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三章三媽

    時間過的飛快,已經在土管所干了好些日子了,大家對王三毛很是照顧。

    這天早早起來,準備自己炒碗油鹽飯吃。想早點往土管所里趕。可母親已經為他炒好了。

    早在八歲大時,家里沒多少米吃的。那時候多吃稀飯白菜湯或紅苕。兄弟們可都吃不飽的呢。只有去十多里開外的山里去砍柴的時候,母親才炒油鹽飯的。干干的白米飯,再加些油和鹽,那可是三毛兄弟們夢想的美味呢。

    所以,都爭著要去上上山砍柴呢。王三毛可是八歲都去山里砍柴了的。母親會在早四點左右起來,炒好了油鹽飯,再去叫醒小兄弟們。小兄弟們吃飽后,五點左右就出門往深山里去的。

    下午三點多就可以回家,還不用再做其他事情,可以多玩半天。那是多么美好的時段。可以和小伙伴們在村里瘋瘋,一下在村東,一下子在村西。或跳房子游戲,或跳女孩子的橡皮繩……

    母親知道王三毛愛吃的啥,就在四點多就起床了。為的是趕早。王三毛沒自行車,天天得步行趕十多里的山路,先趕到鎮上。再和易隊他們會師。再趕到其他的村里去。有時候還得直接趕到做事情的村里,就得走更遠的山路呢。

    “媽媽,你已經炒好了呀?”三毛高興的叫道。

    “是的,三毛,你快些洗下口臉。再吃。”

    “恩,媽媽,你以后就別動了,我自己會炒飯呢。”

    王三毛趕緊洗了口臉,急急的吃起來。

    “味道棒極了。媽媽,你也吃點呢?”王三毛稱贊道。

    “你吃你的,三毛,我還早呢。”

    母親開始收拾他的東西,正準備坐下。看見王三毛在那里只擺頭。

    “怎么了,怎么了?三毛!”母親心都跳到口里了,急切的問。

    “嗚……嗚……”

    三毛感覺有東西卡在喉口里,說不出話來。脖子已經很紅很紅了,一根根筋暴露的很明顯了,伸的老長。雙手扶在脖子上,痛苦的:

    “嗚嗚……嗚……”

    “伢呀,你是怎么了呢?,是不是啥東西卡在喉口里了?”母親幾乎帶著哭腔說話了。王三毛說不出話來,只得和母親點頭。

    父親也聽見,趕緊起床。一手扶住三毛的額頭,一手拿著手電筒,電筒光射進口腔里,使勁的望里看:

    “卡到那里了?我怎看不見?”

    “你吃慢點不行嗎?又沒人跟你搶!”父親一邊看,一邊埋怨。

    “嗚嗚嗚……嗚……”

    王三毛脖子已經更紅更紅了,一根根筋暴露的更明顯了。雙手扶在脖子上,痛苦的已經完全不能動了,口水也流了一地。

    “不要埋怨伢了,他已經怪可憐了。你就說我吧,是我沒注意,米飯里不小心夾進了竹簽子了。伢呢,這可了不得了,怎辦呢”母親大叫,聲音顫抖。

    隔壁小堂哥細毛子來了。

    “大伯,大伯,這樣不行的,趕快送到鎮衛生所去呢。”

    “細毛子,是我不好呀,是我沒注意,米飯里不小心夾進了竹簽子了,我要是弄干凈點,三毛也不會卡到喉的呀……”母親看到小唐哥來,立即后悔的說道。

    “大媽,不怪你,現在說這也沒有用。趕快送到鎮衛生所去。”

    “哦,大伯走不動,還是我騎車帶三毛去吧,你們準備好,我趕緊去借自行車……”

    “哎呀,幸虧你來啦……”

    很快,小堂哥就借來了自行車。三毛伏坐在后座上。往鎮上趕去。

    “你們到了鎮上,先去鎮合作社找三毛他三媽,我現在沒現錢,你叫她先想辦法。”父親送他們出門無助的說。

    三叔在鎮合作社當會計,是國家干部,是父親的最小的親弟弟。比父親小十多歲呢。爺爺過世的早,三叔幾乎是父親帶大的,且后來上了學,三叔三媽就對父親很好。很多不便時候,可都是三叔三媽救的急。

    “好的好的!你們別擔心!我會辦好的!”小堂哥邊推車邊說。

    “嗚嗚嗚……嗚……”

    小堂哥騎著自行車,后座上帶著痛苦中的王三毛,飛一樣的向鎮上飛去。

    父母親的身影在向后退,小河邊的樹木在向后退,坳兒在向后退,小爺爺的小水泥橋在向后退。王三毛悲從心來,眼淚出來了,他任由眼淚甩落在風里,甩落在河里,甩落在更深更深的痛苦的心田里。

    倒不僅僅是卡了喉嚨叫他悲傷的情緒涌來。命運的不知所措,意外的不知所措,高考的不知所措,疾病的不知所措。前途的渺茫,件件刺痛他年輕的心。

    “嗚……嗚嗚……嗚……”

    三毛多愁善感的情緒時時摧毀他男兒內心的堅強。

    到了鎮上,已經8點多了,到了鎮合作社,找到了三叔三媽。三叔要去上班,三媽沒有工作,只是在鎮上賣小菜過活。

    “兒呀,三毛,你是怎這樣了呀。”三媽急叫。

    “不急,不急,我送你去為衛生所看看。”

    “細毛子,這得虧了你呢!你快在我這里吃口飯,就先到鎮土管所和易所長說下三毛的情況,免得別人以為他故意礦工。再到衛生所去找我們。”三媽安排一切。

    “好好!”

    “嗚……,嗚”三毛還是說不出話,見到三媽只得點頭。

    鎮衛生所在鎮大街的深去。王三毛和三媽沿著街慢慢走去。

    三媽,四十來歲樣子。生的比較矮小,短發,皮膚厚實,手也粗糙。著一身小花春裝,里面是自織的粗毛線衣。臉上總是笑瞇瞇的。對下輩倒總是和和氣氣的。但有時也會對同輩黑過臉的,很是壓的住人的。

    三媽平時辦事公平,對條件差的人家從來沒有看不起的樣子,總是能幫忙的盡量幫。所以人緣很好。

    “三毛,疼嗎?”三毛點頭。

    “三毛呢,你再耐心熬下,一會就看醫生的。”三毛點頭。

    終于到衛生所了。

    “醫生,快,快。”三媽見到一白大褂醫生立即大喊。

    “快隨我到里面。”

    白大褂醫生隨急扶著王三毛向里間進去,來到一間小辦工室。又喊來另兩位穿白大褂的女護士。醫生頭上戴個反光鏡,光都反進到三毛口腔里。

    兩護士每人手里拿只托盤,里面好多金屬鉗子子之類的小東西。醫生不停地換金屬鉗子,送進三毛口腔去夾。

    可是,就是夾不出卡在喉里的東西。

    “抱歉。夾不出來的,我們這里沒設備,得到縣醫院去了。”醫生最后說。

    “哎呀,那怎辦呢,急死人的。”三媽急了。

    小堂哥從土管所返回了,母親也步行從家里趕來了。

    “是我不好呀,是我沒注意,米飯里不小心夾進了竹簽子了,我要是弄干凈點,三毛也不會卡到喉的呀……”母親一見面就埋怨自己道。

    “大嫂,不是我說你,三毛多不容易呀,你怎不把燒箕(鄂西南特有的用竹子做的一種盛飯的器皿)多洗下呀?”三媽黑臉道。

    “是我不好呀,是我沒注意,米飯里不小心夾進了竹簽子,我要是弄干凈點,三毛也不會卡到喉的呀……”母親已經快瘋掉了。

    已經到下午一定點多,到縣城的班車早已經走了。小山鎮,每天只有一般車到縣城。只得回到三媽家了。等明天早班車了。

    三媽家在合作社的后院里。進門小客廳,左右各一間臥室,客廳后面是廚房。三媽招呼著王三毛在右臥室床上躺下。

    三媽搬來幾張椅子,母親和小堂哥在臥室里坐下來。喝杯開水,順便聊些家常話。

    王三毛只能一動不動的耐主。和衣躺在床上,雙手抱著脖子。頭歪在床幫的外面,怕口水流到床上,弄臟了被子。

    “嗚……嗚……”王三毛還是說不出話來。

    三媽這里住不下。等到快天黑時,小堂哥就帶著母親回村去了,說明早再來。

    王三毛在夜里拿出玉石,且,還好像有光亮呢。上面好像有三字:找紅繩。

    王三毛不解。是叫自己找失去的紅繩嗎?

    #########

    求推薦收藏,每天一更,多謝推新書沖榜,就是點擊下面的“加入書架書簽”和“投推薦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