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喋血黃河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徐鴻儒一行從麻嘎子燒雞店出來時,已是午時。天色放晴,秋陽恢復了熱力,照耀著黃河古道,河流漸漸也平靜了。

    兩輛馬車,十幾匹駿馬次第返程。三十里的路程走了八成,到了九女集,翻過一個高崗,就是潛龍湖了。

    前面的隨從卻勒住了馬韁繩,只見路中央臥著一農婦,頭上蓋著一個草帽,身邊擱著鋤頭,鋤上沾染了泥土,仿佛是從田野里耕種勞累,就地休息睡著了。

    一個隨從上前,喊了幾句借光,但沒有動靜。隨從彎腰揭開了農夫的帽子,卻發現倒地之人,五官挪移,臉色青黑,已經窒息多時了。

    隨從驚呼,管家翟巽聞聲從馬車上跳將出來。此時,周圍胡哨四起,一群青衣人持刃從密林中包抄過來,將兩輛馬車團團圍住。

    馬嘶不已,白刃立現。翟巽雖然上了年紀,但閱世豐富,面不改色。他緩緩來到第二輛馬車,揚聲說:老爺,只是個要買路錢的,老奴打發去了就是。

    車內咳嗽一聲,算是回話了。

    翟巽立定車前,高聲喊:各位朋友,我們是子母柳的人,今日來黃河道觀潮,不知為何擋住了道路?

    為首的是位刀疤客,冷冷地笑:天下熙熙,皆為名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某家攔道,當然是為了利啦。

    翟巽說:這個好辦。我們出門倉促,沒帶多少銀子,不過手頭還多少富裕點,奉上白銀五十兩,怎么樣,閃出一個道吧。

    刀疤客拿玉米稈捅槽牙里,嘿嘿地說:五十兩,就值得我們爺們從京里過來一趟,為了早點交差,我們在道上就跑死了一匹馬,這損失就值幾十兩銀子?

    翟巽色變,說閣下是從京里來的?

    正是。

    所為何事?

    摘一個人的項上人頭。

    誰?

    刀疤客指指第二輛馬車。翟巽見無話可說,閃掉了長衫,取來六合棍,亮了一個招夜叉探海式。

    刀疤客仰天大笑:想不到堂堂的六合拳掌門人會替姓徐的當奴才。

    翟巽也不搭話,迎面一棍,刀疤客一抽身,跳出圈外,從腰間解下流星錘,掄起呼呼掛風,收發自如。兩人斗在一起,見刀疤客錘技純熟,流星錘繞頸多圈,然后突然向空中一抖,又以牙咬繩,錘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可從腦后射發,又可襠下鉆出。

    鏖戰間隙,翟巽大喊,還愣著做什么,趕緊回去。

    一語道破,馬夫勁鞭趕路,兩輛馬車飛馳一般離去。刀疤客見馬車開溜,也不戀戰,躍身上了一只棗紅色的馬,打馬揚鞭,其他人亦緊跟不舍。

    到了高崗處,第一輛馬車踴躍攀上,而第二匹馬卻反復努勁,盤桓在高崗半中要,前進不得,后退不能。

    刀疤客哈哈大笑,手中一抖,流星錘閃電般投向進退兩難的馬車。只聽得車內一聲慘叫,流星錘收回,錘頭盡染鮮血。這一錘,力沉勢猛,轎干折斷,馬匹脫韁而出,整個馬車來了個底朝天。

    刀疤客得逞地點指翻倒地的馬車,徐鴻儒啊徐鴻儒啊,你放著好好的官不當,偏要推行什么新法,別我心狠,要怪你就得怪自個不識相。

    這時,翟巽提著六合棍呼嘯趕來,看見馬車中錘。翟管家痛叫一聲,差點從馬上摔了下來,刀疤客瞅著翟巽,說:翟巽,爺們的差事是殺姓徐的,和你姓翟沒有干系,爺們走了,有種到京里去找我去。

    刀疤客一揮手,一行人迅速退避到密林中。

    翟巽等人慌亂把馬車扶正,撕下簾子,見血污車內,卻不見徐鴻儒的影子,只是一個小孩子,正是貼身小廝芝麻。

    偏偏是胸口中著,芝麻大口大口地吐血,眼神游離。翟巽喊:快抬芝麻到另外一輛馬車,回子母柳找歸妹先生搶救去。

    七手八腳抬出來,等到安頓好,芝麻昏迷不醒。翟巽臉色煞白,急得只跺腳,一把將馬夫推搡到車內,親自揚鞭催行,到了湖邊,換乘徐宅等候的船只,回到子母柳,已過了半個時辰。

    怎么樣?先生,還有救嗎?看著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芝麻,翟巽低聲問。

    歸妹搖了搖頭,說:這孩子五臟皆碎,回天乏術了。

    翟巽以拳擊額道:都怪我!

    在點將臺,翟巽已經發現身后有人*,來到麻嘎子燒雞店后,他力勸主子徐鴻儒暫時躲避一時,徐鴻儒還上了犟勁,說怎么著也要回家。翟巽說,老爺持重,您忘了離京時,光緒帝是怎么交代您的嗎?

    聞聽此言,徐鴻儒頹然坐在椅子上,微微點了點頭。翟巽安排,為了漫天過海,須得借大人的頭巾一用,于是小廝芝麻自告奮勇,戴上了主人的頭巾,故意把馬車簾子敞開一角,而芝麻又側臉向內,外人便以為車內就是徐鴻儒。

    一籌莫展時,芝麻身子一顫,喉嚨處作響。歸妹看此情景,一點他的胸椎最上端的華蓋穴,芝麻的嘴巴張開,一個血塊噴射出來,他的眼睛朦朧睜開,依稀看見歸妹、翟巽和菡萏。

    芝麻斷斷續續地說:先生,接,接老爺回家。

    菡萏和芝麻年齡相仿,自幼就是玩伴,堵此慘狀,菡萏淚流滿面,撲到床邊,抓住芝麻的手,說:芝麻你告訴我,誰把你傷了,我給你報仇。

    芝麻兀自搖了搖頭,嘴角顯出一絲笑意,看著菡萏盛夏染的紅指甲,一字一頓地說:二小姐,你的指甲真好看。

    說罷,頭一歪,身歸冥世去了。菡萏不解其意,只覺得滿腔悲痛,氣涌難忍,右足一灌勁,轟然一聲,腳下的青磚凹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明士
作者 黃石翁
  文可治國,武可拓疆,這是一個文人的黃金時代,羅信,就在這個時代書寫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