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麻嘎子燒雞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菡萏躊躇滿志,要去放鶴亭看演武大會,臨近天亮,卻昏昏睡去,醒來雨已經停了,屋上的殘留積雨持續滾落下來,檐下不時掛下一條條雨線。菡萏懊惱地起身,推開閨門,抬頭看天,云霧遮陽,天色陰晦。從內室來到庭院,伸展了幾下筋骨,從廚下要了一碗銀耳粥,就要出門。

    穿過一條長長的甬道,繞過一個荷花池,但見水滿池平,渾黃的泥湯溢出池子,唯有一支殘荷挺然,綠意不減,只恨紅蓮不再。蓮花瓣為數不多,兩三片在風雨中墜落,城池喪失,露水立刻包圍了花房,而那些粉紅的花瓣順水飄然而逝。

    到了二進院子,是歸妹先生一個人的住處。甚是干凈,上下兩層。東側,挺立著一株老齡棗樹,樹冠遮蔽了半個院落,院墻內側胡亂擺著幾個ju花盆。三株高大的木瓜樹結下碩大累累,馨香滿院。

    菡萏怕先生責怪,躡足潛蹤從濃密的樹蔭下穿行。院子里尚有三尺寬的金魚池,一灣清水中,僅存七八條魚游其中。聽到腳步聲,群魚迅速聚攏,浮出水面,口唇一開一合。

    菡萏,你做什么去?

    忽然一呼,菡萏身子一震,轉身看見二樓的樓梯口,歸妹穿著一身藕色的練功服注視著她。

    菡萏故作鎮定,說姨娘,我去外面透透氣,下了半夜的雨,心里慌慌的。

    練功了沒有?

    練了,丑時我都醒了。

    繼續練,哪兒都不準去。馬前一錠金,馬后一錠銀。站樁蹲馬步是練拳的根本,就在那棵木瓜樹下站樁吧。

    菡萏急呼,姨娘,今天可是爹爹的壽日,我見過爹爹拜完壽再站樁,行嘛?

    你爹爹一早就出去了,臨走特意關照我,要看住二丫頭。今天徐宅閉門謝客,家人都不得外出。

    出去了,怎么過壽的日子不在家呢,也不我言語一聲。爹爹去哪呢?

    歸妹走下樓梯,把菡萏額上一縷凌亂的頭發歸攏好,說:女孩子就像個女孩子樣,這幾日不太平,別惹爹爹生氣,你爹爹心里也不肅靜,他一早出去上黃河邊散心去了。

    的確,徐鴻儒帶著管家翟巽及隨從,去了黃河。子母柳歸大沼府管轄,出了潛龍湖,往西走三十里,就可見滔滔的黃河水。

    重陽時節,秋雨纏mian,此時波浪正高。離黃河古道還有半里,徐鴻儒就聽見湍急的水流聲了。他心頭一蕩,掀開簾子執意踱步過去。

    翟巽見主人有了興致,凝重的面容也隨之舒展,招呼后面的隨從,紛紛下馬,手牽韁繩噠噠前行。

    古道邊有一個高臺,曰黃巢點將臺。傳是唐末黃巢于此起義。高約十丈,地面開闊,一側架有云梯,攀緣而上,萬里黃河就橫在眼前。

    黃河水像煮沸的開水一樣,吐著白沫,涌著濁浪,張揚激蕩。激流聲震耳欲聾,一浪高似一浪,似狂蛇亂舞,如萬馬奔騰,若野獸狂吼。

    徐鴻儒極目望去,山與天與云與水連綿無限,頓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忽而,秋雨又灑,水濕重衣,冷雨襲足,寒涼難耐。

    翟巽趕緊撐起油傘,低聲勸主人:老爺,下去吧,要不找家飯館喝點酒暖暖身子?

    不如去麻嘎子燒雞店,我有二十多年沒見麻老三了。徐鴻儒想起黃河古道邊有家燒雞老店,世代以煮燒雞謀生,麻嘎子燒雞是大沼府的一絕,冷吃比熱吃好,當年進京趕考時,帶一只儲存月余不變質;雙手撕扯雞肉飽餐后,手指卻不沾半點油膩;燒雞香味異常,盛夏卻不招蒼蠅。

    下了點將臺,秋雨驟緊,徐鴻儒只得進入馬車,趕往麻嘎子老店。往北拐一里許,就到了。

    見三畝的柵欄圍著,幾只九斤黃土雞在大雨中淋濕了羽毛,但又不肯回窩,賭氣地在泥濘中撲騰。大門是兩塊榆木疙瘩,上面懸著一塊匾:麻嘎子燒雞店。原是用鍋底灰涂上的,數歷風雨,燒雞兩字已剝蝕模糊,只留下“麻嘎子”三字。

    榆木疙瘩門框,寫著兩行字。看罷,徐鴻儒在油傘下撲哧笑了。原來寫的是:早進來晚進來早晚進來;多吃點少吃點多少吃點。

    麻嘎子長對魚眼,從門口瞅見了徐鴻儒,大吃一驚,連忙從屋內冒雨迎了出來,手里還拎住一個油湯勺。

    慌里慌張,走到門口驀然跌倒了,大湯勺脫手而出,麻嘎子的腦袋浸在了濁水里。湯勺里還有些許油水,盡撒一空,幾只九斤黃有機可乘,咕咕叫著拽著肥肥的身子啄食油腥,一只膽大的,還去啄麻嘎子的禿腦袋。

    翟巽奔過去去攙扶,見麻嘎子的麻子臉沾著兩根雞毛,眼睫毛蘸滿了濁泥,狼狽不堪。

    請至雅座,但也是四壁空空,墻角還堆積著一些麥稈。一只黃狗蜷縮其上,無聲無息看著不速之客。

    麻嘎子激動地只搓手,說:徐大人怎么來我這個小店里,還淋著雨,您是天外游龍,俺麻嘎子只是黃河邊上沙土坑里的爛泥鰍啊。

    徐鴻儒笑笑說,老三,你我舊人,這些客套話就不必說了。想當年,要不是你麻嘎子的燒雞裹腹充饑,我哪有力氣走到京城啊。

    麻嘎子憨厚地點點頭:要說我們麻家五世,賣出的燒雞沒數,可就數你這個客人當的官大。自從大人居官在京,俺這小店也紅火了,冀魯豫三省的舉子進京前都要在小店聚餐,說是沾沾大人的喜氣。

    還有這等事,徐鴻儒捻髯笑了,麻嘎子看著他,湊過來說,徐大人,您別怪俺多嘴。您可老相了,當年是多精神的小伙,可現在——

    一句未了,徐鴻儒一臉愴然,麻嘎子知趣地住了嘴,出去又折回來,端著一個粗瓷盆,里面盛著六只燒雞。

    大人,這六只燒雞都是在我們家傳了三代的老湯里煮的,包準合您的口味。還有,俺準備了一個食盒,是送給宅里的。

    還未等徐鴻儒吩咐,翟巽過來,掏出十兩銀子放在桌上。麻嘎子一看跳了起來,哭喪著臉說:大人這不是往俺麻嘎子頭上扣屎盆子嗎?俺就是肯收這銀子,俺那死去的老爹也不放過俺呀。

    原來,前些年,黃河決堤,麻嘎子老店受淹,徐鴻儒在京里聞聽此事,體恤鄉人,特意讓人送去了銀兩。

    麻嘎子執意地將銀子包退還了翟巽,說:俺聽侯胖子說,大人從京回來了,俺懂規矩,賤足不踏貴門,不去叨擾大人的清凈。現在大人來了,俺連自個的心意都沒地兒放,這不是理兒呀。

    翟巽也不好接,拿眼睛詢問徐鴻儒。徐鴻儒面沉似水,似乎沒有聽見麻嘎子的話,只是說:老三,別客氣了。坐下,我還有事請交代。

    見徐鴻儒一改剛才的溫和,麻嘎子唯唯諾諾地收下銀子,不敢平坐,從墻角搬來一個馬扎,忐忑不安地坐下。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276401_5_48-m
三國小霸王
作者 莊不周
  重生孫策,雄霸三國!
  劉表占荊州?孫策說:不行,我要了。
  曹操...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