年數久了,已經破損不少了。他快步跑了上去。就看見一個小操場,操場后面有成反U型的3憧鄂西南特有的那種青黑色瓦房。這就是大隊小學了。

    青黑瓦是村民自己挖的一種有粘性的黃泥,先做成月牙片狀,再放進土窯里燒多天,就變成青黑色瓦了。水透不過。是蓋房的好材料。

    要是先做成長方型泥塊,再放進土窯里燒多天,就變成青黑色磚塊了,叫青磚。青磚水火都不進的,擋風雨很好。蓋一間,要找很多那特有稀少的有沾性的黃泥,還要燒好多天,會花費好多柴的,費時費工,所以很貴的。

    能蓋得起青磚瓦房的,都是很富有的人家才蓋的起的。十里八鄉都希望自家有青磚瓦房呢。普通鄉親只用普通磚蓋房,是用普通泥做的磚,不用放在窯里燒,叫土磚。土磚見水就破。所以便宜。

    王三毛見大隊書記在院子里站著,就立即跑過去:

    “余書記好!”

    “三毛來了?”

    “來了,余書記好!”

    王三毛小心的回答著書記的話,這還是第一次和書記單獨說話的呢。書記姓余,40來歲,方臉,白白的。高高大大,手里拿著香煙。

    “沒考起來,不要灰心,我們也需要文化人嘛”

    “謝謝余書記”

    “沒事情的,你老爸也和我說過多次你的事情,說有機會就找個事情你干的。”

    “謝謝,我沒本事,不會做事……”

    “你就在大隊來跑個腿吧,也沒多少工錢的。你有文化,先鍛煉鍛煉。”

    “謝謝余書記”

    “你明天去鎮土管所,找易所長,先去搞個房屋側量員吧。鎮土管所每天還可以補點伙食費的。”

    “那好那好,太謝謝余書記了!”

    第二天,王三毛早早起來,趕往鎮上。他只能步行,鎮在離家十里開外的地方,和高中學校差不多遠。王三毛天剛亮時,就沿著小河趕路了。

    鎮上只有一條街,鎮土管所在街的側面,也好找。王三毛到時,還沒開始上班。他就在附近一個石頭上坐著等。手里拿出高中課本看起來。這是習慣了,有時間就看看書本,倒不是為了再去參加考試,只是習慣吧。

    街上小販的叫賣聲吵吵鬧鬧,有賣油條的,有賣包子的,有賣面條的,有賣小菜的……三毛不時看看土館所開門沒有,不時朝街上看看。

    上班的時間到了,土管所也開門了,王三毛在外再等了一會。想等別人準備好了再進去。王三毛進了門,看見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坐在那里看報紙。他就上去;

    “謝謝,問下,易所長在那里?”

    “你是哪個??”

    “我叫王三毛”

    “三毛,嘻嘻,三毛流浪到我們這來了。”

    “我不是那個三毛,我是王三毛。”

    “嘻嘻,你就是三毛呀,你找我爸爸干嘛?”

    原來是所長千金,得罪不起呢,王三毛小心地和她說話:

    “我是雙河口余書記介紹來找易所長的。”

    “哦,哈哈,爸爸,雙河口的人來了!”那女孩大聲的朝里間辦公室喊。

    “是嗎?”就聽里間回答著走出一位挺著大肚子的胖胖的中年男人:

    “人呢,余書記說是個高中生呢。哈哈”

    王三毛怯怯的迎上去:

    “是我是我,易所長,你好,我叫王三毛”

    “好好,還可以,名字好記。易花花大小姐,三毛就分在你小組了,你帶他去做事情吧,我去鎮里開會去了”

    他沖著剛才那女孩大喊。邊說邊往外走。他可是個大忙人呢。

    王三毛竊竊的走到易花花那里:

    “易隊:你好,我們去做啥事情呢?“

    “嘻嘻,叫我啥易隊的,你以后就叫我花花吧。”

    “不敢,易隊。”

    “嘻嘻,像個書呆子。等會好多隊員都到了的。我們去村里測量每個房屋的面積,方位,再標在圖紙上,留個土地資料,以后就可以保存起來,方便管理,懂嗎”

    “哦,那還蠻重要的呢!”

    “那是的呢。三毛,你是高中生,拉尺跑腿的事情,你就別做,你就負責畫圖吧。”

    “好好,謝謝!”

    “不謝,就是天天要在村里跑,太陽大,你要帶帽子。中午會有村里安排我們吃飯的”

    “哦”

    “給,發你個草帽,一個水壺。”

    王三毛這才敢仔細看易花花,她眼睛好大,臉微寬,長發,皮膚白,王三毛不敢多看:“好好,以后聽易隊安排。”

    說話間。來了好多人了,易隊小組的七人都到齊了,都領了草帽和水壺,就開始出發了。他們都騎了自行車,就王三毛沒有。

    “小周,你把三毛帶在你后面,我們到余家大灣去吧。”

    易花花吩咐一位看起來很高大的小伙子說。王三毛立即坐在小周的自行車后座上,和他們一起出發了。

    余家大灣在鎮的北方,距離鎮有七八里地。是在半山腰的大約百十來戶人家的村莊。他們一行到了村口的時候,村長和幾個村民已經在那里等候多時了。村長是位五十來歲的小老頭。頭肥肥的,頭發短短的,塊頭不到一米七,寬臉,皮膚是黝黑黝黑的。眼睛不大,但笑著呢,給人親切的感覺。

    “哎呀,歡迎歡迎!歡迎鎮土管所領導來我村視察工作!”

    他快步走大家前面,用那不太恰當的歡迎詞歡迎著來客。王三毛暗地里感覺好笑,但也不知說啥。易花花到很大方地回答道:

    “嘻嘻,隊長,別太客氣,別太客氣了!你老別把我嚇到了,我不是領導呢,我們是來為村民服務的。”

    想不到易花花也很會場面上的話呢,到底是所長千金,平時見的場面一定不少。她能這快且熟悉的回答。

    “嘿嘿,”村長木訥道。

    “村長,找一家干凈的人家,我們把器材放在那里,我和這位三毛書呆子也在那里辦公。你就帶其他人去拉尺量房屋面積和每間房屋的距離。”

    其實事情也簡單的,每到一戶人家小院,也不進門。兩人就在房屋外面用長軟尺拉下長和寬,大聲報下數字,一人在外記在本子上。再一人負責傳數字給王三毛。再一人機動,聽易花花通信。

    七人小組干得很歡快。大家說說笑笑。倒還開心。等到下班時,就把器材放在村里。大家都回家。

    王三毛從土管所下班回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田里的稻秧開始瘋長了,粺草也開始更瘋長了,比稻秧長的還高。它奪走了田里多多的養分,所以必須除去粺草,稻秧才長的好。

    他顧不得疲勞,就下田拔粺草。這時,他感覺腳被啥東西劃了一下,好生的疼痛。就彎腰從腳邊的深泥里摸起一塊石頭。有兩拇指大小,中間還有孔呢。釉黑色,有圖案,很有古味。

    王三毛記得這石頭可是他前世的佩玉。只是沒有了上面的紅繩子。一定是近期穿越了時空,來找他了吧?小紅繩是穿越時被摩擦的火燒掉了吧?

    王三毛前世是富家子弟。生活無憂,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妻妾成群。這塊玉石,是其妻子為了使他不要忘了她才給他買的,上面還系有一根紅繩,每天掛在他脖子上呢。叫做牽掛之意。

    王三毛前世感覺自己過膩了榮華富貴,所以這生了賤,希望此世遭些人間疾苦,自己再苦中創出財富。

    沒想到佩玉穿越時空而來,可是為了幫他?沒想到前世所學,次世一點用都沒有。他還得從頭再來,按次世的事情規律發展。來次世從嬰兒到時下已經二十年,都得耐心學習。

    眼看天快黑了,王三毛繼續他的勞作。

    那稻田是四方的,等到拔了一條粺草完工,天就已經很黑很黑了。他只得回家。

    #########

    每天一更,多謝推新書沖榜,就是點擊下面的“加入書架書簽”和“投推薦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變身丈母娘
作者 小豈子
  本書描寫的一個叫鐘文昕的男子和丈母娘唐秀麗變身以後的故事。   如果你是一個一窮二白的擁...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