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縣醫院姐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早晨,小車站已經很多很多人了。小堂哥把三毛扶在車里靠在窗邊的座位上。三媽和母親站在車下面送。為了節約車費,就只小堂哥和王三毛到縣醫院。

    車子很快就裝滿人了。開始啟動。

    “三毛,你聽話,到了縣醫院去找你姐姐,話說好點點……”王三毛聽不清母親后面的話,大客車就開走了。向南方百里開外的縣城飛去。

    王三毛坐在車窗邊,看著車外飛過熟悉的景物。這條路,是通往山外唯一的大道,三毛在這道上來回多次。上次還和弟弟在深夜里騎自行車跑過呢。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通過這條道走出去呀!像弟弟一樣,在外闖蕩,闖闖外面的世界多好呀!

    弟弟不知現在怎樣了?找到家教工作了嗎?找到周天的零工了嗎?弟弟上次信中說,想勤工儉學呢!

    他感覺到弟弟在大漢村市經濟一定很艱難。家里已經很久沒匯錢去了。他只能利用學習之余打些零工了。本想等領到土管所伙食補貼就立即匯給弟弟的。可現在自己已經這樣了。喉被竹簽卡在那里,話也不能說,動也不能動。

    弟弟,你在漢村市受苦了呀?他只得在心里吶喊。

    母親是舊社會的童養媳出身,在那家生了一女。后來解放了,她就逃出來,自由和父親結婚了。母親對王三毛說的姐姐,就是他那同母異父的姐姐。家景寬裕,現在已經在縣醫院當護士長了。姐夫也在縣委武裝部工作呢。

    去年秋季,三毛高考落榜。父親就叫三毛參加秋季征兵。為了找關系,想提前托付姐夫幫忙的。也沒啥東西可送。山上西瓜和秋梨,是父親在自家山上種的。

    三毛背了一袋梨。送到縣里姐姐那里去。姐夫倒還客氣。可姐姐不高興呢。倒不是針對三毛的,說父親沒做好啥的,說梨沒熟啥的等等好多難聽的話。

    記得姐姐當時親口和王三毛說,別再去找她了,兄弟四個里,她只能管一個呢。弟弟去年上大學的事情,跑了好多好多關系呢。花了好多錢的。弟弟走的時候,還給了四百的學費的呢。

    最后,姐姐還是沒能幫忙。當兵名額沒有爭取到。后來,王三毛知道,姐夫的弟弟照顧到一個名額,當上了兵呢。

    所以王三毛不再希望再去找姐姐。怕再遭遇姐姐的冷臉。

    王三毛聽母親提姐姐的話,心里不是滋味。人有時很無奈。現在身無分文,喉又被卡在那里,身體的痛苦自不必說,還得忍受人情方面的壓力。

    這哪里是在卡三毛的喉呀,實在是在卡三毛的命呢。面對再次的人情臉面的挑戰,王三毛已經不知所措了。

    姐姐,我再來見你,已經是把自己的臉面放在最底下了,已經下賤到最地底下了。見面你別再說啥就好,你對父親對母親的怨恨,別再撒向我吧。

    王三毛這樣在心理吶喊。

    幾個小時后,到了縣醫院。

    醫院的建筑很是氣派。在縣城最繁華的街上,院門口都有二十多米寬,門口有門衛。高大的主體建筑氣勢宏偉。

    走進大廳,人很多。穿白大褂的是相當的多。王三毛帶小堂哥去找姐姐工作的地方。三毛也只來過一次。記得要通過連著大廳的很長的走廊,那走廊是一步步斜向上的。等走到走廊的盡頭,左邊的一大間辦公室就是。

    “找誰找誰?看病怎不在前面看?”一白大褂還沒等王三毛他們說啥,就高喊道。

    “嗚嗚嗚”

    “哦,我們是找李護士長的,這是她鄉下的三弟呢,卡了喉了。”小堂哥客氣的上去回答道。

    “李護士長不在,去外地學校去了。”

    “啊,那怎辦呢?”小堂哥也急了。

    “謝謝大夫,能不能幫忙給李護士長打個電話,謝謝啦謝謝”

    “嗚……嗚……”王三毛說不出話來。脖子已經很紅很紅了,一根根筋暴露的很明顯了,伸的老長。雙手扶在脖子上,痛苦的朝那位白大褂直點頭。

    白大褂一看王三毛痛苦的表情,立即善心大發吧:

    “看你鄉下人遭業,我試試,你等等.”

    就到里間去打電話了。縣醫院可是真方便呀。現代氣息已經到這小縣城了。醫院就不必說了。哪醫學設備也該比鎮衛生所現代的多多喲。

    走廊已經比以前白多了,像是刷新了下,還多了鐵扶手,長休息躺椅,電梯。做衛生的阿姨也多了,看見一點臟的東西,就立即來處理了。看見王三毛丟的擦口的紙掉在地上,馬上有阿姨過來處理。

    不一會,那白大褂出來了。

    “電話打通了。是叫三毛嗎?

    “是”小堂哥回答

    “雙河口的?”

    “是”小堂哥回答

    “哦,那就對的,姐姐叫我核對下,主要是怕騙子呢。”

    “對對,是的”小堂哥回答。

    “你們跟我來,你姐姐叫我去找喉科專家,也不要你的錢。鄉下人遭業。等會完了,就買點香煙啥的感謝下那些醫生。意思意思就好”

    “好好,太謝謝啦,太謝謝啦”

    他們來到一間大手術室,里面已經有四位白大褂了。三毛一到,就立即安排三毛平躺在一條寬大的手術臺上。頭向后仰著,口就和氣管就在一直線了。

    一白大褂叫三毛喝了一碗很苦的白色的藥,用酒精清洗了三毛的口腔,又在口腔里注射了麻藥。

    等過了好一會,就把一長長的空金屬管直插進三毛的喉管里,插得很深恨深,三毛感覺到胸前了。非常的難受。

    醫生再用長長的細金屬鉗在喉管里去夾。他們通過一個特制的小鏡可以看的見的。

    “夾出來了,已經沒事情了”醫生大聲的說:

    “回去休息幾天,別吃辣的,別抽煙,別喝酒,過幾天就好了的。”

    “太謝謝了,太謝謝了”

    “這是點意思,多謝多謝,我們也不知買點啥好,謝謝幾位就去喝杯水吧”小堂哥把五十元塞進到那位主持醫生的手里,寒暄的說。

    “沒事沒事,謝個啥,你別這樣,這是個小事情,李護士長回來會罵我們的……”白大褂邊說邊推小堂哥。

    “哎呀,醫生,別客氣,感謝你,又沒收我們的掛號醫藥手術錢,我們已經太感謝了”

    小堂哥也推。

    “你就收到,帶幾位護士去喝杯水呢。”那位帶她們來的護士來打援場來了。

    “那就不好意思啦,回家后多注意休息調養。

    醫生終于沒推來推去了。

    王三毛還不能說話,口腔里的麻藥勁還未退去。和小堂哥一起千恩萬謝的從醫院出來。已經是中午十分了。

    三毛已經很餓了,已經快兩天沒吃東西了。他們在街邊買了點水餃。水膠很軟,可以吃的。三毛知道,這次可欠了姐姐一個大人情,以后一定要找機會還的。

    他們得快些,去干回去的班車。早上來的班車,到下午就會回轉小鎮的。

    小堂哥在前急切的趕路,看到他那一米七四匆忙的背影,三毛內心感激不盡。小堂哥本來尖尖廋廋的臉,這幾天為了王三毛的事情,熬得更廋了。

    小堂哥,今天肯定是到街上去借的五十元錢呢。只得等土管所的伙食補貼下來后再還給小堂哥了。

    ######

    每天一更,多謝推新書沖榜,就是點擊下面的“加入書架書簽”和“投推薦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89-m
前路由我闖
作者 防城海盜
  鄉村小男孩服裝行業的傳奇人生。   沒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沒有過硬的經濟背景,沒有可靠的關...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