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分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秋收剛結束,單家村的村民們都準備好好歇歇,男人們都結伴上山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打只野雞、野兔回去給家裡人補補身體,畢竟秋收太累人了。

    天還沒全亮,村裡單老婆子家就傳出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隔壁跟單二家走的近的長秋嫂子聽到這哭喊聲,心裡咯噔一下,想著:肯定是單老婆子又在欺負單二他們一家子了。趕緊拉著自家男人大牛就衝了出去。

    到那的時候,已經有好些村民圍在單老婆子家的院牆外了。有些心善的就跟著勸著點兒單老婆子,有些好事的就看熱鬧不嫌事大。

    大家到的時候,就看到單老婆子拿著洗捶衣服的粗木棍子往單青身上打,那木棍打在後背上的聲音讓人聽著就疼。

    單二跪在一旁求著她娘心疼道:

    “娘,你別再打了,要打你就打我吧,我們是不會把青兒賣給隔壁村的老瘸子的。”單二憤恨地捏起拳頭道。平時他娘欺負他媳婦和女兒,他不是不恨他娘,但是都被單老婆子用孝道壓著。

    “原來單老婆子是為了將單二唯一的女兒賣給隔壁村的老瘸子啊!這老瘸子的年紀都能當單青她爺爺咯!作孽喲!”村民們窸窸窣窣地說道:

    “我打死你個賠錢貨,小王八蛋,我讓你嫁過去人家老瘸子家,是讓你過去吃香的喝辣的,你倒好,還給我反了天了啊,我打不死你今天。”單老婆子喘著粗氣氣道:

    青兒她娘為了不讓單老婆子再打下去,也不敢反抗單老婆子,便撲到單青身上替她擋著點兒。

    這一擋讓單老婆子更加生氣了:“好啊,老二媳婦,你個不下蛋的老母雞,你還敢擋著我,啊!你今天再敢擋著我,我就讓老二休了你,你要是上趕著找死我也不攔著你,今天我就連你一塊打死算了”

    “單老婆子,你再這樣打下去會出人命的,打死了得上衙門的。”長秋嫂子看不過去了,勸說道:

    “我今天就是打死了她們,這也是我們家自己的事,關衙門什麼破事,這衙門還要管我們家的事啊,再說,我這打的是我自己的兒媳婦和孫女,幹你屁事啊!再在這瞎咧咧,連你一塊兒打了!”單老婆子絲毫不畏懼道:

    村民裡有幾個和單二關係好的,怕弄出人命來,忙吩咐自家腳程快的兒子去喊村長和里正過來。

    單青看到她娘也被打了,便用手輕推開單老婆子,忍著痛把她娘扶起來。

    這一推,越發讓單老婆子覺得這賠錢貨要反天了,連自己也敢推了,便發了瘋似的把剛顫巍巍站起來的單青,猛地一推,單青還沒反應過來,後腦勺便撞到了院牆上凸起的石塊,頓時癱倒在地上不動了,把後腦勺給撞出了個窟窿,血流不止。

    村民們都被這突發的狀況嚇了一跳,這是真的要出人命了呀!

    “青兒,你怎麼樣了,你醒醒,不要嚇你爹和孃親了啊!”單二猩紅著雙眼,拖著殘腿跪在女兒身旁,顫抖著聲音和雙手抱著女兒道:

    她娘流著淚,想用手捂住後腦勺,不讓血流出來,哽咽著聲音一遍一遍地呆呆地喊著女兒的名字。

    單二滿是猩紅和恨意的目光看著他娘,單老婆子也被單二那滿眼的恨意和猩紅嚇了一跳,還沒回過神來。

    “誰能幫下忙,幫我去把李大夫請來!”單二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村民們。

    “單二叔,我去,我腳程快,我去把李大夫給你背過來!”柱子說完便轉身向李大夫家跑去。

    村長和里正趕來的時候,便看到單二懷裡抱著一動不動的女兒,和單二媳婦捂著女兒後腦勺滿手的鮮血,對著單老婆子就是一聲大吼:

    “單老婆子,你這是要幹什麼呀!啊!殺人是要吃官司的,一整天的沒事找事,村裡怎麼就出了你這個攪屎棍呢?啊!”

    還好李大夫家離這兒不遠,幾分鐘流程就到了。

    柱子趕緊放下李大夫,李大夫便拿著藥箱急忙趕過去,給單青止血。

    單二看著女兒漸漸地止住了血,便拖著腿跪到村長和里正面前紅著眼眶看著他們說道:

    “村長,里正,我要分家”

    村長和里正看著單二,心裡同時嘆息了一聲:也不怪單二要分家,要是自家有個這麼不懂事的長輩,不分家才怪呢!

    聽到要“分家”兩字,單老婆子瞬間便回過神炸了起來,衝到單二身邊,對著單二動手打罵道:

    “你個不孝的東西,我和你爹還沒死呢,你就想著要分家了,你還把你把我們倆放在眼裡了,啊!你要分家,我不同意!”

    “娘,青兒也是你的孫女啊,你就一定要逼死你孫女才如意嗎?你是想我們一家三口死在這兒才甘心嗎?”單二轉身暴怒道:

    聽到要分家,單家大嫂也不躲著了,忙上前拉過單老婆子,低聲說道:

    “娘,你就把老二他們分出去吧,老二上山摔斷了腿,現在都瘸了,還能幹啥活呀,這不是拖累我們單文考秀才嗎?再說二嫂當初生孩子時不是沒養好嗎?現在動不動就頭暈的樣子,能幹點兒啥,而且單青這兒還不知道得多少藥錢呢!一家三口,現在哪個能幹活的,不拖累我們就算了,還得我們養著他們,供他們吃喝呢!”

    單老婆子聽了,也覺得是這麼個回事,把他們分出去不就不會拖累自家了嗎,便對著村長和里正大聲道:

    “我同意把老二一家分出去,但他們得淨身出戶,不能分給他們地和其他東西,他們同意便分,不同意就不分。”

    村民們和村長,里正都被單老婆子的厚臉皮給嚇著了:淨身出戶,單老婆子這是要讓單二一家子活不下去了呀!這單老婆子還真狠毒啊!古言都說虎毒不食子呀!

    “我同意。”單二對他孃的做法毫無期待道,只要能分出去,他媳婦跟女兒便能少受他孃的欺負了,也不用看著他媳婦和女兒被欺負,而他卻無能為力的好。

    “那好,柱子,你去請族老們來這兒主持分家。”村長說道:

    “單二,青兒後腦勺的血是止住了,但今晚能不能醒過來還得靠她自己了,要是醒不過來,就幫她準備後事吧!”李大夫憐惜道:

    族老們剛到就聽到李大夫跟單二說的話,加上柱子剛才在來的路上已經跟他們講清楚了這事,他們幾個也知道該怎麼分這個家了。

    “單大春,你還要躲在裡面不出來是嗎?再不出來,你就永遠也不要出來了。”大族老跺著柺杖氣憤道:

    單大春這才縮著肩膀走出來,跟族老們問了好,便站到了單老婆子後面。族老們都不想正眼看他這個被單老婆子管的死死的軟骨頭了,要是單大春媳婦是個明事理的還好,但是這明顯不是啊!單大春這蠢東西!族老們暗想著:

    “老大媳婦,你去叫單文拿著紙筆出來。”大族老道:

    單家老大單文才拿著紙和筆墨放到搬出來的桌椅上,便站到一旁去了。

    “村尾的那間茅草房給老二他們,還要分給老二他們一畝良田,一畝貧地,15斤大米,最後再把李大夫的醫藥費給付清了,單二每年給你們二兩銀子養老錢就行了,糧食就不用給了。”

    聽到還要給老二他們分田,還要還醫藥費,單老婆子頓時就不幹了,嚷嚷道:

    “憑啥,憑啥還要給老二他們兩畝田地,還有,醫藥費為啥也要我們給,又不是我用的藥,再說了,我們也沒錢給他,不是嗎!”

    “我們村還沒有哪家窮的要賣孫女的呢?你這是要開我們村的先河嗎?啊!你要是不給,如果你孫女要是醒不過來,你就等著開祠堂吧,你是給還是不給啊?”大族老被氣的直哆嗦道:

    “我給還不行嗎!還要開啥祠堂啊,”單老婆子有點害怕道。

    “你們都來按一下手印,分家文書一式三份,單老婆子和老二你們各拿一份,還有一份放到祠堂裡。”族老們說道。

    “單老婆子,你現在就去把錢拿給李大夫。”大族老說道。

    “給就給。”單老婆子轉身進去拿錢,數出10個銅板就扔給李大夫。

    “單老婆子,這10個銅板可不夠,這可是用的上好的止血藥粉啊!得30個銅板。”李大夫看不慣單老婆子這般虐待孫女道。

    “你這是要搶劫啊!30個銅板,也不怕噎死你!”單老婆子瞪著李大夫大聲道。

    大族老看著單老婆子這是要少給人家李大夫的醫藥費了,便立馬對著單老婆子哄道:

    “你給不給,不給,現在立馬上祠堂去。”

    單老婆子礙於大族老的威壓,這才不情不願地從裡屋數出20個銅板給李大夫。

    看著分家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大族老拍拍單二的肩膀嘆了一聲,和其他族老回去了。

    “老二,你們現在就搬到茅草房子去!”單老婆子厭惡地對著單老二說完,便盯著單二他們收拾東西。

    單二抱起女兒對著媳婦說道:

    “你去屋裡收拾些衣物吧!快些!”

    幾家和單二媳婦交好的也幫忙收拾,拿著就往村尾的茅草屋走去。臨出門前,單二提醒他娘道:

    “娘,你還沒給我們米呢?”

    單老婆子看著這麼多人盯著她,要是不把米給單二,肯定要被那幾個和她不對付的死老婆子捅到村長那裡。不情願地轉身進廚房拿米去了。

    大家看著扔到單老二腳邊的大米袋子,怎麼看,怎麼不像是有15斤米,頂多就是10斤的樣子,這單老婆子連單二家這點救命的米都貪,而且現在都秋收了,交了稅也足夠一家子吃喝了,連15斤米都沒給夠單二,唉!這單老婆子還真不是個東西啊!

    大牛叔看著單二抱著女兒不方便拿糧食,便撿起這一小袋子米跟著去了。

    村裡幾個和單二走的近的壯漢也跟了上去,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

    村長和里正則回去吩咐一下自家媳婦拿些碗碟、木盆、一小袋米,幾個雞蛋和一些院子裡摘的菜拿去給單二家。

    單二他們走到村尾,看著那搖搖欲墜的茅草房,都嘆息道:

    “這房子怎麼住人啊,看著都快塌了!”

    單二媳婦和幾個嬸子先進屋裡把用木板搭的床整理了,好讓單二抱著青兒放床上躺著。

    單二和大牛叔他們商量著上山砍些樹把房子加固一下,剛好秋收完,可以弄些晒乾了的稻草來修補一下屋頂,防止下雨天漏水,留兩個人下來幫著搭個廚房。

    大家商量好就分頭去幹活去了。

    “來幫忙就好了,怎麼還拿這麼多東西來!”單二媳婦看著村長和里正媳婦道。

    “也沒什麼好的東西,就是些自家院子種的菜和幾個碗碟。”里正和村長媳婦笑著說道。

    單二媳婦拿過籃子掀開一看:

    “怎麼還拿雞蛋過來了,快拿回去給家裡的孩子吃!”

    村長和里正媳婦解釋道:“這是給青兒補身體的,我們聽當家的說了,青兒給那單老婆子推倒,後腦勺磕著石頭,流了好多血,得補補。”

    “那!我就收下了,真的謝謝你們了。”單二媳婦溼潤著眼眶說道。

    修修補補的,弄好房子快中午了,大家跟單二說一聲,就都回去了,家裡的孩子可能餓了。

    單二和他媳婦守在女兒的床邊,看著女兒毫無血色的臉,心裡越發的心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超異能混戰
作者 地球OL在線
本書又名 《異能選擇與使用指南》(誤) 42名天選之子,42位對手。 成神的只有一個,而活...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