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巡海夜叉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長寧府東西兩院作息時辰不一致,俞璋活著的時候沒有官職,生性懶散,府內姬妾大多沒規矩,所以東院每早辰正收拾停當,太早了怕吵了各屋主子睡覺,下僕一般辰初起來,除了靖熹齋老王妃那邊。

    俞珩身居要職,早上要去早朝,新帝將早朝時間延到了日初之時,每早卯正二刻就要候在殿外了,長寧府離著皇宮近還好些,西院下僕寅正就要開始收拾,住得遠的府宅還不知要多早就起來。

    慕歡以為自己來得早了,沒料到東院今天嚴陣以待,等她去靖熹齋給老王妃請過安,杏林閣已經坐滿了人,算得上主子的姬妾都到了,算上半個主子的丫鬟也都站得了。

    慕歡與程尋意上首坐,明鷺捱了她母親,拿眼掃了一圈兒下面,果真是群芳薈萃啊!

    “弟妹,你也看了,東院的人口繁雜些,以往都是靠著王爺的爵位吃穿用度,如今王爺沒了,還聽憑你安頓。”

    葬禮已經讓慕歡領教了程尋意是個持家老練的人,今天她更是有備而來,只見桌上放著一疊身契,幾套賬本,一本禮單,還有一個紅木箱子,慕歡猜也猜到裡面是王府的地契房產之類的。

    她示意青萍將鑰匙也擱在桌上,“你我就算再不濟也不敢操勞母親,我如今也是隻拖半條命在與你說話,管家的事全靠你了。”

    “母親看得起我,方才請安時囑咐說,你在夫孝之中不宜管家操持,既是如此,我幫著嫂子分擔就是。”

    程尋意似乎沒打算多坐,這些人大多是不服她的,若是真鬧起來,她反倒損了自己的威儀。

    讓青萍扶她起來,難以支撐的說道:“我哭的太多,頭一直疼的厲害,就不陪著弟妹了!”

    當真是全丟給她,慕歡也不能強留,吩咐青萍好生伺候,見她領著明鷺去了。

    “常言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夫妻尚不都到白頭,主僕自然也是,你們不比尋常人家沒了老爺的老妾,大爺壯年西去,去留還是憑你們自己定吧。”

    “這走了要給多少妝奩錢再嫁?”

    這會子也都不扭捏了,算計到銀子,自然是豎起耳朵來聽。

    “若是不願給大爺守的,每人十五兩銀子做再嫁的妝奩錢,取了身契現在就可以離開。”

    慕歡瞥了眼桌上的身契單子,分明對不上這人數,想必不少人都是自己捏著身契的,不然程尋意也不會壓不住她們。

    底下坐著的人離席了一大半,尤其是買來的那些個良妾,本就沒什麼眷戀,何苦給他守著,不如尋個好人家趁青春再嫁,生個一兒半女也有盼頭。

    “還坐著的想必就是願意為大爺守著,那可得講好,你們自願留那就得守得住!”

    “徐大娘子,留下的話每個月多少月銀?”說話的女人窄臉薄脣,一雙丹鳳目,年紀要比自己長几歲。

    那表情像是說——守不守得住得看多少錢!

    月薔小聲的提醒與慕歡道:“這是武娘子,原是個教司坊唱書的,喚作武清吟。”

    “以往每位姨娘多少月銀?”

    “每月四兩銀子”,月薔答道。

    慕歡撥了撥茶蓋子,“那往後還是每月四兩銀子!”

    “那可不行!”

    武清吟挪了挪身子,“各房資產都不同,有的得了田地鋪子手裡寬裕些,吃香喝辣,手裡沒有的就過的摳搜,吃糠咽菜!”

    “你把心放肚子裡,東院查賬後所有王府的產業都要收到一處管,誰的手裡都不會再有。”

    徐慕歡話音一落,下面坐著的不少姬妾死命的瞪著武娘子,她倒是不怕,翻著白眼兒的滿臉得意。

    “這算是什麼,我們手裡的雖是王府的產業,可也是大爺賞的,如今還要收回去?可見大爺沒了,他的話就不作數了!”

    慕歡也不與她們吵,邊喝著茶邊說道:“別說是在京城,就算是山野鄉村也沒有妾室掌家財的道理,大爺是怎麼被你們哄騙的我不管,若是不服的,憑著你們怎麼去衙門告,告不贏的便悉數交上來。”

    “那每月四兩銀子不夠”,一個菱形面,桃花目的站了起來,紅口白牙的掰扯道:“以前大爺在世,多有恩賞,如今他沒了,沒了恩賞我們就沒了找補。”

    “就是就是!”

    這會子她們倒是勠力同心起來,畢竟是為了給自己掙銀子。

    “嫌少的可以領十五兩銀子尋人家再嫁。”

    “我們也是侍奉過大爺一場的,如今眾人都散去,只有我們還願意為他守,徐大娘子剛當東院的家就如此委屈我們,傳出去也不好聽!”

    還知道要挾人?她軟的不吃,硬的也不嚼!

    程尋意自詡高官家的女兒,講究溫良恭順讓、孝惠賢謹明,生怕厲害一點就被人說笑了去,薄待自己受了十幾年委屈,大氣不敢出,小氣勻著出。

    她徐慕歡可做不了,反正她名聲也就那樣了,再怎麼堅韌高潔,不屈不撓也還是‘小官家的女兒’,倒不如圖個日子舒心。

    徹底冷了臉斥責那妾室道:“四兩銀子你還覺得委屈,那就滿京城打聽,哪家還有更高的,你們說是為了大爺守著,卻摟著王府的家財,望著每月的銀子,但凡再年輕個幾歲,怕是也不坐在這兒!”

    徐慕歡起身,月薔忙上前半步攙扶。

    “主子屍骨未寒,為妾為奴倒先論起主家的財帛,把你們趕了出去,這般品行四兩銀子都不值!”

    見徐慕歡發威了,下面的姬妾半點話再不敢有。

    “邱姑姑”,她看了眼一旁立著的掌事姑姑,“你與何管家將東院產業按單子收齊並著賬本”,又掃了眼再不敢多嘴的人,“及願意留下的人的身契送到蟲鳴居,若是叫我查出來差一點,綁了交到府衙去,告他一個侵佔主家財產的罪!”

    杏林閣的正堂這會子一點聲都沒有,徐慕歡都走了好一會兒了,底下的人還都坐在那兒,有憤憤的,有糾結走不走的,還有滿臉委屈的,“真是個夜叉精,巡海夜叉精!”

    武清吟突然咬著牙根罵了一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佬她想當鹹魚
作者 耳豐蟲
  楚辭被楚家遺棄了十八年,有一天病危的老爺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命人把楚辭接回了家。   看...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