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張 小糰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勻速行駛的車上,夏挽沅放鬆的靠在真皮椅背上,得益於車子良好的性能,雖然窗外景物快速劃過,但坐在車內居然感覺不到車子的震動。

    前世復朝以後,夏挽沅作為攝政長公主,所得到的待遇規格都是最高的,但是跟現代的車子比起來,那時最豪華的馬車也不值一提了。

    高樓鱗次櫛比,霓虹燈已經開始三三兩兩的亮起,川流不息的行人,繁華忙碌的街市,在夏挽沅的眼睛中倒映出一片光彩。

    真好啊。

    夏挽沅發自內心的感嘆著,她年少時也是經歷過千嬌萬寵的皇族生活的,但後來皇朝覆滅,她帶著弟妹輾轉於亂世之間,經歷了太多的動盪,看過太多的滄桑。

    如今看到這樣和平安寧紅塵煙火氣,她感到發自內心的寧靜安和,終於有了些許融入到這個時代的感覺。

    沉思間,她沒注意車已經停下來了,

    “小姐,到了。”直到司機出聲提醒,夏挽沅才從萬千思緒中抽離出來。

    “你在這兒等著吧。”

    說著夏挽沅便推開門下了車,出門的時候她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長外套,但春季的傍晚,還是有些許的涼意,她不由得攏了攏袖子。

    國際幼兒園是帝都最為著名的貴族幼兒園,在這裡上學的孩子非富即貴,似乎來的有些晚了,幼兒園門前只剩幾個稀疏的身影。

    夏挽沅意識到此時已經過了放學的時間,有些遺憾,轉身準備回去,剛轉過身,卻像是有感應一般回頭看了一眼,便看到幼兒園門衛室的窗戶裡一雙剔透的,像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正撲閃撲閃的望著她。

    或許是這具身體裡神奇的母子感應,夏挽沅猜想這個小孩兒可能是原身下藥和名義上丈夫春風一度的產物,因為生他的時候難產,折騰了一天一宿才生下來,再加上原身的丈夫從來不理她,原身便將氣撒在了這個小孩兒身上,從來不曾履行過母親的義務,甚至非常討厭這個孩子。

    但夏挽沅既然接收了這個身體,自然不會白白看著她的孩子像孤兒一樣的長大,她十歲時父皇母后雙雙殉國,她太明白無依無靠的孩子有多麼孤獨痛苦了。

    笑意染上眼底,夏挽沅向著小孩兒走過去。

    推開門衛室的門,看到小孩兒的臉,夏挽沅完全確認了這個就是她的小孩兒。

    “小寶,媽媽來接你了,跟媽媽一起回家吧。”

    夏挽沅蹲下身,看向長得可可愛愛,還帶著些嬰兒肥的小糰子,回憶了一下這個小孩兒的小名,溫聲說著。

    而面前的小糰子卻顯得有些抗拒,溼漉漉的眼睛看了她一眼,猶豫而難過的低下頭。

    “哎?小姑娘你別不是騙子吧?小朋友,她真的是你的媽媽嗎?”

    門衛本來看著這個漂亮的有些過分的姑娘眉眼間和這個小朋友有些像,但是看小孩兒抗拒的神色,他開始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來拐賣小孩兒的了,手不動聲色的摸到了傳呼機旁邊。

    聽到門衛的話,小糰子抬起頭又看了眼夏挽沅,卻在她的眼睛裡看到了從沒看過的溫柔和笑意,以前媽媽從來不會這麼看他的,只會在他靠近的時候讓他滾,但現在的她看起來好溫暖,讓他忍不住的想靠近。

    “小寶跟媽媽回去好不好?”看著小糰子可憐兮兮的目光,夏挽沅又心疼又憐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軟軟的頭髮,越看越覺得這個原身留下來的小崽崽可愛,

    突然被摸了頭,小糰子一愣,本來就大的眼睛顯得更大了,這就是,有媽媽的感覺嗎?

    “好。”

    小糰子從來就沒體會過有媽媽的感覺,幼兒園的小夥伴每天都有爸爸媽媽來接,他好羨慕,就算媽媽只是一時心血來潮也沒關係,他也想擁有一個媽媽。

    聽到小糰子肯定的回答,門衛終於願意放人了,夏挽沅拉著小糰子的手,走向自家的車。

    司機坐在車上眼看著夏挽沅牽著小少爺的手向他走過來,一大一小,竟意外的和諧,夏小姐向來不喜歡自己的孩子,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可是少爺非常不喜歡所謂的夫人,連帶著也不許小少爺靠近她,這件事,少爺知道嗎?夏小姐這又是在作什麼死,想到少爺的雷霆手段,司機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回家吧。”夏挽沅帶著小寶坐到車上,司機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是,小姐。”

    算了,他一個小人物,操這些心幹什麼,司機連忙發動車子。

    “少爺,幼兒園那邊說小少爺被夏小姐接走了,我們查了監控,確實是夏小姐。”

    耳機裡傳來的彙報讓看著文件的男人停下了目光,但隨之眼中劃過一絲厭惡。

    “去把小少爺接回莊園,離婚協議起草好了嗎?”

    “律師團已經全部就位,文件也已經起草好,明天就送到您的辦公室。”

    “嗯。”

    話落,寬大的辦公室內重新陷入安靜,冷冰冰的,與窗外的繁華世界格格不入。

    等夏挽沅帶著小糰子回到別墅,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天際爬上了點點星光。

    小糰子從上車開始就被夏挽沅抱在懷裡,還帶著些奶氣,香香軟軟的一團,因為從來沒與夏挽沅這麼接觸過,顯得有些拘謹。

    “走,回家吃飯了小寶。”

    夏挽沅伸手將小糰子抱下車,將他的手牽住。

    “嗯。”聽到夏挽沅的稱呼,小糰子帶著嬰兒肥的小臉悄悄爬上兩抹紅暈,第一次有人叫他小寶呢,媽媽以前都是叫他討厭鬼的。

    想到以前媽媽叫他的樣子,委屈的淚水盈上眼眶,悄悄偏頭看向夏挽沅,要是媽媽一直對他這麼溫柔就好了。

    察覺到兒子的目光,夏挽沅偏頭看過去,就看見癟著小嘴,盈著淚水看著她的可愛小孩兒,心都柔了一片。

    上輩子她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復興夏國,照顧弟弟妹妹上了,沒有自己的孩子,如今有個這麼小的屬於自己的孩子,她眼中柔情一片。

    她蹲下身,摸摸小孩兒的頭,直視著小孩兒的大眼睛。

    “小寶,以前是媽媽不好,以後媽媽會對你很好的。”

    聽到夏挽沅的話,小糰子睜大了眼睛,媽媽說會對他好,這是真的嗎?

    原本一次次靠近,卻一次次被推開傷害,他在心裡下定決心再也不要理這個壞媽媽的,但是他終究還是需要媽媽,渴求媽媽的愛的。

    看著夏挽沅臉上的溫柔笑容,感受著腦袋上放著的手的溫度,他終於還是綻開了笑容,笑著撲向了夏挽沅的懷抱。

    一團奶香撲進了懷中,或許是母子連心,牽的夏挽沅心中動盪。

    聽見車子回來的聲音,李媽出來迎接,本來夏挽沅會回來吃飯她就已經很震驚了,再看到母子兩個開心的抱著的場面,心中震驚,夏小姐不是一向討厭小少爺的嗎?這是什麼情況。

    但她能在這裡做這麼久,自然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斂下臉上的神色,向著夏挽沅走去。

    “小姐,小少爺,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請前去用餐。”

    “嗯,走吧。”

    夏挽沅鬆開小寶,小寶有些戀戀不捨,媽媽的懷抱太溫暖了,他不想離開,幽怨的看了李媽一眼,這才邁開步子,盡力的跟上夏挽沅的腳步。

    李媽在原地愣著,她怎麼得罪小少爺了?

    走進屋子,下人們已經佈置好了飯菜,在燈光下嫋嫋的升著熱氣。

    “不知道小姐您和小少爺一起回來,只來得及做了些家常菜,我們重新再做一份。”

    雖說夏挽沅自結婚之後在這邊已經住了三年,但一直都是把這邊當個睡覺的地方,一有時間就往外跑,很少會在家吃飯。

    下人們拿了工資每天晚上不管她在不在家,都會做一頓飯,但因為一直也沒人吃,他們每天就簡單的做一些飯菜,反正夏挽沅也不回來吃,最後都是大家分了吃了。

    掃了一眼桌上的飯菜,四菜一湯,並不算簡陋,只不過對於曾經鋪張浪費的原主來說,這頓飯是顯得有些簡陋了。

    “不用,就吃這個,李媽你帶著小少爺去洗手。”

    原以為會被夏挽沅大罵一頓的下人們都有些驚訝,今天的夏小姐也太好說話了。

    別墅內常年保持著適宜的溫度,夏挽沅便將外套脫了下來,這現代各種提高人的舒適度的科技一再讓夏挽沅感到驚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13
本月票數
6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重生九零掌上寶
作者 關耳小旋
上輩子臨到大婚被小夥伴撬牆角,未婚夫拋棄,父母責怪,重來一世回到四歲那年,暴脾氣的老爸疼妻寵女... (馬上閱讀)
180
末世女皇有點燃
作者 千雲沐
沐景,女,末世扛把子,拳打喪屍,腳踹碧池,順便養個眉清目秀的小天使,沒事揩揩油,日子美滋滋。 ... (馬上閱讀)
180
校園第一修羅女神
作者 十八夜
新書《掉馬後我A翻全世界》求收藏求票票求支持~~ 她統領魔道,乃萬邪之首,一朝反穿成了人人喊打... (馬上閱讀)
180
我真是學神
作者 木下雉水
葉凌塵翻了翻《數學書》,世界十大難題破解了。 葉凌塵翻了翻《語文書》,世界十大名著誕生了。 ... (馬上閱讀)
180
把反派撿回家後我暴富了
作者 擼貓NG
又名《霍總你老婆掉了》《老婆太可愛了怎麼破》 簡夭夭踩空樓梯一鍵清零,穿成了百元家產,十平出...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